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7章 第二百七十七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过年时小孩要收压岁钱于是黑蛋,狗剩还有乔治啾都收到了压岁钱小梅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反应,不过其实心里

    他心里刚刚的反应算是“松了一口气”吗?

    一边拧着荣贵脖子上的最后一根螺丝他抽空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虽然再次见到了那条鱼,然而上岸之后的世界却仍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自己正在截然不同的命运道路上他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而他将螺丝拧好盖上防护盖的时候,荣贵同时感到身体再次听使唤了。

    “啊可以动了。”扭了扭脖子又跳了跳荣贵宣布自己满血复活

    “原来城里人也用不起电吗?”他感慨道然后又摇了摇头:“嗯,对了,也可能这里是城乡结合部啊”

    对于荣贵的“高见”小梅的反应是

    “”

    一声不吭,他去检查身后的大黄不是车子去了。

    “哎?!你先别忙着去顾大黄啊你身上还没擦干净呐!”看到身体的孔洞仍然不停的呲水就去干活的小梅荣贵急忙捡起小手绢追过去了。

    这一忙活就是很久虽然其他的活儿基本上都不会干然而荣贵唯独在照顾身体这项技能上着实过硬他干的又快又好不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小梅的身体擦干了,甚至还趁机给他磨了磨皮然后上了点油

    被“美容”完毕的小梅去干活了荣贵这才慢悠悠的照顾起自己来。

    他这一“梳妆打扮”的时间就很久刚好和小梅处理大黄的时间差不多,小梅这边收工的同时,荣贵刚好用布巾擦掉身上最后一点油渍,现在的他看起来又是一个得体的机器人啦

    “走了。”拉开车门,小梅在车门口叫他了。

    “哎?等等,我们还有件事没做呢!”荣贵忙在四周寻找起来,找了半天似乎一无所获,他就爬到车上,半晌抱着一个花盆下来了。

    小梅微微偏了偏头。

    荣贵就笑了。

    “刚刚那条河的名字小梅你还没取呢我们的纪念品也没埋进去哩”

    “找不到石头,就用这个花盆呗”说着,荣贵拍了拍手中的花盆。

    这家伙对“纪念”可真执着小梅无语的看着他。

    不过他终究还是给刚刚的河起了名字,然后将河的名字和两个人的名字写在了一起。

    “丽塔艾泽拉斯,真美的名字啊!”爱不释手的看着小梅提在上面的字,荣贵感慨道:“是什么意思啊?”

    “鱼鳔和蘑菇。”小梅言简意赅道。

    “”荣贵就捧着花盆僵了一下。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叫鱼鳔,不过蘑菇现在河里确实有很多蘑菇了,而且马上会有更多。”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过多,荣贵最后看了一眼怀里的花盆以及盆里的蘑菇。

    胳膊高高挥起,怀中的花盆被他抛了出去。

    “咕咚”一声,花盆随即沉没在了黑色的河面。

    “再见了,大鱼。”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河面,荣贵随即利索的爬上了车子。

    从河边开始开车,一开始颠簸的厉害,颠到荣贵觉得自己随时可能散架的地步,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忽然发现车子不再颠的那般厉害了。

    “哎?”他这才注意到:前方居然有路了。

    虽然并不十分专业,可是地面上明显有经常碾压的痕迹,那些痕迹一层叠一层,最后竟成了一条光滑的路面!

    他可是很久都没有见过“路”了!

    从小梅的家乡到刚刚位置,他们前进的方向完全靠小梅把握,四周空旷无际,根本是一条道路也没有的,而现在他却正走在一条真正的“路”上了!

    “我们什么时候上路的?小梅你怎么都没和我说一声?!”激动的站起来,荣贵转身向车后看去:

    车后也是一条细细长长的路,不知道有多长,他们显然已经开在这条路上很久了。

    “在一个小时十五分之前。”冷静的把着方向盘,小梅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荣贵:“”

    好吧,路上太安静,他就忍不住唱歌了,这一唱歌就唱的特别投入,投入到地面上终于有路也没发现

    “没能在最初出现路的地方拍照留念,真是太可惜了。”荣贵便惋惜的对小梅说。

    一路上,他在所有有纪念意义的地方都和小梅拍照了哩唯独落下这一张,他心里多少感到可惜。

    不过很快的,他便不再用为这个问题烦恼了

    大黄忽然“说话”了!

