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4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阿鲁法教授发现游戏残本的地点正是荣贵身体最初放置的地点所在这个发现看似是一个巧合然而仔细想一想,两者之间的联系简直是必然的!

    所有资料全部放映完毕他们终于从全息照片展示的深深地底回到了现实世界温暖的大厅再次出现在荣贵面前然而他却觉得身上有淡淡的湿润感觉一瞬间,他总觉得自己仍然在那个黑暗冰冷的地底世界中。

    然后一挣扎坐直身体看到了对面破旧的机器人小梅

    这个画面,直到他对上小梅湖水一般的蓝色双眸才消失。

    他怔了怔然后用力握住了小梅的手。

    刚刚那些画面对于荣贵来说,那是他来到这个世界时最初的记忆印象最深刻也最不深刻,他并没有在那里停留很久。

    “由于坍塌,所有冷冻仓内的身体已经失去生命信息现场有一台冷冻仓消失,考古小队认为,应该有一具身体离开了冷冻中心,由于同时消失的有冷冻仓所以他可能是被人带走的”阿鲁法教授还在说着考古小队的发现。

    荣贵的视线从客厅内各台冷冻仓上依次滑过里面身体的样子他刚刚已经看到了:没有了能源,又没有人发现这些身体的主人在无知觉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如果小梅没有发现他等待他的命运会不会也是如此呢?

    又或者被考古小队带到这里的冷冻仓内,就有装着他身体的一台

    荣贵的心里并没有恐惧,只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就好像他无论如何都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阿鲁法教授面前,只不过形式不同罢了。

    呃原本应该是木乃伊的,如今变成了机器人

    感觉挺奇妙

    只是感慨罢了,他心中并不害怕。

    荣贵和小梅对视了一眼,稍后,继续帮阿鲁法教授整理这些冷冻仓的时候,荣贵就凑到阿鲁法教授身边,偷偷摸摸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教授看了。

    一具和现场冷冻仓一模一样的冷冻仓,还有里面安静沉睡着的美男子,是荣贵卖掉自己身体前,为自己身体拍下的最后一张照片,一直珍藏在硬盘深处,连小梅都没让看过怕小梅难过。

    冷冻仓内美男子的长相和荣贵在游戏里的长相一模一样,阿鲁法面上露出一丝惊讶,一丝了然,仔细看了看照片,他抬头问向荣贵:

    “这是?”

    “这么帅的,自然是我本人啦”双手搭在膝盖上,荣贵蹲在阿鲁法教授身边,有点不好意思的炫耀道。

    阿鲁法教授:

    倒是萨丹师母从阿鲁法教授手里将照片拿了过去,看过照片后,再次看向小机器人的时候,他的目光倒是多了一丝审慎。

    “那具离开冷冻中心的身体就是你?”阿鲁法立刻理会了荣贵的意思:“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看看小梅,荣贵把自己醒来后的经历完完整整的和阿鲁法叙述了一遍。

    如此奇妙而丰富的经历,就连阿鲁法和萨丹在听完之后都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久久,阿鲁法才长长的叹出一口气:“你们俩可真厉害”

    “这么说,你的身体如今在审判庭的证物保管中心?这样,稍后我会和对方联系的,申请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你的身体拿回。”阿鲁法教授立刻道。

    “这、这样可以吗?”荣贵的小脑袋立刻抬起来了。

    “以重要研究样品的名义发起申请的话,对方应该会卖我一个面子,将使用对应证物的步骤提前。”阿鲁法道:“不过,佩泽的案子是个大案子,涉及范围很广,即使有我出马,也不可能立刻释出就是了,不过对方会比以往更加用心,在适当范围内会照顾我的需要。”

    荣贵就立刻星星眼望着阿鲁法教授,再次感慨:自己真是拜了个好老师啊!

    长期以来一直保有的秘密被主动透露出去了,不过透露出去的感觉

    荣贵觉得挺好的。

    倒是小梅,稍后在协助阿鲁法教授整理搬运过来的挖掘物时,有了意外的发现。

    不,严格来说不算意外,正在情理当中才对。

    家里的四个人,萨丹毫无疑问是什么家务都不会做的,能够帮着阿鲁法教授搬个冷冻仓什么的已经很好了,指望他去收拾残局是不要想的阿鲁法教授已经一头铺在挖掘物上,饭都顾不上吃,更不要提整理了而荣贵荣贵是想要帮忙的,不过他的家务能力一向不强,小梅让他乖乖待在教授身边“帮忙”,不用帮自己。

    所以,整个客厅都是小梅一个人收拾整理的。

    阿鲁法教授只是将这些挖掘物全部打开了而已,外面的防护包装全部扔在角落里,还有捆绑带、胶布什么的,扔的到处都是。

    小梅要将这些东西全部分类整理还,然后扔出去。

    他是个仔细的人,抛弃任何包裹之前都会将家庭地址消除,折叠整齐之后捆好,这才会统一丢到专门场所。

    这一次也不例外。

    只是,拿着消除笔准备消除收货地址的时候,他忽然顿住了:

    正在准备消除的地址不是自己家,甚至不在珊瑚城,而是位于佩兰迪雅的

    萨丹的家?

