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出发的时间已经下午六点了荣贵特意询问过小梅这里的上班时间平均是上午十点半到下午四点半现在的时间对方刚好可能刚刚吃饭或者刚刚吃好饭,把小甜饼送给正在吃饭的邻居,刚好可以给人家加盘点心把小甜饼送给刚刚吃好饭的,那就是饭后甜点如果还没做的……呃,那就给人家垫垫肚皮先。3wxs520o

    荣贵计划的很好。

    由于这里的夜生活时间比较长第二天上班晚也不用着急那么早上床,所以荣贵也不用担心去晚了人家都睡觉了加上这里的天永远这么亮,荣贵就和小梅慢悠悠的开过去。

    荣贵负责做出“拜访邻居”这个决定,而小梅则负责决定最节省时间的拜访顺序,从左边的崖边小路出发他们决定先拜访这条路上沿途的邻居。

    和基本上光秃秃的院子不一样,道路两侧的草木还挺繁盛的,都是荣贵完全叫不出名字的品种有一种常见的花树大概正值花期,上面开满了硕大的红色花朵见到一颗开花特别多的树时荣贵忍不住让大黄停车了他要下车照相!

    美美的在树旁拍了好几张照片,还给小梅拍了几张后,在拍照的时候,荣贵绕到树后,这才发现这棵树后视野特别好!后面是一片山崖山崖下方是沙滩,而前方就是大海!

    “这里可真美啊”赞叹着,荣贵倒退着,想要找个更好的角度拍一张照。

    由于没有低头看路的缘故,他忽然脚一歪,摔了一个屁股墩儿

    “没事没事”看着小梅要过来拉自己,荣贵摆着手,比起自己,他更担心自己手里的相机,就算没有摔下来,万一自己跌掉的时候不小心用力太大、把相机捏坏了,那也是非常可惜的呀!

    好在相机和自己一样结实,一点事也没有荣贵松了口气,抬头朝小梅笑笑,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小梅的眼神似乎不太对。

    好吧,如果是外人看的话,小梅仍然是平时面无表情的死样子,不过在荣贵看来,他却在瞬间发现了小梅的目光……有点奇怪。

    顺着小梅的视线往下看去,荣贵先是看到了自己的机械手,然后看到了自己机械手下作为支撑点按着的一块白色石头。

    呃……白色石头……有什么不对吗?荣贵想着,一个没留神力气用大了,白色石头被他按得往后歪了歪,石头正面的字顿时出现在他眼底,他有点吃力的倒着辨认了一下,上面写着……

    “……之墓……”

    “院长啊!!!!!是墓碑!!!!”荣贵腾地跳起来了。

    他先是本能的朝小梅那边跑,然后想了想觉得不对,赶紧收住脚步,现将墓碑重新弄直,又多压了一些土在石碑周围,然后还合十拜了拜。

    “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荣贵一边说,一边恭恭敬敬往后退,结果后退的时候又没看路,脚又撞到了什么,荣贵回头一看,差点跳起来:又是一个墓碑!!!

    之前的道歉动作不得不又重新来了一遍。

    这次之后,荣贵就非常非常注意脚下了,然、而

    之前没注意也就算了,如今仔细一看,他这才发现脚下的草丛里有好多墓碑!!!

    白色的、黑色的、小小的长方形,上面或者有花纹,或者只是雕琢平滑,全部都是墓碑!!!

    “小、小梅啊……怎些……的人……死得到处都是?”荣贵颤巍巍道。

    小梅……

    小梅:我们不也是一样吗……

    想起两个人一路埋得到处都是的墓碑,小梅看着眼前这些墓碑反倒觉得有点亲切了。

    难得的,他像荣贵一样冲着这些墓碑微微鞠了一躬,口中喃喃有词,似乎在快速的说着什么。

    荣贵这时候也害怕的凑到他身边了,小梅的声音很小,荣贵听不清他具体在念什么,然而那些陌生的语句中透出的东西感染了他,荣贵松开了紧紧抓着小梅裤子的手,神情变得平静起来。

    小梅很快念完了,荣贵等到这个时候才抬头问他:“小梅,你刚刚在念什么?诗么?”

