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四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工作之余, 荣贵和小梅会去旅行。

    只有两个人的旅行,呃……好吧, 还要加上大黄。

    大黄终于被小梅改装成光内飞船了, 从此以后,大黄终于成了上天入地下海无所不能的大黄了。

    自从荣贵发现新世界以来,探索新世界再次成了人类热衷的潮流,报名考取光内飞船驾驶执照的人数一翻再翻,而获得探索资格的探险者人数也越来越多了。

    如今的永光带可不像以前那样沉寂,时不时可以看到探索中的光内飞船,供这些飞船中途补给的光内堡垒也比原来多了许多。

    由于有了这许多探险者,爆炸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永光带也不那么可怕了,看起来竟然有种大宇宙时代应该有的模样了。

    对于在古地球时只在电影里见过人类臆想中的大宇宙时代的荣贵来说, 光内旅行本来就很有魅力, 不过之所以十次旅行会有六次选择光内旅行, 荣贵却并非为了自己, 而是为了小梅。

    ↓

    跟小梅去游戏里玩过几次飞船竞赛之后,荣贵发现小梅对于飞船竞技是真的喜欢!

    这种极端考验人类体力、控制力、判断力……的运动,竞赛时的小梅虽然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然而荣贵就是知道那时候的小梅很高兴!尤其是当他完成了一个特别复杂的动作、又或者赢得了一场难度系数很高的比赛时!

    毫无疑问,小梅是喜欢飞船竞技的,看他暗戳戳的闲着没事在家就改造大黄就知道了。

    于是当大黄改造完毕, 小梅若无其事的问他想去哪里玩的时候, 荣贵就主动说想去光内旅行了。

    那边地方大, 找一段安全航线让小梅撒一会儿欢并不算难事。

    观光 练习飞船 顺便看看有没有新世界的线索什么的……真是一举多得!

    倒也不用特别担心永光带的安全问题什么的, 人们的科技已经高度发达了,可以被允许进入永光带的飞船强度必须可以屏护住永光带会发生的绝大多数伤害,而取得永光带驾驶资格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但凡取得驾驶资格的驾驶员不但要精通永光带适用型号的飞船驾驶,更要精通各种永光带危险尝试,他们要系统学习遇到各种状况的处理方式,而在上次北部星域发生灾难后,更高级的预警系统被研制开发出来,进行光内飞行的人们可以提前知道哪里的光内物质不够稳定,尽量不要接近。

    总之,人类已经可以规避大部分的灾难了。

    然而并非所有的。

    有的时候,各种突发事件还是会防不胜防的到来。

    比如这一次,荣贵和小梅在光内旅行的时候,沉默已久的小黑忽然“开口”了:

    “紧急征调令!永光带124·265·09附近三分钟前发生不稳定空间卷曲,基地堡垒发生意外,堡垒现已破损,飞船上的乘客已弹出飞船,现在光内漂浮等待救援。请接到广播的飞船前往坐标附近参与救援!”

    “哎?!”荣贵和小梅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小梅便驾驶大黄向那个坐标附近飞去——

    那是一场可怕又壮观的灾后场景。

    数百个穿着防护服的人漂浮在永光带中,背景是静静爆炸燃烧的巨大堡垒,而随着爆炸的不断进行,那堡垒最终变成了永光带中爆炸的一部分……

    这个场景简直让荣贵终生难忘!

    将探测器全面开启,确认周围空间物质现在稳定,之后,小梅立刻驾驶大黄驶入那些等待救援的遇难者中间,开始打捞遇难者。

    小梅算是开得快的,在他们到来之后,又有两艘光内飞船从不同方向开过来,和他们一样,对方也立即展开了救援。

    然而,就在只剩下五名遇难者还没打捞上来的时候,小黑再次“开口”道:

    “紧急通知!根据预警系统再次发来的通知,附近星域将再次发生不稳定情况,请所有参与紧急救援的飞船即刻停止救援、立刻撤退——”又是之前那个冷冰冰的声音,这一次发布的却是撤退令。

    看着前方仍然漂浮在永光带中没有救进来的几个人,荣贵愣住了。

    “为了不造成更多的牺牲,请大家尽快搭载已经营救的遇难者离开此地。”再次开口的时候,那道声音终于不再冰冷,带着深深的悲痛,他道:“请大家尽快离开!”

