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5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萨丹出马荣贵即使是新人然而拿到的代言合同上的条款却绝对不是新人待遇!

    虽然价码是新人级别,然而没有一条不利于他日后发展的条约!

    况且他的合约是通过萨丹和费罗伊签订的费罗伊并没有拿到他本人的任何真实信息,荣贵的身份对于外界来说仍然是完全神秘的在萨丹的要求下,未来所有的硬照将全部在线上拍摄。

    知道能当一个品牌的代言人还是他自己经常光顾的牌子的代言人荣贵激动坏了!

    他甚至连代言费是多少都没看,光是知道自己被选中当代言人荣贵就已经高兴到不行了:天知道他之前、在以前还有荣福的那个时代,确实有为一些品牌拍过照片、里面也确实有一些很有名的牌子没错,然而能为这些牌子拍照对他来说就是很好的机会了,人家就是找个漂亮的花瓶、然后按张付钱而已代言人什么的完全称不上!荣贵观察过但凡可以被一个品牌称为代言人的,绝对本来就有一定名气,双方之间的合作是“战略合作”关系。而荣贵这样的新人呢运气好就是拍照片连个名字都没有被刊登在不知名的地方,而运气更好一点他大概可以成为某位当红明星代言人的背景或者道具仍然没有名字然后出现在比较“厉害”的报刊或者醒目的广告牌上。

    从那时候开始荣贵就觉得:代言人那可是只有大明星才能做的。

    光有这个名头心里就已经非常满足了,对于未来想要走上明星之路的荣贵来说这简直是想不到的好开端呢!何况对方还是个很大的品牌,虚拟商业街上的店子更是老大呢!

    荣贵很满意了,别说合约了,连报酬是多少都没看,就举着一支笔准备签字儿啦!

    倒是帮他审核完整份合同的小梅觉出来:萨丹这是打算用心为荣贵安排以后的道路了。

    这份合约将所有可能的漏洞都堵上了,阿鲁法是和他一起审核的,拥有数个法律学最高学位、名下还有目前顶级律师事务所的阿鲁法也没挑出毛病,最后只能哼了一声,说了句:“勉勉强强过得去吧。”

    何况这份合约对荣贵身份的保密级别相当高,且对代言内容定义的非常明确,甚至连合作内容投放地点都有准确规定,也就荣贵自己看不出来了,稍有点脑子的人都可以看出这是一份非常缜密的合约,合约中涉及到的艺人一定是未来有着严格出道计划的,每一步都严谨而踏实,一步也不能走错。

    他们能看出来的事,费罗伊的人更加看得懂,事实上他们还想签多年约来着,想也知道,这样一位未来已经被严格计划好的艺人将来会抵达的高度!何况他的经纪人还是从未亲手带过任何艺人的佩兰萨丹!诚然,佩兰萨丹在经纪人方面的经验确实不多,可是他是佩兰萨丹啊!那么多经验丰富的金牌经纪人只能给他打工而已,何况他还有那么多资源,随便他怎么折腾,这位“格拉里”未来的身价绝对低不了!实际上,他们已经开始怀疑这位“格拉里”是佩兰家族的小辈,如果不是小辈,怎么也想不透佩兰萨丹会亲自出马,种种保护限制,真的是只有长辈对晚辈才做得出来的,还不能是关系一般的晚辈,得是很疼爱的晚辈。

    这么一想,这个约就更有价值了,可惜佩兰萨丹只肯和他们签订一年约。

    约签好了,费罗伊方的联系人员很快和佩兰萨丹联系了没办法,佩兰萨丹给的是自己的邮箱,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费罗伊的工作人员还有点傻眼:这个意思“格拉里”的保密等级比佩兰族长还高不成?

    不过知道了也没人敢把佩兰萨丹的地址泄露出去,有了这么一出,后来他们后来询问格拉里的邮寄地址结果得到了佩兰祖宅的地址时,也就丝毫不惊讶了。

    于是,荣贵很快在收到代言费的同时收到了费罗伊寄来的衣服。

    好几箱!

