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4章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正由于知道了远方朋友们的消息而感动的时候楼下记者们正在自由采访。

    说是“自由”采访,不过只能拍照而已不可以提问不可以伺机接近证人,任何违规行为都有可能涉及“诱导证人提前泄露机密”嫌疑

    可真是憋屈极了的“自由采访”!

    记者们过去的时候孩子们已经五个一组被引入了自己未来的房间里没法提问,记者们就只能隔着一段距离拍拍拍,将孩子们的一举一动都用相机记录下来。

    不过随着一路跟随,他们还真的发现了一些东西。

    这些来自地下城的孩子和他们想象中还真的完全不一样!

    在天空城人最遥远的记忆中,最初之所以会有人转移到地下城居住,是因为他们的身体适应不了永光带的生活,主动逼入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人们对于这些“移民”的印象是“溃烂的皮肤”、“畸形的身躯”、“惶恐的眼神”等等等等,总之都很糟糕就是了。

    最初的偏见在最初的分离时刻便形成了。

    一开始只是身体无法负荷宇宙射线的辐射离开的人离开天空城转去地下,渐渐地,无法跟得上天空城生活节奏的人也离开去了地下、再后来在天空城犯了罪的人逃去了地下弱势的、在天空城一定会被淘汰的人、罪恶的人、笨拙的人、跟不上形势发展的人的集中场所。

    这就是天空城对于地下城的标签了。

    随着时间的发展天空城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天空城和地下城之间的壁垒越来越坚固时间无情的流逝着两边的人们已经分离将近千年久而久之,大家几乎已经遗忘了曾经,他们来自同样一个地方、并且生活在一起

    在这段时间里,确实也有一些地下城的人通过合法方式来到天空城,然而这些人数实在太少,且在人们看来,既然能够上来,“这些人必然是和地下城的人不一样的”,“比起地下城的人,他们原本就应该是天空城的人”。

    可以说,本次千人证人团的到来是地下城和天空城第一次实现如此大规模的人员交流。如果不是想要藉由本次机会给予佩泽身后代表的势力致命一击,相信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毕竟,虽然没有舆论导向,然而地下城在天空城的居民眼中确实是一个很不好的地方。

    居住在一个很不好的地方,里面的人应该也不怎么样。

    这不怪他们,毕竟两边几乎没有互通手段。

    所以,这次证人团的接纳问题就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地方,犯罪者身份的证人也就算了,问题在于这两千多名清白的证人,他们手持临时居住证,按照这枚居住证赋予他们的权力,绝大多数天空城是无法拒绝他们的到来的,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很多天空城市的市长都颇多担忧。

    这些毕竟是地下城的人,万一他们的进驻为城市安全带来什么隐患就不好了

    比如只有地下城才有的疾病,比如犯罪

    可以说,前一段时间,各个天空城的市长都是如临大敌的状态:这两千多证人最后居然全部申请了同一个城市珊瑚城,这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

    所有市长几乎同时松了一口气。

    说句不好听的,就连这些为了挖新闻不惜万里从各个星城赶往这里的记者,他们来之前全都在身上打满了各种疫苗。

    这是一种由于不了解而产生的过于夸大的小心翼翼而已。

    各种疫苗加身的记者们透过镜头观察着这些从神秘地下而来的孩子。

    比起地下还要神秘,他们是诞生在地下城最黑暗地狱的孩子。

    和他们想象中完全不同,这些孩子个个白白净净呃,当然,天生皮肤黑的孩子除外,他们身上的衣服不是崭新的,然而都干干净净,孩子们穿着这衣服活动自如,一看就是穿惯了的,并非为了此次外出而特意准备的新衣服。

    除此之外,他们彼此的关系似乎很好,分配房间的时候丝毫不乱,知道五个人一个房间之后,不用大人说,他们立刻自己按照人数组成了小组,大一点的孩子还知道主动站出来带着小一点的孩子。

    他们安安静静,就连还在襁褓里的小婴儿都不随意哭闹,静静的被大一点的孩子抱在怀里,连安抚奶嘴都不用,他们睁着大眼睛,也不四处张望,只是慢慢的打量着眼前可以看到的一切。

    分配房间的时候更是有秩序,完全没有任何喜好一般,他们是按照次序进房间的,轮到哪间就哪间,完全不像外面这么大的孩子一般,稍有不如意就争斗打闹起来。

    看在大人们眼中,这就是和熊孩子截然不同的“乖巧”。

    大哭不止这种情况是完全不存在的,而吵闹更是没有,五个孩子一个房间,看到餐厅里准备好的饭菜时,他们按照次序进入餐桌,会对为他们准备饭菜的爷爷奶奶说谢谢,大一点的孩子还会主动为长辈布菜,一定要大人吃了自己才吃,这、这这这这实在是太有礼貌了有木有?和想象中地下城的孩子完全不一样啊啊啊?!

