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6章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混沌历355年3月20日帕哈马斯庭

    作为恒光教的起源地帕哈马斯庭是所有恒光教信众的圣地,哪怕是东恒光教的信徒,心里也承认帕哈马斯庭“起源地”的身份。

    全部建筑皆为白色,整个星城最重要的建筑为占地面积极为宽广的教廷,每年约有六万位教职人员居住在这里面“红衣”主教轮流在这里“值居”每年名额为三名除去这些流动居住的人们西恒光教的大主教则固定居住在这里,就像一个精神象征,自从他200年前成功成为大主教以来便一直住在这里再也没有去过其他任何一座星城。他的房间就在教廷主体建筑最高一层,所有过来参观的人都可以从楼下看到他的窗口,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大主教站在窗口朝众人挥手致意。

    所有过来“参观”的人

    没错,这里是随时可以供人参观的,只需要交纳环境税就可以除此之外不需要支付任何额外观光费用不过想要住在这里就有点难度,城内除了教廷以外虽然还有很多同样白色的小建筑这也确实供人居住的没有错然而优先信徒居住普通人可以申请不过按照目前的进度,预定已经排到20年之后了。

    好在如今大家的寿命长,20年也不是不可以的

    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住在距离帕哈马斯非常近的几座星城啦住在其他星城,只要一到两小时就可以抵达帕哈马斯,两不耽误!

    3月20日这天,和往常一样,有很多游客在白色的教廷建筑内观光。

    教廷内到处可见信徒们捐赠的艺术品,这些捐赠物各个精美绝伦,除去宗教意义本身也是非常够资格的展览品,实际上,帕哈马斯庭本身就是全天空塔排名第一的博物馆,各个年代的珍贵艺术民在这里被当做普通的物品使用着,时间和使用行为赋予了它们更加醇厚的沉淀,游客们一边小心翼翼的欣赏着,一边难以压制的发出小声的惊呼声。

    没办法,即使没有人管理、一切参观行为都是自助的,然而这座建筑本身实在太庄严肃穆了,游客们情不自禁都跟着“庄严肃穆”起来。

    两名游客远远地跟在人群后面,他们观察的比其他游客更细致一点,但凡看到一件疑似艺术品的装饰,她们总要查一下。

    这里并不限制光脑的使用,也不限制拍照,只是不能使用闪光灯,也不可以偷拍里面的普通教众。

    大主教本身可以随便拍这是大主教本人说的。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目前流传在外的、他的肖像是最多的,大主教人很风趣,遇到游客还会说一会儿话的。

    然而最近这批游客却没有这种运气了,大家也都体谅他,毕竟,大主教前阵子重病的事情大家都听说了,事实上,前一阵子过来参观的游客、无论是否是信徒,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会站到大主教的窗下,为他祈福。

    虽然没有想到前阵子发广告求唱歌的会是西恒光教的教众,不过听说有人的歌声将大主教从死神的怀抱中拉回,大家还是很高兴的。

    和积极入世的东恒光教不同,西恒光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宗教组织,他们的存在更像是塔内普通民众的心灵庇护所,偏安一隅,然而信徒却一直很稳定。

    “这个柜子好精致好漂亮!不过好像很新啊到底是什么?”其中一名女游客发现前方的白色盒子之后,兴奋的对身后的同伴道。

    “呃”她的同伴便颇有研究精神的查了一下,然后哆嗦了一下:“呃这是赫里尼七世也就是现任大主教的棺材”

    “这是信徒捐赠的,所有的红衣大主教一人在上面描画了一条条纹,前阵子大主教是真的不太好,人都躺进去了,即将断气合棺的时候,听到歌儿,忽然活了,大主教觉得这事非常神奇,所以就把自己躺过的棺材拿到外面作为装饰品供大家参观了,还说将来还要继续用这个棺材”

    两名女游客便集体合十为大主教祷告了一下。

    虽然两个人的手势有点驴唇不对马嘴,不过两人倒是真心为老人祷告的。

    然后她们就看到她们身后有好些穿着白袍的人走过来,跪倒在棺材前,虔诚的伸出手摸了摸棺木上的细致花纹,然后离开了。

    这样做的白袍人不止一个,往常只有在专门场所可以看到的专职教职人员在这里比比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目前这里穿各种白袍的人竟是比游客还多的!

    两名女游客对视了一眼,学究型的女游客赶紧查了查,这才发现今天是西恒光教举办大弥撒的日子,全塔的信徒只要有资格能过来的都会从四面八方赶来,这样一来,也难怪目前教廷里的教职人员比游客还多了。

    有了这个认知,她们接下来再继续参观的时候,就发现好多事情明显不对头了:很多白袍人在到处擦拭房间,墙壁和地板,还有各种陈列品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精美的装饰品被他们搬出来,难怪她们觉得今天外面的展览品特别多,合着都是为了特别的日子临时被拿出来的!

