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很高兴你们今天过来这里选择成为我们的一员。首发哦亲作为一个今年才诞生的新社团我们的社团也是社团中的新生。希望我们可以一起成长在毕业的时候和他一起都变得更加美好……”作为社团的部长,小梅为最终成为俱乐部部员的学生们进行了第一次讲话,荣贵一开始超担心小梅会只说一句“大家好”然后就下来了呢不想小梅居然说了足足一段话!

    虽然时间仍然比其他社团的老大短得多,可是小梅的讲话听起来就是特别有水平,说真的他们这次聚众讲话的地方就在他们临时搭建的招新摊位附近,很简陋小梅讲话的地方也就是一个临时垫高一点的台子,可是,他的目光专注,逐一从台下扫过从下面听他讲话的部员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他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被认真注视了!

    小梅的外表可高冷了!长相又好,他的声音并不大然而沉稳而语速偏慢,台下的部员们简直是竖起耳朵才能听清他讲话!然而越是这样越能把台下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为了听清他的讲话,所有人都专注极了,视线专注,精神专注,耳朵更是拼命的竖了起来!

    站在小梅正后方的荣贵直接感受到了听众们表情和情绪的变化他们先是表情变得越来越认真,进而越来越亢奋,再后来,居然还混合了感动?激动?

    被那些狂热的视线间接盯到,荣贵的小身子战栗了一下:院长啊这简直就像一场催眠啊啊啊啊啊!

    之前从来没觉得他们家小梅居然这么像神棍呐!

    不过他到底是习惯被粉丝狂热注视的人梦里模拟的,加上原本性格就大大咧咧又开朗,荣贵战栗了一会儿,抖啊抖的,一会儿就不抖了。

    甚至,他站到下面的新部员里,一起挥起右手大声呼喊“部长万岁”啦

    小梅:

    这样一来,小梅讲完话宣布招新活动结束的时候,他们居然又多了几十名旁听的路人会员

    最后,小梅还和每一位陷入狂热的部员握了手,不止小梅,他还让南博他们和他一起,和每位离开的部员说话、握手。

    其他社团还在进行社长讲话的时候,他们这边已经在握手告别了,然而所有新会员硬是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排着长长的队伍充满期待的等着和自家部长握手,而握完手离开的新部员更是人人一脸梦幻的激动表情,这……这……

    这个新社团好像邪教啊这一刻,他们隔壁不止一个社团的老大这么想了!

    “咔嚓”、“咔嚓”没有过来参加握手告别会的荣贵也没闲着,他自行揽过了为新部员和小梅还有南博他们拍合影的活儿,他们会有一个俱乐部的专有页面,今天留下的照片到时候全部可以放上去,也算充实内容了。除此之外,这台相机有打印功能,每位过来握手的部员都能得到一张和俱乐部“高层”的合影照片,也算是入会纪念。

    荣贵想的很好

    他们开始告别的时候,其他社团还在演讲,而如今人家早就演讲完了,他们这边的告别还没结束,这样一来,他们反而成了最后散场的新社团了!

    不过好在荣贵已经看到队尾了。

    排在队伍最末端的是一个男生。

    看起来年纪并不大,身材瘦削,一头金褐色的及肩长发一丝不苟的垂于肩头,他的脸色苍白,嘴唇紧紧抿着,绿色的眼睛牢牢锁定着……小梅?

    这倒不意外,队伍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看小梅,不过多半是狂热的注视,末尾那位男生的目光不能说不热烈,然而热烈之外,还有一些更复杂的情绪,荣贵看不懂,然而由于这些不同,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对方!

    对方手里还拎着行李箱。

    一看就是过来报到的新生,这是……注册完手续,行李都没来得及放就过来入教……不,入部了吗?

    歪歪头,荣贵看着那个男子安静的缀在队伍最末尾,慢慢的往前行进。

    终于轮到他了。

    将刚刚拍的照片打印出来交给倒数第二位和小梅握手的妹子,妹子一脸兴奋的离开了,荣贵就赶紧招呼队伍最末端的男生过来了。

    小梅微微转过头,他和刚刚走过来的男生四目相对了。

    蓝色的眼睛就像平静无风的湖面,没有一丝波动。

    待到对方走到他正前方的时候,小梅慢慢的朝对方伸出手来,他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片刻,对方没有立即将手伸过来也就算了,目光热切、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了,那一刻,荣贵几乎担心对方会对小梅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就在荣贵考虑要不要过去将小梅和对方隔离开的时候,对方终于动了。

    一支比小梅的手还要白皙的瘦弱的手紧紧握住了小梅伸出来的手。

    他握得力量相当大,荣贵都看到他手背上鼓起的青筋了。

    这个……怎么看都有点危险啊

    有点焦虑的看着和小梅握手的细瘦男,荣贵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然而小梅却向他看过来,示意没事,要他无需担心。

    可是眼前这男人越看越觉得头脑不太正常的样子,怎么可能不担心哦!

