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3章 第二百八十三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混沌历355年2月14日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这一天毫无意义不是什么节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如果硬要说的话唔这是学生们春假的第三天

    什么都不是嘛

    不过对于荣贵和小梅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而且,是荣贵那时代一个特别隆重特别浪漫的日子呐

    情人节!

    一大早荣贵悄悄的起来了,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颊瞬间变得红彤彤的。

    所谓意识到了什么就是荣贵一觉醒来发现被自己抱在胳膊中间那个热乎乎、硬邦邦的那个那个是小梅的胳膊哟!

    作为小机器人的日子里他每天抱着小梅睡觉睡习惯了的什么睡觉一定要胳膊挽着胳膊啊什么小腿儿一定要翘在小梅大腿儿上什么的啊他都是惯做了的当时他没觉得什么然而等到他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这个姿势就有点羞答答了&p;;

    爱玛!阿鲁法师父送的床怎么这么小哦!之前明明觉得超大的呐!

    荣贵打算给两人找一个比较纯洁的睡觉姿势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将胳膊从小梅的臂弯中撤出去,小梅忽然翻了个身,一样是刚刚醒来然而即使是刚醒来的小梅看起来也和“迷糊”这个词完全无缘一丝睡意也没有的蓝眼睛沉静的望着他一直看着他。

    就在荣贵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的时候,小梅这才轻启嘴唇:“情人节快乐。”

    啊

    原来小梅一直记得,记得今天是情人节。

    “情人节快乐”明明想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笑着对小梅回一句同样的句子的,可是话到口边,荣贵最终还是脸红红的将这句话说出来的。

    这是他们一起共度的第六个情人节。

    也是两人第一次以人类外表度过的情人节。

    荣贵已经成为“星球主”两天了,然而,这位“星球主”如今仍然客居在珊瑚城,刊载有荣贵容貌的照片确实散发的全塔到处都是没错,然而那天荣贵佩戴的钻石太多太闪太耀眼了,以至于他的半张脸都被钻石折射出来的光芒笼罩,看到照片的人只觉得美,硬要说还能用圣光笼罩的神性美来形容,然而荣贵具体长什么模样还真没人能说得清。

    所以只要荣贵不揭穿自己的身份,他大可以还像普通人一样在天空城生活。

    被命名为“地球”的新星球目前还不能移民,需要更多学者对他进行更进一步的评估,而在这之前,荣贵已经可以行使星球主的权力了,任何一名学者前往“地球”都需要经过他这名星球主的审批,这些审批不仅仅是审批一个人名和身份那么简单,还要包括学者的履历,前往目的,擅长的学科筛选的更加详细的话,还包括他的政治立场等等。

    荣贵显然对于这些东西完全不懂的,不过他有小梅呀

    有事情,找小梅

    一路走过来,荣贵将这条准则贯彻的彻底,这一次也不例外,成为星球主的第二天,他就任命小梅成为“地球”的星城主了,在如今这个时代,星球所有者和管理者既可以合二为一,也可以分割开来。

    这样一来,小梅就成为了地球编号2的居民荣贵的编号是1。

    走马上任的第一个小时小梅便迅速架设了一个官方站,一方面只为学者专家开放了登陆申请,另一方面他开始放一些新星球的照片在站上,官开放的第一个小时,浏览量就达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还好小梅准备周到,服务器经受住了考验。

    一件一件事被小梅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去,作为史上最年轻的星城主这个时代,星球主一般有很年轻的,然而作为管理者的星城主一般都由比较年长的人担任,他的表现完全出乎了所有人意料,更让好多等着他的工作出纰漏、取而代之的人傻眼了。

    上任第二个小时,小梅随即将地球法典透过官方站公布于众。

    就连最苛刻的法律专家都挑不出毛病,这部法典涵盖了地球生活的方方面面,虽然现在整个星球的在籍人数只有两个人,就算只有两亿人,这部法典仍然可以通用啊!

    对于普通人来说,法典就是法律条文,是一条条必须遵守的规矩,然而对于专门研究法典的老学究来说,法典可以研究的东西可就相当多了,从一部法典上甚至可以看出管理人员对于星球的发展规划!

    而人们从这部法典上看出的规划是相当惊人的,毫无疑问,虽然现在只是一颗新生的小小星球而已,然而无论是星球主也好,还是星城主,两个人对于这颗星球的规划是相当完整且完善的,如今塔内虽然存在各种不稳定的斗争,也存在各种派系,然而在人类未来的问题上,大家的立场还是相当一致的:新世界是整个人类的未来,虽然碍于典所有权归属了一个普通人,然而这名普通人不可以做出任何不利于新世界发展的事情。

    可以说,从荣贵成为星球主的那一刻开始,全塔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对新世界的管理规划方式上,用最苛刻的眼光观察着他这边的一举一动,直到小梅上任、一件事又一件事的落实下来,他做的实在相当好,换成现在任何一名现任星城主都不能做的比他更好,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荣贵和小梅的位置才真正坐稳了。

    小梅办事,他放心。

    将管理权交给小梅的那一刻,荣贵就彻底成了甩手掌柜。

    虽然小梅改装的营养仓非常给力,小梅制造的强力营养液十分好用,然而他终究是个沉睡了太久太久的人,对于他来说,目前还处于恢复期。

    照了照镜子,荣贵看到了自己现在的长相:

    啊什么时候看自己的长相果然都是这么美

    荣贵小小陶醉了一下,然后就有点发愁,现在刚刚放假还好,可是放假早晚会开学,他要怎么和同学们解释自己放了一个假忽然变得这么美了呢?

