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总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章节更新最快

    这种感觉来的太突然他一时有些诧异一动不敢动怂在角落里他静静地感受着久违的感觉。

    是啊

    久违的感觉。

    自从使用上机械身躯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做过梦了,即使感觉自己做梦,按照小梅说的,那其实只是程序清除缓存时候造成的错觉。

    更换了更高级的身体后清除缓存的过程瞬间增速,这下子他连错觉都没有了。

    这种情况下,乍一发现自己可能在做梦,他怎么可能不惊讶?不怀念?

    安静的蜷缩着,荣贵看着各种“记忆”走马灯一般从他脑中翻过直到定格到小梅离去的背影时,他猛地醒了过来!

    “小梅你这个笨蛋!”大吼一声,小机器人一咕噜爬了起来。

    他起来的太快没注意好像撞到了什么,反射性说着“对不起”荣贵抬起头向前方看去一看之下,他的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就在他视线的正前方,被他撞倒的是一名男子,长长的头发披洒到地上,对方似乎被他撞得狠了此时正单手撑着地,另一只手则按压在额头的部位,从荣贵的角度望过去,荣贵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对方头顶的发旋。

    那是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发旋,曾经天天为这头长发的主人梳理长发,时不时还抹点油做个头部按摩什么的,荣贵怎么可能不熟悉?

    何况,对方按压在地上的手亦是他抚摸过无数次的,仔细看,地上还有一把扳手,虽然尺寸似乎和男人手掌的尺寸不太符合,不过那个扳手也是荣贵无比熟悉的!

    眼前这个人是

    “小梅”荣贵脱口念出了前方男子的名字。

    男子应声抬起头来,于是,荣贵就看到他的真容了:

    近乎白金色的发色纯顺着在脸颊两侧撒下去,额头是疏朗而平滑的,眉毛长而平直,颜色是比发色略深一些的金褐色,眉骨略高,下方则是一双好像天空一般,湖水一般的蓝眼睛

    这是一张属于少年向青年转变之间的、端正的、俊俏的男子面容。

    “小梅!”再也忍不住了,荣贵几乎要“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然而他没有眼泪。

    于是他只能用声音和行动表现自己激烈的情绪了。

    下一秒,就像一颗小炮弹一样,荣贵“哐当”一声撞进了男子的怀中。

    手指紧紧抓住男子的衣襟,那同样是他无比熟悉的衣襟,上面的小绣花有着浓重的西西罗风情,是卓拉太太惯常用的绣花。

    荣贵放任自己紧紧埋在男子的怀里。

    直到感觉对方双手的力量缓慢的转移到自己身上。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的时间,荣贵和小梅再次相逢了。

    只不过,再次相逢的时候,荣贵仍然是那个机器人荣贵,而小梅却不再是机器人小梅了。

    同样的,这个拥抱也不再是原来相依相偎、身高均等下纹丝合缝的拥抱,小梅的身材骤然拔高,仍然只有一米一的小机器人荣贵瞬间娇变得好像被人抱在怀里似的了。

    种种变化并没有打扰两人久别重逢后的珍贵心情,放任自己的情绪倾泻而出,两个人狠狠拥抱了一段时间。

    然后

    荣贵便将自己从小梅怀里艰难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表,挪动一下屁股,摆了个端正的坐姿,荣贵开始“训斥”小梅了。

    “小梅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明明生了病却什么也不说,整天忙着为我治病,还不让普尔达告诉我”

    “我我你知不知道我知道你生病的时候多么震惊吗?”

    “你知道我知道你生病的时候,你已经病的不轻了吗?”

    “我知道的时候他们说你已经病入膏肓,没得救了”

    “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害怕,多慌乱吗?!”

    完全不给小梅反应的时间,荣贵劈头盖脸说了好长一大段话。

    然而

    明明他才是骂人的那个,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样慌乱,那样委屈,那样脆弱,他看上去随时可能哭出来一样。

    “小梅,你该早点告诉我呀,我不是你,脑子没有那么聪明,你让我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想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出来,我我做不到呀”

    小声说着,荣贵小机器人的头慢慢的垂了下去,几乎垂到自己的胸脯。

    机器人明明是没有眼泪的。

    可是,这个时候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已经哭了一样。

    空气中,静悄悄的,一时不再有任何声音。

    直到小梅终于说话了。

    “对不起。”陌生的声音,虽然同样清冷,然而却不再是记忆里小梅机器人的声音了。

    小梅说着,慢慢的凑过来,跪行到距离荣贵极近的地方,他也低下头了,然后用更低沉的声音道: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

    “我曾经做过梦。”

    “很多的梦。”

    “每一个梦里,我都放弃了自己的身体,成为了机械的模样”

    “最终,甚至还离开了机械的模样,成为了更奇特的存在”

    “那个梦做得多了,我”

    “就以为那些梦才是真实的”

    “以为那是自己最终的命运。”

    “我对未来并没有期待。”

    “小梅”说着,声音越来越低了。

    然后,荣贵就用同样的音量小声问他:

    “那现在呢?”

    “现在我的病治好了。”

    “修理你的身体之前,住在我们隔壁的那位把我的身体治好了。”

    这却是荣贵完全不知道的事了!