    除此之外,等到她们走到教廷的中心区域,原本空荡荡简直能跑马的圣堂内,如今摆满了木椅,巨大的烛台被抱了出来,摆在圣堂的各个角落

    “帕哈马斯神圣祷告堂,是帕哈马斯庭最重要的场所之一,只有主教一人可以使用,上一次开启是在八十五年前,大主教为塔内自杀的人祷告”学究型的女游客翻开光脑,自学的同时朝同伴科普了。

    “中央的最华丽的高台位置就是祷告台,后方同样很华丽的高背椅是红袍们的座位,西恒光教一共有33位红袍,今天晚上会全部出席哩!”按照科普上面说的,学究型女游客一边说着,两个人一齐想象着今天晚上这里的盛况,最后两个人都呆在原地了。

    这实在是个美到只能用神圣来形容的地方,尤其是这里居然是个封闭型建筑,房顶全部由彩色玻璃拼凑而成,阳光从上方洒落下来的时候,简直自带圣光效果。

    “啊好想藏在这里看看晚上这里会发生什么啊!!!!现在入教还来不来得及?”另一名女游客小声叫到。

    “得了吧你,你就算提前十年入教也没用,今天能过来参加大弥撒的都是教内举足轻重的高阶职务人员,就算是信徒至少也是虔诚信教50年以上的了。”她的同伴无情的打击了她。

    女游客当场就垮下了肩膀。

    “不过今天晚上有实况直播,你要是能忍着不睡着,那就爬起来看。”同伴为她提供了另一个方法。

    “看看看!今天提醒我买亚克回去,晚上绝对睡不着啦!”

    就这样,两名女游客充满雄心壮志的离去了。

    和大部分观光客一样,她们在帕哈马斯庭参观到下午17点17分,直到观光时间结束为止才搭乘空行车离开。

    就在她们离开的时候,比游客还要多的、穿着各种款式白袍的人到来了。

    其中甚至还有四名“红袍”,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红袍就是平时轻易难见到的大人物啦!

    在普通人离开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教廷的人到来了。

    而在其中,也有游客注意到抵达人群中有四位看起来明显不是教职人员的人,不过他们的身影只是一闪而过而已,没多久,就有诸多白袍人过去,白袍遮盖了他们的身影,大家什么也看不到了。

    忽略这个只有少数人看到的小插曲,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晚上,这里一定有一场极为盛大的集会。

    大伙儿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和那位女游客相同的决定:买亚克回去,熬夜到凌晨看直播!

    诸多人翘首以盼,当地时间,晚上23点23分的时候,直播准时开始了

    作为恒光教中最隆重的典礼,这场大弥撒将持续整整7个小时,从午夜一直到黎明,这对主祭人员的体力和精力来说绝对是个考验,因此,上一场大弥撒之后,赫里尼主教已经整整八十五年没有主持过同等级别的典礼了。

    这注定是一场盛会。

    所有预定参加大弥撒的人陆续到齐了。

    下午还空无一人、只有座位的帕哈马斯圣堂如今坐满了人。

    下面是白袍,这些人中既有教职人员,更多的则是来自全塔各处的普通信徒,而上方则是红袍。

    仔细看,这些红袍居然不是只有三十三名,除了西恒光教的三十三名红袍全部到场以外,东恒光教也有五名红袍列席,只有红袍的镶边花纹有细微区别,除此之外,他们的服装款式是一模一样的。

    一共有七万零三十一人出席这次的大弥撒,作为史上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场大弥撒,这些人紧紧坐在这里,就给人无尽的肃穆感。

    明明有这么多人,然而场内安安静静,没有一个人随便说话。

    然后,整个圣堂忽然陷入了黑暗。

    “哎?直播机器出问题了?”好多正坐在电视机前收看直播的观众议论纷纷,就在大家已经开始准备拨打投诉电话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从屏幕中传出来。

    那是宣布典礼开始的声音。

    然后,手捧一柄烛台,穿着华丽礼袍的大主教便从左侧出现在所有人眼前了。

    端着烛台一直前行,他走的慢而稳,不要任何人搀扶,他一直端着烛台走到了祷告台上。

    “我们享受光明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更多的人生活在黑暗之中。”这是赫里尼主教说的第一句话。

    然后他就将蜡烛从烛台上拿起来,坐在最右侧的红袍主教是第一位走下来的,从旁边拿过一根蜡烛,他从赫里尼主教的蜡烛上取了火种,以他为首,其他红袍跟在他身后,一个接一个的用赫里尼主教的蜡烛将自己手中的蜡烛引燃。

