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5章 第二百八十五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就几天没在而已阿贵你就折腾出来这么大一个新闻来!”看着荣贵,萨丹先生摇了摇头。

    荣贵就紧张兮兮的看着他:“那个我把西恒光教的主教唱活了,东恒光教的主教会不会派人过来暗杀我啊!?”

    萨丹先生和小梅就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看向他。

    有点惊讶荣贵居然能联想到这么复杂的事无奈的是他脑补的似乎有点过头。

    小梅:难怪他知道消息一点也不高兴反而一副慌慌的样子。

    “不会他们现在自顾不暇没有时间管外面的事情。”看到荣贵还是很害怕的样子萨丹先生赶紧给他吃了一粒定心丸:“何况,东恒光教也没有主教。”

    “原本最后可能坐上主教之位的人是麦李斯赫夫他手下最得力的德巴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想当主教没戏了。”

    也就是对方仍然自己干自己的,一团散沙所以也就不会有个主教过来派人暗杀自己了荣贵想明白了。

    “不过最近你在家做了什么?怎么会想到去唱那首歌的?”熟门熟路的拉了张椅子坐下来萨丹先生一副打算长谈的架势。

    于是荣贵就把自己在家每天的日常和萨丹先生详详细细讲了一遍。

    他说的简单,然而萨丹心里却是有些诧异:那个不是荣贵做的不好相反,他做的太好了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好上好几倍。

    除了娱乐业大佬这个身份以外萨丹同时还是星球主星城主多合一的身份他一肩挑了很多年倒也游刃有余然而最近天空城发生的事情太多又是审判又是证物失窃又是发现新世界什么的尤其是最后一项!这简直是天大的事情!尤其是萨丹还是本次寻人活动的主要发起者和赞助人族中之前对他的行为还颇有议论,认为他为了美人放弃了江山,然而新世界的事情一出,所有议论全都没了,整个佩兰家族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还整天想要开族会,想要共同研究一下如何在新世界让佩兰家族继续繁荣下去

    就这样,族里有群老头子整天想要拉着他开会,星城主联盟想要拉着他开会,星球主内部还有个小团体,还想开会

    这么一来,萨丹先生就当真分身乏术、难以履行荣贵经纪人的任务了。

    派人护送荣贵小梅回珊瑚城之前,他也只能叮嘱小梅盯着点荣贵,让他以身体为主,慢慢康复,也只能先这样,毕竟荣贵的身体确实需要复健,这种情况下,他甚至连复健师都不敢派过来毕竟,荣贵现在的身份比以前复杂的多,作为新世界的发现者,最近有太多人想要接近他,最近没有时间一一筛选这些人的情况下,萨丹索性就让荣贵回家休养了。

    他实在没想到:荣贵居然恢复的这样快!非但身体回复的差不多了,就连声音居然也回复了七七毕竟,星之歌者上七星歌者的成绩可不是闹着玩的,作为专家,他相当清楚这七个星的含金量!

    光是达到七星歌者这个等级其实已经相当足够了,萨丹问过小梅,得知在荣贵升上七星后有相当多经纪公司都通过信箱发信的方式询问荣贵有没有签约意愿,其中还有好些萨丹旗下经纪公司的信件,对于这些信件,荣贵一概不知,全部都是小梅负责处理的。

    小梅集体不回复。

    “你这个经纪人助手做的很好。”萨丹夸奖了小梅。

    接过阿鲁法教授端过来的茶喝了一口,他的目光停留在茶水面上的一段茶梗上,表面沉静,实则脑内开始飞速盘算起来。

    荣贵唱歌好他是知道的,早在他还是小机器人的时候,听完那首歌之后,他又将荣贵唱的其他歌全部翻出来了:荣贵的乐感非常好。

    乐感好也就算了,他还懂得将声音附着上最适合的感情。

    这就很难了。

    同一首歌不同的人演唱,表面上明显的区别是声音,实际上最明显的是歌者对“感情”的处理,为一首歌附着上最适合的感情,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同的歌手在歌词断句方面会有区别,一个又一个细节区别叠加下来,整首歌的水平便截然不同了。

    自从听到荣贵用机器人的声音也能将这点做到极致的时候,哪怕根本没有听到过荣贵本人真正的声音,萨丹也知道:自己捡到宝了。

    只要声音状况还不错,有了这一点,他就能成为不错的歌手,何况荣贵长得好,天生有聚光体的资质。这种情况下,假如荣贵的声音真的如他所说,可以在宽广的音域中自由飞翔的话

    事实证明,荣贵对自己的赞美一点也没掺假,实际上,他说的还谦虚了一些。

    可以说,作为歌手荣贵一定会红,只是时间的问题,他早晚可以红遍全塔!

