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0章 第二百七十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一共经过了五重外面雕刻有天平的厚重大门,荣贵小梅终于跟在人群后进入了审判庭。

    那是一个非常宽广的空间观众席呈阶梯型分布就像一面扇子将最前方的审判台包围起来。

    非常自然的跟着人群前行荣贵和小梅坐在了距离主席台有一定距离的位置上,有点偏,刚好可以看到审判台的侧面。

    刚刚见过的那些白袍学生以及其他的所谓“教会”人士仍然坐在一起他们进去的早,占据了好几个连成片的位置那些学生就坐在荣贵两点钟的位置,荣贵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那位撞到自己的金发男学生。

    他继续向前看去

    整个审判庭最醒目的两个位置一个是最前面的审判台而另一个就是与审判台距离三米左右的听判台了。

    审判台高高在厚重的台子后面放置有三把外观一模一样的高背椅每把椅子的椅背顶端都是一台天平的模样椅背上分别刻有“公正”、“正义”、“平等”三个词。

    而在审判台后还有一排椅子同样是高背椅,上方同样雕成天平的样子椅背上雕刻着一行一行简短却复杂的文字。

    看起来像是诗歌,又像是条文每一个字荣贵都认的然而连起来却构成了很难理解的话,有点超出荣贵的理解范畴了。

    不过,这些深奥的句子却让荣贵觉得审判台给人的感觉更加威严了。

    他们这些距离审判台远远的旁观者尚且被震慑住了那个即将站上听判台的人就更加

    目光落在那个被四面围栏圈住的听判台佩泽一会儿就要站在那里接受审判了。

    观众台陆续坐满了人。

    然而还有人在进入审判庭,抬起头向后方望去,荣贵这才发现听众台的上面竟然还有两层!一层是记者,各种专业的摄影仪已经支起来了,所有记者严阵以待,比荣贵之前见过的记者可要严肃的多!

    而在记者们的上一层

    看到正在入座的人时,荣贵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竟是好些白袍人!

    还不是普通的白袍,而是外面披着镶红边外褂的白袍人!荣贵见过两个这样穿着的人被其他人簇拥着的样子,心里知道这样的穿着大概是属于大人物的,而现在

    那些在他看来很厉害的白袍人如今也是个引路人的角色,好些这样的白袍人小心翼翼的引着路,簇拥着后面的人进来了。

    直到那人入座,其他白袍人才敢坐下,而也只有等到这个时候,荣贵才看到了被那些人的簇拥挡住的神秘人的模样:

    那是一个穿着红袍子的人。

    虽然款式和其他白袍人一般无二,然而他的袍子确实是红色的。

    拥有一头灿烂到近乎银色的金色长发和一双淡色的眼眸,他坐下的时候,羽翼微微张开了一下,那个瞬间,荣贵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天使

    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那名那名“天使”,荣贵就这么梗着脖子呆在原地了,大概是他的视线太过明显了,那名“天使”竟然朝他的方向看过来了。

    被捉个正着,荣贵整个机器人都僵住了,他以为对方应该不高兴的,然而

    近乎透明的眼眸如水一般看向他,那人微微一笑,下一秒,竟是抬起手轻轻向他摇了摇手。

    大门外的光从他的身后射出来,那一刻,对方的翅膀宛如金色,而那只手竟像是透明的一样。

    嘴巴都微微张开了,那个瞬间,荣贵只觉得自己脑中一片空白,反射性的,他也朝对方呆呆笑了,然后轻轻挥了挥小手掌。

    “天使”收回手掌,又对他笑了笑,将视线移开,荣贵看到他陆续又朝其他的方向挥手了。

    其他人的反应完全没有比他好多少,原本肃静的审判庭内竟是由于大家争先恐后向对方挥手而小小喧闹了一阵子。

    普通人就是挥手,表现和荣贵差不多,而那些穿着白袍的学生还有教会工作人员的礼仪则是正式的多,他们站起来,一片一片的,安静的向对方回了一个简单却极为尊重的礼。

    一群人同时行礼的庄重感是极为惊人的,一时间,庭内竟是更加喧杂了一些,然后,那名红袍“天使”慢慢伸出了左手,手掌几不可查地向下压了压而已,瞬间

    先是教会的白袍们礼毕坐回原本的座位上去了,紧接着,其他的人也坐回去了。

    庭内瞬间再度恢复了原本的肃静。

    荣贵是捂着胸口回过身子去的。

    “可真厉害”过了好久,他才小小声的叹了一口气儿。

    能被那么多人看起来很厉害的人簇拥在中间,那个人肯定是个大人物,然而大人物荣贵自认为也见过一些,萨丹师母啦珊瑚城的市长啦还有电视里的,他可是每天看电视哩

    然而没有一个人,让他有今天的感觉。

    呃

    怎么说呢

    刚刚的那个瞬间,他确实感受到“权力”的压力了没错,可是,在那之外,他总觉得还有某种东西带来的压力,比权力还要大

    “信仰的力量。”荣贵想说的东西是什么,连他自己都说不明白,然而小梅就想看到他脑中想的东西了一般,把他自己都想不懂的东西径直说出来了。

    “红衣主教德巴隆。”小梅又道。

    “哎?”

