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9章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荣贵正在帮珀玛装灯泡。

    让糖人街在永昼中独享黑暗的秘诀就是珀玛的台灯啦呃其实是灯泡艾伦爷爷果然早在“上天”之前就想好了,找珀玛订购了一大批灯泡,还友情建议珀玛多制造一些,现在看来,这个建议果然十分有预见性:珀玛带过来的灯泡已经卖到脱销啦!

    “珀玛你真是厉害!”虽然手不算巧,不过这里的打包就是将灯泡安装在指定的灯上这点小活儿荣贵还是做得来的。

    “也不是我厉害而是艾伦先生有生意头脑,他什么都提前计划好了。”一本电纸书放在地面上珀玛一边将荣贵安装好灯泡的灯打包进箱子,贴好邮寄地址视线间或落在地上的书上。

    即使在做生意他仍然在看书。

    如果是其他人,这时候大概会觉得这样不好吧?

    看书的时候就是看书,工作的时候就是工作,玩耍的时间就要玩耍一心多用什么也做不好的。

    然而荣贵却能联想起珀玛小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人还小小的珀玛大概也是这样一边帮爸爸的忙一边抽空蹲着看书吧?

    不知道是不是珀玛开了这个头儿的缘故这些小家伙也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一边干活一边时不时考个学习上的问题,虽然可能外人看了觉得“不专心”,然而荣贵却知道他们有多珍惜这短短的学习时间。

    “我原来发明这个,只是想着星狱里的大家大概需要这个。”将视线从书上移开,珀玛用光影打印笔在封箱带上一照,一个完整的地址就被印在了箱子正面,他随即将包装完毕的箱子搬到身后其他已经打包好的箱子上去。

    “不过仔细想想,天空城大概才是这种灯泡的主要受众,虽然每天黑着不太好,可是每天这么亮着也不太好啊。”

    说着,一向爽朗的青年忍不住抓了抓头发,低声对荣贵道:“其实前几天过来的时候我挺激动的,毕竟第一次来到传说中永昼的地方嘛每天就盯着外面的天空和光亮看,眼睛疼戴着墨镜也要看,甚至晚上睡觉也不拉窗帘,坚持要在光明普照的地方睡觉的。”

    珀玛尴尬的笑了笑:“结果三天我就受不了了。”

    说着,珀玛的视线落在身后密密麻麻的“订单”包裹上,很快的,视线前移滑向窗外刺眼的阳光

    “来到这里之后,偶尔,只是偶尔我会想,这里就是一个永恒的星狱,一个异常大,永远没有释放日期的星狱”

    这句话他说的极轻。

    轻到只有荣贵还有刚刚进来的小梅听到了。

    看着盯着窗外出神的青年和小机器人,小梅停顿了片刻,半晌用声音唤回了两个人的注意力:

    “审判庭将于三日后正式开庭,邀请函和车票已经收到了,我们也要准备动身出发了。”

    案件涉及对象遍布地下城与天空城,牵扯到的人数超过六位数,这已然是天空城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大案。

    表面看这只是一起星狱长滥用私权造成的可怕案件,然而稍微有点眼力的人就能看出来,这起案件是两股势力的博弈现场。

    佩泽背后的势力,以及与佩泽背后势力对立的势力。

    所以这个案件必须要搞大,不是很大的案件都要搞大,何况,这起案件原本就是一起震惊全塔的案件。

    审判庭早在荣贵与小梅前往天空城之前便已经确定好位置:一级星庭法拉弗星庭。

    这颗星庭就在东部星狱,位于珊瑚城的东北部,乘坐陆行器前往的话,大概要开一天一夜,这里没有运用任何空间折点技术,亦无空间折叠技术,一切都以安全与坚固为首要条件,法拉费舍尔只能通过一天一次的陆行器到达。

    购买前往法拉弗星庭陆行器的票亦需要严格的条件,法拉弗星庭开出的邀请函是必不可少的要求,普通人连购买车票的链接都看不到的。

    作为佩泽案的亲历者兼“证据”持有人,小梅和荣贵得到了两张车票,艾伦等人更不用说,他们是同时收到车票的。

    “艾伦爷爷他们的票是明天的,比我们还要提前一天,我们搭乘的并不是一辆飞行器。”将车票信息扫入两人的居留证,小梅一边对荣贵解释道,一边对珀玛道:“你的票应该也到了,现在最好去和艾伦爷爷确认一下电子票信息,如果也是明天的票,现在应该整理一下行李了。”

    珀玛就把头转回来,看了看屋子里大大小小的箱子,他拍拍手站起来:“我又有什么行李要整理呢?不过这些包裹倒是要抓紧时间寄出去了,这一去还不知道要待多久,不能耽误顾客使用。”

    “倒是你们俩,家里应该要安排一下吧?”

    点点头,小梅就拉着荣贵告辞离开了。

    第二天,之前送艾伦爷爷等人过来的巨大陆行器果然又开了过来,珊瑚城没有直达法拉弗的路线,他们要先去更大的港口启程才行。

    阿鲁法教授和萨丹先生是没有收到邀请函的,然而作为法律方面的专家,阿鲁法教授表示他可以通过私人渠道试试看弄一下旁听邀请函,在此之前,他和萨丹会帮徒弟看好家,每天按时喂养小黄。

    就这样,证人团先出发,小梅和荣贵晚一天出发,他们先后踏上了前往法拉弗的道路。

    一路纯白色。

    通往法拉弗的道路是纯白色的,就像在光中行走一般。

    一路平静无波,一天一夜之后,他们在开庭日当天的早晨准时抵达了法拉弗。

    混沌历355年1月23日10点整,法拉弗星庭的大门完全敞开,所有被邀请人开始陆续通过大门进入法庭,无人被允许乘坐任何代步工具,所有人必须步行进入。

    于是荣贵看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呃其实和他还是有点不太一样的了,大部分被邀请人都是天空城居民,背后的翅膀就可以看出来。

    什么发色肤色都有,由于从哪里来的人都有,荣贵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天空城人,荣贵注意到,被邀请人里甚至还有几个个子特别矮的,是天生矮,简直就像玛丽他们一样。

    天空城也有矮人!

