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0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所谓“鸡在家中走祸从天上来”说的就是小黄了。3s520

    好容易打算从鸡窝里出来正在主人们新种上的菜地里翻翻看有没有什么小虫子或者草籽什么的,然后抬头看看陌生的蓝色天空,跳到栅栏上眺望一下远处的大海,小黄正在一脸懵懂的享受海风,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阴影笼罩了它,不等小黄意识到危险它已经被成功捕获了。

    以上,就是小黄的遭遇了。

    这些事荣贵即使没有亲眼目睹也大概想象得到。

    一只手努力的安抚缩在自己衣服下瑟瑟发抖的小黄,荣贵告别了两位邻居,又告别了两只两眼放光注视着自己衣服下小黄的大白鸟明明是鸟,荣贵总有种看到两只狗的感觉,大狗吐着舌头傻乎乎的那种。

    “可怜的小黄”轻轻抚摸着将脑袋埋在自己两腿中间不出来的小黄,荣贵对小梅道。

    小黄这次真的吓坏了坚决不回院子里给它搭的鸡窝更不肯去院子里遛弯,它原本还想回大黄身上,可是一到车库,看到车库里那窝鸟,小黄小黄更怂了!

    最后还是小梅想了个办法:使用坚固的金属他做了一副细长的锁链,锁链的一头在鸡窝里,另一头则绑在小黄的脖子上戴着的项圈上。

    对了,项圈也是小梅刚刚做的,同样材质的金属打造,相对于小黄的脖子而言还挺粗的。

    小梅试图给小黄戴项圈的时候,小黄还用力啄了项圈几下。

    那个小黄又不是狗,用不着佩戴圈吧?这样不会被人认为是虐待宠物吧?

    忧心忡忡的看着一脸认真给小黄调试项圈以及锁链长度的小梅,荣贵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就在他担心的时候,小梅已经将项圈和锁链调试完毕了,站起身来,荣贵听到小梅对小黄点了点头,小黄用湿漉漉的小眼睛看了一眼小梅,颤巍巍的抖着小细腿儿站起来

    然后

    高兴的叽叽叫了起来!

    哎?!

    高兴?

    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不过荣贵总觉得自己瞬间懂了小黄脑中的想法。

    一般人的脑袋里:有锁链锁链很结实一头拴在鸡窝里一头拴在鸡脖子上虐待

    而小黄的小脑袋瓜儿里:有锁链锁链很结实一头拴在鸡窝里一头拴在鸡脖子上

    安全感?

    脖子上坚固的项圈让这套防御设备看起来更安全了!

    看着小黄从试探性的在院子里走走到雄赳赳气昂昂在院子里踱来踱去的样子,荣贵

    荣贵:

    感情刚刚小黄啄项圈不是在挣扎,而是在确认项圈硬度来着?

    撒了一把烘干虫肉王大爷家拿的给小黄,荣贵又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然后和小梅进屋了。

    窗外的天气仍然是晴天,海浪阵阵,波光粼粼,蓝天白云,晴朗的好天气。

    刚从地下城过来的人,往往很容易被这样全天白昼的天气迷惑,很容易出现一种“类时差症候群”,这种病轻时只是让人的精神过于兴奋,无法入睡,精神亢奋身体却慢慢越来越疲劳,很多人会生病,重感冒、发烧,生病产生的疲劳感强迫身体入睡,这样的日子过一阵子,身体也就慢慢适应永昼的环境了。

    小梅之前每次都会得这种病。

    为此他还特意给自己准备了恢复药剂,原本打算有症状就吃药的,谁知等了两天了,他的身体一直很好,一点要生病的感觉也没有。

    “小梅想什么呢?快到睡觉了呀,你赶紧去洗澡,然后我们就开灯睡觉。”荣贵催促他了。

    嗯,答案应该就在于身边这个人吧?

    为了保持身材以及皮肤状态,荣贵是个作息异常规律的人,除了特殊情况,自从两人相遇以来,小梅几乎没有见过他作息乱掉的时候,由于两人每天形影不离,小梅的作息竟然也是几乎没有乱过!

