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5章 第二百四十五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过年时小孩要收压岁钱,于是黑蛋狗剩还有乔治啾都收到了压岁钱他们的履带恰好在这个时候报废了。

    任凭小梅再如何修补也无法继续工作它们已经是一堆废铁了。

    用小梅的话来说:就算是重新熔炼它们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于是荣贵便就地挖了个坑将破破烂烂的履带埋了进去。

    “说不定以后这里会出现铁矿哩”拍拍土荣贵最后看了一眼埋葬履带的地方。

    小梅:

    “不会有铁矿,埋进去的金属只会氧化消失。”冷冷的小梅机器人反驳他了。

    荣贵就抓了抓帽子。

    “这、这样啊那”

    他想了想,很快又变得有活力起来:“刚好这次又轮到我给新地点命名我决定这个新的地方就叫履带了!”

    站直身体荣贵遂宣布道。

    “这里以后就是履带镇了。”他慎重道。

    “你确定这里的大小是镇,不是村?”瞥了他一眼,小梅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我们开一会儿不就知道啦?”吧嗒吧嗒小跑着跟上他,荣贵紧随小梅的脚步重新爬上了车。

    事实证明,这一次又让小梅说中了。

    “果然是履带村儿啊”荣贵说完,发现小梅一直在朝前看,忍不住顺着对方的视线望过去,荣贵呆住了。

    “天啊小梅你不是说我们在地下吗?”

    “那那这是什么啊?!”荣贵大叫出声了。

    只见静静停顿在两人面前的漆黑镜面、不是一片汪洋大海是什么?!!!

    “所以,这就是地下河了。”语调没有任何改变小梅静静道。

    “只、只是河吗?可是这里明明明明”明明看着更像海啊!

    说话都结巴了起来荣贵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小梅便将视线收回来落在荣贵的脸上。

    他在等着看对方惊慌失措甚至绝望的样子。

    也是冒着各种危险经过长途跋涉辛辛苦苦走到了这里,却发现路的尽头居然是一片汪洋,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通路,饶是荣贵这种缺根筋的家伙,应该也能感觉到绝望吧?

    谁知

    荣贵接下来的反应却是是“无措”没有错,然而却不是什么“惊惶无措”,也没有一点绝望的感觉。

    他大叫了一声,下一秒竟是跳下车跑进了前方的黑水之中!

    “哇!!!这是海啊!这就是大海呢!!!我出生之后从未见过的大海呢!!!”荣贵开心的跳了起来。

    小梅:

    这绝对不是正常人的反应!

    于是小梅也下车了。

    “更正,这不是海,只是河而已。”站在河水边静静看着跑来跑去的荣贵,小梅纠正了荣贵话语中的错误。

    “安啦就让我过过瘾吧,在我看来,这么大一片的水就是海啦起码,和海也不差什么啦!”荣贵又跑了一圈,然后才小步跑回小梅身边,坐在小梅旁边,他着迷的看了一会儿面前巨大面积的河水,半晌之后才轻声道:“活着真好啊,终于看到海了。”

    说着,他看了看小梅,耸耸肩,他又笑了:“好吧,是像海的河。”

    “不过我有预感,就这样和小梅一起继续走下去的话,早晚有一天我会看到真正的大海的。”

    “”双手轻轻放置在膝盖上,小梅小梅没有说话。

    荣贵又美滋滋的抱着膝盖欣赏了一会儿河水,又过了一会儿,才转头重新说话:

    “好啦,小梅,接下来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

    微微侧过头,小梅看向他。

    “一共有四个方向呢前面不行,我们就走其他的方向呗”荣贵理所当然道。

    小梅偏了偏头。

    哦原来这就是他不曾绝望的原因吗?在绝望之前,他早已兴起向下一个方向努力的雄心了。

    虽然缺乏常识,不过某些程度上,这家伙的脑筋倒是很灵活。

    小梅又看了荣贵一会儿。

    大概是他看的时间有点长了,荣贵难得觉得不自在了起来。

    压压帽子,荣贵扭动了一下肩膀:“我我知道我的方法比较笨啦可是方向感不好的人又有什么办法?都说男孩子方向感会比较好,可是从小到大我就是最经常迷路的那个。”

    “一条路走不通就换一条,都走一遍,总有一条路能走出去吧?”

    好吧,原来这是资深路痴的迷路经验总结吗?