    荣贵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的向小梅的方向看去,却发现小梅的视线落在更远处、正往门口走来的一行人身上

    穿着整齐划一的白色长袍,背后有翼,那是穿着统一制服的人年纪并不大,看起来只是一群孩子,大概是学生吧?那些白色的袍子是制服?

    荣贵不太确定的想。

    不过这些孩子看起来又不像普通的学生,不止制服,他们就连气质都高度统一,怎么说呢

    来天空城之前,荣贵对于天空城的印象只有宣传片里的形象,再有就是在星狱或者直接或者间接知道的天空城人了。

    那些人很高傲。

    不过实际上来到天空城之后,他还没碰到过那样的天空城人,即使是萨丹师母有钱有权还有颜!妥妥的人生赢家啊!事实上师母也确实长得高冷。

    不过只有长相高冷而已,实际接触下来,师母还是很和蔼的。

    可以说,荣贵第一次感受到天空城人的高傲,还真的是这一刻,从那些穿着白袍正往这边走来的孩子们身上。

    明明脸上的表情算不上冰冷,好些人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容,然而荣贵总觉得那些人不太和气。

    无意识中,他将自己往小梅的身后怂了怂。

    “是教会学校的学生,应该是过来旁听的。”小梅发现了他这个动作,低下头,还对他解释了一下。

    “教会?”荣贵不解的抬起头来看了看。

    “嗯。”只是轻轻应了一声而已,小梅并没有继续说。

    就在两人这样一问一答之间,那些穿着白袍的教会生便鱼贯从两人面前经过了。

    行走间白袍翻飞,少年们还在发育期的身姿挺拔而矫健,明显接受过严格的仪态训练,这些少年们行走的样子不得不说是好看的,只是看起来高冷。

    行走间,有个男孩子不小心碰到了荣贵一下,对方非常有礼貌的对荣贵说了一声对不起,还停下来查看荣贵的情况,那是个一头金发的好看男孩子,个子不算高,只到小梅的肩膀而已,身材纤细,用院长的话来说:细条条的,就像根豆芽儿

    不过却实在是根好看的豆芽儿。

    而且总觉得对方的声音有点耳熟。

    耳熟又陌生,奇怪,怎么会这样呢?自己对声音的记忆明明很好的,按理说熟悉就是熟悉,陌生就是陌生,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大概是荣贵发呆的样子让对方误会他真的被撞出好歹了,对方颦起好看的眉毛,又盯着荣贵看了看。

    “没、没什么的,我一点事儿也没有,你赶紧走吧,同伴在等你哩”还是荣贵发现自己又走神了,及时刹车,他赶紧对对方摆摆手。

    他说的是真的:前面那些穿白袍的学生当真都停了下来,就为这一个脱队停下来查看他情况的少年。

    看来,他要收回之前的评价了,这些孩子们虽然看着冷漠,不过其实内部很团结,还很有同学爱哩

    连最后面的同学都看顾好、会等待,真是一群好同学啊!

    对方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确认他真的无事,这才微微一笑,挥挥手,继续前行了。

    直到他归队,他的队伍才重新前行起来。

    “看着高冷,不过同学关系很好哩本来我看那个孩子那么矮,孤零零缀在最后一排,还想着他是被排挤的呢”荣贵对小梅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小梅就瞅了瞅他,然后慢吞吞道:“其实,在教会学校一直有个传统,一个群体中,地位最高的人一向站在最后一排的最左边”

    荣贵歪歪头,往前看看即将消失的白袍人长队:呃那个豆芽儿站的位置似乎正是最后一排的最左边儿呢

    “每个星城应该都有人被选为旁听者,其中也有不少是法律专业的学生,只不过,大部分旁听者和我们一样,独自前来,独自进入,只有教会不同。”

    “他们每到一个地方一定会集合起来,无论是教会学校的学生也好,还是教会的在职人员,按照位置高低排列好,然后统一行动。”

    “即使来自不同的地方,即使原本互不相识,然而他们依靠阶级行事,到哪里都是成群结队的。”

    小梅又轻声说了一点关于教会的事。

    荣贵就点点头:“大概是他们服装统一的缘故吧?”

    小梅低下头看看他。

    “我们普通人各穿各的衣裳,哪里看得出谁和谁是来自一个地方的哦那些教会的人就不一样了,制服样式很统一啊扎堆很容易的。”

    静静地,小梅微微弯了弯嘴唇:“没错,就是这样。”

    紧接着,在白袍的教会学校学生集体经过之后,又有一群白袍人过来,不过这一次的白袍人身上的白袍明显与之前孩子们身上的白袍不同,年纪也不一样,他们的年纪更大一些,小梅说,他们是教会的工作人员了。

    再到后来,荣贵甚至看到了两个衣着更华丽的白袍人,在白色的袍子外,他们还加了一层镶有红边的外褂。

    那装扮实在很好看,荣贵这才多看了几眼。

    周围其他的白袍人对这两个白袍人的态度也格外恭敬,这也就算了,倒是周围的普通人有不少人有点兴奋的朝他们的方向看了过去,好些原本走在他们前面的人还主动给他们让了路。

    呃是大人物吗?荣贵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这个问题。

    不过即使是大人物,如今也只能和普通人一样步行进入法拉弗星庭,远远缀在队伍的尾巴,荣贵和小梅慢慢进入了星庭大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