    在此之前,萨丹心里已经准备了n个出道方案了。

    然而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些方案统统没用上,在他回来前,还在休养中、别说出道了,连门都没怎么出,荣贵居然红了,而且还是红遍全塔!因为一首歌忽然蹿红的歌手不是没有,因为一条新闻蹿红的歌手也有,然而歌要看是什么歌,毕竟广场舞伴奏用的歌也是歌呢新闻也要看是什么新闻。

    为了病人的遗愿演唱了一首弥撒,结果病人从死亡的国度回来了。

    弥撒高大上!

    新闻救死扶伤!

    作为歌手的出道话题来说,这一切发展简直毫无缺陷。

    如此的巧合叠加下来,这真是神明的旨意。

    不过,这件事还是太凑巧了,真的能够顺利到这种地步吗?

    萨丹内心激动的同时,不免有点阴谋论了。

    毕竟新闻的当事方一方是主教,而另一方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然而却是新世界的星球主。

    最后还是小梅将荣贵那天录制的弥撒曲在客厅里又播放了一遍。

    乐声结束之后许久许久,萨丹仍然没有回过神来,倒是阿鲁法教授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灯,半晌拿出一台仪器,又让小梅将歌曲回放了一遍,这才道:

    “不用多想,不是阴谋论,也不是故弄玄虚。”

    “阿贵是真音域广。”

    “让西恒光主教起死回生的秘密就在他的高音域上。”

    “听这首歌的时候,你是不是感到强烈的晕眩感?还感觉自己见到了白光?”

    “没错,那是真的晕眩,也是真的白光,如果更敏感点,可能就直接晕过去了。”

    “我虽然不太懂音乐,也不会唱歌,不过出于某种原因我还是研究过音乐理论的,歌谱我也看得懂。”

    “这个歌谱的演唱高度极高,高音区非常高也就算了,有很多音还必须要在这些高音区飞快地唱出来。”

    “表面上看,这些音阿贵都没唱出来,倒是其他好些演唱者唱出来了。”这也是新闻之下好些歌手心有不满的原因,毕竟,在他们看来,荣贵的歌缺了好多歌词呢他们才是中规中矩的唱出来的。

    可是不满又有什么用?谁让主教听他们的歌没感觉,就到荣贵的歌播放的时候坐起来了呢?

    说到这里,阿鲁法教授停顿了片刻,半晌将手中的仪器举起来,那是一个表盘,不知道为什么,表盘的外壳玻璃碎掉了,指针在破掉的壳子里转啊转,坏了。

    阿鲁法将坏掉的仪器在三人面前展示了一下,最后目光落在不明所以的荣贵脸上,半晌笑了:

    “其实他们错了,那一段,真正按照要求唱出来的只有阿贵而已。”

    “那一段太高了,好多人都是降调处理才将歌词唱出来的,只有阿贵,在全部使用原曲的情况下,维持原本的曲调,将整首歌唱完了。”

    “好些人听不到那些歌词是因为阿贵的声音在那一部分实在太高了,远远超过绝大部分人耳的听力范围。”

    “不过由于体内有阿鲁法比特人的血统,我刚好可以听到很多人听不到的高音频声音。又看到屋顶上的灯泡出现了裂痕,这才想到拿仪器测一测。”

    “能把我这台简易测音器震破,阿贵唱这首歌的时候,应该说他用的已经不是声音,而是声波了。”

    “还不是普通的声波,而是一种波动非常复杂的声波。”

    “而就是这种特殊频率的声波,把西恒光的主教震醒了。”

    一席话说完,萨丹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荣贵直接傻了,就小梅看起来面无表情。

    惊叹不已的看着荣贵,阿鲁法教授感慨道:“真是越来越好奇那个最早名叫地球的星球了,那里的人类居然能够发出声波一般的声线,这也”

    “太神奇了!”

    阿鲁法教授最后一句话非常精准,现场的另外三人虽然内心各有想法,然而归根结底,也只能用“神奇”这个词儿形容了。

    由于阿鲁法教授的“神奇”发现,荣贵的声音在萨丹心中更上了一个台阶。

    用荣贵的账号打开了星之歌者的后台,他开始以经纪人身份处理起信箱内的各式信函来,当然,最紧要处理的是来自于以西恒光教主教名义发来的邀请函。

    感恩自己再次得以活在这个世界上,同时感恩人类终于发现了新世界,西恒光教主教决定再次主持一次大弥撒。

    这次的弥撒非常庄严盛大,除了枢机教职人员全部到场之外,全塔的信众更是会以各种方法前往参加。

    这是宗教界的庆典,能够获得邀请函的教外人士少之又少,而以主教名义邀请的教外人士更是只有一名。

    那就是荣贵了。

    大主教希望荣贵可以在弥撒现场作为领唱再次演唱这首弥撒曲。

    他希望更多的人可以通过荣贵的歌声感受到神明的存在。

    简直是最好的出道方式将这封古老典雅的邀请函从头读到尾,连续读了两遍,嘴角微微上扬,萨丹先生开始写回信了。

    他替荣贵接下了大主教的邀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