    “那个人的名字。”

    这一回,荣贵秒懂了。

    难怪这么玄乎,果然是神棍啊点点头,荣贵觉得自己的感觉果然还是挺正确的。

    拍拍胸口,觉得并不存在的小心肝不再乱跳了,荣贵这才回过头去,此时的红袍人已经收回了视线,周围有两名白袍正压低身子站在他旁边,低声和他说着什么,仔细听着,红袍人的表情被那两人挡住了,荣贵看不清楚了。

    不过在那个德巴隆身后,荣贵却看到了一张很年轻的脸,仔细看,还有点眼熟

    荣贵拉了拉小梅的胳膊,示意他尽量不引人注目的回头向上看:“那个人不是开学的时候,从那什么教会学院过来游说你转学的人吗?”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没记住对方学院的名字,可是对方那天的表现极不正常,到底让荣贵对他记忆深刻,顺便记住了他的脸。

    布林加力转过头看到对方脸庞的瞬间,对方的名字浮现在小梅的脑海中。

    “对哦那个人就是什么教会学院的嘛和这些人在一起再正常不过了。”不等小梅解释,荣贵已经自行把布林加力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找好了。

    于是小梅的嘴唇就继续抿着,淡淡的看了布林加力一眼,视线从德巴隆的头顶上滑过,又滑过其他眼熟的人,他的视线落在了德巴隆一行人的隔壁。

    身上的衣服明显不是教会的款式,那些人身上穿的是普通款式的衣服。

    只有款式普通而已,衣着考究,气势逼人,身上少了宗教的力量,这些人身上表现出来的气势就是全然的“权力的力量”。

    虽然座位之间的间隙是完全一样的,两拨人也是挨在一起入座的,然而两拨人泾渭分明,就像有一面无形的墙将他们个离开了一样。

    荣贵不明白的的事情,小梅却是心里一清二楚的:高高坐在听众席最顶层、居高临下俯视听众席甚至审判席的这一层的两拨人,就是此次审判较量的势力双方了。

    德巴隆代表的教会势力,确切的说是东恒光教的势力,以及另一拨人代表的普通星城主的势力。

    只不过,这一次出现在这里的人居然是德巴隆,这是他一开始没有想到的。

    以及此时此刻代替自己站在了德巴隆的身后,布林加力

    小梅静静的注视着前方的审判台,第三层的大门无声无息的关上了,最后一缕自然光线消失在庭内的时候,审判庭内的灯光齐开。

    “请诸位肃静,佩泽案的第一次开庭审理,即将开始”

    一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站在了听众台前,就在他宣布这句话没多久,先是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从两侧鱼贯而入,紧接着,十三位衣着各异、样貌各异的人也从两侧进来了。

    士兵守卫于庭上,而那十三人则入座于审判台后的椅子内。

    “那些是陪审团的人。”知道荣贵不懂,小梅轻轻和他解释道。

    荣贵点点头。

    然后,就在十三名陪审团员入座之后,三位穿着肃穆制服的人从左侧出现了,最前方的人领头,他们走到审判台的高台上,然后按照顺序依次入座。

    两女一男,一男一女坐于两侧,正中间的是一位看起来就很有些年纪的白发女士,脸上的皱纹极深,两道深深的法令纹又冷又硬的从她下抿的嘴唇旁划下。

    光看长相就是极有威严、极有性格的人。

    坐在她两侧的人稍微年轻一些,然而两人的表情同样严肃。

    这一回,不用小梅解释荣贵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这三位,一定就是本次审判的审判员,也就是法官了。

    审判庭内安安静静。

    直到正中央的女士环顾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隐于审判台内侧的钟表。从怀里掏出一把精致的法槌,她将法槌在审判台上轻轻敲击了一下。

    “佩泽案,第一次庭审,现在开庭。”

    “将佩泽带上来。”

    冰冷的话从两片薄唇中吐出,下一刻,右侧的一扇小门又开了,有脚步声从那边传过来。

    两种脚步声,一种脚步声明显不止一人,脚步规律有力,一听就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专业人士才能发出的声音,而另一种则拖拖拉拉,虚软无力。

    佩泽

    荣贵的眼睛微微瞪大了。

    即将见到佩泽这件事让他忽然有点紧张,他握紧了拳头。

    他只是握紧拳头而已,而周围不少听众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站起来了:

    “佩泽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混蛋!”

    此起彼伏着,周围陆陆续续传来了骂声。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敲击声,居中的女士又用法槌在台上敲了一下:

    “请保持肃静。”

    她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成分在内,只是冰冷。

    之前站起来骂人的人陆续坐了回去,就在这个功夫,门内已经出现了三人。

    两名护卫,中间驾着的、穿着囚服的男人正是佩泽。

    和人们想象中恶贯满盈的大坏蛋完全不同,佩泽是一名个子瘦高的男子,他看起来确实憔悴,然而却不到憔悴不堪的地步,他的头发、面容甚至囚服都非常整洁。

    抬起头,他的目光甚至是平静无波的。

    “请上听判台。”女法官冰冷的声音再起。

    也不反抗,甚至自己主动先往那边走了两步,佩泽很快在护卫的护送下被送上了听判台。

    “本次审判对象已就位,法官已就位,陪审团已就位,证人团已就位,旁听民众已就位,审判条件已满足,现在开始按流程审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