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1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场异常漫长的审判。

    由于佩泽自从被捕就一言不发无法从他口中得到任何陈词的情况下法庭选择采用证人作证以及证据取证的方式论证他的罪行。

    以伯格为首的、由星狱中出生的孩子们组成的证人团开始登上证人席陈述自己的经历。

    人们对于这些年幼的证人并不陌生毕竟媒体一直在跟踪报道他们来到天空城以后的生活很多人经由这些报道才第一次看到地下城的人到底长什么样,意识到这些孩子们和天空城的孩子们没有什么区别之后他们还因为报道中陆续呈现的细节喜欢上了这些孩子。

    懂事、乖巧又上进没有人会讨厌这种孩子的。

    然而正如报道中人们了解到的只是孩子们到达永昼的天空城之后的生活,他们了解到的也只是这些孩子历尽苦难之后的生活而已在这些孩子们陈述自己的经历之前,他们完全无法想象:这些小小的身体居然经历过那么可怕的事情!

    之前佩泽最初抓捕之后媒体确实报道过然而报道只是报道而已,远远比不上亲身听到这些经历人自述,而且陌生人的自述是一种效果人们熟悉的人的自述又是另一种效果。

    何况是这么幼小又惹人怜惜的陈述人!!!

    孩子们的叙述完全没有大人教过的痕迹,他们就是用自己掌握的语言将自己过去的生活叙述出来而已,那些悲惨的生活在孩子们的叙述中其实并不可怕也不至于到没有办法活下去的地步。因为

    “觉得这种生活过不下去的人已经死了。”这句话是伯格说的曾经只是小队长的他现在已经隐隐有成为这一大群孩子小首领的意思了年纪不大,个子不高,然而他的叙述能力却是最好的。

    他并没有卖惨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惨”他是打心里这么认为的他的叙述能力和言谈举止中表现出来的对其他同伴的维护与照顾让不少大人动容,简直是个“小大人”!

    然而,正是这种类似“大人”的举止,反而让人们对他的同情更甚了。

    将近两千个孩子,每个人就算只说几句而已,加起来的时间也不算短,法官就让他们自由陈述,而旁听席上的人也就这么听着,整个听证过程、光是孩子们的部分就持续了整整三天时间!

    在这三天里,每天白天连续十二小时的开庭时间强度极高,深深陷于对孩子们的同情,旁听的人们硬生生将这漫长的听证过程全部听完了!而连续三天天天听孩子们讲述星狱中的生活,不少人竟是感同身受,仿佛自己也从地狱里爬出来了一遍一般。

    在白天的听证过程中,法官会定时安排休息时间,孩子们和旁听的听众可以趁机休息,而记者们则连这段时间都要加班加点工作,将拍摄到的照片以及记录下来的内容见缝插针传到自己的星球,一篇篇报道便雪片般的飞了出去。

    整个天空城联动起来,要求严厉处理佩泽以及彻查佩泽背后势力的请愿行为越来越热烈了

    自始至终,听判台上的佩泽一句话没有说,他的眼睛睁着,像是看着前方审判台上的天平,又仿佛什么也没看见。

    这一幕小梅总觉得似曾相识,很久很久以前,他仿佛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场面。

    耳边传来一道温柔的男声,他将视线移到正在说话的男子脸上,是了,就是这个了。

    现在正在陈词的人是艾伦。

    作为整个事件的经历者,孩子们现在的监护人,艾伦也上台讲述自己的相关经历了。

    他现在站在证人席上,而非听判席。

    而在很久以前,他的某次记忆里,艾伦第一次来到天空城,来到星庭,登上的却不是证人席,而正是佩泽现在站着的位置。

    听判席。

    那时候的艾伦和佩泽一样,也什么也没有说。

    这是特设的特别法庭,专门用于已经定罪的犯人。

    他们的身份已经被认定为有罪之人了,整个开庭过程就是为了让更更多的民众清楚的认识到他们的“罪”,证人们的陈述只是为了精准为其判刑。

    从站在这个台子上的瞬间,他们就注定判刑,只是刑罚多寡不同而已。

    现在的佩泽是这样的下场,而记忆里的艾伦也是这样的下场。

    然而

    小梅忽然觉得记忆里的那一幕充满了讽刺。

    好在,现在的发展已经与过去不同了。

    小梅静静的看着前方慢条斯理叙述着自己经历的艾伦,嘴角微微扬起了淡淡的弧度。

    最后两名作证的人珀玛和艾伦再次在天空城掀起了新的**!