    大概是他发呆的时间有点久,为自己制造的这么多垃圾有些不好意思的阿鲁法教授主动拎着其他垃圾过来找他了,注意到他正在看的地址,阿鲁法教授难得红了红脸:

    “这些东西他们一开始送到萨丹那里了。”

    “联系不到我的情况下,我的物品会寄送到萨丹那里,这是很久很久以前选择的邮寄规则。”

    “其实这条规则主要适用于遗物啦”

    “当时只是填好玩的,想到是遗物嘛我父母一定会很伤心,到时候搞不好会毁掉我留下来的东西也说不定,我知道只有萨丹不会乱碰我的收藏品,非但不会乱碰,还会把我的东西看好,从这个角度出发,我才填了他的名字”

    “但凡联系不上本人的时候也适用,不过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被联系不上的情况发生,也就是这次了,太多记者知道我的邮箱和通讯号码了,我索性把这些都关掉了,他们联系不到我,就按照邮寄规则将东西寄到佩泽那里了,快到他家我才发现,赶紧打电话让他们送到这里了。”

    “嘘!不要告诉他。”偷偷朝小梅眨眨眼,阿鲁法教授笑了。

    然后小梅就低下头去,用消除笔将笔尖下、佩兰萨丹的住址消除掉了。

    阿鲁法冲他笑的瞬间,他将一切都串联起来:

    在过去的那些轮回之间,阿鲁法每次都死于一场交通意外。而在那时候,装有阿贵身体的冷冻仓也已经在运送途中了,阿贵成了“遗物”,顺理成章的被送到了佩兰萨丹的地址,送到了佩兰萨丹的面前。

    两个人不仅仅是被拯救者和拯救者的关系

    也不仅仅是“被发现者”与“伯乐”的关系

    他们是“遗产”与“继承者”的关系。

    小梅忽然懂了之前荣贵和佩兰萨丹真正的关系。

    拎着沉重的垃圾,他走到院子外面隐蔽处的垃圾处理中心,将垃圾倒了进去。

    现成的、来自自己正在研究的古文明的时代的学生就在这里,对于阿鲁法教授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便利的了

    何况这里风景美气氛佳,另一个徒弟做饭又那么好吃,阿鲁法教授索性在这里待着不走了,

    荣贵将阿鲁法教授以自己的老师身份介绍给了周围的邻居,可能是邻居们很少看娱乐新闻吧,也可能是报道上的照片都是半张脸,没法让他们将照片上的人联系到本人,当然,还有可能是他们认出阿鲁法教授两人然而完全不在意,总之,他们对阿鲁法教授和萨丹先生都挺友好的,恰到好处的友好,和荣贵小梅相比,他们的年纪更接近一些,可以聊的东西也更多一些,荣贵和小梅很快照常去学校上课了,而在他们外出的时候,阿鲁法教授和萨丹就在家或者工作或者休息,时不时还带着小黄出席一下邻居们的宠物聚会。

    每天早上和荣贵小梅一起运动,准备一顿营养丰盛的早餐,然后悠闲的享受早餐,下午的时候出去赶海,在海边钓鱼冲浪,回家前捡一些贝类海草做晚餐什么的,平凡而家常的生活是两个人从未经历过的,然而却是荣贵和小梅的日常。

    太久沉浸于工作而忘了如何居家过日子的两个人,恰好需要一个学习的范本,显然,荣贵和小梅就是现成的最佳范本。

    这种极具家庭感的生活让阿鲁法和萨丹度过了最初的磨合期,特别是阿鲁法教授,他很快就发现这种家庭生活非但没有带给他束缚感,相反,他感觉比以往的单身生活还要更方便一些。

    察觉到阿鲁法的心态变化,萨丹也终于安心了。

    让两个人真正复合的地点就是这个拥有蔚蓝天空和深邃海洋的城市,这段时间一来,两个人都对这座城市有了深深的好感,到了最后,阿鲁法教授干脆宣布他和萨丹也决定在珊瑚城购置房产了。

    地皮就买在荣贵和小梅的隔壁,小黄都可以溜达过去的距离,虽然两个人都很有钱,不过他们并没有购买太大的地皮,房子也建的中规中矩,只比邻居家大一点,不过大的有限。

    同样通过市长拿到了快速通道的通行牌,阿鲁法夫夫也每天从珊瑚城通勤了。

    在这段时间内,萨丹已经和费罗伊签订好荣贵的代言协议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