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并不怎么查看自己个人页面的被关注数, 加上整整一个星期忙碌于mv的制作、这段时间内, 他可是连个人页面都没登陆过。|这样一来,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个人页面如今的关注总数到了一个有点惊人的地步!

    穿搭迷、健身迷、美食迷加上游戏迷……尤其是后者,为了第一个查出这个游戏到底属于哪一个游戏,不少对个人页面内容没兴趣的路人都关注了荣贵的个人页面,路人粉的数量是很吓人的,不知不觉间, 荣贵个人页面的被关注数已经比原来翻了不知道多少翻了。

    荣贵的mv一放出来,系统随即将更新通知发送到了每位关注者的个人信箱。

    作为荣贵个人页面的忠实关注者, 居住在碧森法布尔城的少年——蓝波在第一时间打开了荣贵的mv。

    和他做出同样选择的人还有很多,一时间,居住在不同星城的人们、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性别的人们,在同一时间全部打开了一支mv。

    这个时代的mv播放方式也更加先进了, 使用全维观赏模式播放的话,观赏者几乎就像置身视频中的世界中一样。

    播放键按下,观赏者的眼前一片黑暗。

    相当长时间的黑暗, 就在有人怀疑自己的播放器是否坏了的时候,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清越的啸声。

    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啸声, 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动物发出的声音, 尾音拖得长长的,竟像是某种乐器。

    然后,伴随着啸声,一头长相奇异的异兽缓慢的自黑暗中蜿蜒而来。

    他的长相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说是异常奇怪的,然而看到他的瞬间, 却没有一个人想要称他为怪兽。

    太美了!这头兽实在太美了!

    他的身子弯曲而长,似蛇,然而比蛇雄浑的多,皮肤遍布鳞片,腹下生有四爪,那爪隐藏在云雾之间。

    他的头上有角,目似铜铃,嘴边有须,神态威严,任何和他对视的人心下顿时一凛。

    神兽——

    这一刻,这个形容词同时浮现在了不少人的心中。

    原本让人不喜的黑暗由于多了这头神兽,顿时变得神秘起来,而且这头美丽的神兽只是第一头而已,接下来,又有一头同样姿态的神兽自黑暗中而来。一头、两头、三头……

    九头巨大的神兽张牙舞爪浮空俯视众人的时刻,所有人顿时感觉自己无比渺小,在这个时候,人们才忽然想到一个词。

    黑暗,不仅仅意味着绝望的无光地带。

    它同时代表混沌。

    那是万物初始的地方。

    就在这个想法在人们心中萌发的时候,九头巨兽同时一声清啸,啸声过后,他们巨大的身体纷纷化成云、落成雾,白色的雾气越来越凝实,原本漆黑的画面瞬间化成了一片洁白。

    一片洁白之中,一滴墨水忽然滴落在上面,然后一个奇妙的图形忽然出现在画面右侧。

    一个,两个,三个……

    三个不同的符咒的黑色图形慢慢凝实在众人面前,本能的人,人们猜到这应该是三个文字。

    某种神秘而优美的文字。

    一方小小的红印落在文字的最左侧,之后,伴随着一声弦动,画面终于出现了。

    黑色的天空中,一轮弯月悬挂在那里。

    温柔的月光指引着黑暗中的旅人,人们从黑暗的房间中钻了出来,然后看到了月光下隐隐绰绰的古老小镇。

    前方远远的路口,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面容专注肃穆,他垂着眼认真地扇着前方破旧的火炉。

    老人手中的蒲扇慢慢扇着,伴随着他的每一次扇动,刚刚响动一声即止的乐声慢慢的泄了出来。

    那是一种没有人听过的乐器演奏出来的乐曲,就像一粒一粒的珠子,从老人的扇子中抖落出来,而视频中的故事,也在珠子跌落的时候,被娓娓道来——

    蓝袍的青年从老人手中接过扇子,他像是在和老人讨教什么,在老人的教导下,他拿起扇子代替老人扇起了炉火。

    黑发黑眼的蓝衣青年一垂眸一抬眼,一股难以言说的风流便从他的眼神中流淌出来。

    在这个黑发黑眼已经近乎绝迹的年代,在黑色并不受欢迎的天空城,人们还是第一次发现:黑色竟然可以如此美好。

    黑色的发丝柔顺,黑色的眼温柔,他的眼专注的盯着前方的炉火,红色的炉火便温暖的燃烧在他的眼里。

    他冲屏幕一笑,那笑容瞬间击中了屏幕前几乎所有人。

    然后画面便瞬间切换了,藉由黑发美男子的眼,他们看到了他眼中的世界:

    青砖小瓦房,木头制成的窗敞开着,风吹过木窗吱呀吱呀,窗内的人却完全不受影响,一个站,一个坐,两个人在认真读着书。

    前方站着的青袍男子显然是老师,然后坐在木书桌后聆听的白袍青年是学生。

    而黑发黑眼的男子眼中的人显然是木桌后的青年,他的视线似乎惊动了对方,对方在父子摇头晃脑背过身念书的时候偷偷转过身,这一转身,屏幕前的观众再次被惊艳了。

    这青年同样是黑发,然而眼睛却是湛蓝,他的表情不多,肃穆甚至有些冰冷,看上去就不可亲近的模样,然而当他转过身,对上对面的人的时候,表情却有了极微妙的变化。

    仍然是冰山,然而,却是阳光下的冰山了。

    两个慢镜头之后,接下来的画面便变得活泼许多。

    裁制扇,绣手帕,集兰草,制蓝袍,烹青桃……

    之前荣贵以照片形式发布在个人页面上的画面以活动的形式出现在了这只mv里,和照片不同,两个人在这支mv中完整的露出了脸,而形象也就更加灵动,视频显然是以时间顺序拍摄的,跟随着故事里两位青年,视频的观看者仿佛也跟随他们经历了游戏里那个美妙的世界。

    跟着他们拜师,学艺,被各种现在早已失传的古典技艺所震撼;

    跟着他们熟稔的走在古老小镇的街头巷尾,逛进每一个铺子,和遇到的每一个人打招呼,这所神秘的小镇一点点向人们展开它的全貌。

    人们看到之前在片头出现过的神兽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绣娘的绣花针下,看到白袍青年捧着绣着那异兽的扇面去询问夫子,然后,人们看到那夫子笑着,使用一种奇妙的笔,在纸上缓缓落下一个奇妙的文字。

    那个文字,恰好与片头出现的三个文字中的第一个一模一样。

    舒展又豪迈,这奇妙的图形果然是一种陌生的文字!

    他们看着两位青年一天天成长着,然后某一天,他们拜别了镇上的所有人。

    由于没有文字,亦无对话,人们并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开,只是知道他们要离开,前往未知的外界。

    两个人一出小镇就遇上了麻烦,看着他们被一种小巧可爱的禽类怪兽围追堵截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笑了;

    然后,随着两位青年,他们看到了漫山遍野红透的枫林,掩映在红叶之间,蓝袍青年手指拈起一片红叶向对面微笑的时候,所有人的心又沉醉在这无比美妙的秋景之中了;

    山下的小村庄,静谧而美丽,两位青年投宿在村头,在村里的茶农那里得到了制茶的方法,第一次喝到美味山茶的时候,人们光看蓝衣青年忽然瞪大的黑眼睛,就知道那茶叶一定非常好喝;

    山下是秋天,山上就是冬。

    白雪皑皑之间,两个人在茅草庐下方饮茶躲雪。

    和之前人们已经看过的赏雪图不同,这一次,人们看到了蓝袍青年眼中的景色。

    漫天的鹅毛大雪为背景,穿着和雪一样洁白袍子的蓝眼青年垂着头,认真的烹茶,当茶水分好之后,他将茶水递过来的瞬间,倒映着白色大雪与蓝袍青年的冰色眼眸专注至极,仿佛眼前的就是他的全世界——

    弦乐声声,跟随着两个青年,观众们仿佛也随他们一路艰辛跋涉,斩荆棘、杀怪兽,访亲友,拜大儒……一路走来,有艰辛,更有美好的景色。

    他们到了京城。

    由于盘缠不够,他们住在环境很差的客栈中,黑发青年每天在帐中捕蚊虫,就是为了让白袍青年能够安静读书。

    烛光之中,两个人明明一句话也不说,然而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

    然后,终于到了开考的那一天。

    蓝衣青年送自己的同伴上考场。

    那一天,满城尽是读书人,白衣飘飘,明明都是清隽的书生,然而随着不断拉远的镜头,隔着屏幕,人们硬是感到一种全军万马争跨独木桥的肃杀之意。

    一个人在考间,一个人在简陋的客栈;