    周围包括记者们在内的大人就都被感动啦

    其实,也就这帮天空城的“乡巴佬”不知道而已,换成小梅或者艾伦看到眼前这一幕的话,大概

    只能吧?

    有次序这种事是他们在长期地道生活中养成的习惯,原本就是以小组为单位行动的,长期组队的情况很普遍,临时组建小组也很经常,他们最擅长这个了

    安安静静更是地道生活的基本素质好不好?动不动就大声哭闹的孩子早在进入地道之前就被人发现处理掉了,根本活不到被捡回地道,而吵闹吵闹这种行为最浪费时间和体力,孩子们从不吵闹

    至于吃菜时让长辈先吃就更好理解了:这个是试毒的啊!

    陌生人给的食物绝对不能拿起来就吃,一般情况下都是小一点的孩子试毒,稍有不对劲就吐出来,晕倒了也不怕,大一点的孩子可以立刻带着他们逃走,如今这些给他们饭食的人就在他们眼前,他们当然要“请”对方先吃了。

    这些孩子们出生开始就过着异常谨慎的人生,各种细节已经在他们心中打上了深刻的烙印,终其一生可能也无法被抹去了。

    孩子们很捧场的吃着珊瑚城的爷爷奶奶为他们准备的大餐,虽然没有频频夸赞,然而埋头苦吃的小脸就是最好的赞美。

    只有最小的孩子还裹着襁褓的那种,才有大点的孩子抱着他们喂饭,而且他们完全不像其他的小婴儿,吃一口吐一口,玩着吃饭,喂一口吃一口,看着一群小萝卜头喂着更小的萝卜头的样子,大人们的心简直都要化了。

    两三岁的孩子就自己吃饭了,完全不要大人帮忙的,可能餐具还用不好,不过他们会用小勺子,没法用小勺子的他们就用小爪爪,一口一口吃的很香。

    一个记者经历了让他极为感动的一幕:他其实稍微有点违规了,拍照的时候,距离那些孩子稍微近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他碰到了其中一个孩子的椅子,总之,那个孩子的手没拿稳,手上捧着的“托纳”掉了注:托纳,一种类似面包的食物,那是个只有四五岁左右的孩子,看到托纳掉了,他愣住了。

    记者原本想要给他捡起来的,不过想到不许接触的规定,他就犹豫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孩子跳下来把地上的托纳捡起来了。

    捡起来也就算了,他还拿着托纳看了看后面的记者,他听到了记者肚子里发出的叫声,将手中的托纳一掰两半,自己留了小的一半,他将另一半递向对面的记者。

    “给你吃。”

    来自地下城黑狱的小朋友,友好的和记者分享一块掉在地上的托纳的画面,就这样被旁边一位机灵的记者捕捉到了,小朋友伸出去的小手,记者手足无措的样子非常清晰的被记录在了照片上。

    这张照片最后成了天空城最火爆的头条照片!

    那位记者最后还从采访人的人变成了被采访的人,好多同行纷纷过来采访他当时的感受,这张照片也成了记载一段历史的珍贵照片。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天,这张照片还被权威学者判定为“代表天空城和地下城终于开始互通有无的起点的照片”。

    当然,这是很久以后才会发生的事了,而现在,这个孩子在递完托纳之后就开始吃起来,而他对面的记者手忙脚乱的接过托纳,不知道做什么的情况下,他也吃起了托纳。

    掉在地上的托纳、还是小孩子啃过的托纳他吃起来居然觉得很香!

    有了这两个人共享一个托纳作为开端,其他的小孩子也主动将自己桌上的食物分给周围还饿着肚子拍照片的记者了,一时间,好多记者纷纷放下摄像器,接过孩子们递过来的各种珊瑚城特色美食,大家愉快的共度了一段非常美妙的午餐时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