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5章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做了一个梦。

    梦的前半段非常美好他梦到了前往特鲁拔的空间跳跃器上居住的小精灵们!

    虽然后来从阿鲁法教授口中知道他们并不是“精灵”而是克鲁人,不过荣贵心里还是更喜欢称呼他们为精灵。

    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静谧的夜里周围安安静静只有他和精灵们。

    那些精灵惊叹的看着他,而他同样充满感叹的看着对面的精灵们。

    梦里虽然连一句交谈都没有可是荣贵觉得心里满满的,安详而安逸。

    然后就到了不美好的后半段了。

    荣贵忽然发现自己穿着无比华丽的衣裳坐在后台。

    身上到处点缀着亮晶晶的钻石被这身行头所束缚,荣贵觉得自己简直一动不能动了。

    呆呆的坐在原地他看着面目模糊的工作人员在他周围忙碌着。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刚刚的精灵们到底去哪儿了。

    最重要的是

    小梅呢?

    小梅去哪里了?

    荣贵心中充满了迷惘。

    然而紧接着周围就有人把他拉起来了一开始只是拉,最后拉拽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荣贵最后几乎是被推出去的!然后这一推

    下一秒无数射线汇聚过来,齐刷刷打在荣贵的身上,荣贵觉得眼前一片花白什么也看不见,浑身寒毛直竖的站在原地接下来他听到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眼睛稍微适应这些强光了然而他还是看不太清楚,不过,他本能的知道:这里不止他一人,在他的对面,左右,前后,到处都有人看着他!

    爱慕、侵略、疯狂各种各样的目光几乎穿透了他,荣贵只觉一阵窒息,他的双手一握,然后他忽然握到左手中一个硬物。

    荣贵低下头,向自己的左手望去,顺着缀满钻石的华丽衣袖往下看,他看到自己戴着碎钻手套的手中握着

    一枚话筒?!

    然后,荣贵就忽然明白自己现在是在哪里了。

    抬起握着话筒的手的瞬间,巨大的音乐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将话筒凑到唇边,荣贵发现自己不受控制的吟唱起来。

    是了,这里是他梦寐以求的舞台!四面八方都是为他而来的观众,他正在举办演唱会。

    荣贵心里忽然就明白了。

    虽然是从来没有唱过的歌,然而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知道这首曲子,炫美的声音从他口中流淌而出,汇聚成一首异常悲伤的曲子。

    呃这么凄惨的音乐

    和自己完全不协调啊

    心里囧囧的,然而梦里的自己却在异常投入的演唱,荣贵可以感受到声音通过喉管发出的流畅颤抖,以及声音打在话筒上、极小极小的气音。

    一段唱完,荣贵听到了如雷的掌声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涌来,那个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要被淹没了

    啊多么激动的时刻啊?

    独自一人站在巨大的舞台上,穿着华丽的衣裳,面对众人唱歌

    这不是他梦寐以求的场面吗?

    可是

    为什么悲伤呢?

    声音已经停止,音乐还在继续,被掌声包围的荣贵只觉自己被一阵巨大的悲伤席卷包围住了。

    不是歌声的悲伤,这种情绪根本就来自于他自己。

    荣贵发现自己非常非常的悲伤。

    间奏结束,台上的“荣贵”很快开始第二段的演唱了。

    他全心全意的演唱着。

    这一段是尾声了,随着节拍一层一层推进,他的声音随着乐声越来越高,整首曲子即将飙到最高点!

    而与此同时,荣贵感觉自己心中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了。

    没有来由的,异常的激动,荣贵感觉滚烫的泪水从自己的眼底涌出,心中的悲伤已然化成实质显露出来了

    仿佛为了配合他的歌声,周围的灯光越来越绚烂了,他看到拟真烟花在他周围绽放,各种梦幻的灯光效果纷纷在他脚底升腾而出。

    这一刻的舞台效果一定美轮美奂,而他就是这美轮美奂中的主角!

    天啊!简直比他想象中还要棒无数倍啊!

    这、这明明应该是个美梦啊!!!

    嘴里吟唱着悲伤的歌,荣贵在心中大叫着。

    直到

    直到周围同时升起一面巨大的光屏,所有光屏的主角都是自己!然后,光屏内的自己越来越近,变成了实时近镜头。

    荣贵也终于看清了“自己”。

    虽然身上的衣服华丽的不可思议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然而,脸型身材没有变,荣贵认出了台上的人正是自己。

    然后镜头就越来越近了,近到了荣贵可以清楚的看清自己的眼睛的程度。

    看着那双蔚蓝色的眼眸,荣贵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悲伤从何而来了。

    原本由于不解而拦在眼眶之中的泪水终于决堤,荣贵看到屏幕中的“自己”蔚蓝色的眼中淌出两道长长的泪水。

    荣贵被巨大的悲伤淹没了。

    荣贵是捂着眼睛醒过来的。

    一咕噜从床上坐直身子,看到窗外蓝天碧海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此时正在二楼的卧室、在床上、充电。

    荣贵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那里并没有泪水。

    “也是,我现在可是机器人啊”荣贵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可是,哭泣的感觉异常真实,刚才的悲伤也是深入骨髓的真实。

