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6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有人到科鲁兹那里检举了我。”佩泽面无表情说道:“计划a, 计划b统统放弃, 直接执行计划z。”

    “啊?计划z是什么?”库里还没有反应过来。

    “计划z, 呵呵,不怪你不知道,这个我还真的没有告诉过你……”佩泽说着切断了通讯,“不过,你也没必要知道了。”

    说着, 他先是从抽屉里拿出了一面面具,将面具严密的扣在脸上, 之后,他才不慌不忙的走到办公桌后面,拿起遥控器,没错, 就是他平时每天都要听的音乐播放器的遥控器,然后按下了上面的z字键。

    其他的按键都磨损颇严重的情况下,只有这个按键是崭新的, 这本来就是一件有点怪异的事情,何况, 仔细看, 这个按键还是凹陷下去的,如果不是刻意按根本按不到的地步。

    佩泽毫不犹豫的将这个键按了下去——

    就在他按下按键的瞬间,正扒在通风管道口认真看下方动态的小梅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声细小的咔嚓声。

    他抬起头,发现原本严丝合缝的管壁上方忽然探出一枚枪管一样的圆柱体,先是静悄悄的, 很快的,里面传来丝丝的响声。

    气体。

    是c460号气体——小梅体内的检测器立刻将这种气体成分分析出来了!

    这是一种剧毒气体,吸入少量就会产生严重的眩晕感和剧痛,空气中这种气体的含量超过4%的时候,人们吸入后就会昏迷,含量继续增加,增加到7%的时候,它便成为了一种致命气体,高密度分子会变异,成为另外一种极不稳定的分子,这种分子比较沉,越往低处沉淀越多,而高密度的该分子会彼此碰撞,发生爆炸以及自燃……

    爆炸?自燃?

    等等——

    他这是要……

    把整个监狱里烧毁掉?消灭的对象不再仅仅是管道里身份不明的孩子们,而是整个监狱的人?

    执掌下的监狱由于火灾事故烧死了全部犯人——这个罪名毫无疑问是可怕的,然而比起被告发的那些罪名,显然这个罪名轻多了!

    不愧是熟练掌握各项法典的专业人员,只一瞬间而已,他迅速权衡好了两者刑量上的轻重,并且迅速做出了选择。

    “只能这样做了,整个监狱由于安保系统不完善,发生了可怕的火灾事故,科鲁兹,就算你辛辛苦苦跑过来,也只能帮我灭灭火而已,然后,撑死了……判我五百三十二年有期徒刑?嘿嘿……”仿佛佐证小梅心中所想似的,佩泽再次开口了,一边笑着,他拿起打火机,然后点燃了一支烟。

    只是点着而已,佩泽并不去吸那支烟。

    然后,他从隔壁的房间里拿出一把梯子,竟是点着烟向通风管道的方向来了,大概是很久没有干这种“力气活”的缘故,佩泽爬梯子的动作缓慢而笨拙,好容易将通风管道口的隔板移开,上面的灰尘撒了他一头一脸。

    “呸!呸!就说这里应该清洗了啊……”嘴里喃喃念叨着,男人用没有拿烟的手抹了一把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与蹲守在那里的

    蓝眼睛小机器人面面相窥了。

    小梅无声无息的看着他。

    就在佩泽即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用力朝佩泽的头扔出去了什么,与此同时,小梅出手如电,第一下,他抓住了佩泽手里的香烟然后迅速熄灭了它,第二下,他抓过了佩泽耳旁的通讯器并他脸上的防毒面具。

    被小梅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佩泽冷不防从梯子上重重摔了下去。落地的时间他也顾不上痛,而是慌忙检查起自己头上到底被洒了什么。

    没有灼伤感,只是有些臭而已,无色的液体。

    “你——”从地上爬起来,目光森冷的盯着头顶的管道口,佩泽正想去找耳旁的通讯器,谁知——

    小机器人的头再次出现在管道口,仅剩的一只手伸出来,抡起,挥出,他再次将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了佩泽的身上。

    是一株根部已经插入肥料球的呢喃草。

    几乎是在小梅将它插入的瞬间,这株原本不算大的呢喃草便开始生长,半空中,小小植株的嫩芽张牙舞爪企图盘符上某种可供攀爬的物体,于是,等到它被扔到佩泽身上的时候,有了攀爬物,这种藤蔓立刻迅速成长起来,短短的时间内,佩泽的手脚竟然都被细细的藤蔓捆住了!

