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2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走下陆行器、坐上萨丹先生车子没多久, 坐在副驾驶席上的阿鲁法教授就把事情告诉他们了。

    “佩泽的事情绝对不是区区一个重球爱好者可以造成的, 那个人多半是个幌子,佩泽真正昏迷的原因要不是另外有人下手, 就是佩泽自己做的手脚。”不但将事故发生的事情通知了小梅荣贵,阿鲁法教授还把自己打听和分析出来的其他信息说给两人听。

    “谁都知道佩泽案一旦顺藤摸瓜继续查下去倒霉的人会是哪一边的人, 何况本次开庭的主审法官是难得中立派系的,她的判决是最可能秉公处理的,这种情况下, 那边的人肯定不希望审判如期完成, 他们能做的手脚一种是佩泽, 另一种就是正在运送途中的证物了。”

    “老实说,佩泽的事情是他自己搞出来的都有可能,因为如果是他那边的人下的手的话,更有可能是一击毙命,直接把他杀死, 而不是半死不活陷入昏迷,陷入昏迷这种情形,对佩泽自己更为有利……”

    “当然, 也可能是一时失手, 他们本来是要将佩泽置于死地的。”

    “总之,一个拖字诀。”

    阿鲁法教授难得有点烦躁的抓了抓头:“现在的情况是,基本上对这个案子有点深入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 然而偏偏拿不出证据来, 相反的, 目前那一边将黑锅扣在对手头上了,接下来如果开庭再审的话,无论是主审人员也好,还是陪审员的人员构成也好,都对对手不利。”

    嘴巴张了张,荣贵并没有说话,他侧过头向上看旁边的小梅,小梅的嘴唇抿的紧紧的,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

    就在这个时候,驾驶席上的萨丹手上的腕式光脑忽然闪了一下,他查看了一下信息,忽然道:

    “刚刚得到消息,那边的人被人抓到了。”

    “查询事故发生原因的过程中,沿途所有设备与车辆都被控制彻查了,他们发现了可疑人员,彻查之下,发现那些人刚好是那一边儿的人,周围已经布置好□□,差一点就会引爆,事故发生的太突然,他们自己也傻眼了,刚好被抓了个正着。”

    “这绝对是个好消息。”

    萨丹先生说完,荣贵便听到阿鲁法教授惊讶的看向他,紧接着,小梅的脸色也稍微好转了一些。

    大家似乎都因为萨丹先生刚刚的消息稍微松了一口气。

    大家都听懂了,只有荣贵没听懂。

    听到现在,他只知道自己的身体丢了,和佩泽案相关,两边的人打架,然后他的身体遭了殃,具体是哪两边儿的人打架,他还有点搞不清情况,他甚至连佩泽属于哪一边都不太清楚!

    最后还是小梅解释给他听的:

    “佩泽是教会的人,和他们对立的就是星城主联盟,萨丹先生刚刚说的情况是,教会在朝佩泽下手的同时也对护送证物的车辆下手了,可惜,还没来得及下手,车子就已经出事了。”

    “具体是什么事故?”说到这里的时候,小梅直直看向萨丹先生,一问就问了个关键问题。

    “是抢劫。”萨丹先生果然清楚。

    新闻上只说是事故,用语含糊,普通人根本无从得知到底是什么事故。

    然后小梅就点了点头:“那么就真的是好消息了。”

    “下手的人不是教会。”

    “星城主联盟的人保护证物都来不及,根本用不着做这种事,而教会组织纪律严明,他们还在埋伏,就说明之前发生的事故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意外,他们根本不知情。”

    “这件事是第三方做的。”

    “那就应该是真正的抢劫。”

    “如果是教会下手的话,他们会以破坏为唯一目的。”

    “没错,他们布置的是磁暴器,陆行器经过的时候会引爆通道外围的磁波层,造成极像意外的事故,而陆行器一旦遭遇磁暴的话,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存留下来,包括意外制造者在内的人,没有人可以幸免。”就像为了印证小梅说的话一般,萨丹将自己知道的情报又补充了一点。

    小梅点了点头:“所以应该是真正的抢劫。”

    “抢匪的话,目的是抢,不是破坏,赶在教会下手之前将阿贵的身体抢走了,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只是——”阿鲁法教授皱了皱眉眉头。

    只是,这样一来,荣贵的身体又下落不明了。

    对于两拨势力都重要的重要证物被抢劫,这件事很快就会报道的到处都是,再傻的抢匪也会知道自己抢了什么要命的东西,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敢销赃吗?有人敢接受他们销的赃吗?