    很冗长,很有韵律感的样子。

    小梅摇摇头:“是祷告词,希望这些魂灵的主人得到安宁的祷告词。”

    “小梅你真善良。”荣贵说完,环顾了一圈四周,半晌跑回大黄的车厢里,端出两盘小甜饼,他在每个墓碑前放了一个小甜饼。

    然后他们就开着大黄离开了这个安静的小角落。

    原本以为刚刚遇到的大概是一个小小的墓地,不想沿途他们又陆陆续续发现了一些坟墓,如果要是在地下城有这发现,荣贵想那一定是一个恐怖片!不过现在他们是在终日白昼的天空城飞,周围又是蓝天白云的爽朗天气,看着一个个坐落在海崖边眺望大海的小墓碑,它们很不起眼,如果不是刻意观察的话,这些几乎淹没在草丛中的墓碑甚至无法让人看到,它们静静矗立在那里、遥望大海的样子……

    荣贵觉得还挺漂亮的。

    “不过这里到底为什么有这么多墓碑啊?”扒着窗户往外看,荣贵小声嘟囔着。

    这个……还真的把小梅问倒了。

    原因很简单:珊瑚城真的是一座非常普通的城市,没有任何起眼的地方,连个名人都没有,在之前的无数记忆之中,这座城市没有给任何一段记忆留下印象。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好事,没有任何印象,说明这座城市非常平凡的同时也非常安宁,没有任何动乱发生,对于定居的人来说,当真是好事。

    “我也不知道,以后慢慢就会知道的。”小梅道。

    “嗯。”

    说话之间,距离他们最近的邻居家到了。

    这是一栋红色屋顶的小房子,不大的院子里种着好些……果树?!最外面一圈的果树上长满了大大的、好像西瓜一样的果子,不过颜色却是紫色的。

    好奇妙

    荣贵心里想着,待大黄挺稳,两个人端着小甜饼下了车。

    这里应该也是分配的房子,院子外的栅栏和他们家是同款,里面的房子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不错材质也差不多,小梅负责端着小甜饼,荣贵则负责跳起来按门铃。

    他跳了好几下才顺利按下了门铃,迎接他的却不是心心念念的邻居的声音,而是

    “吼!吼!吼!”院子里由远及近传来了狂暴的吼声!

    那头有着硕大嘴巴的凶恶动物撞上栅栏的时候,荣贵被吓得一动不敢动了。

    天啊!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动物啊!大张的嘴巴好像黑洞一样!两只大大的眼睛同样像是一个黑洞!对方身体表面是蜥蜴一样的鳞片,勉强打量了对方一眼,荣贵觉得……觉得对方简直就像一头缩小了数倍的暴龙!

    “不用怕,有项圈。”在他退到小梅身上的时候,小梅冷静的声音从头顶而来,在对方脖子上果然看到项圈的时候,荣贵稍微振作了点。

    有项圈……就代表对方应该是……应该是宠物吧?

    院长啊!居然有人养这么像怪物的宠物!

    心里狂叫着,荣贵勉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因为他听到脚步声了,伴随着脚步声,一个男人出现在栅栏后。

    那是一个一头银发的瘦高男子,身上穿一件白色袍子,背后有一对翅膀,以及

    对方的表情非常冷漠。

    嘴角微微向下,细长的眼睛看人的样子就像看某种器具一样,一点温度都没有。

    看起来就很不好打交道的样子。

    “您、您好!我们是新搬过来的邻居,今天过来……是想和您打个招呼。”虽然如此,荣贵还是硬着头皮和对方打招呼了。

    对方冷硬的目光先是落在他脸上,随即落在小梅脸上,然后移开了。

    荣贵就继续说:“我是荣贵,他是小梅,我们俩住在……”

    他伸出手颤抖着往自家的方向指了指:“那个蓝色房顶的小房子里。”

    对方仍然平视空气。

    “那个……那个……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希望今后的生活里……我们交往愉快……”院长啊现在就很不愉快了好不好?荣贵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要哭出来了。

    对方生硬的态度让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看到对方手边仍然凶悍瞪着他们的小型“暴龙”,荣贵颤悠悠道:“您……您的宠物很可爱。”

    天知道,这句话是真客套用语了。

    谁知道

    “谢谢,他的名字叫多英。”他们的邻居出人意料的回复了这句话。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爱宠狂魔?!

    荣贵看看前方的男人,又看看几乎和自己一般高的“小暴龙”,末了,他毅然从小梅手里接过小甜饼,然后对男人道:“初来乍到,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所以……”

    荣贵将小甜饼隔着栅栏端到了多英面前,然后继续道:“所以,我就给您家的宠物准备了一些我们家乡的小点心。”

    “?”小梅低头看荣贵了。

    “人也可以吃,这个……这个很好吃的,又甜又软……”荣贵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不过,也不知道他说的哪句打动了对方,一直紧闭的栅栏门总算打开了,虽然只是一道小缝隙。

    “谢谢。”对方将装着小甜饼的盘子从荣贵手上接过去了。

    然后

    然后毅然而然的带着“小暴龙”回去了。

    回去了……

    回去了?

    栅栏门再次关上,荣贵和小梅就这样被晾在了门外。

    “……”对方走的很快,加上里面枝繁叶茂,一会儿功夫荣贵就已经看不到邻居的背影了。

    “总算……总算他收下了,不是吗?”荣贵只能苦着脸对小梅道。

    “嗯。”好在小梅对此似乎并不介意。

    拉着荣贵重新回到大黄身上,他们向第二户邻居的家前进了。

    作者有话要说:吃了半个闭门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