    衣服是先寄到佩兰迪雅再由管家检查过转寄到珊瑚城的,里面有好多尺码,主要是小梅的对方要寄衣服的事情萨丹师母提前和他说了,因为对方询问荣贵的身材尺寸了,荣贵自个儿只是个小机器人而已,身体又很快能要回来,现在弄那么多衣服有点浪费,于是他就留了小梅的尺码。光留小梅的、小梅也穿不完啊!于是他又留了阿鲁法教授的、萨丹师母的这还没完,他把雅兰多、约瑟夫等熟人的留下了,顺便留了几套幼童尺码这才是他自己和嘉伯里的。

    看到如此多的尺码留下来,萨丹笑了笑:倒是省了修改了,以免荣贵的个人资料通过这种方式泄露出去。

    其实荣贵只是节约成习惯了而已。

    他的长相气质看起来华丽又浮夸,可是由于出身孤儿院的缘故,平时还是很节俭的,从他经常拿着几件衣服翻来覆去搭配就看得出来,除此以外他又是院里年纪最大的男孩子,从外面得了什么都想着给家里人分一分,会做出这种事也是很情有可原的选择。

    总之,当天晚上荣贵一家子就都穿上费罗伊当季新款的衣服了,给师父师母的那一份儿,他还是搭配好送过去的。

    不得不说,荣贵在服装搭配方面确实有一套,就连萨丹都觉得他配出来的衣服非常不错,一开始他还认为荣贵搞不好有什么潜在的设计天赋,不过荣贵一拿画笔这个可能也就不攻自灭了:荣贵的画画天赋差到基本没有,这也就算了,他的创造力也低的可怕!会搭配的这么好看真的是他特别爱漂亮、且特别擅长“漂亮”的缘故。

    一开始萨丹还有点担心自己这个测试会让小机器人燃起希望后很快失望变得失落,不料小机器人一点事都没有,小脸带笑,他反过来安慰奖萨丹了:

    “老天爷已经给了我这么多珍贵的才能了:漂亮的外表,天籁般的声音,优雅的仪态以下略去五百字再给更多的其他天赋,对其他人就太不公平啦!”

    阿鲁法:

    萨丹:

    小梅小梅镇定的把桌上的纸和笔收起来,然后给阿鲁法和萨丹一人换了一杯热茶。

    阿鲁法和萨丹当时确实被荣贵噎的有点无语,然而等到两个人回到自家,洗漱完毕躺到被窝里后,阿鲁法忽然感慨道:

    “阿贵这孩子对自己的认识真是非常深刻哩!坦然接受自己的缺点,不在缺点上自怨自哀,相反,只在自己的优点上用力,努力让自己的优点越来越大,直到人们只看得到他的优点、忽略缺点为止。”

    “我之前一直认为哪里不好就更要在哪里用力,努力克服自己的缺点才是最完美的人生,现在看来,我们还不如这孩子明白。”

    躺在荣贵送给他们的枕头上,阿鲁法感慨道。

    旁边,仔细思考了一下,萨丹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大智若愚,大愚若智,说的就是他们家的两种情况了。

    作为聪明人的他们,总以为自己什么也做得到,总以为自己能将事情做得更好,反而浪费了不少时间而从来都知道自己不聪明的荣贵却一直战战兢兢的努力着,一步一个脚印,听过他的经历,仔细想想,那真是目标明确然而又异常愉快的时间!

