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6章 第二百六十六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每天只出去玩半天半天做事,晚上统一由大孩子带着学习几小时即使来到了天空城,这些孩子们的生活依旧规律。

    他们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种菜还有糊灯笼一只一只的灯笼从孩子们的小手里摆出来装进旁边的大纸箱里如今已经装了好些个满满的纸箱。

    作料本来长不了那么快的,不过有小梅在在小梅牌强力化肥的帮助下一些容易熟的菜已经熟了一轮,这些菜被小心翼翼的保存了下来。

    开店的准备主要是大人们在做,艾伦爷爷大概考虑已久早在过来之前就在家做了好些容易拼装使用的店铺用品,厨具炊具什么也都是从地下城老家里带过来的。有地方就好说把这些东西搬过去简单的弄一下,店铺的雏形就出来了。

    “想开传统饭店自然颇费功夫,光是木雕就要精雕细琢不过我们只是为了在这里做生意,让大家尝尝看我们老家的美食而已重要的是气氛和热闹铺面华丽不华丽倒不重要。”这是艾伦爷爷的原话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一个个简单的小铺子支起来了,孩子们便成群结队的出来,大人们调好线,孩子们就攀着梯子去挂灯笼。

    这种事情他们是干惯了的,他们自己没觉得什么不对,反倒是珊瑚城的志愿者爷爷奶奶们吓得不得了,他们纷纷劝阻了这些孩子,表示“这种登高的活儿还是让他们来吧”,不过挂灯笼这种活儿看着简单实际上却不那么简单,最后反而是有个主动提出帮忙的志愿者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下来了。

    好在摔得不重,他的翅膀扇了扇,稳住平衡了。

    呃这个摔了一跤的志愿者不是别人,就是阿鲁法教授了。

    荣贵:

    他这个时候才知道:阿鲁法教授似乎运动神经不太发达

    而孩子们也是趁这个时候终于确认:唉哟?那对漂亮的小翅膀果然飞不起来啊?

    这些在极端封闭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天生有一双擅长观察的眼睛,发现问题也轻易不询问,而是多观察一段时间,直到确定那确实是一个固定问题、再遇到合适可靠的人,才会询问。

    于是,当天晚上,他们就拿这个问题偷偷问荣贵了。

    荣贵:囧!!!!!

    在珊瑚城居住了这么长时间,他他他他他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问题!!!

    如果不是孩子们的提醒,他、他他他还真的没有发现这里的人是不会飞的!!!!

    这捉急的观察力

    r

    用小梅的话说:荣贵这次的反应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清醒后四十分零五十九秒才想起来询问自己在哪儿那一次还要慢好多了。

    没错,荣贵是谁啊他是不懂就问小梅的人啊!被提问这个问题之后,他立刻在厨房找到正在做饭的小梅,一把抓住小梅的翅膀,一脸捉急的询问“小梅你能不能飞”去了。

    呃大伙儿都知道,在这个地界儿,翅膀是个颇为的部位来着

    而荣贵现在手里就正紧紧抓着这个的部位,厨房里,除了小梅以外,还有阿鲁法教授,萨丹师母,艾伦爷爷,珀玛,以及跟在荣贵屁股后面一窝蜂跑进来的一群小朋友。

    小梅:

    他也是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对荣贵提过翅膀的代表意义这一类的事儿来着。

    不过小梅就是小梅,即使大庭广众之下被用力抚摸翅膀也并不捉急,调低灶台上的火,他低下头,微微抖动了一下翅膀尖

    然后一脸正色的回答起问题来了:

    “不能飞。”

    “哎?是残疾还是”荣贵顿时有点慌了。反正现场也没外人,他索性直接问了。

    “应该是所有人都不能飞,翅膀有感觉,也可以展开收拢,特殊情况辅助一下保持平衡是可以的,然而想要飞起来,翅膀的力量太弱了。”小梅说着,还舒展了一下翅膀给荣贵以及他身后的孩子们看:“看,这么小的翅膀,想要负担起正常成年人的身高体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电视上不是能飞吗?”荣贵想起在叶德罕时看过的天空城宣传片儿了!

    翅膀能飞,这可是有证据的!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拍的宣传片,大概五百年前,那一代出生的人的翅膀还是飞得起来的。叶德罕的位置较深,消息闭塞,宣传片也一直没有更换”三言两语,小梅就把这个问题也给他解释完毕了。

    “那那不就是装饰品吗?”荣贵目瞪口呆。

    他这么问,小梅居然真的点头了:“在我看来,它就是装饰品。”

    “长翅膀后躺在床上不如以前舒服,虽然有专门的床品,不过还是不如原本没有翅膀的脊背。”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小梅这么一说,荣贵立刻跑题了:“现在用的床不舒服我们就赶紧换啊!”

    “师父师母你俩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床?睡觉的时候翅膀舒服不?”

    他还找阿鲁法教授取经了。

    阿鲁法教授:

    萨丹师母:

    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的事实就这么被徒弟一嘴捅破了。

    好吧,虽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知道,还是还是有点小羞涩哟

    不过阿鲁法教授毕竟是“教授”嘛

    “床回头我帮你们订一张。”只羞涩了一下,阿鲁法随即认真道:“能想到这个问题很好。”

    “最怕的就是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久而久之,认为飞不起来是正常,如今的天空城就有这个趋势。”

    “很少人去思考自己的翅膀为什么无法飞翔,翅膀只代表了可以让人天生生活在天空城的血脉,闲着没事,还研究各种妆点翅膀的方式,而随着翅膀被越妆点越华丽,忽略这个问题的人就越来越多”

    阿鲁法说着,也抖了抖自己背后的翅膀:“今天被你们发现了,我的运动神经并不好。”

    “从小不擅长运动,比起其他孩子,我就有更多时间去思考。”

    “看到其他孩子使用梯子攀登的时候,我就想,他们为什么不用翅膀呢?”