    “通知:收到罚单一份。原因:违章驾驶,请再继续行驶二百里,在附近的交通管理所缴纳罚款。”

    由于话筒是直接对着荣贵的,大黄这一开口就相当于直接对着他的脸说话了,车上冷不防出现的第三个声音着实把荣贵吓了一跳!

    “怎、怎么回事?大黄居然还会说话?”

    “内部有系统连接,也有扩声装置,它当然可以说话。”要不然你面前的喇叭是装饰不成?小梅面无表情道。

    “那那它怎么之前不说话?”荣贵又问。

    “因为之前我们所在的地方没有络,如今已经进入络覆盖范围,它这才能将收到的消息及时通知我们。”一边回复荣贵,小梅一边在键盘上敲击了一个按键,这条代表“已阅”的指令发出后,大黄随即又不吭声了。

    简直就和小梅一样沉默寡言!

    内心吐着槽,荣贵又看了看大黄收到的通知,读到某一行的时候,他忽然乐了。

    “嘿嘿嘿”车上再次传来了机器人机械的笑声。

    小梅就微微朝他的方向侧了侧头。

    这家伙是傻了吗?难道连收到罚单也认为是值得纪念的事情?他还打算在交管所合影留念不成?

    小梅发散着正想着,荣贵继续说话了:

    “嘿嘿我正遗憾咱俩没能在最初上路的地点合影留念呢,结果这不就收到罚单了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作为开具罚单的证明,对方进行了违章摄像呀!”

    “你看,摄像的地点刚好是一个小时十五分之前,不就刚好是咱们刚刚发现这条路的时候吗?”

    “嘿嘿嘿连老天爷都帮我们哩小梅,有人帮咱俩拍照啦!”

    车上瞬间盈满了荣贵“哈哈哈”的笑声。

    小梅小梅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注意力从莫名的情绪中拔出,小梅的目光落在前方漆黑一片的道路上。

    永夜的地底是没有白昼夜晚之分的,不过荣贵还是用时间划分了白天与黑夜。

    “我们是早上八点出发的,现在是十二点,是吃饭时间了。”荣贵看了看体内的表,对小梅说道。

    “按理说我们应该饿了,也累了。”说到这儿,荣贵重重的叹了口气:“可是我一点也不饿,也不累。”

    “这正是机械身躯的优点。”匀速踩着车子,小梅平声道。

    “也是缺点好不好?昨天干活的时候我不就忽然散架了吗?”荣贵立刻义愤填膺道。

    “那只是螺丝松了。”

    “螺丝松了就是累了,因为没有感觉所以散架了都不知道!说到这儿,小梅,我觉得我的螺丝搞不好又松了,你快给我看看,对了,你也看看自己。”

    小梅:

    他想反驳的。

    高级点的机械身躯是有内部预警系统的,但凡硬件软件哪里可能出现问题都会提前体内预警,所以荣贵说的那一点并不构成机械身躯的缺点,可是他们现在的机械身躯由于材料有限、实在很低级,所以难免出现用久了会罢工的情况。

    不过他每天都有检查,所以昨天的情况纯属是荣贵无用功做太多、三倍消耗的结果。

    小梅终究什么也没有说,拿出工具,他为两个人的身体做了检查。

    荣贵的身体非常好,所有硬件都没有出现松动,倒是他自己的身体还真有处螺丝松动了,松动的还很厉害。

    顿了顿,小梅微微侧过身去,不动声色的把螺丝重新拧紧了。

    “怎么样?螺丝有松动的吗?”荣贵还在一边热切的问。

    “没有,都好好的。”小梅小梅说谎了。

    只是不给对方制造发出更多唠叨声的机会,他对自己道。

    “那就好,其实想来也没有,嘿嘿嘿,小梅办事我放心,其实我知道,昨天螺丝松动只是我忙活太多了而已,小梅你每天都有认真检查咱俩的身体,一般情况下都是没事的。”抓了抓头,荣贵哈哈笑了。

    面对荣贵这种强大的信赖感,小梅小梅陛下有一点点心虚。

    不过考虑到如今他们每天的运动量比以往要大,他当真每隔五个小时就固定为两人检查一下身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