    该不会是别的社团看我们发展的好,过来找小梅真人pk的吧!!!到了最后,荣贵得出了一个看起来最不可能也是最可能的结论。

    然而

    “能否退开一些?我想和梅瑟塔尔大……单独谈一下。”先开口的却是那个疑为脑子不太正常的褐发男子。

    他的视线落在荣贵一行人身上,然而眼中却没有任何人,他说的明明是礼貌用语,然而任何听到他讲话的人都仿佛被居高临下的俯视了。

    这个人……是什么大人物吗?果然是过来找小梅真人pk的吗?

    没有对对方的语气多想,荣贵更担心小梅了。

    “你们不需要离开,继续收拾摊位就好,我和他去那边一下。”接下来开口的是小梅,他直接将对方刚才的话否决了,然后率先向不远处的树下走去。

    一边收拾摊位,荣贵一边担心的向树下的方向看去。

    对方先是用力握住了小梅的手,低声却快速的说着什么,他仿佛非常激动!然而小梅却只是任由他激动着,没有对他的激烈做出任何反应。

    而接下来,对方似乎情绪更加不稳定了,“噗通”一声,荣贵目瞪口呆的看到对方居然给小梅跪下了!

    跪下了!

    是跪下了!!!

    将头埋在小梅的膝盖上,对方伸出手紧紧抱住小梅的小腿,小梅没有任何碰触他的意思,对方抬起头来,似乎又对小梅说了什么,这一次,小梅终于回复他了。

    两个人又在树下僵持了一会儿,那人终于放开了小梅,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小梅又往摊位的方向走回来。

    荣贵赶紧装作搬东西的样子,胡乱搬了一个箱子放到左边的收纳箱内。

    “错了,那个箱子应该放到右边的收纳箱里。”经历了刚刚的事情,小梅仍然精准的指出了荣贵的错误。

    荣贵就抓抓头,赶紧再把箱子抱了回来。

    这时候,那个人也跟着回来了。

    想要打一下圆场,荣贵放下箱子拿起旁边的相机:“那个……其他人都有拍合影,你们两个要不要也拍一下?”

    由于两个人都没有反对,“咔嚓”一声,荣贵按下了快门。

    刚刚拍的照片很快打印出来了。

    小梅仍然是平时那副沉静的样子,然而他旁边的男子脸色却更加苍白了。

    两人一左一右,身高差不多,身形也差不多的两人身上有种奇妙的相似感。

    然而仔细看的话,又觉得两人完全不同。

    两个人没有任何接触,中间隔着还能站下一个人的距离。

    这是一张充满距离感的合影。

    颤巍巍的,荣贵将这张照片递给了男子。

    “谢谢。”男子僵硬的说了一句毫无谢意的感谢语,拎上自己的行李箱,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小梅,他匆匆离去了。

    而小梅则是慢条斯理的和他们一起将东西该拆的拆,该收纳的收纳,清点过所有物品,又和南博他们一起将用剩下的东西搬回南博的寝室,这才和荣贵一起离开。

    对于其他人的好奇,他统一做出了解释:“对方不知道怎么回事,要我一定转学去耶利法尼亚。”

    啊……原来是耶利法尼亚的说服人员吗?

