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将小梅的身体严严实实裹了起来确保别人都看不到他的脸他这才开始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身体来。

    就在衣服换到一半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您好,我们是过来验货的。”门外的男声这样说道。

    抬起头,荣贵给自己捋了捋衣领,然后起身开门。

    一行五个人,穿着打扮和之前的狱卒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气质却明显不同,这次过来的狱卒看起来更加高冷给人一种很傲慢的感觉。

    “哪一具身体是货品,或者,两具都是?”为首的狱卒垂眼扫过被困成木乃伊的小梅的身体,以及刚刚穿好衣服、蓬头垢面状态的荣贵的身体。

    “是这一具。”荣贵指了指自己。

    “请问你要贩卖哪一部分?心脏?肝脏?肺脏?”狱卒头目面无表情说着身后,另一名狱卒则拿起一片电子纸,摆出一副准备记录的样子。

    “不我不单卖。”荣贵抬起头,黑色的大眼睛沉静的从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划过然后稳声道。

    “不单卖?”闻言狱卒头目第一次正眼看了看荣贵,然后视线落在荣贵的身体上:“这具身体没有单卖的价值。”

    “很快就有了。”荣贵说着,走到自己身边继续给身体换衣服。

    所有的衣服都是精心搭配过的,他用了热烈一点的颜色,好让自己过于苍白的皮肤看起来不是僵硬的白而是恰到好处的白皙,然后他又整理了自己的眉毛,睫毛长期浸泡在水中,他的眉毛和睫毛都黏在一起的,看起来乱糟糟的,好在他早有准备,提前让小梅给自己做了一把小梳子,专门用来整理这些细节毛发。紧接着,他就看到自己的秃脑门了,由于刚刚做完脑部手术,后脑还有很吓人的伤口,虽然现在的技术并不需要缝合,可是几道粘合过的痕迹看起来仍然触目惊心。

    荣贵定定站立了几秒钟,很快的,他从书包里拿出一顶假发来。

    那是一顶黑色的假发,在这里做手术的时候,他总是担心自己以后再也长不出头发,小梅就买了特殊材料,做了一顶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头发出来。

    而且还是黑色的!

    按照荣贵的要求,这顶假发最终被设计成了利落的黑色短发,鬓角修剪的干净整齐,刚好可以露出两枚恰到好处的耳朵。

    荣贵将假发套在自己的头上,整理整齐,当他离开、装扮一新的身体重新暴露在五名狱卒身前时,荣贵注意到他们的表情有瞬间的空白。

    “怎么样?”

    只是表情乱了一瞬间而已,狱卒头目将自己的短暂失态归结为“很久没有见过黑色头发的人类”这一点。

    “很好,现在有一些价值了。”

    “如果我说这是千年之前遗留下来的人体呢?”荣贵又道。

    “那更有价值了!”这下,狱卒头目的眼睛都微微瞪大了。

    “需要取一管血作为样本拿出来。”他紧接着说。

    “你们取吧。”荣贵没有拒绝,然后,另一名狱卒便拿着一支注射器过来,迅速从荣贵体内采了一点血样,然后注入一个瓶子里,使用一点血样放入仪器内做了测试,他点点头:“确实与现代人的基因形态有差,是古人类没有错,不过这样一来,他的内脏就更加毫无价值了。”

    “唔”狱卒头目便陷入了沉思。

    他很是思考了一阵,最后拍板道:“可以,我们同意你以此具身体为代价参加交易会,不过,为了让这具身体看起来更具拍卖价值,请允许我们稍后对他进行一下更加符合这个时代审美观的加工。”

    “只要别破坏身体就可以。”荣贵道。

    “当然。”对方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唯二一直站在后面的两名大个子狱卒立刻行动起来了,他们将荣贵的身体塞入冷冻仓,荣贵指了指小梅的身体,他们迟疑了一下,也将小梅的身体塞了进去,然后,一行人加上荣贵,火速离开了这一层。

    “我们得快点,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直到这个时候,狱卒头目终于改口称呼拍卖会了。

    所谓交易会和拍卖会其实是一个东西,然而根据法律,监狱里可以在犯人们之间召开交易会,然而却不允许有拍卖会这种哄抬价格的形式出现。

    他们只是混淆概念而已。

    看了看腕上的古董时计,狱卒头目加快了脚步。

    “大人,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房间内,魁梧的大汉恭敬的对坐在办公桌后面文质彬彬的男子道。

