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8章 第二百七十八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这件“证物”的失踪对于星城主联盟来说却并非最重要的。

    早在证物失窃之后他们抓住了埋伏在后方的教会人员之时,他们就有了和教会对抗的另一铁证。

    这阵子在全星城范围内搜索证物不过是让舆论进一步扩大的另一种方法而已。

    混沌历355年1月34日佩泽被抢救了回来。证人团原本就有医生在代表了地下城最高水准的几位医生合力在第一时间为佩泽进行了抢救局面早在那时候就得到了控制稍后又由阿纳洛、普尔达以及天空城两位最为出色的脑科医生合力为佩泽进行了手术,这种情况下佩泽的清醒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期间普尔达曾经偷偷和荣贵递过话表示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想办法让佩泽晚点醒过来”。

    荣贵拒绝了。

    于是,佩泽醒了过来混沌历355年1月35日,星庭于北部星域罗法星庭重组,审判再开。

    缺少了一项证据完全没有影响审判程序,这一次再无人打扰,审判顺利进行了。

    这一次,佩泽没有保持缄默。

    对证人对他的指证全部供认不讳。

    对自己犯下的罪行全部供认不讳。

    对于背后的支持者全部供认不讳。

    看来知道造成他几成植物人的一击来自于何人对他的影响还是巨大的。

    在承认了自己所犯下的所有罪行之后佩泽终于迎来了大星庭对他的宣判,由三十九位官组成的终极审判团全部对他投出了代表最高刑罚的处刑票。

    佩泽被判以死刑整个行刑过程将以直播方式在全塔播放,那一刻无论天空城还是地下城全塔所有的电视都可以观看行刑的全过程。

    终于佩泽在罪行被一一述明于世人面前后,得到了他应有的刑罚。

    已经被废止五百零七年的死刑再次重新列于法典之上,有效期仅三天,到佩泽被执行完死刑后终止。

    没有任何人道主义者对此决定表示反对。

    佩泽之后,所有涉案人员陆续伏法,这次审判的结果在后世的法律教科书上被定义为“史上最苛刻,然而满足了人民的要求与期待”。

    普通人看到的部分到此为止了。

    然而在星城主联盟以及小梅眼中,他们看到的是德巴隆的倒台。

    不过德巴隆也仅仅是被推出来的牺牲品而已,这个时期的德巴隆,手中的权力有限,在他背后另有其人。

    伴随着德巴隆的倒下,东恒光教渐渐式微,然而人民也有宗教需求,在这个节骨眼上,星城主们更乐意让更纯净的宗教组织西恒光教来堵上这个缺口

    这些,就不是包括荣贵在内的普通民众所关心的问题了。

    坐在艾伦爷爷身边,荣贵看完了佩泽的行刑过程。

    行刑结束后,所有证物物归原主,人们纷纷到前方领取自己物品的时候,荣贵仍然坐在原地。

    原本,他也应该是那些人之中的一个的。

    面对这样的荣贵,艾伦只能伸出手,手掌在小机器人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就像无声的支持。

    荣贵的遭遇,他也知道了,然而前阵子由于劫匪时间,他们这一群“证人”全被严密保护起来,哪里也不能去,更不要说帮荣贵的忙了。

    “接下来我可以活动了,我也会帮你打听一下的。”

    凡是艾伦爷爷说的话,一定不是戏言,他说打听,还真的回去就去打听了,等到下午的时候,他就敲开了荣贵家的门。

    “抢劫你们身体的人有线索了!”

    他是通过地下城的渠道打听的,和星狱做生意多年,艾伦自有一系列不能为外人所知的渠道,就像地下城的人想上天很难一样,天空城的人想要下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种情况下,上下想要有“生意”往来,必然会有一些串通两地、专门做这方面事情的人。地下城如此,天空城也一样。

    犯罪率再低,天空城也是有人犯罪的,好些天空城的好东西可都是这些人弄下来的,这些人里,自然就包括“抢匪”。

    从自己的渠道中打听到之前有“送货”下来,然而最近一直没动静的“天空城商人”的名单,筛选了一番,艾伦没费多少力气就锁定了一批人,接下来再细细追查这些人的常规活动范围以及前期动向,他把最终确定下来的名单交给了小梅。

    有萨丹先生在,这份名单上的人没多久就上了通缉令。然而,正是大批人马按照这封通缉令去抓人了,人们这才发现:通缉令上的人居然全部消失了?!