    一人认真答卷,一人焦躁的在客栈中走来走去。

    然后就是一声锣响,无数人满脸惊喜,纷纷挤进破旧小院将喜报报与两人。

    除白袍,换红裳。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即使不懂古诗,然而当曾经的白衣少年换上红袍,骑上骏马,在无数宫人的簇拥下,缓缓进入欢腾的人群中时,所有人从视觉实质上充分领略了这句诗的含义。

    高头大马之上,俊美的青年缓缓前行,无数鲜花手帕从道路两旁,从两侧的楼上抛下来,任由那些从自己身旁纷纷落下,他的眼神一如往常般坚定,直到他好像察觉了什么,抬起头来,他向左前方的屋顶方向望去——

    对上了蓝衣青年微笑的眼。

    蓝衣青年笑着,忽然站起来,一掀自己袍子的下摆,却是他不知道从哪里收集了无数红色的小小花瓣,他笑着,然后将这些花瓣从屋顶上全部抛了下去。

    一场红色的花瓣雨。

    怔怔的,一直淡定的红衣状元郎第一次伸出了手,白皙的手掌探入那挥洒的花瓣中,红色花瓣那么密,直到将他的手掌全部淹没。

    然后乐声变得激昂而潇洒,鼓点叠叠,充满了豪迈肆意的味道。

    镜头拉近,红色的花瓣雨变成了一团红雾,然后镜头渐远,变成了一片红色的花,一朵一朵,开的密密麻麻,开的艳艳丽丽,它们俏丽在树梢之上,画面变成了一片花林,随着镜头继续拉远,人们也看到了枝头下正在练枪的金甲武将!

    金色的锁子甲细腻极了,将原本布衣的蓝袍青年衬托的英武不凡,枪出如龙,他的目光专注,树下脚下堆积着厚厚的落红,乍一看,竟像是他在火中练武一般。

    画面一转,蓝袍青年换了一身装扮,却是变成了舞者,行走在水波之上,他竟是可以在水上舞蹈!

    不是女性舞者的娇柔,他的舞矫健有力,舞者的服装有些暴露,刚好把他完美的身材展示在重点面前,明明是男性,然而看到他舞蹈的人却觉得这舞与性别无关,任何看到它的人都会为之魅惑!

    画面再转,他又换上了另外一身黑色的劲装,手持匕首,他的周身充满了肃杀之气。

    画面不停翻转,蓝袍青年的扮相一变再变,每次扮相不同,他的气质都会随之变化,一人千面,每一面都是那么迷人。

    他太多变了!

    衣着千变万化,气质千变万化,周围的景色千变万化,一切都在变化——

    然而,这其中,却又有唯一一样不变的事物。

    蓝衣青年是火色花朵中舞刀弄棒的武将,下一秒,火色花朵变成真正的火焰,武将出现在战场之上,白衣青年便纶巾羽扇出现在战场的大后方,稳稳压阵;

    而当他是睡莲上舞蹈的魅惑舞者,紧接着,他手持匕首向台前观舞的达官贵人行刺而去,而在他得手被围之后,一名琴师却从后方持琴越出,两人背靠着背,人们这才发现之前为舞者伴奏的是那位白衣青年……

    就像一朵双生花一般,无论蓝衣青年在何处,变成何种模样,之前的白衣少年始终在他身旁。

    如影随形。

    接下来的音乐越来越激烈了,画面也越换越快。

    快的是画面更迭的速度,然而接下来每一个场景,哪怕只是一闪而过的场景,蓝衣青年和白衣青年的表情仍然那么真,他们华丽的衣袍翻飞,无一不精致,无一不精美……

    明明是一场换装秀,硬生生在流畅音乐和细腻分镜的加持下,变成了极致的视觉享受。

    画面终止于状元郎打马游街的街尽头,高头大马之上,状元郎驾着骏马跑离了人群,蓝袍青年一跃而下,落在了红衣状元郎的身前,两人相视一笑,随即向远离人群的地方跑去。

    不知不觉中,他们身下的骏马慢慢变化了,最后竟是变成了片头出现过的神兽!

    身骑神兽,两人向更广阔的天地间飞去——

    视频终止于龙尾在空中的轻轻一甩尾。

    音乐声消失很久,画面也维持最后一幕静止了许久,过了好长好长时间,观众们才发现:视频……居然完了?!

    怅然若失,灵魂还留在之前那个奇异的世界不肯离开,回过神的观众们——

    炸开了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没把自己想象的情景很好的写出来~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