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6章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学会一共开了五天基本上都是半天或者上午或者下午没有会议的半天,主办方还会安排各种活动给大家荣贵这才发现绝大部分教授都是带着家眷来的像阿鲁法教授这样带着学生来的也不少,不过人家带过来的学生基本上早都毕业了,目前的头衔最低的也是助理教授了

    阿鲁法这样直接带着两个研究学部学生来的教授还是唯一一个!

    不过谁也没小瞧阿鲁法带过来的这两个学生。

    毕竟

    第二位以满分成绩通过联考的学生居然去了他们古文明专业这条消息已经算得上是新闻了,对于向来偏安一隅低调搞研究的古文明专业诸人来说这也是难得出风头的事。

    这么优秀的的学生选择了阿鲁法做导师,大伙儿虽然羡慕不过却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而这种情况下,早在考试之前就被阿鲁法主动录取的荣贵就更神秘了。

    连考试都不让了直接把人先预定下来阿鲁法是出了名的聪明人,兼之目光毒辣,他看好的学生在其他学者的眼里一定是非常优秀的。

    总之一群老教授对荣贵和小梅那是非常不错的。

    而在荣贵和小梅眼里这些老教授们也是很不错的人:虽然确实有不少教授性情比较古怪吧不过他们带来的家属却都是很和气的人有好些太太已经和丈夫一同参加过不下一百个学会了,走到哪里都是夫妇同行,丈夫去参加学术研讨的时候,她们这群跟过来的太太就在当地结伴游玩,久而久之,大伙都成了相当不错的好朋友。

    “我们都认识八十年了,每年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各个古文明学会了,我们先去玩,自己觉得不错的地方再带他们去,一开始他们关系很差的,过去这么久,现在倒还可以一起钓个鱼什么的了”说话的是一位中年女子,气质温和,胳膊里挽着另外一名中年女子的胳臂,两人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

    她口里的“他们”,指的自然是两者的老公了。

    不止女性,家属团内的男性也不少,大家显然都不是第一回见面,各个都有好友,显然,每年几次的各种学会让他们交到了不少朋友。

    “有科学数据表明,在所有职业里,学者这个职业的婚姻关系最稳定,而在学者这个职业里,又以古文明专业的学者婚姻最稳定。”阿鲁法教授便趁机为两位学生科普了:“我私下做了研究,原因之一就有学会。”

    “每年多次专业学术会议,官方建议带老婆,包吃包住包蜜月旅行,每年一次长途,多次短途。”

    “共同外出旅行有益增进夫妇之间的感情,怎么样,这个不错吧?”阿鲁法教授得意洋洋道。

    “那教授您真是浪费了好多增进夫妇感情的机会啊”荣贵就非常同情的看向阿鲁法教授了。

    狗粮团里混进来一只单身狗,如果没有他们在,阿鲁法教授该多寂寞啊荣贵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听到荣贵这么说,阿鲁法教授一脸被噎住的表情。

    荣贵对阿鲁法教授是这么说的,不过转过头来,看向小梅的时候,脸上就是一脸微笑了。

    “搞学术真是一个不错的职业呀”拉住小梅的手,小小的机器人对高冷的青年道。

    “嗯。”

    “每年都可以去哪里旅行不,我是说,有什么学会啊?”显然,在阿鲁法说完上面一番话之后,荣贵已经开始关心小梅未来的福利了。

    “每年十一月,在特鲁拔举行的蜂浆学会每年六月,在巴伐利举行的巴伐利学会,这是两个最大的学会,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小型区域性学会”没什么问题是可以难倒小梅的,小梅立刻回答荣贵了。

    “真好啊”荣贵就向往的赞叹道。

    “真期待小梅成为教授的那天。”

    “那时候,小梅就是梅教授啦”

    两个徒弟就这么一边聊天一边走远了,留下阿鲁法教授一个人跟在后面,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人儿,就剩他,仍然是单身汪一头。

    除了官方组织的活动,荣贵还拉着小梅去了两人自己计划的景点:郊区一望无际的蜂浆草田啦格法特人自己开的甜品铺啦他们甚至还去了种子铺,虽然知道除了这里以外,其他地方根本没法大规模种植蜂浆草,不过小梅说可以在家里的菜地里做一个小规模的低温区,种一大片蜂浆草虽然不太可能,不过可以种几颗,作为他们来过蜂浆草之城的证明。

    在这些美丽的地方,荣贵照例拍了美美的照片,然后上传到个人页面上去了。

    于是就有好多人猜测荣贵在现实中的职业是学者或者记者来着。

    好些人已经认出来这个地方是特鲁拔来了,而在这几天去特鲁拔的人,不是学者就是记者啊!

    这里的记者还不是普通记者,而是学术期刊的记者,能在这种地方工作,必须是很牛逼的学院里毕业的牛逼学生,学霸级别的那种!