    这边,荣贵正在忧愁

    那边,小梅的脸忽然出现在荣贵身后了:

    “严格说,你的同学只有我一个。”

    荣贵:0

    对哦

    真正同专业的同学只有小梅一个,其他同学都是按照阿鲁法教授的吩咐、按照课时上的课,如今一个学期已经结束,这些课时也结束了,等到再开学的时候,他要上的课程变了,那些同学自然也会改变,这么一想,还真是一点影响也没有哦!

    “嘉伯里对你的外表应该不会很在意,事实上,他能记得你长什么样就不错了,约瑟夫也不是以貌取人的人,这两个人你都不用太在意,就是南博”小梅停顿了一下:“他的反应可能会比较激烈,我会带个急救包过去。”

    作为格拉里普莱舍思的头号粉丝,偶像一下子变成朋友出现在自己身边,南博能不激动吗?!

    依照南博容易上头的个性,当场晕过的可能都有啊!

    不过晕过去再爬起来,南博又是一个好粉丝儿了。

    如果请南博保密的话,非但不用担心南博会泄密,甚至,南博还会在全校乃至全粉丝的范围内严格执行这条义务,有他在,荣贵可是会大大省心了。

    想到南博一脸正气的样子,荣贵笑了,现在想来,一个学期过去了,他好像都没在学校交到多少朋友,不过凡是交上的朋友都很可靠,完全不用他担心的。

    想到这里,荣贵的心里就暖暖的。

    “情人节想做什么?”身后忽然传来小梅的声音。

    “呃烛光大餐,桌上还要有玫瑰花!”荣贵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道,说完,他又补充道:“那个那个现在我可以吃东西啦可以给我也准备一份食物啦”

    于是,小梅就当真按照荣贵所说,准备了一桌大餐出来,桌上有盛放的红色花朵,食物分量不大然而种类很多,仔细看,还都是好消化的食物直到昨天荣贵吃的还是半流质的食物,今天是普尔达说他可以尝试正常食物的日子。

    即使有了普尔达的准话,小梅仍然不敢大意。

    珊瑚城永昼没有关系,打开珀玛的“夜灯”,小梅紧接着点燃了珀玛的自制蜡烛,烛光大餐便瞬时齐活了。

    时隔这么多年,这是荣贵第一次吃到正常食物,仔细的咀嚼,细细品尝,将第一口食物咽下去的时候,荣贵的眼眶又有点湿润了。

    “小梅做的小甜饼真好吃,和院长做的味道一模一样。”他小声说。

    其实他已经记不清院长做得小甜饼的味道了,然而吃到小梅牌小甜饼的第一瞬间,他就是觉得自己再次尝到了记忆里的味道。

    荣贵的第一餐小梅绝不是随便准备的,除了好消化这条准则以外,他准备的食物几乎全部都是在过往的生活中、荣贵磨着他做出来的各种“家乡美食”。

    或者是“院长的小甜饼”,或者是“孤儿院大厨的南瓜炖肉”,时不时还有“荣福常做的豆腐粥”

    如今,小梅将这些食物摆满了一个桌子。

    于是,好久没有p文的格拉里的个人页面终于有了新动态:那是一张照片,照片上一片黑暗,只有烛光映着满桌大餐显得格外丰盛,用餐的人明显是两个人,照片下方只写了一句话:

    今天是一个节日。

    充满回忆的一餐,荣贵满足了,饭后,他看着小梅有条不紊的收拾桌子,想要帮忙然而凭他现在软绵绵的手脚、不帮倒忙就算不错了,灵机一动,荣贵忽然问向小梅:

    “情人节,小梅想要做什么?”

    小梅拿着抹布的手停顿了片刻,半晌,他抬起头道:“烛光演唱会,你的。”

    “哎?!”

    于是,在小梅整理好餐厅之后,两个人又戴着珀玛做的夜灯和蜡烛到电脑房去了,荣贵这才发现房间内不知何时多了全套练声装备,仔细看的话,就连墙壁都在原本的隔音处理外又加了一层。

    将话筒递给荣贵,小梅打开了音响,音乐响起的时候,他坐在了房间里另一把椅子上。

    音乐声已经响起,是萨丹先生做的那首曲子。

    当乐声进行到应该演唱的位置时,荣贵不由自主的将话筒凑到了唇边,下一秒,他的声音便透过话筒响彻了整间电脑房。

    许久没有唱歌,荣贵一开始的声音并不好,高音的地方唱不上去,声音还有些沙哑。

    然而荣贵并不在意,唱不上去也不硬唱,闭上眼睛,他就跟着曲调轻声哼鸣,将曲子分解成自己喜欢的各种小调儿,唱的乱七八糟的也没关系,直到他重新找到了唱歌的感觉,原本杂乱的小调忽然消失,他的声音直直冲了上去

    那一瞬间,荣贵赫然睁开双眸,然后,对上了对面坐姿端正的小梅。

    神情认真,仿佛他刚刚听到的根本不是荣贵乱七八糟的吟唱,而是一场最正经不过的演唱会。

    看着这样的小梅,荣贵心中忽然什么也没有了。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唱,一个听,荣贵就这样足足唱了一个下午,就像真的开了一场演唱会一般。

    一直唱到蜡烛熄灭为止,小梅的表情隐没在黑暗之中,荣贵终于将这首歌完美的唱了下来,圆满唱出最后一个高音的时候,荣贵心潮澎湃,内心的激动久久不能平息。

    黑暗中传来了小梅的掌声。

    掌声持续了很久,直到荣贵终于忍不住、顺着掌声的方向扑过去,荣贵将小梅扑倒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