    就在搜索再次陷入僵局的时候,荣贵的信箱忽然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说明了这几名通缉犯目前的下落,以及他们供述出来的快递员现在所在的地点。

    这是一封使用临时邮箱发送的邮件,没头没尾,完全看不出寄信人是谁。

    不过当大批人按照这个地址去找人的时候,他们不但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一群通缉犯,还把东恒光教的监管人员又抓了一批,抓了个现行。

    不过据这些监管人员的供述,他们抓到这些通缉犯后仍然什么也没法做,按照这些通缉犯供述的抛弃证物的地点,他们去搜人了,他们也确实锁定了一名快递员没错,然而等到他们找去那名快递员家中的时候才发现:那名快递员早就消失不见了。

    线索又断了。

    这才是他们任由十三个包裹陆续被人发现,却什么也没法做的真相。

    将这批人看管起来,紧接着,原班人马立刻赶完下一个地点,在这里,他们果然找到了失踪的快递员老约翰。

    老爷子身体很好,全身做游客打扮,在当地玩的很是开心。

    直到这么多人站在他面前,他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据他所说,他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抽中了旅行券,免费的旅游不来白不来啊他就跟着“工作人员”高高兴兴过来了,一玩就是好几天,这个行程消息闭塞,新闻都经常收不到,对于外面发生的事儿,他老人家就更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据他所说,工作人员很年轻,外表很普通。

    再问他其他的问题,他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不过好在老约翰已经将那天分发快递的下家全部说出来了,他们忙着去找人,叮嘱了老人家游玩注意安全之后,便没非要老约翰立刻回家什么的。

    倒是老约翰等到其他人走的差不多,忽然偷偷摸摸找上了人群里唯一的小机器人荣贵,将荣贵拉到一旁,他和荣贵多说了一些话。

    “带我过来的小帅哥嘿嘿,他是个男的。”第一句就把没有和刚刚那些人说的话说出来了,老约翰也不在意,继续笑眯眯的说:“果子真的很好吃。”

    “?”荣贵愣住了。

    老约翰就重复了一遍:“红色的果子真好吃这是哪个孩子要我转告你的话。”

    “约书亚”抬起头,荣贵对小梅比了一个口型。

    小梅点点头,然后荣贵就笑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老头子我是越来越搞不清你们之间的友谊了,保管手刚听到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呐!”面对相视而笑的荣贵和小梅,老约翰只是抓了抓有点秃的后脑勺,然后又偷偷道:“那个你们是救了我一名的那个小帅哥的朋友吧?”

    “他说他是你们的朋友,那个”

    “我再偷偷告诉你们一件事。”

    “刚刚和那些人,我没有把话说完,告诉他们的只是我平时正常做生意的渠道伙伴,还有一批我怕那些人的生意受影响,没敢说”

    “是克鲁人啦!我那天还有更多的货物,是放在克鲁人那里的,不过那天港口克鲁人的航线有点多,我一共给了七批克鲁人的样子,不过,我告诉你们是知道你们着急,你们可以偷偷打听,打听出来的结果也可以告诉刚才那些人,我那些快递员朋友的名字可万万不能说啊!”

    于是,偷偷摸摸的,老约翰将没有告诉执法人员的话告诉给了“救命恩人”的朋友:荣贵和小梅。

    话说,会用到“救了我一命”这个定语,看来老约翰对于之前发生的事也是心知肚明。

    完全没想到后面还会得到更多的线索,荣贵小梅在挥别老约翰之后,珊瑚城都没有回,他们直接前往老约翰居住的星城,开始想办法应该如何找寻当天的那些克鲁人了,可是,人好找,对方如果全都不承认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毕竟一共有七批克鲁人

    小梅并不乐观。

    谁知

    找到第四家的时候,就在小梅刚刚接近空间跳跃器的后门,克鲁人们纷纷露出警惕神色的时候,忽然,有一名克鲁人忽然惊喜的叫了出来:

    “是阿贵的朋友!那天一直睡着的那个帅哥!”

    是一名有着金色小卷发的女克鲁人,看到小梅没多久就把小梅认出来了!

    有了她这一个大嗓门,克鲁人们眼中的警惕立刻降低了许多,越来越多那天出现过的克鲁人围过来,紧接着,他们又看到了小梅身后的荣贵

    喜相逢

    和小精灵们分别对了对手指表示友好之后,荣贵很快说出了来意,说明目前丢失的唯一一个证物正是自己的身体,他紧接着又提到老约翰要他们偷偷查,然而那天接收老约翰货物的克鲁人太多了,老约翰也不记得了的时候。

    小精灵不,克鲁人们彼此对视了一眼,当时,小梅心中就隐隐有种预感。

    紧接着,当其中一名褐色头发的女克鲁人站出来,吞吞吐吐说出接收到荣贵身体的克鲁人正是他们的时候,小梅心中有过一瞬间的空白。

    大概是命运吧?一定是命运吧?

    一环扣一环,缺失了哪一环都不会有现在的结果吧?