    荣贵惊讶的抬起头来。

    小梅就把他醒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小声和他叙述了一遍。

    “然后,他就离开了。”

    “现在想来,那个传说是真的。”

    “地下九百九十九层的神医是存在的,而卓拉太太当年购买这一层房屋的目的也正是如此。”

    可惜,被欺骗过太多次的神医不再出声,完全无视于患者的存在,他选择了冷眼旁观。

    直到荣贵用一株小草钻进了他的“房间”,钻进了他的心里,从头到尾,荣贵完全不知道他的身份,也就从未恳求过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着,按照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

    荣贵用最蠢笨、最惨烈的方式解决了问题。

    然而,也就是这种最蠢笨的、最惨烈的方式才得到了对方的认可,主动出手,把自己的身体治好了。

    “他说,多亏了你及时买到了高级冷冻仓,再晚一点把我的身体放进去,即使是他也没有办法医治我了。”

    “真哒?”满眼都是不可思议,荣贵问向小梅。

    “真的。”再晚一天,再晚一小时,他的命运便和之前的无数次命运重合了。

    然而,偏偏荣贵用自己的方法为他争取了这一个小时。

    他的命运瞬间改变了!

    小梅说着,静静地看着荣贵的脸。

    他看到荣贵先是惊讶,然后是惊喜。

    开心的神色一点点出现在他的脸上,出现在他松开的眉头,出现在他上扬的嘴角。

    “真是太好了!”嘴上这么说着,绽开一朵大大的笑容,荣贵对着小梅傻兮兮笑了。

    看着这样的荣贵,小梅

    面容清冷的金发少年也露出一抹淡淡的有点悲伤的笑容。

    两个小人儿再次重逢了。

    他们的感情比以前更好了。

    发现小梅现在的身体由于太久没有使用而行动迟缓之后,荣贵立刻不让小梅忙活了。让小梅躺好,他跪坐在小梅身边认真地给他做起复建操来。

    虽然,现在的场合非常不合时宜。

    他们现在仍然在地下九百九十九层。

    那名神医不知用什么方式爬走了,小梅这边还要修理荣贵的身体就没走,况且,就算荣贵的身体修理好了,以他现在比残疾人好不到哪里的身体状态,他也哪里也去不了。

    “天空城的人应该已经来了,按照清理顺序,他们会先解放上方的人员,清理到我们这里大概还需要几天。”枕在荣贵费劲千辛万苦爬到大黄身上给他找出来的枕头上,小梅即使人躺着接受按摩,大脑仍然没有休息。

    为他按摩的不止荣贵一个人,阿罗和阿生也在荣贵简单的培训之后,参与到小梅的复建工程中来了,按照小梅之前对孩子们说过的,再被解救之前,他们哪里也不会去,因为这样可以得到一个合法身份,一个可以在外界合法生活工作的身份。

    其他的孩子也一样,大家都在最后的地方静静等待着,等待着天空城的人把他们“解救”出去。

    “我不太清楚这里具体有多少人,也不知道他们派出了多少人,不过,解救到我们这里至少还要五天。”

    “那就先做个五天的康复计划吧!”荣贵立刻道。

    小梅就任他折腾。

    于是,短短的时间里,荣贵就为小梅制定好了一天三次的复建操安排,以及腹肌训练计划!

    小梅的身体是少年的劲瘦,虽然瘦,看起来似乎也有腹肌,不过用荣贵的话说:

    “瘦子的腹肌和胖子的胸一样,都是浮云啊浮云”

    “还得练”

    荣贵甚至还帮小梅设计好了出去后理的发型。

    用他的话说:出去后,小梅的形象打造他一手全包啦

    小梅仍然由得他折腾。

    “到时候,我们去天空城找一家理发店修剪你设计的新发型吧。”只不过,当他提到理发的时候,小梅这样回答道。

    “你刚才说的这些全部都在天空城进行,好吗?”看着忽然愣住的荣贵,小梅继续道。

    蓝色的眼平静的注视着荣贵,仿佛他只是说了一个非常普通的提议。

    “到天空城生活,然后,找回你的身体。”

    “好吗?”小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荣贵。

    怔怔的看着小梅,许久之后,荣贵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

    这个晚上,在接受过特洛伊法和治疗以及荣贵的康复按摩之后,小梅难得睡了个好觉。

    即使换了身体,他们两个人仍然是睡在一起的,一起睡在荣贵花大价钱买来的高级冷冻仓里,这里有储氧口,里面地方又宽敞,睡两个人,甚至外加阿生阿罗他们也睡进来,仍然勉强塞得下。

    然后,地下九百九十九层的全部居民都陷入好眠的时候,小梅的“觉醒”毫无预兆的降临了。

    雪白色的、闪了淡淡金色光泽的羽翼从他肩后挣出,柔软的铺展到了荣贵的头脑下方。

    没有高烧,没有任何其他不良反应,这场被压抑推迟了多年的觉醒是一场难得的“完美觉醒”。

    而与此同时,终于清理到地下四层的很多天空城执法人员仿佛对这起“觉醒”有了感知。

    “下面,有一个孩子,正在觉醒了。”为首的人沉声道。

    “佩泽的罪证又多了不可饶恕的一项。”

    “看来,我们要加快解救工作了。”

    作者有话要说:荣贵用“先声夺人”的方式

    完美的逃离了被小梅训斥一顿的命运

    还完美的训斥了小梅。

    以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