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1章 第二百五十一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刚刚上任然而佩兰萨丹先生已经开始行使师母的权力了,嗯哼,这个权力的具体实现方式就是安排荣贵和小梅在自己治理下的星城游玩。

    派专人带他们出去玩不说,还配备了豪华保镖团,长这么大荣贵可从来没这么大阵势的被带出去玩过!

    不就是不想多两个电灯泡吗?心知肚明师母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想想阿鲁法教授之前的渴切与不安荣贵到底心软的任凭师母指派的人带着他们在外面晃悠了一天。

    再次见到阿鲁法教授,已经是这天晚上的事情。

    之前认真打理的发型已然散开,不过荣贵帮他挑选的这个发型实在相当适合他,即使不用定型产品松松散开也是很自然的美感,相反,看起来还显年轻呢

    当然,阿鲁法教授看起来也完全不老就是了。

    脱掉了昨天的华服,阿鲁法教授穿着暗格长裤以及纯色毛衣,虽然是居家风然而衣服的质感和设计丝毫不含糊荣贵一眼就认出这是“萨丹”品牌的衣服对于时尚就是这么敏锐,平时明明记性不好的然而对于服装饰品荣贵只要看一眼就很难忘掉,这些衣服昨天他就在店里看了一遍,居然全都记住了。

    师父以后大概不需要穿搭顾问了荣贵心里想。

    他们是卡着晚餐的时间被带回来的。

    晚餐在佩兰家族主宅的大餐厅进行他们进来的时候遮光性极好的窗帘已经拉拢烛光已经点燃,金子制的餐具和银子制的餐具亮晶晶的摆在长桌上,桌上还摆了两个大花瓶,一种透明宛若紫水晶的鲜花正在花瓶里怒放,花香极好的混合到了食物的香气中,甜而不腻,一切都好极了!

    阿鲁法教授和佩兰萨丹已经坐在长条桌的两端说是两端,不过由于桌子并不算长,所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就是了。

    “孩子们回来了,上主菜吧。”看到荣贵和小梅进来,佩兰萨丹低声吩咐道。

    托着银制大托盘的侍者们便鱼贯而入,将热气腾腾的饭菜倒入餐桌上原本空着的大餐盘内,末了另有侍女过来为四个人分菜,从没有被如此“伺候”过,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小梅,荣贵紧张极了。

    还是阿鲁法看出了荣贵的紧张,皱皱眉:“你让其他人下去,我们自己会吃饭。”

    佩兰萨丹眉头皱都没皱,低声道:“没听到的吩咐吗?你们都下去。”

    这句话,是变相向这座宅子的工作人员宣布阿鲁法的地位了。

    微微躬身,训练有素的侍者们立刻无声无息的退了下去。

    偌大的餐厅内就只剩下他们一家人了。

    嗯这个“一家人”是萨丹自己的定义,环顾了一下坐了四个人的餐桌,视线末了落到对面的阿鲁法身上,无声的笑了笑,他将叉子上的食物优雅的放入口中。

    荣贵是不需要吃饭的,往常这个时间他一般都是在拍照,阿鲁法和小梅都知道他这个习惯,不过如今有萨丹在,对方即使看起来再和蔼可亲,荣贵仍然觉得他有点可怕,这个习惯就不好拿出来,一动不动的坐在座位上,小机器人看起来很局促的模样。

    他这个样子,小梅自然也没有心情吃饭。

    最后还是阿鲁法对他们道:“你不是一向喜欢拍这些吗?这家伙刚好喜欢把所有东西都布置的漂亮,这不是很好的题材吗?”

    “去拍,拍了传给我。”这是对荣贵说的。

    “多吃点,这里面有好几道菜是我们去外面如果不预定、轻易吃不到的好菜。”

    “比如你左手边的这道水晶普拉卡,看起来像果冻,不过其实是鱼肉,只产在普拉卡星的特殊鱼种,一条价值连城,吃了不但有利于长身高,对脑力工作者恢复脑力尤其有帮助。多吃点,喜欢的话再让他吩咐厨房再做一条。”这句话是对小梅说的。

    阿鲁法教授真是个好老师来着,无论何时都很会照顾自个儿的学生。

    有他开口,荣贵终于敢动了,偷偷摸摸瞅了师母一眼,然后开始小规模的拍照了。

    而看到他开始拍照,小梅这才开始吃饭,他选择的第一个下叉子的对象,正是阿鲁法教授之前介绍的“水晶普拉卡”。

    “不用我说,你直接吩咐也是一样的。”嘴角微微带笑,萨丹对对面的阿鲁法道:“你们喜欢,就让厨房最近每天做一条就是了。”

    头也不抬的吃着面前的菜,阿鲁法教授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他像是饿的狠了,面前的食物很快就吃完了,坐在他右手边的小机器人就很有颜色的把自己面前的食物给他挪过去。

    “老师您吃,我已经拍完了。”

    “好,谢谢。”对萨丹很冷漠,然而对自己的徒弟却是另外一个模样,接过徒弟递过来的餐盘,阿鲁法继续埋头大吃。

    将荣贵的份儿又吃了三分之一,他这才觉得肚子饿的不那么厉害了,身为学者,他平时也是很懂得养生的人,放慢了进餐的速度,一边喝汤,阿鲁法一边关心起自己的学生来。

    “昨天你们怎么过的?”醒过来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阿鲁法根本没有时间打听徒弟的下落。

    腕式光脑也不知道被人收到哪里了,他也没法查看小梅昨天给他写的信。

    终于找到机会和师父诉苦,荣贵立刻将自己和小梅昨天晚上的遭遇和师父说了。

    “阿鲁法老师,您知道不?我和小梅昨天晚上好容易找到个旅馆想着睡一晚上明天再找您,结果”

    “结果居然被抓了啊啊啊啊啊!”