    “而且,他还有自己也没注意到的优点。”这会开口的人是萨丹了:“非常乐观且坚定。”

    “他之前说的种种优点里面,他最珍贵且倚仗的已经都不在了。”

    无论是漂亮的外表也好,还是天籁般的声音也罢,他如今是机器人,这些优点完全不存在,这种时候仍然乐观,他是真的豁达。”

    “也很孝顺呢”阿鲁法教授又补充了一条:“我们这边的房子都是他和小梅里里外外打扫的,这张床上的被套床单更是他们自己做的。”

    “似乎是传说中叶德罕矮人城的传统工艺,我只是久闻大名,自己却无缘过去,毕竟那里太深了”

    “感兴趣的话可以让荣贵和小梅多给你讲讲,以后城市会议的时候,我也会提议降低你们这些顶级学者的安全控制权登记,你以后一定有机会亲自去地底城市。”

    两个人顺势又谈了一会儿工作。

    然而这个房间到处都有荣贵和小梅送过来的东西,何况,对于分离几十年的恋人来讲,如今可以接近到如此的距离就已经相当不容易的事,他们之间彼此缺席已久,空白太多,话题也需要重新慢慢积累,这种情况下,聊彼此都熟悉的荣贵小梅就是最安全的话题。

    于是,没多久,两个人的话题就又跑到荣贵和小梅身上去了。

    “小梅这孩子是真的聪明,比我还要聪明,虽然没有做过智商测试,可是我打赌他的脑力值更在我之上!简直没有他不会的东西,偶尔有也是一点就透,实在是”阿鲁法提到这个明显有点激动,停顿了好久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儿:“每次看到他的表现,我就像之前别人看我一样。活了这么久,总算知道别人以前是怎么看我的了!”

    萨丹就微微冲他微笑:“你现在还是很聪明,很厉害,别人也还是用看到奇迹的表情看向你。”

    “你不懂,我懂这么多,除了头脑天生好,更有经验,我的年龄在这里,时间给我积累了这么多的智慧沉淀,而小梅却不同,简直是生而知之”

    “我有预感:小梅以后的成就绝对会在我之上!我觉得我毕生所学最佳的接班人就是这个孩子了!”

    阿鲁法激动的说,一双褐色的眼睛随之看向阿鲁法,带着一点神秘、一点窃喜,他小声凑到萨丹耳边:“你不会懂的啦!一开始我只是收了阿贵做学生而已,因为这孩子确实懂那个时代,我还猜测他搞不好是那个文明的后人来着。他和小梅关系特好,然而我怎么也想不到居然好到这种地步,阿贵被我录取之后,小梅硬生生以联考第一的身份也朝我递出申请啦!”

    “联考第一耶!还是全塔第二个全满分!我当年也是满分,可是那时候可是有选择题的,有一道题我没把握瞎蒙蒙对了,可小梅是每一道题都十拿九稳全都会,你懂这是什么概念吗?”

    “收到申请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我也很震惊!还有人问我要不要这个学生,麻蛋,傻子才拒绝!我当时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可是碍于别人眼里我的高大上身份还得端着,装模作样把小梅的申请资料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翻到底停顿了三秒立刻同意了!”

    说到这里,阿鲁法已经开始得意的滚来滚去了。

    看到他活泼的样子,萨丹只觉得四十年前的恋人就在身旁从未离开,仍然是当初活泼泼的样子,而不是偶尔会议上见到的严肃学者。

    “阿贵也不错,他的外形确实好,按理说我见过的外形好的人已经够多了,然而他的外表尤其抓人,仪态也好,虽然现在是机器人,不过略看一下就知道他的优雅是天生的,自己也在意,镜头感更是十足,虽然不知道他的声音条件如何,不过仅仅考虑外形的话,他也值得培养。”

    “那孩子单纯,你可得好好对他,他可是我的第一个学生,无论是游戏里还是游戏外!”

    “遵命遵命那个,他现在也算我的徒弟好不好?再不然”

    萨丹斜斜看了阿鲁法一眼,嘴角笑容暧昧:

    “他还叫我师母呢”

    阿鲁法的脸眼瞅着红了。

    见状,萨丹伸手将被子撩起来,小梅绣花的被子罩住两人,接下来房间里便除了低喘再无其他声音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