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天呐!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玩意是植物吗?”

    “这该死的笼子被破开啦!植物万岁!”

    “麻蛋!我想尽办法越了二十回狱每次都失败每次都被关的更深怎么就没想到用这法子?”

    侥幸不死,然而大部分人还是被有毒气体影响到了一点点,除此之外还有醉氧的症状,又被呢喃草捆的颠上颠下,更是有很多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晕车”现象。

    就在呢喃草将监狱撑破之后一开始是一片静寂的,陆陆续续有人清醒过来之后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总之,藤蔓上此起彼伏传来了人们的说话声。

    “唉?大哥!大哥是你吗?我这是要死了吗?怎么好像听到大哥熟悉的声音啦?”又有一个声音迟疑的跟上。

    “艾玛!是约瑟吗?我好像也听到你的声音了!”之前说自己越狱二十次的那道粗犷男声再次出现了,这次再开口也是满满的难以置信。

    “是我啊!大哥!你进来之后我也想办法进来了当时明明听人说你被关在地下二楼,我刚好也被关在这一层,还想着挺好见面的结果您越什么狱啊!”

    “这不是担心咱妈的身体,想着回去看一看嘛”

    “不用你看我进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一声她老人家没事啦!”

    “啊所以你就进来了?”

    “嗯”

    居然还有人演出了一场喜相逢戏码,虽然对话有点囧,不过听在每个人耳中,倒也多少觉得有点感慨,不过

    “不过等等,难道老弟你就在我旁边吗?我现在在麻蛋!我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能听到声音,应该很近吧?我这边倒是知道自己大概在什么地方,能看到光了,还能看到雪地,空气挺新鲜的,就是有点冷,阿嚏!”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对话,随着每个人提供的线索越来越多,大家不由得发现,他们是哪一层的人都有,就算藤蔓长得快吧,然而也不可能彻底打乱他们原本的楼层位置,他们现在的位置原则上还是按照原本的层数分布的,然而他们却能听到彼此的声音,实现这一切的不是别的,正是五花大绑捆着他们的藤蔓!

    这些藤蔓竟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传声功能!

    不过这种传声功能也是有一定局限性的,比如,可以通话的两个人大体要在一株藤蔓附近,就算稍微远一点,不过也不能离得太远。

    越粗的藤蔓传声性越好,细一点的藤蔓导声性差,还会有杂音。

    藤蔓将他们捆的太牢固了,加上大部分还由于吸入不良气体手足发软,其他事情都干不了的情况下,大伙儿索性挂着聊天了。

    有人聊天,有人试图挣脱藤蔓伺机越狱,还有人只是看着外面的冰天雪地,就那么看着,一动不动。

    这是绝大多数人现在正在做的事。

    而在狭窄的电梯间内

    “小梅呀”被藤蔓紧紧捆住,荣贵呢喃着小梅的名字。

    得亏小梅之前给他细细说过的各种分析,在事情发生后,荣贵算是在场所有人里表现最淡定的。

    不过其实只是表面淡定而已,他的心里可是慌得很。

    他手里还有一张小梅给他的芯片,按照小梅说的,他可以在事情变得自己无法负荷的时候使用它。

    然而他却一点也不想使用它。

    大概是小梅将它交到自己手上时的表情太过他一点也不想使用这枚芯片,总觉得一旦用了,他就再也见不到小梅了。

    我能负荷的,我能行的心里大声对自己说着,荣贵拖着装着小梅的冷冻仓拼命向电梯跑去。

    反正他现在是机器人,反正小梅的身体已经用最高级的冷冻仓装好了,他现在只想回家去。

    回到他和小梅在这里的家去。

    他知道如果小梅一旦完成布置之后,也一定会回去那里。

    小梅一定会去那里确定他的情况的,不知道为什么,荣贵心里就是这么觉得。

    然后他就撒丫子扛着小梅向电梯的方向跑去了。

    逃离的过程中荣贵依稀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背影,那个买走自己身体的男人的背影,不过

    没有向对方的方向偏离一丝一毫,荣贵毅然决然带着小梅的身体进入了电梯。

    好在他是最早醒悟过来事情不对头、赶紧跑来坐电梯的人之一,何况再不会有其他人傻得按下向下的电梯了,电梯载着他和小梅启动了。

    隔绝了外面喧嚣的尖叫声,电梯里安安静静。

    只剩下他和小梅了。

    电梯门开了。

    就在荣贵准备带着小梅离开电梯,回家去的时候,他这才发现外面原本空旷的走廊早已被巨大的藤蔓占据,就在电梯门开的一瞬间,迫切寻找新的生长空间的藤蔓迅速朝他和小梅扑过来!

    荣贵在第一时间在自己和小梅身上放出了一株新的呢喃草

    不是为了氧气,他只求这株呢喃草可以先一步将他和小梅的冷冻仓捆在一起。

    小梅说过的,呢喃草有极其强大的攀附性,它会在生长过程中卷住任何可以攀附的东西。

    荣贵和装着小梅身体的冷冻仓就这样被结结实实捆在一起了。

    捆的非常严密,即使是新过来的呢喃草也没能将他们两个人分离。

    由于是机器人的缘故,荣贵清醒着目睹了藤蔓疯狂生长的全部过程。

    位于深深的地下九百九十九层,他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去关注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的脑子里只剩下小梅这个名字了。

    “小梅”

    “小梅”

    就像一台故障了的机器人,他脑中只剩下小梅这个名字了。

    机械的,他反复呼叫着小梅的名字。

    直到

    “听到了。”

    黑暗中,他听到了小梅的声音。

    “小梅!你在哪儿呀!”荣贵就激动的叫起来。

    “不知道,大概是在一个非常狭窄的地方。”骗人的,其实是仍然在通风管道内,再坚固的身体也没能抵挡过疯狂生长的呢喃草,通风管道的拐弯又多,被冲过几个拐弯处,小梅的身体最终只剩下一颗头了。

    啊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落到如此境地,只剩下一颗头,还是一颗不完整的头,成像系统坏掉了,声音系统也坏掉了,看不到,听不到,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小梅惊讶的发现沦落到这种境地中的自己竟然也没有后悔。

    被藤蔓的洪流带去不知名的地方时,他居然还有心情想着:如果没有把荣贵的病治好,等待他的是否就是这样的状态呢?

