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3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世界有诸多“管制”。

    比如器官买卖是被禁止的事情人口贩卖是被禁止的就连看起来很简单的高级冷冻仓其实也是违禁品。

    所以才滋生了这样的拍卖会。

    种种被禁止的贩售物品,只有到这种拍卖会上才可以买得到。

    之前,荣贵一直想的都是“如果可以摧毁这里,让这种拍卖会无法进行下去就好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不惜以自己为代价,也要挤入这种拍卖会。

    艾伦爷爷的检举信已经随时可能送到了对方会以雷霆之势开过来。

    届时,现场所有的人都会被控制起来,狱卒、犯人、监狱长,住在通风管里的孩子、过来购买各种服务的人。

    无辜的人有罪的人。

    大家全部会被控制起来。

    根据这里的人数,这种清点应该会进行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

    这是小梅特意说给荣贵听的、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到时候不要怕,不要慌被控制起来也不要紧张,这种时候他们不会对我们做什么的我们只是过来看病而已他们有这项服务,所以我们才过来,仅此而已。”

    “可能会不自由一段时间,不过只是时间上的耽搁而已,其他方面没有事情的。”

    担心荣贵会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紧张小梅就把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全部给他分析了一遍。

    所以,原本的荣贵是淡定的,因为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小梅都告诉他了呀

    是小梅,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

    然而

    小梅唯一没有和他说的,却是小梅自己的身体。

    所有人都可以被控制起来,所有人都可以等待。

    除了小梅。

    决定小梅余生状态的关键就在这一两天了。

    静静的在沙发上又坐了一小会儿,荣贵跳了起来。

    他迅速跑去浴室里,扒开浴缸里的土,荣贵小声对着排水口叫着两个孩子的名字。

    “阿罗,阿生,你们那边还好吗?”

    “我们很好!”阿罗的声音从管道内传来,然后没多久,先是阿罗的小脑袋露出来,他一出来,立刻又弯下身去,三个小婴儿被他依次从管道内掏出来,最后爬上来的则是阿生。

    五个孩子都脏兮兮的,不过精神却还不错,荣贵赶紧用水杯接了一杯水,阿罗和阿生就先喂三个最小的孩子喝一口,最后自己再喝一口。

    “阿贵哥哥,刚刚那些人过来的时候,我们好紧张啊!”

    “都能听到他们往这边走了。”

    “还有人拔了拔呢喃草!”

    “然后你就大叫了。”

    “阿贵哥哥的叫声更吓人呢嘿嘿”

    两个孩子你一句我一句连珠炮似的的说着,荣贵就赶紧趁这段时间上下打量了一遍他们的身上,三个小的一点事情也没有,阿生看起来也还算不错,就是脸上多了一道划痕。

    反倒是看起来精神最好的阿罗,腿上多了一道长长的淤血痕迹。

    “这”荣贵指了指那道痕迹。

    阿罗立刻缩了缩脚:“没事没事只是不小心被卡住了。”

    “什么没事?多卡一段时间整条脚搞不好就坏死了。”管道内就传来一道阴测测的声音。

    荣贵被吓了一跳,赶紧看向阿罗。

    “就是那些人进来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然后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卡住了,怎么也出不去,最后怕弄出声音,也不敢动了,等到再想动,腿就麻掉了”阿罗赶紧解释了一下:“幸好时间不是很长,阿贵哥哥你很快就把他们叫走了啊!”

    “然后管道里的长发爷爷就把我拉出来了。”

    “长发爷爷?”荣贵愣了愣。

    “嗯,住在管道里的长发爷爷啊!他还教我如何按摩脚哩按完之后,我的脚就不疼啦!”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没事,阿罗还跳了两下给荣贵看。

    荣贵便心下稍安。

    然后,孩子们就七嘴八舌的开始和荣贵说在管道里看到的事确切的说是人。

    “管道里的爷爷又瘦又高!”

    “他的头发好长啊”

    “胡子也很长!”

    “你说管道爷爷为什么这么大了还住在管道里啊?”

    “一定是太弱了找不到工作呀!”

    “不敢出去,然后越长越大,就出不去了!”

    “天啊!好笨啊!”“好可怕呀!”