    “明天我们要早起锻炼身体呢小梅你的身体还在复健中,跑步可能有点勉强,我们还是散步吧?不过要吃过东西再去,嗯哼让我想想,明天我们做点什么吃呢”荣贵自己也不含糊,虽然不好洗澡,不过他还是拿出保养油开始仔细擦拭自己的身体,一边擦拭,一边开始为明天做计划。

    这个就是另外一个原因了。

    因为和荣贵在一起,小梅每天都吃着异常丰盛且营养搭配合理的食物虽然是自己做的,可是如果没有荣贵的话,小梅自己的情况下,他估计会只吃能保持胃部基本功能的食物,外加营养剂补充营养了事。

    他并不是会耽于美食享受的人。

    然而现在

    走到荣贵身边,小梅先给荣贵把他不好清洁的后背、后脖子擦拭了一遍,然后才拿着睡衣去洗澡。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两个人准时入睡。

    第二天七点的时候,荣贵准时起床,在他醒来没多久,小梅也起来了。

    没过多久,屋子里便充满了阵阵饭菜香。

    吃过饭之后两个人先是在自家的小菜园里忙碌了一阵子,大约半个小时后才出门散步,他们出门的时候,小黄忽然紧张起来,荣贵想了想,就把小黄也带上了。

    牵着狗散步是常有的事,牵着鸡散步就

    荣贵总觉得自己搞不好做了一件十分罕见的事儿

    他们出门的时候,住在车库里的海鸟一家也飞出去了,白色的海鸟飞入蓝天,冲向大海的姿态美的就像一幅画。

    真是平静极了。

    真难想象他们在一个月之前还在星狱里,一个黑暗的、充满焦急与绝望的地方。

    听着远处传来的阵阵海浪声,荣贵的心情也平静极了。

    牵着小黄,荣贵慢慢加快速度,好让小梅可以走的舒服一点毕竟小梅现在腿比他长,一步顶他两步等到他小跑起来的时候,小梅的速度刚好符合复健运动的强度。

    不过这样一来,外人看他们倒像是小梅陪着荣贵出来跑步了

    生活水平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会越来越注意自己的身材和运动很早以前,荣贵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这句话,现在看来,这句话很有道理。

    他看到了很多运动的人。

    越过草木,他向侧边的公路上看过去的时候,时不时就发现有一两辆车子停在路旁,而这些车子的主人就在公路旁的跑步道上或快或慢的跑步。

    看到荣贵和小梅,他们还会远远的朝他们挥手致意。

    荣贵也就很高兴的把手挥回去。

    他再次肯定:这个城市的人多大部分真的很友好。

    嗯,大部分都对他们很友好,除了

    心里正想着,荣贵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除了脚步声,还有一种更重的声音,听起来也是脚步声,不过有点奇怪,小黄一下子不动了!

    他们现在正走在一个坡道上,正在上坡,正往他们这边走过来的人刚好在坡的另一侧,他们刚好看不到对方。

    荣贵一怔,脚步就停了下来,而在这段时间内,前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昨天和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他们拜访过的第一位邻居、多英的主人的脸就慢慢从坡道的另一侧出现了。

    先是头,然后是胸膛

    再然后,和荣贵几乎一般高的“小暴龙”多英也出现在他们眼前了。

    和小黄一样,多英的脖子上也佩戴着金属项圈,项圈上绑着锁链,而锁链的另一头持在多英主人的手中。

    板着一张脸,多英的主人仍然是一副让人看了就想退避三舍的生冷表情。

    呃之所以叫他“多英的主人”,这是因为荣贵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昨天短暂的拜访中,对方只介绍了自家宠物的名字,完全没提到自己的名字啊!

    荣贵有点紧张的揪了揪拴着小黄的锁链,他还在想要怎么和对方打招呼才好,不想这一次却是对方主动先开口了:

    “早上好。”

    虽然语气非常高冷,然而确实是在朝他们打招呼没错了。

    “吼!吼吼吼吼吼!!!!!”比主人更热情打招呼的,却是男人手里牵着的多英了。

    老实说,这头和暴龙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大个子张开嘴咆哮的样子真是充满震撼力,荣贵如果此时用的是自己本来的身体的话,他相信自己一定腿软了!