    小梅收回了落在荣贵身上的视线,站起身来,他轻轻拍了拍身上的沙土,然后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再次响起:“更正,方向不止四个,而是六个。”

    “除了东南西北,上和下也是可以考虑尝试的方向。”

    蹲下身,将手掌按在前方的黑水之中,小梅许久没有说话。

    荣贵没敢打扰他,他知道,每当小梅这样子的时候就是在做大事的时候,可是他又十分好奇,实在十分想知道的情况下,他偷偷把自己的插口插到了小梅身上对于两个机器人来说,这是他们的资源共享方式,只要小梅不反对的话,荣贵是可以看到小梅可以让他看到的东西的。

    果然,下一秒,他的脑中多了一份非常奇妙的“地图”。

    小梅的声音随即在他耳旁响起:

    “这是通过声呐探测装置的反馈绘制的地图,我们前方确实只有河水没有错,然而在河水之下却有一条路,那条路很深,通往更广阔的地方。”

    “你是说路在河下?”听得有点晕,不过荣贵好歹抓住了关键词。

    “没错,河水下方有一个形弯,穿过那条弯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小梅肯定了他的说法。

    “天啊”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的地图,可是对于路痴来说、普通的地图都很难理解,这种更复杂的地图他就更看不懂了!

    “难道小梅你的族人之前每次都要潜水才能出去?”荣贵呆呆道。

    小梅没有吭声。

    将荣贵从自己身上拔下去,他朝车子的后车厢方向走去。

    对于荣贵刚才问的问题,他之前也想过,不过只想过一次而已。

    “我不需要知道他人曾经走过的道路,我只需要知道自己的道路即可。”丢给荣贵一个坚毅的背影,小梅冷冷道。

    他说的是他的真实想法,无论是过去、现在、未来,他从未改变。

    可惜小梅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小梅。

    刚刚的话如果配上他之前人类的身体,或许真的可以营造出诸如可以用“坚毅”、“光辉”、甚至“伟大”之类形容词来形容的效果,可惜他现在的身体只是个机器人。

    还是个破破烂烂的简易版机器人。

    这就看起来有点滑稽了。

    被眼前小梅制造出来的滑稽效果震的呆了呆,拥有同一型号身体的荣贵赶紧跑过去帮忙了。

    “明明就是准备跳河而已嘛说的那么玄妙干啥?”荣贵还小声吐槽了。

    几个部件推动之后,他们的车子又不一样了。

    车身上的孔洞露出来的更多了,车身也压缩成扁形,看起来有点像

    “潜艇?”怎么说也是男人,荣贵也是偶尔瞟过几眼这方面的新闻的。

    “潜艇算不上,只是个拥有动力机的储藏室而已。”手里的活儿不停,小梅抽空答道。

    说着,他叫上荣贵,将需要储藏的东西一一摆放进内部狭小的空间。

    最需要储藏保护的当然是他们的冷冻仓,其次便是荣贵那一堆破烂玩意了,末了,小梅还把他的工具箱放了进去。

    这就满了。

    荣贵傻眼了。

    “我们呢?”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小梅,荣贵愣住了。

    忘了准备存放现在身体的地方?这不像是小梅能犯的错误啊?

    果然

    拿起事先摆在外面的刷子,又拎起一旁的小铁桶,小梅对荣贵道:“没有摆放我们机械身躯的地方,我们要负责将车子推下水,并且在入水后成为车子的一部分,继续推动车子前进。”

    “什么?我们要变成螺旋桨啦?”听完小梅的设计,荣贵傻眼了。

    小梅的设计向来精简,他会考虑到手边所有的物品,然后让每样物品都发挥自己的作用。

    两人的机械身躯也不例外,早在制造车子的时候,他便一早预留了车后的两个动力推动螺旋桨的位置,合理的潜入后,两个机器人本身便可以成为车子的一部分,推动车子前进。

    被刷了一层防水涂层,晾干的过程中听小梅仔细讲解了注意事项,初步掌握了“如何成为一枚好的螺旋桨”这门课程的荣贵要下水干活啦

    跳下水的那一刻,他灵巧的将身体嵌入了指定的地方,体内自带的系统发出了正确提示音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荣贵总算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他的身体就不由得他控制了,身体自动被车上载入的系统控制,熟练的作为助动器开始工作了,荣贵看看旁边的小梅,发现小梅也是同样的状态。