    就在这句话之后,荣贵肉眼可见另外两辆飞船果断开始撤退了。

    可是——

    还剩下五个人……

    “抓紧。”关键时刻,荣贵听到小梅冷静对自己道。

    这是他和小梅在虚拟空间进行飞船竞赛时、每次竞赛前、小梅一定会和他说的一句话,和小梅一起玩的次数多了,荣贵已经对这句话形成了反射。

    于是他立刻像游戏里那样系好安全带,然后抓紧固定扶手了。

    紧接着,当另外两艘飞船撤退的时候,小梅驾驶的大黄就像一支离弦的箭、不!比箭要快得多,小梅完美的发挥了网络飞船竞技现任TOP1驾驶员的技巧,迅速冲过去,上下规避转弯,原本相距有一段距离的五个人硬生生被他全部使用抓捕勾捕捉到了,然后,就在最后一名遇难者捕捉完毕的瞬间,小梅即刻折返。

    一个黑洞扭曲的出现在他们离开的位置,就像一张不知通向何处的巨口……

    心有余悸的看向身后,荣贵定住心神,在小梅的飞行速度降下来之后立刻赶去后车厢,按下按钮,他将挂在救援勾上的五个人一个一个运送上来。

    然而,拉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救援勾已经摇摇欲坠了,荣贵胳膊上的防护膜亦被撕裂,在救援勾从大黄底部脱落的瞬间,荣贵紧紧抓住了对方的胳膊。由于太过用力,荣贵覆盖住手与胳膊部位的防护膜掉了,一点蓝色随即随着防护膜一起掉了下去,荣贵愣了愣,很快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拉住了对方,用力将他拉进大黄,随后盖上了底部盖子。

    旁边两辆先行撤退的飞船朝他们打出了信号,荣贵虽然看不懂,不过他猜测那是表扬他们干得不错的意思。

    将昏睡状态的遇难者安置在大黄的后车厢内,荣贵打开隔离门重新进入驾驶舱。

    看了看左手,他脸上露出忐忑的神色。

    “怎么了?”荣贵任何情绪变化都瞒不过小梅,小梅问他。

    想了想,荣贵最终朝小梅将左手抬起来,露出了无名指上光秃秃的指环——

    指环上原本湛蓝的星钻……消失了。

    “对不起,刚刚拉人上来的时候……你送我的蓝色石头……掉了……”

    小梅当然不会责备荣贵。

    不过这次之后,两个人进行光内旅行的次数便更加频繁了一些,大概十次里有八次了。

    他们的目的又多了一个:找寻荣贵丢失的蓝色石头。

    然而永光带这么大,那颗蓝色石头又那么小,他们找了很久,完全没有任何线索。

    又是一次毫无收获的旅行,返程的时候,荣贵坐在小梅身边,视线停留在永光带之间,他忽然对小梅道:

    “不是说星钻无坚不摧吗?”

    “没有任何伤害可以损毁他,所以,他只是离开我们的视线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小梅……你说,他会不会变成一颗新的星球了呀?”

    “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经过漫长的岁月,变成一颗新的星球,一颗天然星球,可以让无数的生命生活在上面,可以带给人类希望……”

    “这么一想,忽然觉得不伤感了哩~”

    荣贵说完,转头看向小梅,小梅同时凝视向他。

    戴着戒指的手十指交缠,两个人的嘴角都扬起来了。、

    ***

    永光带内,小梅和荣贵驾驶着大黄在燃烧的光内划过。

    而永光带之外,整个永光带就像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星空下人们的头顶划过。

    “呀!是流星!”某颗不知名星球的地面上,一个小孩子兴奋的指着天上的流星大叫了起来。

    “不,那不是流星,看起来……更像是彗星。”一个刻板的声音在小男孩身边响起。

    “彗星?彗星是什么?”歪着脑袋,小男孩不解的问。

    然后那个刻板的声音就将彗星的定义为他普及了一遍,有些复杂的用语听得小男孩一愣一愣的,最后,小男孩困惑道:

    “那……大伯,有人住在彗星上吗?”

