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3章 第二百九十三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想象了一下阿鲁法教授对他描述的情境:

    一面是外界某个角落的黑夜一面是永光带的白昼,他躺在那里,躺在两个宇宙的交界地,躺在白昼与黑夜中间醒了过来

    “啊幸好这颗星球到永光带了万一是我过去就糟糕了。”荣贵万幸的拍了拍胸脯。

    阿鲁法教授就瞅了瞅他:“到那边不好吗?那边可是离开永光带了。”

    “有什么好的?那就离开小梅离开师父你还有萨丹先生啦!”荣贵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看他态度这么干脆,阿鲁法教授楞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总之,找到离开的希望了。”

    “假设永光带代表一个宇宙外面不知名的世界是另一个宇宙的话,现在想来,当时运输你身体的那名快递员之所以会发生事故、从防护罩内被强行甩出来漂浮在永光带之中,就是宙与宙的边际摩擦重叠的结果,只产生了相当于高级磁暴效果的震荡已经是万幸,稍有不慎,就是更可怕的灾难。

    巨大规模的爆炸,然后,这颗新星球就变成火花消失在这个世界或者另一端的世界。”阿鲁法教授感慨道。

    “万一这一次失踪的人不是你”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然而除了荣贵以外另外两个人却都懂。

    如果这次失踪的人不是荣贵,只有那名快递员的话

    首先过去寻找失踪者的活动一定不会这么轰轰烈烈

    其次就算找到了失踪者然而失踪者被发现的时候距离新世界还有相当一段距离,找到失踪者即折返,他们还是无法发现新世界

    最后

    虽然小梅对于如何找到荣贵身体的方法一直沉默,然而大家却猜得到:找到荣贵身体的方法一定在荣贵的身体,小梅一定是在荣贵身体里放了某种高级定位器,这才能将坐标定位的那样精准。

    假如漂浮到“新世界”的人是那名快递员,没有了小梅的精准定位,他们就算派出大批人去搜寻,永光带这样大,他们一定会花大量的时间,等到他们抵达新世界所在的地方时,那颗乍从正常宇宙漂流到永光带的引路星就算没有爆炸,八成也成为一颗死星了。

    毕竟,作为一颗新形成的星球,他是那么娇嫩,突然暴露在永光带的高强度辐射中,生活在他之上的生物可以承受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年然而再长时间一点呢?

    等待他的是消亡。

    这么想来,荣贵出现在那里简直像一种“必然”。

    想到这里,阿鲁法教授、萨丹先生和小梅的视线同时落在荣贵脸上来,没有读懂三人眼中的复杂情绪,荣贵还以为他们在为自己的经历担心,爽朗一笑,他乐观道:

    “我没事的!院长说我命大哩!从小到大出过好几次意外,每一次都命大。”

    “一点事儿也没有!”

    不是“命大没死”,而是“命大,一点事儿也没有”,光是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荣贵的幸运值啦!

    “生病之后,荣福她们会把我送去冷冻而不是安乐死,肯定就是相信我的幸运值,嗯,应该是的,一定是的”又想到了以前的伙伴,荣贵看着前方半明半暗的蔚蓝星球,愉快的哼起歌儿来。

    现任顶级歌者即使是随口哼出来的小曲都是极优美的,他哼的是儿时院长经常哼给他们听的歌儿,虽然他就会一句,且翻来覆去就一句,然而这半截和现世完全不同的曲风让萨丹先生的眼睛赫然一亮,随手将这半截音律记录下来,将它演绎成各种样子,以此筹划起荣贵的下一张唱片起来。

    微微一笑,阿鲁法教授继续过去驾驶飞船去了。

    只剩下小梅,站在荣贵旁边,他静静的看着前方的蔚蓝星球

    是的,过去的记忆里,这颗星球一次没有被发现过。

    永光带与其他宇宙可能交接的信号一次没有出现过

    人类的希望从来没有发生过。

    永远孤寂的漂流在绚烂的永光带之中,人类的生活看似歌舞升平,实则一点希望也没有。

    只有永恒的绝望。

    然而现在的一切已经完全不同了,小梅又看了一会儿前方的蓝色星星,没多久荣贵离开窗前去找萨丹先生聊天,看看他,小梅也从窗前离开了,走到阿鲁法教授,他去询问更多关于新地球的探索结果了。

    小小的飞船稳稳滑入了“新地球”的大气层,他们再次来到这片原始的土地。

    阿鲁法教授这次悬停的地点是一座小岛,周围都是蔚蓝的海面,岛上的沙子看起来就柔软极了!

