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2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见普尔达稍微困难一点由于受伤太重普尔达浸泡在修复仓内好几天荣贵和小梅过了两天才见到他。&p;;

    伤痕累累、骨瘦如柴普尔达被营救出来时的照片一经传出声讨佩泽的声音益发强烈。

    “伤痕累累什么的确实是被关起来的时候弄的,不过骨瘦如柴什么的我天生就长这样。”对于自己照片传出去的事情,普尔达是这样对荣贵说的。

    他现在住在独立病房内,条件还不错,照顾的人也用心不过门口的监控也很严,和珀玛吉吉那边完全不一样。

    毕竟普尔达的身份还是正在服刑的犯人。

    “他们说只要我同意将照片发布可以减少三年刑期,原来刑期还可以这么减的。”又在荣贵的帮助下喝了一口水,普尔达看向小梅。

    “这次的情况是特例,涉及到两边人马的较量为了打击佩泽所在的阵营,另一边一定会好好安置这次事件中的受害者,给予他们以往不曾给到的好处处理方法也会最温和。”小梅回答道。

    普尔达就点点头:“我说呢,就感觉这次的处理方式简直好的不可思议好到我的眼皮天天跳。”

    “这一次你的养伤时间也算在刑期时间内,伤好之后,应该会被送去其他地方服刑,有记者以及其他相关人员的监控,你接下来的服刑地点应该非常正规服刑过程应该亦非常正规。”小梅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分析给普尔达知道。

    “啊再没办法像以前那么自由了”普尔达就叫了一声。

    嘴里说着惋惜,然而他的语气中却并无多少惋惜之意。

    “不过,其他的监狱的标准配餐里,每餐应该包含一枚时令水果。”小梅又道。

    “啊这个好。”眯了眯眼睛,普尔达笑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普尔达又抱怨了一下营救小组给他使用的药蹩脚极了,如果是他自己配的药水,估计早就好了。

    “可是好了的话,你大概就要被搬入多人间了。”荣贵非常实在的提醒他。

    毕竟是营救期间,临时搭建的房屋数量有限,救出来的人又比想象中的人多,除了特殊人员比如普尔达这样的重伤号,其他人都是两人一间、三人一间甚至好多人住在一个房间里的。

    普尔达:

    “那,还是用他们的药吧。”他怏怏道。

    接下来他们又聊了很多,比如小梅的病是怎么好的,比如荣贵的身体应该是被收缴了,比如珀玛和吉吉接下来的打算

    “啊真好,看到你们这样,接下来我也要努力减刑,争取早点出去了。”眯着眼睛,普尔达忽然道。

    “哎?”荣贵对他的反应多少诧异了一下,毕竟,之前一直说牢房内外对他并无差别,并不想提前出去的人也是他。

    “之前不想出去,是因为外面没有想见的人,而你们都出去了”

    于是外面就有想见的人了吗?

    普尔达后半句话并没有说出来,不过荣贵心里帮他补充完毕了,看着近乎日光的灯光下,露出猫一样神情的普尔达,荣贵偷偷乐了。

    重伤号的探视时间有限,何况普尔达还是犯人,没有聊更久,探视时间便结束了。

    临走前,普尔达忽然又叫住了他们,正色道:

    “对了,忘了告诉你,你之前不是提过想要多扎几个耳孔结果之前失败了吗?”

    “我帮你扎好了,你之前的耳孔长平了,形状也不太完美,我就帮你修改了一下重新打了新的耳孔,一边十一个,本来想打十二个的,可是你的耳朵太小了。

    不过你不用担心,虽然数量少了一组,不过所有耳洞间距完全相等,形状完全一致,左右完全对称,非常完美。”

    普尔达说着,还一脸严肃的比了个竖起大拇指的姿势。

    这个姿势又是荣贵教给他的,代表“特棒”的意思。

    不等荣贵做出反应,探视大门就关上了。

    荣贵:囧

    双手在门上抓了抓,荣贵弱弱地说:“其实我觉得一边五个就很满足了一边十一个

    ”

    小梅就低下头看他一眼:“放心,我会帮你准备十一副耳环的。”

    “谢谢。”荣贵先是道了谢,然而仍然愁眉不展:“不过,不光是耳环太多的问题,是数字呀”

    “一边十一个,双十一”

    “总觉得要打一辈子光棍啊”

    “不会的。”小梅又道。

    然后,两个人很快讨论起接下来要什么样子的耳环或者耳钉了

    嘴上说着事情,路过检修行的时候,两个人进去探望了一眼大黄。

    对了,大黄也被营救人员挖出来了,对方还表示可以为他们免费修理一下大黄。

    虽然小梅自己将来也能做,可是他毕竟刚刚回到自己的身体内,修理荣贵就已经非常勉强了,修理大黄这样的力气活他短时间做不了,索性就拜托这里的专业人员修理大黄了。

    “你们这台车子真不错!是自己改装的吗?好多参数已经比我们那儿卖的车子也不差了!”说话的人是一名天空城居民,他口中的“我们那儿”自然指的是天空城。

    荣贵和小梅过去的时候,大黄正在做“sp”。

    没错就是sp

    外壳已经被重新修补平整,由于大黄身上原本的材料足够好,修理人员就刻意没有使用新的材料,而是利用在它原本材料的基础上修理的,这样完成的修理会让车体表面不太平整,所以需要做个sp让车体表面重新变得光滑。

    浸泡在白色泡泡的海洋中,大黄完全无视周围浪漫的气氛,依旧老成持重的矗立在泡沫海的中央。

    “哎呀这个场景真棒!”天生爱拍照的荣贵,看到如此浪漫的场景,简直恨不得跑到泡泡里让人给自己拍个照了!