    这样子太可怕了,那么美好的声音,不应该无法被人听到,能够来到这里,能够把荣贵的病治好,真是太好了。

    被困在黑暗的管道内,这一刻,艾什希维梅瑟塔尔的心中竟是充满了幸福感。

    没有在任何一段记忆中获得的,满足的,幸福感。

    他想荣贵应该已经逃出去了,离开前他给荣贵的是一枚芯片,设定好行为模式的芯片,插入那枚芯片后,荣贵会进入短暂的休眠,然后芯片内的程式启动,会自动分析当前的情况,然后带着荣贵迅速离开这里,在安全之后,芯片会给自己放出通知,通知他可以“转移”回身体上。

    荣贵的身体已经治好了,他们接下来要一起回到自己的身体内。

    啊他还是第一次对回到自己原本的身体里产生如此大的期待,他们的身体一直待在一个冷冻仓,这样子的话,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握着荣贵的手呢?

    他想过很久了,那只手的触觉。

    只要短短的时间就好了,他想用自己的身体和真正的荣贵在一起。

    然后,再让他的身体慢慢变成机械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他早已熟悉机械的触感,也习惯它的便利,让一个已经习惯的人回到他原本应该待着的地方去,这样很好,没有什么值得可惜的。

    只是

    内心这庞大的、近乎实质的悲怆感是从哪里来的呢?

    他以为自己可以抛弃自己的身体的,每次的结局都相同,他自己都已经认定那是自己的命运了。

    然而,遇到荣贵之后,看着荣贵那么珍惜自己的身体,看着荣贵同样珍惜他的身体,听着荣贵美美的设想两个人未来一起回到自己身体后的生活

    是产生期待了吗?

    被那么美好的设想迷惑,对未来产生幸福的期待了吗?

    这一次,他竟是心有不甘!

    然而,再不甘心也要认命。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的身体变化就在这几天了,压抑不住的觉醒会降临在他身上,一开始的时候没什么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症状会逐渐降临在他身上。

    没有一次例外。

    或许,那就是他的命运吧?无论反复几次,他终将迎来自己的命运。

    也许,这也是时代的命运。

    黑暗中,艾什希维梅瑟塔尔陷入了沉思。

    他是在这个时候听到荣贵的呼唤的。

    一声一声,一开始还有杂音,到了后来越发清晰起来。

    “听到了。”回答对方这句话的时候,小梅心中是充满不确定感的。

    他几乎以为荣贵的声音是自己的一个梦境了。

    “啊!小梅!”随即,他听到荣贵惊喜的声音更大了一些。

    声音清晰,绝不是梦。

    “是呢喃草吗?呢喃草把小梅的声音传给我啦?”荣贵随即道。

    “天真,呢喃草最多实现有限距离内的声音传输,我和你现在的距离很远,呢喃草才不能实现我们之间的通讯。”

    “是内置电话,我们之间的内置双向通讯系统忽然恢复运行了。”小梅的声音一如既往,仍然冷清清的。

    “啊?咱俩的内置电话不是来到这里就不管用了吗?怎么”

    “是外面的人来了吧?这座监狱楼层间的屏障被打断,其他通讯方式这才重新恢复了吧?”完全没有想到呢喃草竟然可以突破整个监狱,小梅猜测道。

    “原来如此呀”荣贵就信服道。

    两个小机器人一时都不说话了。

    过了很久,荣贵才重新开口:“小梅,你瞒着我你生病的事,我都知道了。”

    “那个,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对你说”

    “生病的人就好好生病,不要再到处奔波了。”

    “这是孤儿院院长之前和我们说过的话,我觉得这句话很好,之前荣福他们是这么对我说的,现在,我也想把这句话对你说。”

    “小梅你已经把我的病治好了,咱们家现在的病号变成你了,那么,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让我帮你想办法,找医生治病吧!”

    “这里没有能够给你治病的医生不要紧,我们去天空城嘛普尔达说那里曾经有人治愈过和你一样的病,我们就去找他呀!”

    “小梅”

    “小梅”

    小梅耳中最终只剩下荣贵呼唤自己的声音了。

    “嗯!”重重的应了一声,小梅再不吭声了。

    任由自己被荣贵的声音所包围,他放任自己沉浸在这巨大的幸福感中。

    然后,他听到荣贵继续对自己说:

    “小梅,你动不了了吗?”

    “其实我也动不了了。”

    “不过”

    “你的身体和我在一起,我在呢喃草扑过来之前把我们的身体用你给我的呢喃草捆在一起了。”他说的拗口,不过却形象,小梅一下子就脑补出了荣贵现在的样子。

    他想象中,荣贵说的情况应该是他用呢喃草把冷冻仓捆绑在一起了,冷冻仓里有他的身体,也有他的身体。

    “小梅,你不是说过你有办法回来吗?那个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现在就回来?”他听到荣贵小心翼翼的对自己说。

    “嗯。”小梅再次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他想回去,他想现在就回到荣贵的身边去。

    就在荣贵对他描述他俩现在的情况时,瞬间,他已经动心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