    然后,他们手中蜡烛的火种再次引燃了其他教众的蜡烛,原本黑暗的空间就这样一点点明亮起来。

    而在烛光传递的过程中,赫里尼主教就开始念诵一段长长的祷告词。

    他的声音并不大,然而很稳,不知道是谁写的祷告词,被吟诵出来的时候,就仿佛诗歌一样。

    赫里尼主教的声音不紧不慢,不高不低,圆形的建筑设计让他的声音有效的被增厚,宛若在每一个人耳边说话一般。

    手里捧着一只小小的蜡烛,荣贵的目光从师父、师母、小梅脸上滑过,最后停顿在小梅脸上。

    师父师母的表情和他差不多,然而小梅看起来却更像外面那些教徒。

    他的嘴唇微微动着,仿佛在低声念诵着什么,口型与外面的祷告词相符,竟是跟上了赫里尼主教的吟诵。

    这样的小梅,看起来有种神圣而遥远的感觉。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时间继续观察小梅了,一名白袍静悄悄的走到他身前了。

    “请和我来,弥撒的时间马上就要开始了!”那人声音不大,急促道。

    他们便赶紧跟着对方过去了,那是祷告台右侧的位置,在红袍主教们的身后,所有和声者已经就位,就剩最前方的台子是空着的。

    这就是荣贵一会儿要站上去的位置了。

    “别紧张,像平时那样唱就好。”小梅说着,又为荣贵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后,看着荣贵还是有些紧张的样子,小梅忽然俯身过来,给了荣贵一个紧紧的拥抱。

    荣贵还没从小梅这个拥抱中回过神来,很快的,师父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是师母。

    荣贵心里所有的紧张情绪就被这三个拥抱挤出去了。

    朝三个人笑了笑,他跟在白袍人身后,然后站在了属于自己的台子上。

    几乎就在他踏上台子的瞬间,荣贵感觉自己升起来了!

    和身后的唱诗班一起,他们所有人一齐升起来了!

    凌驾于所有席位之上,他们居高临下的等在幕布之后。

    赫里尼主教的声音还在不断的从下方传上来

    “深陷黑暗的时候不要紧张,他人的手中有火种。”

    “自己手中的火种虽然珍贵,也不要吝啬于分享给更多的人。”

    “一个人手中的光是有限的,只有每个人手中都有光,这个世界才称得上光明。”

    然后,就在他的口中念出“光明”一词的瞬间,圣堂内的烛台被一齐点亮了,配合所有人手中蜡烛的光,整个圣堂光明宛如白昼!

    然后,荣贵等人面前的幕布在同一时刻被拉起,庄严的风琴声响起的瞬间,荣贵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

    他眯着眼看向前方,无数的人看着自己,专注的看着自己,心脏砰砰跳着,原本的紧张心情在这一刻忽然化成了一种兴奋。

    最后吞了一口口水下去,荣贵扬起下巴,开始歌唱了

    将赫里尼主教从死神的怀中拉回的歌声就这样完整的再现于现场七万人面前了。

    不,不止七万,加上同时收看直播的人,这歌声同时出现在超过两亿人面前!耳边!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声音啊?

    比伴奏的风琴声更加空灵,那声音一旦发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集中在了那个声音上。

    低音区宛若沉入海底,高音区则带着人们进入天堂,当那声音越拔越高,高到人们几乎无法听到的时候,几乎所有听到歌声的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晕眩感!事后,好多人坚称自己在那一刻见到了白光,见到了天堂的入口!更有一些人直接陷入了昏迷!

    几乎所有人都在歌声中感受到了“神明的力量”,火热的眼泪无法控制的从他们的眼眶中流淌而出,他们的嘴唇哆嗦着,颤抖着将双手握起,虔诚无比的看向天空,目光紧紧追随着高高在上的歌者。

    他们激动的看着上方的歌者,仿佛看到了神明本身,他们耳中被歌者的吟唱声充满,他们听着歌者的声音越来越高,到了结尾的时候,那声音已然细成一条线,消失不见的瞬间,人们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就在歌者将最后的歌词唱出来的瞬间,房顶上精美的彩色玻璃全部碎裂了,连同遮光的黑色玻璃罩一起。

    那一刻,外面的光透过碎裂的玻璃、从屋顶上泄露出来,真正的光明出现在人们面前。

    “天啊!光明!”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出来的,越来越多的人激动的站了起来,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家纷纷鼓起掌来。

    向着高台上的歌者,大家用力鼓起掌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