    最后一句话,阿罗和阿生是同时开口的,两个小家伙说完,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便嘿嘿笑了。

    这两个孩子感情特别好,尤其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健谈的和说相声似的。

    心情在最低值如荣贵,在两个孩子说的这么高兴的时候,都不忍心破坏他们情绪,勉强勾了勾嘴角。

    “喂你们这样当着当事人的面说对方坏话,这样好吗?”管道内便再次响起了阴测测的抗议声。

    看起来,两边相处的还不错荣贵便又放心了点。

    “你们接下来,就还躲在这里吧,他们已经检查过一次,应该不会再来。”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小脑瓜儿,荣贵叮嘱他们道。

    “好!”阿生立刻点点头。

    还是阿罗心眼多一点,听出了荣贵话里其他的意思:“阿贵哥哥,你让我们躲在这里,那你呢?”

    “我”荣贵抿了抿唇,“我还得出去一趟。”

    荣贵和小梅来这里的目的是看病,他们每次出去也只有这一个原因,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孩子们早就知道了,所以,听荣贵这么说的时候,阿罗有点不解道:“出去?阿贵哥哥你的病不是已经被治好了吗?”

    荣贵就露出一抹惨淡的笑:“我的病好了,小梅哥哥却病了。”

    “是出去给小梅哥哥找医生吗?”阿罗歪歪头。

    “已经找过了,他们看不了,这里的医生都看不了小梅的病,我要去拍卖会,看看能不能筹一笔钱,将来想办法到天空城去给他看病。”

    “天空城有医生可以给小梅哥哥看病吗?”

    “嗯,据说有个主教给人看病很厉害,治愈过同样类型的病,虽然他好像不在了,不过我想去天空城看看有没有线索。”

    对方虽然是小孩子,不过荣贵却仍然没有隐瞒他。

    阿罗就愣住了。

    他想了想,忽然趴下,对着管道大声喊了一声:“管道爷爷!你是医生吗?还是你旁边还有邻居,他们里有人是医生的?”

    说完,他就回过头对荣贵道:“我听说地下九百九十九层住着很厉害的医生啊!搞不好就是管道爷爷或者他的邻居啊!”

    “不,他说他不是的”这个问题荣贵早在一开始可以和邻居先生沟通的时候,就问过对方了,然后,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不是,我不是医生,我周围没人,所以也没其他人是医生。”

    “谣言,你们听到的都是谣言。”

    这一次也不例外,管道下的男声冷冰冰的再次否决了。

    阿罗就失望的耷拉下了小脑袋。

    不过他显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程度,他以为荣贵真的就是去拍卖会找厉害的医生,所以,荣贵离开的时候,他还用力和荣贵挥了挥手小手。

    “早点回来呀!”阿罗小声说。

    对他挥挥手,荣贵微微笑了笑,然后关上了门。

    “将来如果阿罗你生病的话,我也会像阿贵哥哥这样拼命给你找医生的。”坐在浴缸里,阿生小声对阿罗说。

    “我也是,如果你生病,我也会象小梅哥哥那样给你找医生!”阿罗也轻轻对他道。

    彼此对视一眼,两个小家伙将三个更小的孩子搂在中间,紧紧缩在一起。

    “真是两个笨蛋,生病可不是什么好事,还有这样自己咒自己的。”管道下便再次传来一道冷冷的吐槽声。

    不,是三个笨蛋。

    管道的另一端,长发的男人抬头向上,目光清冷,似乎穿透地板紧紧尾随在了荣贵的背影上。

    由于每天都要培育、采摘大量的地豆的缘故,两个小机器人经常在浴室活动,这期间他们会交谈,交谈的范围非常广,从今天看到了什么,心情如何,到账户里还剩多少钱,要省着点花两个小机器人无所不谈。

    所以荣贵账户里还剩多少钱,两个小孩子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

    荣贵手里的钱根本不够参加拍卖会的,何况荣贵说他想筹钱,在拍卖会上筹钱,做法只有一个,就是“卖东西”,而荣贵现在能卖的东西

    想到曾经在这里做过手术的另一个小家伙。

    “不会吧”长发男子喃喃道。

    然后,他就想到了小梅。

    如果不是荣贵今天提起,那个冷冷的少年他是真的无法从对方的言谈中发现对方居然生病了。

    而那个名叫阿贵的少年刚刚透露了一条重要信息。

    “要去天空城主教治愈过的病”

    “是哈姆拉比氏综合症么?”

    “呵呵,又想骗我出去给你们治病吗?”黑暗中,男子冷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的评论我都看到了

    我也思考过。

    有位读者说的很准确:其实大家现在的点在于小梅的病情是否真的急切到阿贵必须这么做的程度了,这一点文中交代的不是十分明确,以及,阿贵这么做是否值得,是不是无畏的牺牲。

    前者,是的。

    后者,接下来大家会明白的,明白荣贵的想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