    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小机器人的表情整个是崩溃的。

    “说什么我们还是学龄少年,只能开单人房,不可以两个人开一间房,更不能是大床房!这条法律到底是谁制定呃哦?简直是太丧心病狂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我。”荣贵的声音还在空气中震荡,餐厅里,另一道声音忽然想起。

    一时间,餐厅里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到声音的主人身上。

    被三双眼睛盯着,萨丹只是全神贯注用刀叉切割着盘子中的一块肉,细心的将肉切成粗细均等的肉条,全部切完后,这才从最左边的一块肉吃起。

    任凭其他人看着自己,萨丹认真的咀嚼着口中的肉,直到吞下,他才喝了一口酒,用餐巾抹抹嘴巴道:“法律上目前认定十八岁已经是智慧种族可以脱离监护,可以自主行使权力的年纪,二十岁则可以被称为成年人,这一年,也是塔内绝大多数星球规定的最低婚龄。”

    “不过”

    “很多青少年为此变得对自己的行为很不负责任,非常不慎重,在我看来,这样很不好。”

    “在其他星城也就罢了,不过在佩兰迪雅,在和青少年教育学者商讨过后,我们出台了这一条法律。”

    “开房可以,不过必须领证。”

    “否则就是耍流氓。”

    “这条法律涉及的青少年全部可以领到城市津贴,这些津贴足够他们为自己开一间单人房,不是经济问题导致的同房,那就是出自自我意愿的同房。”

    “我不认为这条法律的颁布有什么不对,如今全塔结婚率如此之低,我认为就和这种不慎重很有关,事实上,我现在正在致力于将这项法律推广到其他星城。”

    轻巧的将这条政策的出台经过解释了一遍,萨丹再次低下头,继续吃之前切好的肉了。

    阿鲁法:

    小梅:

    荣贵:囧!!!!!!

    这这绝对是求婚不成的单身狗掌握权力后最愤怒的报复啊啊啊啊!

    自己找不到男朋友滚床单,还不让别人滚床单,等等他和小梅明明没有滚床单,他们只是纯洁的抱在一起睡觉啊啊啊啊啊啊!!!

    荣贵荣贵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倒是小梅,沉默之后也重新拿起刀叉用餐了,表面上不显,不过心里

    小梅觉得萨丹说的话居然挺有道理的。

    就这样,荣贵目瞪口呆,小梅沉默用餐,而阿鲁法

    阿鲁法已经被萨丹搞到没有脾气了。

    “你你啊”最后,他只能塌下肩膀,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只是设身处地的为广大学龄青少年的监护人考虑而已。”第一次听到阿鲁法对自己说话,萨丹的头一下子抬起来了,目光炯炯盯住阿鲁法的脸庞,他深情道:“如果我们四十年前结婚的话,我们的孙子现在也差不多是阿贵和小梅这样大,一想到我们的孙子可能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和坏孩子学坏,我的心里就很是担忧”

    荣贵:囧囧囧!!!

    院长啊!一个囧字已经完全没法表达他现在的心情啦!

    小梅:

    一块餐布从阿鲁法的方向直直砸向萨丹的脸没砸中,被萨丹一把抓住了。

    “你又这样!!!”却是阿鲁法教授再也忍不住,腾地站起来了!

    “四十年前刚刚到达法定婚龄就说要结婚!还没结婚就说婴儿房要怎么装修,你让我怎么办?我那时候也还是个孩子啊!!!”

    “而且”

    “光是我也就算了,照你的算法,我们的孩子难道也要二十岁就结婚吗?人生刚刚起步就被拴住了,这样的人生不会很绝望吗!!!!”

    “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好歹要多出去看看,最起码,多谈几年恋爱啊啊啊啊啊!”一口气不带间断的,阿鲁法教授将四十年深埋心中的拒婚原因说出来了。

    萨丹的脸庞一瞬间变得有一丝暗淡,然而转瞬又是坚定,放下手中的餐布,他似乎想站起来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默默吃水晶普拉卡的小梅忽然开口了:

    “如果能够在二十岁的时候就确定未来想要共度一生的对象,及时向对方求婚,计划两人份的未来规划,我觉得是一件很节约时间成本、很有效率、很明智也很幸运的事情。”

    就说了这样一句话,小梅拿出自己的餐布擦了擦嘴,看向对面的荣贵,对他招了招手。

    “你们两位慢慢吃,我和荣贵去外面散步了。”

    说完,小梅就拉着荣贵走了。

    走了?!

    小手被小梅攥在手里,荣贵直到远离主餐厅,这才像看一个全新的人似的看向小梅:

    原来小梅这么有恋爱脑哩轻易不说话,一旦说话就这么有这里,刚刚那句话说的

    很有恋爱高手的赶脚,有木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