    小梅没有留下来欣赏这一幕。

    “计划a和计划b哪一个是用水的?”迅速打开佩泽的通讯器,上方第一个联系人就是库里,小梅直接拨通了库里的通讯号。

    “哎?是计划a。”

    “那现在执行计划a。”

    “哦……遵命。”听到那边传来了肯定的答复,小梅立刻挂掉了电话。

    与此同时,他刺破了管道口顶部的第一个肥料球,来不及等第一株藤蔓过来,他直接刺破了第二颗肥料球,第三颗、第四颗……

    来不及等待藤蔓们多米诺骨牌似的生长过程了,佩泽z计划放出的气体已经通过通风管道散发出去,为了让这些气体对监狱里人的伤害降到最小,他首先要用迅速生长的藤蔓封锁住泄露的c460气体,其次,利用藤蔓迅速生长时会释放大量氧气的特性迅速弱化空气中有害气体的比例。

    脑中瞬间浮现出他之前在管壁上方布置下的藤蔓位置,小梅一边走一边迅速激活那里的藤蔓!

    在他的努力下,他头顶的藤蔓已经迅速弥漫起来了,一根一根细细的藤蔓就像活了似的,飞快的向小梅的方向追来。

    如果他的身体还完整,如果他还有两只脚和另一只手,小梅的速度肯定可以快过这些藤蔓的,然而——

    小梅现在只剩下一颗头,一只手臂和胸腔了。

    他的速度渐渐跟不上藤蔓的速度了,他的手臂被一株藤蔓卷住,缠绕,然后更多的藤蔓向他的身体攀爬过来。

    没过多久,小梅仅剩的身体完全被藤蔓捆绑住了,被卷入藤蔓的激流,随波逐流在藤蔓之间,他的身体却是一动不能动了。

    不过不要紧了,他看到水流从管道中汹涌而出了。

    有了水,就算c460分子的密度确实达到一定程度,只要有水在,想要发生伤害面积特别广的爆炸,却也是难事。

    任由自己被缠绕在藤蔓之间,小梅静静想着,他想了很多事,想到之前经历过的历史中遇见的佩泽,想到行刑台上对自己冰冷而望的艾伦,想到白色鸟儿飞过的高塔之巅……

    无数往事从他脑中走马灯似的闪过。

    然而这些画面却都不清晰了,当清晰的画面出现在他脑中的时候,那些历史都被他遗忘了。

    他看到了糖人街的王大爷一家;

    西西罗城的卓拉太太还有哈娜;

    叶德罕城的矮人姑娘们。

    鄂尼城的矿工头;

    布拉雷多,在那里,在那个大风天里,他得到了记忆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

    四平镇;

    最后,梅瑟塔尔,他出生,以及度过人生最初一段时光的地方。

    他看到了那间上了锁的房门,他掏出钥匙打开门,然后……

    在无数的回忆的终点,他看到了荣贵。

    他的眼前一片花白,他看不到荣贵的脸,亦看不到荣贵的身影,可是,他知道那个人是荣贵。

    一片白色的、透着金黄色的光之间,他看到荣贵对他伸出手来。

    “小梅呀~”他听到荣贵对自己说。

    大水,混着更多的藤蔓,将小梅淹没了。

    ***

    “糟糕!对方开始啦!快躲起来!”管道里的孩子们早在头顶那些漏气口探出的瞬间变察觉事情不对劲了!

    毕竟从一开始,小梅就和他们说过,对方最可能使用的方式是水或者有毒气体。他们躲在管道口,每一天都十分警醒,稍有不对就会下去,之前由于不少错误讯号下去过,不过这次终于等到了真的!

    孩子们从管道里鱼贯而出,分别向事先早就踩好点的隐匿处藏去。

    他们的动作异常快,孩子们很快就躲藏好了。

    监狱里的犯人反而比他们反应的要慢一步,直到有人晕倒了,其他人才想起来翻找牢房里的防毒面具;而孩子们这个时候早就纷纷把随身携带的呢喃草拿出来,然后插入同样随身携带的肥料球里了,藤蔓迅速生长起来!