    小梅想着,站在旁边心情平静的看着荣贵惊喜的睁大眼睛,然后一名老年克鲁人从后面飞出来,拿出一张纸条外加一支笔,老克鲁人将当天所有混入其他包裹中寄出的包裹地址写了下来。

    老克鲁人的记忆相当好,由于不知道大部分包裹的内容物,他只能按照包裹的形状、大小来对应着记下地址,然而对应荣贵身体的那个包裹,由于他和其他小辈一样,对荣贵的身体印象十分深刻,他是直接写出来的。

    这几天由于害怕被追查,这群克鲁人今天还是第一次露面,他们不知道审判已经结束。

    拿着珍贵的、写着自己身体下落地址的纸条,荣贵激动的抱住了老克鲁人,然后用力亲了老人家一口。

    得到了一个抗拒的推推。

    “现在这样子就别亲我啦,等到你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身体,再多亲我几下。”老布鲁那名老克鲁人是这么说的。

    将纸条高兴的交给小梅,荣贵和一群“精灵”开心的笑了。

    然而,拿到纸条的时候,小梅却隐隐皱了皱眉,忽然觉得事情不会那么顺利。

    南部星域星城耶尔德林

    对于大部分天空城居民来说,这座星字十分陌生,过去是因为耶尔德林地处偏僻,将来则是因为那边曾经陆续发生过失踪事件,查询不到原因之后的结果,就是那边被列为禁区,轻易不会有人往那边走了。

    过去的记忆中,小梅上位的时候,那里已经是禁区,然而大脑强悍如他,即使从未有过交集,他仍然记录下了那个星城的相关新闻。

    他记得,在那座星城,第一次新闻报道出的失踪事件主角就是一名快递员

    不会吧?

    事实上,这种以记忆为依托的直觉相当精准,就在荣贵将包裹的地址兴冲冲交给阿鲁法教授和萨丹先生之后,相关人员果然组织前往寻找荣贵的身体,然而

    “负责那批包裹的快递员失踪了?家人早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就在当地报案了?这是怎么回事?!”萨丹先生当时就站起来了。

    “事实上我们知道消息后也非常震惊。那一片旧矿区实在太大了,且道路绝大部分已经封死,我们并非不想继续搜查,只是继续搜查太过劳民伤财”对方讲了许多理由,最终的中心意思就是:关于荣贵身体这件事,搜查可能不会再进行下去了。

    是的,整个审查已经结束,而荣贵的身体又不是关键证物

    “不用管他们,我们这边会继续搜查下去。”萨丹坚定的对荣贵道:“你的身体绝对不可以丢,绝对不可以。”

    “道路封死的话,我们可以使用永光带内使用的特殊交通工具光内飞船,目前在役的光内飞船主要都是我设计的,我手里也有两艘”阿鲁法教授提供了重要道具。

    “我们可以出人,我们还可以在天空城合法居留两个月,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会参与搜查。”这次说话的是艾伦爷爷,马凡、珀玛还有吉吉则站在他身后点头。

    “需要随队医生吗?”一支戴着密密麻麻戒指的干瘦手掌举起来,顺着手看过去,看到了笑眯眯的普尔达。

    “还有我们啊!我们公司也会全力赞助这次搜查行为的!”这个大嗓门是属于萨丹先生为荣贵投保的保险公司负责人的。

    没办法,一旦荣贵的身体宣布找不到,他们公司就彻底破产啦!

    赞助一次搜查行为算什么?只要不破产就好啊!永远找下去也行啊!

    咳咳

    虽然最关心的问题可能有点不同,然而,看着纷纷表示参与搜查的大家,荣贵呆呆的,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

    各司其职,这个夜里大家都异常忙碌,准备钱的准备钱,准备飞船的准备飞船,准备安排孩子们事情的去安排孩子们的事情

    大家的诚意,小梅都看在眼里,然而

    按照现有的规模寻找下去的话,时间太、长、了!

    对于南部星域矿区的大小一清二楚,小梅甚至这次搜查的难度。

    有决心是好事,可是他不想让荣贵等待那么久,和之前的情况不一样:之前的情况是荣贵的身体就在那里,他们看得到的地方,所以他们可以等下去,这次他们却是连荣贵的身体在哪里都不知道,会不会荣贵的身体根本已经

    这个想象,相信每个人脑子里都有过,只是小梅禁止自己这么想下去。

    学者也好,豪富也好,在这个时候,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只有倾尽全塔的力量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最有效率的将这件事完成。

    这一刻,小梅脑中的想法变成了这样。

    那么,如何能够倾尽全塔的力量呢?

    以及他最关心的,也是一直不敢想的,荣贵的身体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坐在床边,小梅转过头来,看向旁边的小机器人荣贵,他忽然开口道:

    “阿贵,相信我吗?”

    “哎?当然相信了。”

    “有多相信?”

    “这个全世界最相信的人就是小梅啦!比相信自己还要相信小梅哟!”虽然一脸莫名其妙的神色,然而小机器人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却满是坚定的。

    然后,小梅就笑了。

    “那就抱着这种想法,和我一起睡觉吧。”

    “接下来,让我们上床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