    珀玛的经历实在是太励志了,勤恳上进孝顺好学聪明机智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看起来仍然是爽朗青年的珀玛在天空城人心里大大刷了一波好感度。

    而艾伦爷爷

    呃,他的经历没有什么特别励志的,能在天空城掀起新**,那可纯粹靠脸了。

    不过艾伦爷爷对此并不介意,和孩子们一样,他对卖惨也毫无兴趣。

    艾伦爷爷率领的无罪证人团的陈述过后,以阿纳洛为代表的的罪犯证人团又上台进行了一番陈述,内容大概就是星狱里的各种制度,他大概做过多少台手术,手术中大概使用过多少器官之类的。

    这波证词再次让天空城人炸了锅。

    同样的内容,从不同人口中叙述出来的是一件事情的黑白两面,从孩子们那里人们听到的是坚强,而从阿纳洛这里听到的就只剩下可恶了。

    和孩子们的待遇完全不同,阿纳洛他们在证人席上被骂的很惨,如果不是所有进入庭内的人都接受过严格的安全检查,他们被人扔脏物都有可能。

    伸出法槌,一头银发的女法官重重敲了一下审判台,严肃道:

    “肃静,请护卫证人下台,请护卫听判人下台,我宣布,今日休庭,明日开始证物方面的”

    意外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

    法槌敲响后,台下还是闹哄哄的,有些旁听者听话的坐了回去准备离开,然而有几个人却是骂的更厉害了。

    对此法官并不意外,毕竟这几天听到的证词太过黑暗,已经到她都不想多看佩泽几眼的地步了。不过有着良好的职业操守,接下来的审判程序还得继续,证人们的陈词结束后,接下来就是证物部分。

    将星狱内缴获的证物一一放置庭内,由证人辨认,以及供听证人参观。

    这次的审判其实很程序化,这个案子并不复杂,佩泽摆明了有罪,定罪多少在她这种经验丰富的法官看来其实也好判,难得是背后两股势力的博弈。

    要怎么判?判多重?才能让双方都接受?

    这是每一名分到这个任务的法官都要思考的问题。

    这个案子迟迟不开庭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个问题,几乎每个法官都犹豫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倾向,两边势力的人都不放心彼此派系的法官,犹豫再三,最终双方各派出一名审判员,最终又把即将退休、无意参与两房斗争的她找了出来。

    女法官抿了抿薄薄的嘴唇。

    或许,其他正在仕途上升期的法官确实会思考很多问题,不过对于马上就要退休养老的她来说,她需要思考的问题只有一个:

    就是怎么判决能让人民大众满意。

    心中早有了结论,对于佩泽这种人深恶痛绝的她对于听证人会有此刻的反应并不意外。不过忠于操守,她还是叫过安保人员,让他们把正在大骂的听证人拉开,然后就在此时

    几道黑影忽然从听众席上飞了出来,有两道黑影当时就砸中的刚刚说完证词的阿纳洛和塔湖。

    “保护证人。”女法官道,不过,就在说完这句话没多久,她很快想到了更要命的问题,迅速转过头,她大声道:“保护听判人!请尽快把他带下”

    就在喊话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她忽然瞪大了双眼。

    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佩泽应声而倒。

    女法官转头的功夫,他刚好软软的倒落在地。

    “戒备!所有听证人控制起来不许立场!火速安排医生过来!”她高声喊道。

    一层又一层的警卫迅速将审判台包围起来,很快,荣贵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他们被关在隔离房间内整整两天,所有听证人都被一一查过才被放出,等到他们放出来的时候才知道:

    佩泽遇袭,虽然没有身亡,然而陷入了昏迷,目前的状态

    是俗称的植物人了。

    扔东西的听证人被抓到了,对方坚称自己扔出去的只是普通的水果,就扔了三个,他就是个业余重球投手而已注:重球,类似于铅球,然而有球门,就是力气大了点,然后准头准了点而已,一个水果而已,根本扔不死人,那个阿纳洛、塔湖不是也被他扔到了吗?至今活蹦乱跳,还参加了佩泽的抢救呢!

    警方最后在审判台上找到了三个水果,诚如他所说,那就是三个普通的水果。

    然而佩泽却愣是被砸中了,不但被砸中了,还被砸中了最要命的中枢神经。

    这

    荣贵又听说,他们接下来可以返回了。

    审判暂时终止,原本的女法官被指责监管不力,出于个人感情包庇行凶者,被剥夺了佩泽案的参与权。

    这还不是全部的消息,就在荣贵和小梅搭乘陆行器回到珊瑚城的晚上,他们又知道了一个消息:

    押送着佩泽案证物,正从其他星城前往法拉弗星庭的陆行车,遇上了事故,部分证物遗失。

    而荣贵的身体,正在遗失名单之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