    荣贵的身体仍然非常危险。

    “我现在开始派人去黑市寻找消息。”萨丹师母立刻道,作为天空城首屈一指的富豪,萨丹先生就算不主动寻找,自然也有很多门路自动找上他。

    “我也去找我这边的门路。”阿鲁法教授也跟着道。

    虽然只是教授,然而阿鲁法教授目前很多研究涉及到考古,这方面的地下市场他知道的搞不好比萨丹师母还多,荣贵的身体怎么也算古董来着,阿鲁法教授提供的这条渠道不可谓不正确。

    “稍后我也会整理一些可能的地点,到时候需要请萨丹先生帮忙出面施加一些压力。”小梅低声道。

    三个头脑清楚的人立刻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并且立刻做好了分工。

    荣贵又张了张嘴巴,他刚想要说什么,可是很快,他的头被阿鲁法教授从前面转过身,用手掌重重的揉了揉。

    “别太担心,我们都会努力的。”

    阿鲁法教授的手很温暖,他体内的仪器可以轻而易举的测出对方的掌温,然而——

    荣贵却无法亲身感受到对方手上温柔的温度。

    萨丹先生手上已经开始打字了,他虽然没有回过头来像阿鲁法教授一样用掌温安抚荣贵,然而他却出声安慰荣贵了:“你放心,这种情况下,两方势力都会疯狂寻找包括你身体在内证物的下落的,尤其是你的身体,因为我和阿鲁法都提前打过招呼,声明过你身体的重要性。”

    “何况我们为你的身体投过高价保单,一旦出事,那家保险公司会赔到破产,为了自己着想,那家保险公司也会拼了老命,使出各种手段去寻找你的身体。”

    “这么多人同时寻找,你的身体一定很快就有结果的。”

    嘴唇继续保持着开启的状态,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合上,荣贵最终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

    那一刻,荣贵其实最想说的并不是感谢,而是——

    “要不然算了吧?”

    似乎,从他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和小梅就一直在为了他的身体而努力。

    后面发生的一切全都是围绕着他的身体发生的,一开始小梅没有目标、没有愿望也就罢了,然而小梅现在已经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了,就这样又被他的身体打乱了步骤,何况,如今为了他的身体劳顿的人又多了阿鲁法教授和萨丹先生,他、他……

    他真的觉得——

    小小的机器人说不出来自己现在的心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所有的人都在为了他努力,为了他,大家都忙碌的不得了,大家都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被人解释了一遍仍然无法将一切关键完全想通明了,他……

    他怔怔的看着小梅一回家就进入电脑舱,怔怔的看着他和师父师母又通了好几个电话,说着他完全不懂却和他的身体密切相关的事情。

    终于,小梅上床了。

    将自己知道的、现在教会的关系网梳理成一张巨大繁复的表格给师父师母,小梅本来还不想睡的,只是荣贵太沉默了,很反常。

    想起荣贵今天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这才上了床。

    珀玛的灯打开的瞬间,卧室陷入了一片黑暗。

    两个人熟悉的黑暗。

    果然,下一秒,荣贵的声音迟疑的响了起来:

    “那个……小梅,你说……我是不是注定要失去自己的身体啊?”

    黑暗中,小梅忽然转过头来:

    “怎么会这么想?”

    “我本来是不信命的,可是几次三番都这样,我就觉得,老天爷搞不好真的是这个意思了……”黑夜给了荣贵安全感,在黑暗的掩盖下,周围又没有旁人,他终于将想了一天的事情说出口了。

    “那个……你说,老天爷是不是真的再告诉我……我注定没法靠脸吃饭,只能靠才干啦?”

    说完这句话,似乎觉得自己说了句幽默的句子,荣贵还傻笑了一下,笑容很轻,然而小梅听到了。

    小梅听到了,却完全笑不出来。

    他想到了记忆里的荣贵,每次的荣贵都在自己的身体里,说明他根本不存在与身体无缘这种蠢事。

    只是——

    之前的他可是每次都抛弃了自己的身体的!

    如今,他显然不可能做出之前的选择,会不会正是因为他的选择变了,所以影响了荣贵的命运?!

    小梅觉得自己的心脏重重收缩了一下!

    他随即想到了记忆中,荣贵蓝色的眼睛。

    荣贵明明是黑色眼睛的!他这么喜欢自己的身体,热爱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如果是他自己的话,绝对不可能更换自己身体的一丝一毫,更不可能改变眼睛的颜色了!然而记忆里荣贵的眼睛却是蓝色!

    荣贵自己不会主动更换自己的眼睛,这样说的话,他眼睛的颜色要么是别人更换的,要么就是出于某种原因不得不更换的!!!

    他怎么现在才想到这种事情?!

    小梅的眼睛猛地睁大了——

    心里震惊,然而小梅的声音愣是平稳一如往常:

    “不会的,你会找到自己的身体的。”

    所有人的命运都朝更好的方向转变了,你也不例外。

    不可能有例外,他不会允许这个例外存在!

    他说着,忽然抱住小机器人的脸颊用力压住:“你长得那么好看,当然还是要靠脸吃饭!”

    说完这一句,小梅将荣贵的头猛地压入了自己的怀中。

    这样一来,荣贵就一动不能动了。

    这样一来,荣贵就完全没法看到小梅的表情了。

    荣贵体内有夜视系统,虽然荣贵很少用,可是小梅还是把荣贵看清自己表情一丝一毫的可能都全部消灭掉了。

    此时此刻,他的表情异常冷漠。

    近乎残忍的冷漠。

    这样的表情,他不会让荣贵看到。

    ***

    这个夜晚,很多人注定一夜无眠。

    抢匪们也不例外。

    得手之后没多久就知道自己抢了什么要命的东西,完全不敢销赃,路上刚好看到一辆贴有快递标志的陆行车,他们灵机一动将赃物全部扔到了陆行车外,迅速逃之夭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