    “看到人们乘坐飞行器上天的时候,我想,他们为什么不用翅膀飞上去?”

    “这个问题,我一直到现在还在思考。”

    他说这段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视线依次在孩子们的小脸上,荣贵脸上,还有小梅脸上滑过。

    和之前的表情稍有不同,小梅现在看起来像是正在思考。

    嘴角微微翘起来,阿鲁法的声音变得更和缓,他继续道:“大概是从小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吧,所以我陆续对各种科学感兴趣,好在老天爷对我不赖,他给了我可以理解这些知识的大脑,以及可以将这些知识全部融会贯通记住,从而更好思考的大脑。”

    “我学习了天体学,学习了永光带大气防御学之所以学这些只是想要弄懂人们无法使用翅膀的理由是不是在大气层之外,是否那里的空气、温度还有光害限制了人类的飞翔高度”

    “我学习了生物学,人体生理学,基因学,医学想从生理学角度研究人类翅膀无法飞翔的秘密。”

    “在这些研究中,我确定了人类的翅膀确实无法飞翔了,非但如此,而且这种情况还在恶化。”

    阿鲁法不笑了。

    “这是否意味着人类在退化?”

    “抑或是进化?”

    “只能在人类历史中存在短短一段时间的我,现在没有办法弄懂这个问题。”

    “不过,即使知道了这些,我最初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答。”

    “最后还是在对历史学的研究中,我依稀明白了一些。”

    “早在我们的先人进入用光带之前,早在更早的年代,早在更早更早、几乎已经被我们认为只属于神话故事传说的年代,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过非常不可思议的进化时代!”

    阿鲁法的眼睛亮晶晶了起来,语气也不由自主的提高,语速微微加快:

    “那是一个我们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的年代!”

    “他们、他们竟然是能够改变自己的存在形态!”

    “原始的姿态,以及和我们现在的形式一样的形态,这种进化形式我至今还没有完全研究透彻,不过在我看来,这种模式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繁殖。”

    “就像我们现在一样,人类的任何进化都是为了延续与繁衍,否则最终必然会走向倒退”

    “在现存人类的基因中,我观察到不少非常奇妙的基因残本!由于我从小生活在天空城,所以我对天空城居民的基因研究相对多一些。”

    “非常难以置信,存在于我们体内,让我们的身体比其他人更加强壮、让我们可以居住在天空城的基因,很有可能来自一种名叫龙的生物!”

    “如果神话里说的事情属实的话,我们的祖先应该是多么强大啊!”

    “强大到可以单体毁灭一座城池的力量!”

    “这是一种让人兴奋到颤抖的强大!”

    “几乎有理由相信,我们几乎就是太强大了,最终才会招徕这样一场灾难,绝大多数人类灭亡,少数人躲入塔内,在永光带漫无目的的漂流”

    “然而即使那样,曾经的那个年代!是多么令人向往啊!”

    阿鲁法教授的眼中几乎放出光来!

    “我之所以对阿贵生活的那个年代那么在意,就是因为阿贵所在的那个年代,曾经大幅的提到过龙这种生物。”

    说着,阿鲁法教授亮晶晶的目光落在了荣贵脸上。

    他的眼神是那样明亮,以至于荣贵觉得阿鲁法教授眼中的自己都闪耀起来了。

    啊多么不可思议啊

    对于阿鲁法教授提到的事情,荣贵完全想象不到,然而这不影响他将这件事理解为一件非常厉害,厉害到可以影响全人类的事情。

    不止他,这个房间里,所有听到阿鲁法教授话的人都和他一样。

    人人神往,虽然身体在这里,然而神魂却到达阿鲁法教授口中描述的那个时代去了。

    只有萨丹师母,一向冷冰冰的眼神只有在注视着阿鲁法教授的时候才会温和下来。

    此时,看着这样神采飞扬的教授,他的目光更加柔和了。

    “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个时代的遗物。”

    “我们每个人体内都可能藏有珍贵的、足以解密那个时代的基因样本。”

    “任何抛弃自己,使用代替品的行为都是对这种珍贵遗物的彻底破坏。”

    “无论是天空城,还是地下城。”

    “我们从一个起源而来,我有一种预感,这个秘密时代的还原,离不开地下城居民的样本奉献。”

    “甚至,我还有一种预感,离开永光带,在真正的星球上开展人类新的历史,亦离不开天空城和地下城的融合与合作。”

    “我们从一个时间而来,经历了漫长的分离之后,大概要重新聚合在一起。”

    “这样,我们才能一起,走向新的时代。”

    如此惊人的话,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一座小星城的小厨房里。

    听到的人不多,然而每一个听到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与思考。

    尤其是小梅。

    荣贵懵懂的抬头看向小梅,虽然外表看不出来,然而他本能的知道,在所有人里,小梅是最惊讶的。

    小梅,被阿鲁法教授的话,深深地震撼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