    魁梧大汉是库里,而文质彬彬的男子就是佩泽了。

    执掌整个星城星狱,制定这里的法、这里的律的男子。

    “你先过去,我听完一个曲目就过去。”佩泽说着,打开播放器,音质良好的音乐声随即再次响彻了整个房间。

    心里摇摇头,库里对自己上司的爱好完全无法产生共鸣,听了这么久,他也听不出这种慢悠悠的曲子有什么好听的,岂料

    “莫里的葬礼?怎么会随机播到这么不吉利的曲子”听到正在播放的曲子的前奏,佩泽忽然道。

    “大人?”库里停下了脚步。

    果然

    下一秒,佩泽再次呼唤他了:“库里,上次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呃是管道的事情吗?您放心,我这边已经布置好了,只要您一声令下就可以发动,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水,另一种则是气体,放心,两种都很方便被认定为是意外事故的”库里说着,露出一抹萎缩的笑容。

    “什么一声令下,灾难发生是我能决定的吗?你说话注意点。”听到他这么说,佩泽皱起了眉头。

    “啊看我这张嘴,总是不会说话”库里就急忙轻轻打了自己嘴巴两下,然后陪笑的哈着腰。

    “犯人和客人的安防设备呢?”佩泽又问。

    “犯人那里的安防设备原本就很全面,前阵子已经又检查过一遍了。而客人们分为两种,住在这里的客人的房间里原本就有氧气面罩,而今天光临的客人我们会分发给他们漂亮的面具,一来可以遮掩身份,二来在意外发生的时候不至于被波及。”

    “嗯。”佩泽轻轻应了一声,半晌又皱起了眉头:“我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头,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这样,你让负责那一块的人守着,什么情况都不要离开,以及”佩泽思考了一下,半晌道:“把那个东西也准备上,必要的时候用那个。”

    “那个吗?”库里愣了一下。

    “嗯。”双手交叉撑住下巴,佩泽看向窗外。

    雪地上,一辆又一辆车绵延在雪地上,还有一部分正从天空降落。

    “快去做准备吧,我们的客人们已经到了。”

    他说着,换了一首曲目,又闭目聆听起来。

    恢弘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一只机械手掌“啪”的一声,以指为铲,挖出了一块沉淤的灰土,将一株藤蔓放进去,稍后,他艰难的将一个肥料球拖过来,然后放在刚刚种好的呢喃草旁边。

    是小梅,小梅终于来到整座星狱的最高处,来到佩泽办公室上方的通风管道内了!

    他现在的样子非常狼狈,没有了腿,也没有了一侧胳膊和肩膀,如今的他只剩下一颗头,一个胸腔是完整的,原本他还拖着自己卸下去的身体部件前进的,然而随着后面越卸越多,他还有很多肥料球和呢喃草要拿,难以负荷的情况下,他选择将自己的身体分批埋在了管壁的土层下。

    和孩子们无序的种植方式不同,小梅种植呢喃草的点是非常讲究的:精心计算了肥料的持续时间,每株呢喃草靠这些肥料可以生长的长度,他在每株呢喃草生长范围的边缘种下另一株呢喃草以及一个肥料球,这样,当上一株呢喃草即将到达生长极限的时候,枝干刚好可以刺穿下方的肥料球,随着肥料注入,这里的呢喃草便可以进行下一轮的疯狂生长,可以说,小梅这是布置了一个植物版的多米诺骨牌!无数呢喃草密密麻麻的生长起来,按照呢喃草的生长习惯,它们会先布满整个管壁,为管壁加一层膜,然后开始疯狂的填充内里,一层一层的填充,直到将管道密密麻麻堵死,与此同时,作为植物,呢喃草可以在快速生长的过程中释放大量氧气,吸收有害气体,这样一来,无论佩泽想使用液体还是气体,它们能够造成的伤害都将大大被削弱,除此以外,如果顺利的话,它可以就这样从一楼的管道开始疯长,直到长到地下九百九十九层,他和荣贵居住的地方!

    面无表情着,小梅一边计算,一边将最后几株呢喃草种到它们应该被种植的位置。

    时间不多了,拍卖会即将开始,不管艾伦爷爷现在是否已经将邮件寄出,接下来,他都将刺穿第一颗肥料球,将管道内布下的呢喃草引爆。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这一次没法揭穿这里、将这里夷平的话,接下来佩泽将深深的潜伏起来,带着整个星狱里所有有罪的、无罪的人,沉入深渊

    机会只有一次,绝对不可以有任何闪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