    没有降落,他们就这样悬浮在距离地面两米左右的半空中,小梅将荣贵买的三层饼拿出来,萨丹先生负责将它们加热,荣贵负责铺桌布,阿鲁法教授美美的坐在了飞船内的简易餐桌旁。

    就着无比珍贵的纯天然原始美景,四个人吃了一顿最简陋的“大餐”。

    “既然过来了,我要顺便工作一下。”吃完饭,阿鲁法对荣贵道:“萨丹陪着我就好,你和小梅可以驾驶飞船到处看看。”

    “作为所有者,你们早就该过来巡视一下,看看我们这段的工作你们满意不满意。”

    “最重要的是”

    “如今防护罩已经铺设完毕,按理说,地球已经具备人类生活条件了,外界的人对于新地球的期待非常大,虽然现在媒体强压着关于新地球的各方面舆论,然而长期压制不是办法,早晚要考虑如何让新星球如何在世人眼中亮相的问题除此之外,铺设新地球所需的新型防护罩花费巨大,未来的维护费用十分惊人,这笔钱不可能永远从基金里支出

    各种问题,作为地球的拥有者和管理者,你们两个趁机好好思考一下。”

    说完这段长长的话,阿鲁法教授从飞船上推下来两台小型悬浮车,又拿出一个背包,挥挥手,他赶荣贵小梅走了。

    驾驶飞船的人变成了小梅。

    阿鲁法教授临别前对他们说的那番话对荣贵影响极大,他、他还真没思考过这些问题,乍一听到以后还有这些一听就复杂的事情要处理,荣贵呆呆的,呆呆的被小梅拉上飞船,呆呆的被小梅安置在座位上,呆呆的跟着小梅飞出去很久直到小梅飞离小岛好久好久,他才醒过味来。

    “呃我之前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那个,小梅,地球防护罩的钱是怎么付的哦?”有问题问小梅这已经是荣贵的标准行为模式了。

    “按照塔内最高法典的规定,所有星城的税收收入中必须有一部分存入新星球建设基金中,所有新星城建设初期的费用都是从这笔基金中支出的。”一边稳稳的驾驶着飞船,小梅一边抽空回答荣贵的问题。

    “由于地球并非人工建造而成,省去了前期的架构费用,所以申请地球建设费用的时候,我将前期的架构费用也一并申请了,申请金额比照同等大小的星城,基金管理委员会同意了,考虑到新世界的特殊地位与身份,他们还额外批复了一笔款项。”

    “新型防护罩的假设费用约为普通防护罩的三倍,这笔钱已经全部用于防护罩的建设了。”小梅一五一十道。

    “一分也不剩?”荣贵愣愣的问。

    “一分也不剩。”小梅淡淡回答。

    荣贵腾地站起来了!

    “没钱了可怎么办哦我出唱片的钱有多少了?能不能先顶上?够不够?要不然我和萨丹先生说说,让他多给我接一些广告代言?”荣贵习惯性的团团转了。

    眼前端丽美男子的身影和以前小机器人的身影惊人的重叠起来,因为实在太亲切、太怀念,小梅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这一多看,他就让荣贵多转了一会儿,直到他看够了才慢慢道:“你出唱片的钱很多,我用这笔钱额外投资赚了更多的钱,已经先顶上了,不太够,不过萨丹师母和阿鲁法教授各自出了一笔钱,他们的朋友也出了一些,目前的钱还够支撑4个月的,不用让萨丹师母为你额外接代言,按照他为你制定的职业规划走就好。”

    完全按照顺序回答,语速不紧不慢,没有什么起伏,标准的小梅式回答。

    “啊!?这样不太好吧?”荣贵迟疑道:“那肯定是好大一笔钱,要多久才能还的清哦”

    “不用还,我把这些钱全部算成投资,包括你的钱一起,将来地球运营正常,实现盈利之后,这些钱将按照比例返还,不过,有时间限制,不会永远以投资方式存在。”小梅想的很长远。

    他说的自信的很,一副肯定会盈利的样子,看到他的样子,荣贵呆呆道:

    “这么肯定?我们靠什么盈利?小梅你已经想好啦?”

    “没有想好,不过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到这里了吗?刚好可以一起想。”

    “一起想一个最适合这颗星球未来发展的运营方式。”

    小梅说着,手指轻轻按下一个按键,飞船随即“咻”的一个急转弯,急速向下俯冲而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