    “……”那个声音没有立刻回复小男孩。

    “从科学角度来说没有。”那个严肃的声音道,然而,注意到小男孩失望的神色,他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我曾经在某个神话传说中看到过一句话,关于彗星上的居民的。”

    “传说中,生活在彗星上的人都是不幸的。”

    “而在这群不幸的人中间,总有一位最不幸的人,他会不断的重复自己的生命。”

    “被困在时间与空间的光之海洋里,永远无法前进。”

    “而他不但困住了自己,同时也困住了其他人。”

    “就像永世不得超生的感觉,没有一个人可以找到离开的方法。”

    “哎?”小男孩愣住了:“听起来好可怜……”

    “那彗星上的人就永远不能离开彗星了吗?”

    “也不一定。”

    “啊?”

    “等到那个最不幸的人终于得到幸福的时候,他就不用翻来覆去的重复了,而困住他、以及被他困住的人,就可以和他一起出去了。”

    “噢!这样的话,我要朝彗星许愿,许愿那个人可以获得幸福!”

    “很好,许愿完你就要回去睡觉了。”

    ……

    ……

    ……

    ***

    该工作的时候好好工作,该娱乐的时候好好娱乐,即使仍然没有找到这个世界的出路,然而有了新世界的被发现,随着塔内政体的改变,塔内所有人的精神面貌已经和以前大大不同了。

    “……地球的发现预示着在永光带之外一定存在着另一个宇宙,那就是我们找寻的地方。”

    “然而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很久了。”

    “我们不知道这里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之间的差距,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文明与外界的差距。”

    “外面的世界可能充满希望,可能和我们一样绝望。”

    “外面世界的文明可能尚未开始,可能远比我们发达。”

    “我们要设想各种状况,我们要适应各种状况。”

    “离开永光带对我们来说,是机遇,同样也是挑战。”

    “我们不会主动侵略比我们弱小的文明,同样,我们亦要捍卫自己生命的权力,不为其他文明所侵略。”

    “我们要——”

    “迎战!”

    电视屏幕中,梅瑟塔尔斐塔端整的面庞出现在整个屏幕中,这是他之前在联盟会议上的发言,一向冷静自持的斐塔在说出“迎战”这个词汇后,抬起头、冰蓝色的双眸坚定看向前方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让人心潮澎湃了!以至于电视台时不时就把这一幕滚动播放一遍。

    其实不用电视台播放,很多人都将这段视频保存在了自己的光脑中,三不五时拿出来看一下,看完就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又可以为建设尤阿比思继续努力了。

    虽然仍然没有找到出去的路,然而塔内所有人的精神状态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也许,就像梅瑟塔尔斐塔说的那样,所有人都绷紧了弦,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

    再然后……

    在某年某月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天色忽然变黑了。

    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勘测台的工作人员是最早直观看清楚这一切发生原因的人。

    只见,就在塔的前方,就在所有人的前方,原本无边无际的光忽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

    一开始,观测人员还以为前方是黑洞来着,然而很快的,他们发现那根本不是黑洞,星星点点,肉眼可见的行星在那片黑暗中悬浮,那里赫然是……

    另一个宇宙?!

    那里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出路吗?

    那里是通往外界的入口吗?

    所有人的内心都被各种各样的问题塞满了。

    全塔响起了警报声,然而早已为“迎战”做好各种准备的人们却丝毫不慌乱,跟随指挥,他们避入实现安排好的安全场所,全塔收紧,人们安置在庇护所内,双手合十,他们用各种方式祈祷着。

    而与此同时,永恒之塔的第二层,作为全塔的最高命令发布中心,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在这里,无数技术人员坐在光脑前认真观测着每一个数据,而与此同时,身着战斗服的武装部队指挥官也各就各位,可以观测到外界实况视频的大屏幕位于正前方,各个部门的最高指挥官站在屏幕前,金发蓝眼的斐塔被簇拥在所有人中间。

    矗立在光与黑暗的交界线上,永恒巨塔站在了命运的抉择点上。

    金发蓝眼的斐塔冷静的翻看着传送到他这里的全部数据资料,然后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确切的说,是天花板的方向。

    然后毅然决然颁布了最高指令。

    “迎战的时候……”

    “就是现在。”

    前方的黑色夜空倒映在年轻斐塔天空一般、湖水一般的蓝色眼眸之中,他的目光最终只剩下坚定。

    “全速前进。”他轻声道。

    ——END——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