    可惜小梅说这种泡泡有腐蚀性,看起来漂亮,其实温度非常高,荣贵不得已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能在旁边围观,以及给大黄多拍了几张照片。

    就在他们拍照的时候,荣贵眼尖的透过大黄的玻璃看到了里面感知了他们到来、怯怯露出个脑袋的小黄鸡。

    “小黄!”荣贵大声叫了一声。

    小黄鸡就往他这边看过来,“叽叽”的叫了几声,可惜荣贵听不见,只看到一对小黄嘴上下开合了好几下。

    由于一直习惯于在大黄的车厢内睡觉,小黄在这次事件中一点伤也没有受,大黄被拉出来的时候自然也把它一起拉上来了,能吃能喝能拉,小黄挺好的,不过,就是更加离不开大黄了。

    死也不下车,他们只能把它连大黄一起送过来了。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我在修理你们这辆车的时候,偷偷往里面融了一点金属。”看着这一家人幸福开心的样子,旁边的修理人员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在荣贵终于停止拍照之后,他凑到两人身边偷偷道。

    “哎?!”荣贵一开始还有点愣,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机械手在远处仍然被藤蔓包围的高塔状监狱指了指,又指了指大黄:“你是说那个金属?”

    修理人员就微微点了点头。

    “那个监狱不是被撑裂了吗?好多金属掉下来了,这都是很贵的金属呢呃,现在是不让捡了,不过一开始,我没忍住,还是捡了一小块,想了想也不敢拿出来,最后索性在修理你们家的车子时,给它用上了。”

    “也算是个纪念品,对不对?”他悄悄冲荣贵眨了眨眼。

    荣贵愣了愣,他的表情非常严肃,严肃到修理人员都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

    荣贵终于不严肃了,他哭丧着脸:“对不起,我想眨眼回应你的,可是我没有眼皮啊”

    小梅:

    修理人员:

    “哈哈哈哈哈”修理行就传来了好长一串大笑声。

    陪着大黄做完sp,接下来,大黄要开始修理内部了,荣贵小梅就趁这功夫溜了溜鸡,确保小黄便便完,这才把它重新送回大黄身上。

    不得不说,做完sp的大黄通体光洁极了!没有一丝磕碰过的痕迹不说,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加入了金属的缘故,大黄看起来比以前结实了不少,不再是以前普通家用小车的模样,它现在看起来简直是一台高级家用小车了!

    虽然仍然是家用车,可是普通和高级之间,还是差别很大的。

    总之,大黄现在看起来就很高级的模样,连站在它车顶的小黄都映衬的毛发润泽了不少

    修理人员人好手艺靠谱,确认完这一点,荣贵和小梅便离开了。

    他们再次路过了营房,在这个安置轻伤伤员的营地,他们出乎意料的看到了阿纳洛和塔湖。

    身上穿着绿色的衣服这是被救出来的人中、代表此人犯人身份的制服,不过在绿色的制服的袖子上却缀了一圈白色布环这却是指出这人救援人员身份的标志了。

    一句话,两人身上这样的装扮就是代表他们是从犯人里被挑出来帮忙协助救援的人。

    明明平时只做大手术,难得两个人对于这种包扎工作也不嫌弃,阿纳洛仍然是板着脸,话不多只埋头干活的样子,塔湖的脾气却没有那么好了,被他包扎的不少伤号是犯人,这些犯人脾气原本就不好,受了伤就更不好。

    不过他们脾气不好,塔湖的脾气更不好,对方刚刚抱怨一句,塔湖就不知道把什么抹到对方伤口上去了。

    骂声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连串的哀嚎声。

    看到荣贵和小梅,阿纳洛还放下病人,和旁边的营救人员说了一声,然后走到他们面前了。

    面对仍然是机器人的荣贵和旁边忽然回到自己身体的小梅,他一句也没有问,过来也只说了一句你好,然后就什么也不说了。

    倒是塔湖也扔下病人跑过来了,绕着小梅前后左右看了一圈,问清小梅病是怎么好的之后,他忽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我要争取早点出去!赶紧去找那位大师啊!”

    然后他就扔下荣贵小梅继续跑回去了。

    阿纳洛冲他们点点头,也回去了。

    虽然是犯了罪的医生,不过,看来他们还是医生。

    作者有话要说:果然让你们说对了一章没写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