    就像一个小小的氧仓,孩子们紧紧握住手里的呢喃草茎,放慢呼吸,按照小梅说的,他们将自己每次摄入的空气控制在最小。

    当整个监狱陷入混乱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反而成了监狱里最冷静也是最安静的一小群。

    不过也并非所有孩子都能将自救行动完成的这样好,从管道撤退的过程中,有一个孩子还是掉队了,慌忙中,他的肥料球被挤掉了,来不及躲到同伴周围,正在绝望,忽然——

    他被人抓住了。

    “乱抓什么?过来,给你吸两口。”抓住他的是刚好关在他附近的一名犯人,高大强壮,戴着一个防毒面具。

    说完,他就把自己的防毒面具给那个孩子戴上了。

    每个防毒面具不仅仅有过滤功能,还有一定储存量的氧气,按下氧气囊给那个孩子吸了两口,大汉很快又把氧气罩拿回来,然后自己吸了两口,过一阵子,再给孩子吸两口……

    就这样,在大汉时不时施舍两口氧气的情况下,那个孩子总算是重新镇定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同伴在角落里发现了那孩子不小心丢掉的肥料球,同伴跑出去将那个球捡起来,然后迅速滚到了丢球的那个孩子身边,然后,那个孩子立刻如获至宝似的,将手中的呢喃草插入肥料球,一株细小的呢喃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孩子的手中长大长高起来,没多久,就将孩子连同身边的大汉一起包围了。

    危急关头,像大汉这样肯将自己的氧气罩分享给孩子们的还不真是少数,毕竟,小梅给每个孩子指定隐匿地点的时候是参考过他们平时惯常的活动场所的,而在这些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不少犯人都认识他们,知道这些孩子的来历,日常又打过交道,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虽然漠不关心的犯人很多,然而愿意朝孩子们伸出手援助一把的犯人却也不少。

    援助是互相的,这些犯人帮助了孩子们,孩子们便也将自己的小小藤蔓分享给他们。

    这些藤蔓一开始确实不起眼,诚如小梅所说,这些藤蔓虽然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密集制造氧气,可是毕竟不能和氧气面罩像媲美,然而,和氧气存储有限的面具相比,呢喃草藤蔓制造的氧气是持续不断的,何况它们还在生长、飞速的生长,越到后面,它们制造的氧气竟然越多了!

    和孩子们一起共享呢喃草的犯人最先发现了这一点。

    然而不等他们庆幸,没多久,通风管道里居然开始溢水了!

    就像下雨一般,水,从管道里喷涌而出,不过这还不是最让人震惊的,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头:

    “天呐!那是什么!”看到和水流一起被冲出来的东西,最早发现的犯人大声道。

    所有人都顺着他的声音向天花板望去,然后,在那里,他们看到了更大、更粗也更加密集的绿色藤蔓。

    无数的藤蔓就像怪物一样,从管道里汹涌而出!如果说一开始从通风管道里喷出来的还是水,那么接下来,这些藤蔓饥渴的将管道里的水吸收殆尽,它们的根更加粗大、茎更加饱满,它们的生长速度实在太快,就像活物一般,顺着有肥料的地方爬过来,很快的,孩子们手中原本的藤蔓迅速汇入了这股藤蔓的大军!

    它们攀附一切可以攀附的物体,卷住一切可以卷住的事物——包括人,它们向着一切还有生长空间的地方前进着。

    “啊……这是要死了吗?”水从上方涌出的时候,普尔达的脑袋已经昏沉沉的了,他居住的水牢内原本水位就很高、已经到他的脖颈,如今更多的水进来,眼瞅着,他就要被水没过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隐藏在水中,无数的藤蔓涌出来了,粗大的藤蔓沉入水底,饥渴的吸收着水牢内原本的水,将普尔达的身体当做了攀附物,它们将他层层裹住,连同普尔达身后的墙壁一起,藤蔓卷着他们,像还没有同伴进入的地方生长而去!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每一层的牢狱中。

    独自被关在不知名黑狱中的吉吉看到了星光。

    绿色的幽光由远及近向他而来!

    “哎?是前几天被吹走的地豆又被刮回来了吗?”吉吉怔怔的站了起来,贴在栏杆外,他伸出手去,试图抓住那些即将过来的地豆。

    然而——

    “天啊!”他抓住的东西根本不是细小的地豆,而是某种粗大粗糙的东西!离近了一看,借着地豆的光,吉吉这才发现那是一种藤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上面生满了地豆……

    “不管了!不管这是什么玩意儿了,让我死前做个饱死鬼吧!”大吼一声,吉吉坐在一株卷住他的藤蔓上,不管三七二十一,他挖出藤蔓下的地豆,开始生啃起这些难得的食物来!