    而且

    “刚刚似乎在观众席上看到萨丹师母了,对了,还看到小梅了。”赶在梦境消失之前,荣贵又想到了梦里的细节。

    梦中的萨丹师母如同冰雕一般坐在前排的观众席上,周围的黄金位置空着,他冷冷的看着自己。

    梦里的自己对他没有亲切感,只有畏惧。

    而梦里的小梅其实根本没有露出全脸。

    然而他对小梅是那样熟悉,只看一点点他就知道那是小梅啦可是,梦里的自己却像完全不认识小梅似的,只是自顾自的唱着悲伤的歌谣,视线很快转移开来。

    “真是一个奇怪的梦。”

    “以及”

    “机器人会做梦吗?”荣贵呆呆的在床上坐了好久,仔细确认自己的脸上并无水渍,这才下床到楼下去了。

    小梅正在楼下收快递,声音并不大,荣贵甚至还听到小梅对快递员说:请再小声一些,楼上有人在休息。

    听到熟悉的小梅的声音,感受到他声音中的关怀,荣贵觉得自己又从刚才的噩梦了一些。

    时值购物节,大家收到的包裹都比平常多,拆包裹需要花的时间都比平常多,加上退货换货的

    距离那些人人都牵挂的包裹被发现还有一点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荣贵家已经收到很多包裹了。

    这是小梅给他的惊喜,原本应该是惊喜来着。

    购物节那天,小梅把荣贵的购物车清空啦!

    包括荣贵只是放着看看解解馋,其实并没有打算买的那些,小梅全给他清空了

    “反正身体马上就回来了,趁购物节把需要的东西一起买好,我已经提前领过各种折扣券,现在买的话比平时便宜三成左右,反而更划算。”荣贵原本还在心疼,不过小梅总有安慰他的话,再次看向小梅的时候,荣贵已经满脸看到“购物券小达人”的神色了。

    然后,在小梅的诱导下,荣贵还和小梅一起,把之前想买但是觉得贵没买的东西也一起买下来了。

    两个人都买了好多东西,然后就等审判结束回家用了。

    然后

    当天买的东西好多都到了,他们的人也回家了,可惜,这些东西的主人却遇上了意想不到的意外。

    闷不吭声的,小梅将这些包裹收起来了。

    荣贵知道小梅是怕他触景生情,不过

    其实没什么的。

    尤其是在做了刚才的梦之后。

    与其在自己的身体里,眼睛不知道被什么人换掉,唱着自己并不喜欢的歌,和萨丹师母关系冰冷,和小梅更是素不相识,就这么登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荣贵情愿就像现在这样。

    虽然这样子的话,他连整具身体都没了。

    然而萨丹师母时不时会对他微笑,阿鲁法师傅就坐在他身边,而小梅更是每天和自己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

    明显是现在这样很好。

    心里这样庆幸着,荣贵走下楼梯,拦住了正在收东西的小梅,将东西一件一件拆封,如果是小梅的,荣贵就笑嘻嘻的让小梅试试看。

    荣贵拉着小梅拆了一天包裹,又给小梅热牛奶,又给他按摩,最后终于把小梅哄睡着了。

    没错,就是“哄”。

    事情发生后,小梅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

    荣贵总觉得小梅搞不好比自己更在意自己的身体,这个感觉其实是真的。

    曾几何时,让荣贵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这件事已经不再仅仅是荣贵的愿望,更成了小梅的愿望。

    这几天他一直在忙碌,具体忙什么荣贵不知道,可是荣贵知道小梅在忙的事情一定和自己的身体有关。

    轻轻的抚摸着小梅的头,用机械手指细心的展平小梅皱起的眉头,感觉到小梅睡得并不安稳,荣贵就轻轻哼唱了一首小曲儿。

    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曲子,挺欢快的,不过小的时候,院长哄他们睡觉的时候却经常哼的。

    于是,这首挺欢快的曲子到了荣贵荣福他们这里,就等同于了摇篮曲。

    一听就能睡着的那种!

    如今,荣贵就哼着这首小调儿哄小梅睡觉了。

    果然是在一起太久了吧,小梅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不是被人为拉平的舒展,而是自行舒展开来,再然后,小梅的呼吸就越来越平稳起来。

    就着荣贵欢快的摇篮曲,小梅彻底睡平稳了。

    然后荣贵就翻来覆去将这首曲子又哼了几遍,直到监控器提示小梅已经进入深层睡眠,荣贵这才轻手轻脚的将小梅的头从自己的大腿上搬下去,然后自己轻轻下了床。

    看

    只是少了身体而已,只要他有嗓子,哪怕是机械的,然而他想唱就可以唱!想唱什么就唱什么!

    他唱的歌儿把小梅哄睡着了呢

    看着床上安详的睡着像个天使的小梅,荣贵弯起嘴唇笑了。

    不过,指望靠身体的颜值吸引足够的粉丝、靠脸出道、然后再成为“不会五线谱”的大歌星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荣贵抓了抓头,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转过身,目光坚定的看向了门外、

    没办法靠脸,那就只能靠才华了

    耸了耸肩,小小的机器人叹了口气,然后轻轻向隔壁的电脑房走去了。

    吧嗒吧嗒房间内安安静静,只有小梅的呼吸声和小机器人的脚步声轻轻浅浅。

    这个夜里,荣贵对着电脑在现在流行的音乐爱好者站上唱了一晚上歌儿,而伴着从隔壁飘过来的隐约歌声,小梅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