    心头一松,他又忽然高兴起来。

    “怎么可以睡懒觉呢?我们可是要攒钱进城的人啊!!!要努力工作啊!!!!!!!”大声说完,破旧的小机器人便一路快走去外面的田埂了。

    小梅迅速跟在他身后。

    一边盯着对方的背影一边想:难怪材料相同的情况下对方愣是磨损的比自己快,时速二十公里每小时的车你非要开四十,不坏才奇怪。

    扑到地豆田间,荣贵开始干活了。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骨感的就像就像荣贵如今的身子骨儿。

    静静的旁观荣贵干了一会儿活之后,小梅开口道:“你以后还是按时起床吧,你早起的这一个小时,破坏力也比之前每天多了一小时。”

    欲哭无泪的荣贵:

    收拾过荣贵制造的烂摊子,时间差不多,小梅不慌不忙的开始工作了。

    他是种过地豆的,在曾经居住在这里的时候,他圈了一小块地,观察过别人怎么种之后,自己再回家种,他为每颗地豆的生长情况做记录,不同的条件在哪些方面会影响地豆的发育他统统有记录,等到顺利收获过两茬地豆之后,他的地豆田虽然是最小的,种子也不怎么好,可是产量却是最高的。

    如今那份记忆已经很久远,然而他后来的记忆中又增加了更多的知识,利用这些知识,他很快整理出了一套更好的方案,所以种出的地豆才能又大又好。

    就在这时候,前方,荣贵忽然说话了:

    “唉这些地豆这么我现在的个子就够小了,最大的地豆才有我手掌心大,卖的出去吗?”

    刚刚才在心里感觉自己种的地豆又大又好的小梅:

    默默地转了个身,我不和你说话。

    完全不知道自己刺激到了小梅的匠人之魂,荣贵兀自在旁边捡着小梅挖出来的地豆。大概是这几天按摩生怕伤到自己细嫩肌肤的缘故,荣贵现在的力度掌握能力大大提高了,终于可以再不破坏外皮的情况下将地豆和地豆种子全部捡回筐子了。

    他们的收获不少,可是绝大多数要自己吃掉,每天能够放入地窖框子里的最多也就颗。

    “我会改进一下成分提取仪,试试看能否将提取效率再次提高。”终于,小梅忙完了,看到荣贵手里捧着的地豆筐,就像听到了荣贵内心感慨似的,他忽然说了。

    “嗯,这个还真的只能靠你了。”荣贵抓了抓头,种地什么的他都基本上帮不了什么忙了,制造仪器这种更高端的活计就更轮不到他插手了,资源有限,还不够他浪费的呢!

    荣贵绞尽脑汁想着自己可以做的事,忽然,他脑中的小灯泡“哔”的一声,亮啦!

    “我可以研究一下每次提取完成分剩下的地豆渣,说不定可以敷面膜呀!哎呀这个是我的强项啊,怎么前几天都没想起来呢?”

    于是,今天在小梅研究如何改良成分提取仪的时候,荣贵就用当天榨出来的地豆渣美美的给两个人身体上厚厚敷了一层。

    “我觉得吧,这个地豆和我们那儿的土豆挺像的,我们那儿的土豆可是可以敷面膜的,还有祛疤效果哩!地豆不知道如何,不过敷敷看总归是没差啊!”

    没有理会荣贵的唠叨,小梅专心致志的改造仪器。

    很快荣贵也没工夫和小梅说话了,敷面膜一时爽,卸面膜可是大工程,谁让他敷了一身呢?

    不对!因为是两个人,所以是两身啊!

    他敷的仔细,就连脖子,胳肢窝这些细枝末节都敷上了,于是面膜快干了的时候,如何把几乎粘在两人身上的面膜弄下来可成了个大难题。

    不过荣贵不愧是有着多年敷面膜经验的人,他很快掌握了方法:要用搓的。

    而且,在搓的过程中他还有了惊喜的发现:不知道是不是在湿敷过程中充分浸透了角质层的缘故,搓面膜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身体上的陈旧老皮居然都被搓下来了!

    这些地豆渣居然是天然的磨砂膏!

    一次全身地豆膜做下来,荣贵的身体整整白了两度!旁边小梅的身体更是一个水灵灵哦

    简直白的像一个白炽灯泡!

    于是,当小梅抱着改进成功的成分提取仪过来的时候,荣贵也美滋滋的向小梅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