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7章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学者的世界真是好厉害”厨房里阿鲁法教授的“演讲”内容实在太震撼了以至于荣贵擦洗完毕,躺在被窝里了脑子里还满是阿鲁法教授讲话的内容。

    跟随阿鲁法教授的话,想象力贫瘠如他,仿佛也顺着基因链穿越到永恒之塔外界的光带之中,然后又在恒光之中穿梭回溯,抵达了一个他完全难以想象的世界!

    “龙的血脉什么的,可以变身什么的小梅你们原来祖先的血统原来这么厉害啊!”眼睛亮晶晶的,荣贵转头看向旁边的小梅了。

    和荣贵之前的姿势完全一样小梅的双手也正抓在被子边缘,睁着双眼看向天花板。

    他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从荣贵开始用机油涂脚丫子到涂完脚丫子爬上床为止,小梅一直是这个姿势。

    难得他没有过来帮忙,他像是陷入了沉思。

    歪着小脑袋荣贵直勾勾的盯了小梅的侧颜,盯了许久,小梅才慢慢侧过身子正面身子朝向荣贵的方向,天空一般的眼眸同时安静的对上荣贵的黑眼睛,他没有立即说话,而是静静地和荣贵四目相对了一会儿。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荣贵以为小梅会继续这样一动不动保持这个姿势看着自己的时候荣贵注意到小梅背后的小翅膀忽然微微动了。

    一开始只是翅膀尖的羽毛轻微颤动而已紧接着,那些翅膀尖部的羽毛一根一根舒展开来,小梅张开了整面右翅,小梅随即用左臂撑住床铺坐了起来,然后,他的左翼也舒展开,一根根羽毛箭一般,在他身后划出两面极优美的弧度。

    在荣贵的注视下,小梅开始缓慢的扇起两片羽翼,一开始极慢,然后越来越快,卧室里起了一阵小风。

    黄色的灯光下,白色的床铺,背后还有同色的隔光窗帘,在小梅翅膀制造的风的吹动下,窗帘微微掀动着,外面的阳光便一缕一缕的照射进来。

    而小梅就在一切的正中央,蜷坐在洁白的床铺中间,小梅慢慢转过头看向自己肩后的翅膀,翅膀用力张开,他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一根羽毛。

    荣贵依稀记起来,似乎这还是小梅第一次主动碰触自己的翅膀。

    虽然是由于这对翅膀来到天空城的,然而小梅对自己的翅膀毫不在意,每天的清洁保养都是荣贵在做,每天凭荣贵的心情打扮,小梅对于自己的翅膀被荣贵搞成什么样子都不在意。

    这一次,好像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回过头去,看一眼这两片长在他背上的羽翼。

    看到小梅难得对自己的翅膀感兴趣,荣贵赶紧一咕噜爬起来,从床边把一旁的穿衣镜推过来,就推到小梅的背后,角度调整好,这样一来,小梅回过头就刚好可以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背后的翅膀了。

    小梅仔细打量了自己的翅膀,为了看得更加仔细,他还把上衣脱了。

    每天定时锻炼,科学的运动计划加上健康的饮食,小梅现在的身材相当不错,已经是青年体魄的肩膀宽而平,双臂举起脱衣的时候,肱二头肌微微隆起,和脊背的曲线绵延成一条隆起的山脊,这道山脊在接近臀部的位置又深深凹陷下去,构成了一道完美的曲线。

    虽然每天生活在一起,可是小梅向来保守,极少**示人,所以像现在这个样子,荣贵还是第一次见,这场面和小梅平时给人的感觉差别太大,男生之间嘛,打个赤膊是常有的事,按理说不应该意外,只是小梅给人的感觉向来禁欲,如今一旦这样,这场面的刺激有点大,荣贵一时竟呆住了。

    直到小梅的翅膀“哗啦”一声,从衣服里挣脱出来,荣贵这才清醒。

    小梅跳下了床。

    仅着一条长裤,他着上半身,羽翼舒展着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许久,许久,半晌才转过脸看向床上的荣贵:

    “原来,这翅膀原本应该那样强大吗?”

    他终于说话了。

    用一种接近叹息的声音。

    “以前,我一直以为这翅膀是人体上完全的废物,只是人们为了满足自己血统的优越感留存在身体上的多余物品,我以为,随着时代的发展,新的进化趋势已经出现了,人们早晚会放弃这个念头,放弃翅膀,甚至放弃自己现有的存在形式”

    说到这里,小梅的嘴巴闭上了。

    曾经,他确实是这样以为的,也以为自己看清了人类未来的路,以身作则,第一个踏了上去

    那是全世界、甚至全宇宙只有他一个人抵达过的地方。

    他站在那里,他知道那里。

    他知道那里就是尽头,看不到一丝未来。

    直到今天,阿鲁法教授说出那番话为止。

    在他的脑海中,那条唯一的、通往黑暗的路忽然多了一个分叉路口。

    就这么忽然多了一条路,一条完全未知的路。

    小梅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到底用什么词形容比较合适。

    然而

    “我想走走看。”毫无先兆的,目视镜中的自己,小梅忽然道。

    “哎?”仍然跪在床上的小机器人被这忽然冒出来的话吓了一跳。

    “那条从来没有走过的路,我想走走看。”小梅却继续道。

    眼睛看着镜子,视线的尽头却不是他自己,亦不是他背后的翅膀,而是在背后床上,露出一脸懵逼表情的小机器人。

    小机器人脑袋上全是问号,仿佛已经实体化了。

    小梅却没有解释的意思。

    他只是转过身来,天蓝色的眼眸直勾勾的对准床上的小机器人,他将刚才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我想走走看。”