    “也难怪,那边是教会学院,里面的人各个神神叨叨的,啧啧难怪了!”对于小梅这个解释,约瑟夫很轻易的接受了。

    告别了三人,荣贵和小梅决定回家去。

    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夜,虽然委托雅兰多帮忙照顾小黄,可是老是不回去,院子里的花草雅兰多怕是照顾不好。

    离开学院,到停车场领回大黄,两人立刻踏上了归途。

    大概是太累了,小梅在路上睡着了,荣贵只能调低了车内的光线,让小梅睡得更安稳一些。

    不过这样一来,他原本想问小梅的事情也就没机会问出口了。

    胡思乱想着,荣贵光顾照顾小梅了,忘了给自己充电,快到家的时候,小机器人黑色大眼睛里的光消失了他快没电了。

    机体的自然保护机制让他自动进入了休眠,而就在他陷入休眠的瞬间,原本在旁边早就“睡”着了的小梅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撩开身上荣贵之前给他披上的棉被,他侧身将隔壁座位上的荣贵翻转了一下,然后抱到了自己身上。

    就这样一直抱着,小机器人的身体是沉重而冰冷的,然而小梅却像没有感觉似的,收紧了胳膊,他将头靠在小机器人的肩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刚刚出现的男子布林加力的脸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这也是存在于他某几段记忆中的某个人。

    侍卫、视他为对手的同僚、然后……忠实的手下?

    大概可以这样定义。

    对方恳请他回到耶利法尼亚学院去。

    这个“回”字用的意味深长。

    那个瞬间,他立刻意识到:对面这个人也是有奇异经历的。

    和他一样的奇妙经历。

    然而,他的经历是推演,那个人的又是什么?

    有将近一秒钟的时间,他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

    不过他很快看到了荣贵。

    装作干活的样子,然而一直盯着自己的荣贵。

    然后他就立刻恢复平静了。

    理所当然的拒绝了对方的请求,他表示耶利法尼亚也很优秀,然而他的兴趣在古文明研究,而这个学部,显然东部高等学院更加符合他的要求。

    对方就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没有和对方相认的意思。

    也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

    “你的理想呢?”

    “告诉我你的理想是什么!!!”一脸天崩地裂的表情,对方最终抱住他的腿大声质问道。

    “我的理想……”

    纯白的、充满道德感、秩序井然、节制的社会很久以前、大概第三次遇见他的时候,他是这么回答的,在对方的床前,在对方垂死之际,他回答了对方最后一个问题。

    那也是他当时的想法。

    没有任何个人的,他就连理想都是这么的……

    机械?

    然而这一次的他已经和以前不同了。

    仔细思考过对方的问题,他认真答道:“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学者,搞学术。”

    荣贵说他将来是要搞学术的,不是吗?

    仔细想想,他这样性格的人,其实真的适合做学术。

    如果研究的方面对人类有贡献,那么就是一名对人类社会有贡献的学者

    如果研究的方向比较偏门,那么,他就是一位专注于自己兴趣的学者。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把这个俱乐部经营好,将来等到荣贵真的出道了的话,他想给他最庞大的粉丝俱乐部。

    如果说他之前的理想非常空泛博大的话,那他现在的理想就非常小而具体了。

    这也没什么不好,他原本就是一个人而已。

    然后,听到他这句话的男人就一脸遭遇晴天霹雳的模样:“这是错误的!您怎么可以有这样错误的想法?这个世界没有了您是不行的啊!您现在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啊!!!!”

    “怎么可能呢?这个世界,离了谁都是运转的,我没有那么重要。”看向脚下的男子,简直就像看到过去的自己。

    小梅抬头看了看头顶茂盛的树叶,然后低下头道:“我不知道什么是错误的路,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路,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正在前行着的道路,是我想走的路。”

    回忆到此为止。

    然后他就终止了和对方的回答,看到了荣贵,然后和荣贵一起干活了。

    命令大黄自动打开车门,小梅小心翼翼的抱起荣贵,稳稳的,朝通往他们俩家的小路上慢慢走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晚了一些,睡了长假中第一个懒觉,估计也是最后一个。

    然后躺在床上静静思考了一下今天的剧情。

    嗯哼。

    以及

    “我不知道什么是错误的路,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路,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正在前行着的道路,是我想走的路。”

    小梅今天说的话,也是我最近经常想的话,看到大家的评论,我会反复思考,改正不足的同时,我也在思考主线问题,然后确定:我目前也是走在我心里主线的大路上哒!

    虽然这个主线很有可能到完结章才会让大家清晰的感受到……

    如果现在大家硬要找个主线的话,那么

    这个故事的主线是:小梅英勇的推翻上辈子的自己的故事。

    他太可怕,这个世界上能推翻他自己的人,只有他自己本人了。

    远目。

    嗯哼,没毛病。

    以及!小梅不想对阿贵撒谎,于是,装睡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