    还好还好现在他是机器人,金属腿很硬,在那头大家伙冲过来的时候,他硬生生撑住了,强迫自己忽视对方嘴边不断溢出的大量口水,他还颤巍巍的摸了摸那个大家伙的头。

    “多、多英,早上、早上好啊”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荣贵的话的缘故,多英看起来更兴奋了,具体表现是它的嘴巴张更大了,一大坨口水“吧嗒”一下砸到了荣贵的鞋上。

    强忍着害怕,荣贵又轻轻摸了摸它的头。

    布满硬鳞的头硬硬的,凉凉的。

    “谢谢你没有怕它。”就在这个时候,多英的主人又说话了:“多英是个热情的孩子,它喜欢人类,可是大部分人还是会害怕它。”

    “害怕的表情和抗拒的动作总会让它很伤心。”

    轻轻拉了拉多英脖子上的锁链,他示意多英退回来,多英很听话,很快便滴答着口水退到了主人腿边。

    好吧,因为个子挺大,应该说是“主人腰边”更合适。

    男子便大力揉了揉多英的头,冷硬的表情有了一丝松软。

    “它留口水并不是因为饥饿或者食欲,而是因为它年纪大了,牙齿都掉光了,没有牙医愿意帮它安装假牙,所以才控制不住口水。”

    “啊?”荣贵就忽然觉得多英好可怜起来。

    “由于牙齿不好,它原本只能吃营养膏度日,不过昨天你们做的小甜饼它居然可以吃,而且很喜欢。”

    “它昨天吃了半盘子小甜饼,今天早上把另外半盘也吃光了。”

    “从它最后一颗牙齿掉下来之后到现在,这孩子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所以”

    男子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窘困,半晌,他从身后拿出一个盘子,荣贵定睛一看,正是他和小梅昨天送去装小甜饼的盘子!

    “啊啊啊我正想找你们拿回盘子呢今天我们还打算做小甜饼给你们呢只是盘子不太够用”荣贵急忙道。

    “嗯,我们就是过来散步外加送盘子的”男子低声道。

    “多正好啊”荣贵就大声道:“我们一起散步呗?散完步一起去我那里,我们可以一起做小甜饼,然后你们刚好把自己的那份带回去”就是这么善解人意,荣贵立刻把自己和小梅的行程规划好了

    有点羞赧的笑了笑,男子点了点头。

    荣贵便笑嘻嘻的走到他身边,然后又摸了摸多英的头。

    接下来的时间里,还是荣贵说话,小梅和男子在旁边听,偶尔回应一两句,为了照顾客人,荣贵和男子说话的次数更多一些。

    看着尽量和男子找话题的荣贵,小梅心里忽然浮现一抹古怪的情绪。

    又骄傲看,阿贵就是这么好,可以立刻感知对方的情绪并且做出最贴心的反应

    又有点复杂阿贵总是这么好,以至于他对外面的人也很好。

    如果荣贵醒来遇到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其他某个人,大概

    无论他遇到的是谁,荣贵应该都能过的很好吧?

    甚至比现在还要好,因为荣贵不用为了别人卖掉自己的身体。

    有的时候,就像现在这种情况的时候,小梅总是无法控制自己会这么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荣贵感到自己的手被拉住了,低头一看,荣贵黑色的大眼睛正认真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小梅,走太多太快不舒服吗?”荣贵担心的看着他。

    敏感体察力强如荣贵,即使在和别人聊天,仍然在第一时间发现小梅情绪的细微波动了。

    然后他就和旁边的男子道:“抱歉,我们能就散步到这里,先回家吗?我们家小梅的身体不太舒服,大概是之前走的太多了”

    就一句话而已,抓住里面的关键词,小梅摸摸胸口,感觉刚才古怪的情绪瞬间消失不见了。

    他的胸口又暖暖的,很饱满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小梅的胸口是罩杯哒!

    作者啾被阿贵殴打n

    以及

    今天小梅又学会了一种新的情绪嫉妒。

    以及

    在下今天不但被阿贵暴打,还被大姨妈加感冒双重揍,、、、

    抱歉更晚了,实在太难受了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