    荣贵脑门上的问号仍然没有消失,他甚至不知道小梅具体想要说的是什么。

    然而他却看懂了小梅眼里前所未有的活力。

    就像一团死水忽然有了出口一般,小梅眼睛里的蓝色第一次真正的“活”了。

    这样的小梅忽然鲜活极了,被这样的小梅如此执着的注视着,荣贵只觉得自己被盯得有点头晕目眩起来。

    轻轻压住胸口,按住并不存在的心跳,荣贵赶在自己“晕”过去之前大声对小梅道:“那个,那就走走看呗”

    “就是因为没有走过,走起来才有意思呀!”

    然后,第二天,小梅就向阿鲁法教授同时递交了若干个专业的研究生申请函:

    天体学,永光带大气防御学,生物学,人体生理学

    凡是厨房里阿鲁法教授提到过的专业,他全部提出了申请,他的意图很明显:要按照阿鲁法教授的经历,将这些专业全部学习一遍。

    这些专业很多,如果是普通人申请的话,大家一定会认为他疯了!而阿鲁法教授更会理也不理,直接将他的申请打回去,要他删除几个专业重新申请,而到了小梅这里,阿鲁法教授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愉快的通过了他的申请。

    每个专业最好的学院自然不可能全部都在东部高等学院,相当一部分专业是其他学院的,关于这点,阿鲁法教授亲自出马帮小梅搞定了。

    不过其实也没有费太多力气,他本身就在这些学院有名誉职位,除此之外,小梅联考第一的成绩是所有学院巴不得的。

    只是,他和学院通过小梅的申请容易,至于能否将这么多学科全部学下来,能否应对加倍的作业与考试这些就看小梅自己了。

    一封一封的录取函陆续到位,新的课表与上课地点也随着录取函到了,最近每天晚上小梅就在家认真的做一件事:排课表。

    他给自己选了一条异常繁忙的路,课程太多,即使有阿鲁法教授相帮,他仍然需要自己重新安排一下自己的学习计划。

    认真工作的小梅是安静的,更是迷人的。

    从那个晚上开始,荣贵总觉得小梅开始闪闪发光起来,魅力值骤增!幸好他没有心脏,否则他的心脏肯定每天“砰砰砰砰”,光乱撞了!

    不过

    所谓“没有走过的路”原来是指这些专业吗?

    荣贵自以为懂了小梅那天说的话。

    “抱歉,以后可能不能每天长时间在家和你一起了,课程实在太多了,虽然很多可以通过络上课,不过仍然有一些课程必须亲自前往学院上课。”所有课程排好之后,小梅对荣贵道。

    而且,就算是络课堂,即使不用在路上亲去,然而也是要花费大量时间在络中的。

    荣贵就敬畏的看了小梅密密麻麻的新课程表一眼:“那、那个,不要紧啊”

    “很多课程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啊,你去上课,我可以在外面逛逛嘛”

    荣贵连忙摆摆手,将小梅的课程表复制了一份,荣贵决定将这份“可怕”的课程表复制一份,然后珍藏起来。

    荣贵做这一切的时候,小梅又去忙碌了,课程表制作完了还不够,学期已经开始,他已经落下了许多课程,即使学习能力超群,又有以前的积累,他仍然需要将之前的进度全部看一遍才行。

    看着这样的小梅,荣贵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他一开始还知道伸手把嘴角往下压一下,然而,嘴角越扬角度越大,到了最后,他已经完全压不住了,索性背过身去,他任由自己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看到这样的小梅,荣贵终于放心了。

    不再一味接受自己的意见,不再一切围着自己转,不再麻木的像个旁观者

    小梅终于有了自己的追求!

    曾经的小梅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三无”,他是那样的厉害!那样的能干!然而世界在他眼中仿佛不存在一般,没有任何喜好,小梅仿佛只是麻木的度过每一天。

    他几乎是强迫性的把自己的爱好插入了小梅的生活。

    强迫小梅按摩两个人的身体,强迫小梅和自己一起“进城”

    然后小梅就稍稍有点“活气”了。

    为了荣贵想进城需要的积分,他们去了鄂尼城

    为了荣贵新身体的材料,他们去了叶德罕

    为了荣贵的高级营养液,他们去了西西罗

    虽然,这一个个城市是小梅查询好决定去的,然而中心目的始终是荣贵。

    小梅给自己做的事情,只是在荣贵强烈的要求下“顺便的”,他从未主动为自己要求过什么,他的生活重心仍然是荣贵。

    这让荣贵很高兴的同时,更是惶恐。

    直到昨天。

    小梅终于有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

    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然而荣贵知道:小梅的身体里,另一个小梅,真正的小梅,活过来了。

    小梅的时间,终于开始转动了!

    “努力学习的空档,仍然不要忘记腹肌的训练哟”将小梅的课程表又打印了一份出来,荣贵在课程表的最上面写了这样一句话,最后还画了一个笑眯眯的表情。

    一如他现在的心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