    维持着疯狂进食的姿态,吉吉就这么被卷走了。

    而在地下五层——

    新来的犯人们慌乱成一团了!

    “氧气面具在每个人的床下,上面的红色按钮是氧气阀门,按压一下可以呼吸一次,只有可供成年人呼吸三小时的氧气存储量,注意使用。”在所有人中间,珀玛的态度是最平静的。

    他大声而不慌不忙的说着,指点众人找到氧气面具,而他自己这时候早已佩戴好属于自己的面具,在所有人听到他的话去找面具的时候,他走到空无一人的栏杆前,面对汹涌向自己这边生长过来的绿色藤蔓,他瞪大了眼睛,竟是笑了:

    “是了,我之前只想用符合律则的方式从这里走出去,却不知道这个地方原本就是无视律则的存在。”

    “这里的存在是错误的,然而这里太坚固,外界的力量无法到达这里,外面的人看不到这里,更看不到这里腐朽的内部。”

    “这里无法被从外部劈开。”

    “然而外部不行,内部却可以。”

    “由下而上的,生长的力量,只要积累到一定程度,只要满足一定条件,这股由内而外的力量,只有这股由内而外的力量,它可以撑开这整个地狱!”

    “从内部撑开它!挑破腐烂的脓包,让脓液流淌出去,流出里面所有的不堪,流淌一地,让外面所有的人都看到它腐朽的模样!”

    珀玛说着,原本平静的语气竟是越来越激动起来,面对即将碰触到自己的藤蔓,他竟是充满期待的张开了双臂。

    下一秒,他便被藤蔓覆盖、淹没了。

    ***

    早在前面数个月内,被有心无心布置在这里的呢喃草发芽了,抽枝了,在肥料与水的作用下,它们完成了异常近乎疯狂的生长秀!

    它们充斥了整个管道还不满足,那只是它们生长的第一步而已,接下来的时间内,它们穿过管道向下延伸,长满了所有的牢房,长满了电梯,撑破电梯门,它们甚至占领了电梯外的管道空间!

    就像天然的镣铐,它们将遇到的人全部卷起,手、脚、腰部……没有一个人可以从它们的逮捕下逃脱,它们将所有人牢牢束缚在了自己身上!

    大量的氧气被释放出来,有毒气体在空气中的比率越来越低,呢喃草就像一个天然的过滤器,还在进一步将它稀释着。

    短短的时间内,呢喃草已经占领了整个星狱。所有的电灯,光亮都被无边无际的藤蔓占据,大牢内漆黑一片。

    然而,你以为它们这样就满足了吗?

    不,答案自然是没有。

    所有的植物不但有趋水性,还有趋光性。

    它们还要继续生长呀!

    向着有光的地方!

    可是这里好暗呀……

    要向更深、更高、更远的地方生长!直到触摸到第一缕光线!

    仿佛所有的藤蔓都听到了这一道来自基因的指令,下一秒,新一轮的狂暴生长再次开始了!

    这一次,它们开始疯狂的向外扩张!

    无数藤蔓交织成网,就像一只巨大的手掌,它力大无比的向外推着、推着。

    均衡的力量,柔软的力量,却也是不可抗拒的力量。

    终于,这座号称用最坚硬的金属制成、无坚不摧的金属牢笼开始颤抖了!

    一道裂痕出现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然后!

    第一道细小的藤蔓探了进去!它还是一株小幼苗呀!它还在生长呀!

    在细小的裂痕生长着,生长着,生长着……

    它忽然触摸到了外面的光。

    光?!

    就像一个讯号,第一道光从外面透进来的时候,周围所有的藤蔓全部向那个方向长过去,更大的力量向外伸展过去,原本细小的裂痕被越扩越大,终于——

    被撑开了!

    借助这道裂痕,呢喃草再次汹涌的向外生长出去!

    外面有光啊!虽然是电灯的光!可是它们不计较~

    层层叠叠,它们一点一点的将金属牢笼撑裂了,所有的碎片被卷在它们的藤蔓内,没有停止生长,它们攀附在星狱的外墙上开始继续生长,生长……

    生长……直到它们满意为止。

    就这样,在呢喃草强烈的生长本能下,无坚不摧的星狱就这样,被从内部撑开了。

    这颗珀玛口中的恶瘤,无法从外部切走的恶瘤,就这样,被从内部完美的撑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