    于是,在荣贵不知道的时候,他在所有粉丝心目中的形象进一步高大上了,虽然至今为止他从来没有表明过个人身份,除了游戏以外也绝少发布有面容的自拍,可越是这样大家对他的身份就越是好奇,这几张照片一发布,越来越多粉丝就认为荣贵一定是一个高学历学霸了!

    而接下来阿鲁法教授个人页面发布的照片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

    阿鲁法教授他居然发布了本次出席学会的穿搭图了!

    虽然只是脖子以下的照片而已,可是他点名说这套衣服是格拉里普莱舍思为他搭配的!还了格拉里普莱舍思!

    这、这、这

    我们的偶像居然和顶级学者大神认识!瞬间高大上一百倍有木有?!

    “照这个趋势下去,今年学者界最佳穿搭奖的获得者应该还是我哩”阿鲁法教授颇为自得的对荣贵道。

    荣贵这才知道:自家的老师已经连续三十年获得学者界最佳穿搭奖了。

    学术界居然还有如此诡异的奖项荣贵深深的怀疑自己未来可能只可能能在学术界获一个奖,大概就是这个奖了

    每天白天在一群老教授之间接受熏陶,晚上则被阿鲁法教授拉着到处吃大餐,五天的学会很快就过去了。

    最后一天,他们甚至得到了上台演讲的机会!

    演讲的主题就是他们通过游戏开发的那个古文明!来自荣贵故乡的古文明!

    繁重的功课被阿鲁法教授分条理整理出来,以小梅的论文为主体,加入了荣贵的研究项目,这次的演讲是两人一起进行的。

    小梅也就罢了,他向来沉稳。

    倒是荣贵的表现有点超出阿鲁法教授的预料了。

    完全不怯场,小机器人用清亮的声音,条理清楚的将自己的部分说的非常精彩。

    虽然演讲内容在在座的教授眼里看来不算十分惊艳,然而小机器人的台风稳健,总觉得有点眼熟的样子,阿鲁法想了半天,才发现这台风是像自己啊!

    面对明显有点诧异的阿鲁法教授,荣贵只是嘿嘿一笑。

    只是念台词而已,之前的论文内容已经在他脑中列好,他只需要选择手势和语速将它们念出来就好。

    他原本就是不怯场的人,从小就是,舞台越大表现越好。

    古文明专业的顶级学会,这个舞台可谓是相当大了,没想到自己登上的最大的舞台竟是一个演讲台!

    一群厉害的学者坐在台下认真倾听,倾听的还是他认真研究写出来的内容

    曾经,院长一直担心他学习不好,连大学也没有读,一直是院长深深遗憾的事情。

    如今,他不但上了大学,还一上就是研究生!

    还当着这么多人发表了论文!

    站在演讲台上,即将下去之前,荣贵偷偷拍了照。

    他决定把这张照片洗出来,然后烧给院长。

    虽然不知道院长如今在哪里,然而他想这么做。

    荣贵和小梅的第一次学会就这么圆满的结束了。

    去的时候轻装简行,回去的时候却是大包小包,行李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纪念品,给约瑟夫等同学的,给雅兰多等邻居的,除了这里认识的朋友以外,荣贵甚至还给以前地下城结识的朋友买了适合的礼物!

    阿鲁法教授冷哼一声嫌弃荣贵事多东西累赘,荣贵就私下偷偷对小梅道:那是因为他们朋友比阿鲁法教授多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着,似乎被阿鲁法教授听到了。

    作为反击,阿鲁法教授在港口买了更多的伴手礼,以至于荣贵和小梅身上大包小包挂满了帮阿鲁法教授带的礼物。

    荣贵&p;p;小梅:

    由于购买了太多礼物,阿鲁法教授错过了上一班空间跳跃器。

    不过那班空间跳跃器原本也就他们一行三个人,由于他们没上去,那台空间跳跃器索性停飞检修了。

    等到补票到下一班的时候,已经没有头等舱的位置了,他们被迫大包小包挤在普通座位上。

    师徒俩互相埋怨着,都说是对方行李太多了,这才让座位这么挤。

    看看挤在一群行李中不能动弹的小机器人,小梅抿了抿嘴唇,然后他又看了看同样挤在一堆行李中不能动弹的阿鲁法。

    啊

    命运原来就是这么改变的吗?

    曾经的阿鲁法教授没有死在星核检修的过程中,却是死在了学会结束之后的回程中。

    那台飞行器出了未知故障,最终所有阿鲁法型飞行器都被禁飞了。

    这位惊艳了全塔的天才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在他死后,所有阿鲁法型智脑集体自杀,人类智脑化的进程刚刚起步,就终止了。

    计划再次开启,就是他的时代了

    挤在大包小包的行李中,小梅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抹极淡的微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