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2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笨拙的回想着小梅的操作, 荣贵点开了医生介绍的页面:普尔达的名片已经从网站上移去, 取而代之的是塔湖的名片。@樂@文@小@说|

    果然——

    普尔达说的分毫不差!

    而荣贵同时发现原本变成灰色的申请键再次恢复成了原本的蓝色, 申请再次开通了。

    是命运吧?

    一直和自己形影不离、让普尔达没有和自己独处机会的小梅离开了,自己这才知道了小梅的病情,而普尔达的入狱换来了塔湖重现江湖的机会,而狱方也刚好重新恢复了预约制。

    机会只有现在。

    荣贵深知机会的可贵:艾伦爷爷一旦将检举信送上去,监狱这边一定会有所反应, 到时候会有好的反应,然而另一方面, 对于正急于寻找塔湖、企图靠塔湖救治小梅的他来说,这就未必是好事了。

    他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去塔湖那里!

    想到这里,荣贵毅然在塔湖的名下递出了申请,卡里的钱不够, 荣贵便毫不犹豫的将两人通行证里的钱全部换成了本地的通用货币,然后按照流程,他迅速挂好了号。

    不知道是不是塔湖刚刚“开业”、还没有多少人想起他的缘故, 荣贵的挂号申请函通过的特别快,很快的, 他的申请就获批了。

    “小梅, 我带你去看病了。”出发前,荣贵特意在客厅里留了一张纸条。

    “生病也不和我说,我不高兴了。”荣贵补充了一句,不过刚写完,他就觉得自己的语气似乎太重了, 然后紧接着在“不高兴了”的后面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生气小人头。

    他这才吃力的拖着装着两人身体的冷冻仓往外走。

    没有了小梅,拖动冷冻仓这件事对他来说变得非常艰难。

    好在有大黄,塔湖那里没说不可以使用交通工具,荣贵便将冷冻仓放在后车厢的取货处,大黄便熟稔的将冷冻仓纳回体内了。

    坐在副驾驶席上,荣贵“驾驶”着大黄向塔湖所在的楼层驶去。

    见到塔湖的过程比想象中顺利,显然是刚刚被人从牢房里放出来的,塔湖的身材异常消瘦,皮肤却肿胀,看起来像是被泡了很久的样子。

    颤巍巍的,看到荣贵进门,塔湖慢慢的从旁边抓起一件医师袍穿上,然后慢慢的坐到了旁边的座位上。

    面对这样的塔湖,荣贵没有寒暄,直接开门见山的将自己的来意说了。

    “……普尔达说你对这种病症很有研究,或许可以治愈他,所以,我特意带他过来让你看看。”说着,荣贵把冷冻仓打开了。

    塔湖慢腾腾的转过身,将视线移向冷冻仓内——

    他的视线先是落在荣贵身上,毕竟,荣贵的身子在外面比较显眼。

    “这个人脑子曾经有病,不过已经治好了,治疗的非常完美,不需要我了。”

    荣贵摇摇头,将自己的身体拨到一边,小心翼翼的将小梅的身体露出来,他道:“不是我,是他。”

    塔湖就眯着眼睛又看了过来。

    他先是看了看,然后过来摸了摸小梅身体的几个部位,又用仪器从小梅身上取了血样,半晌——

    “这是哈姆拉比氏综合征,一种可怕的遗传病,只发生在极少数的纯血身上。”

    “我曾经对这种病症非常感兴趣,也针对这种病症写过论文,想必你就是看到那些论文才找上我的。”

    “不过只是停留在研究阶段,我对治疗这种病症束手无策。”

    “帮他收集材料,找个好工匠,提前把机械身体做起来吧。”塔湖无精打采道。

    荣贵呆住了。

    “真的、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你既然对这种病做过那么多研究,想必知道这种病之前的治疗方案吧?”

    荣贵却不放过他,放下小梅的身体,他径直走到塔湖的身前。

    大大的黑眼睛倒映着塔湖死气沉沉的脸庞,小机器人眼中的着急满到几乎溢出来。

    塔湖静静地看了荣贵几秒。

    半晌低下头:“有一个人,应该能治疗这种病。”

    “不过找到他治病的几率比治愈这种病的几率还要小,我劝你还是尽快为病人准备适合的机械身体,他的时间不多了,即使临时购买现在最先进的冷冻仓拖延时间,也无非是多拖延半个月而已……”

    塔湖的话没说完,下一秒,他的手被紧紧抓住了。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要去哪里找他!”

    满眼急切,黑眼睛的小机器人紧紧握着他的手。

    “教宗候选人——大主教特洛伊法,失踪前居住在最接近永昼之塔巅峰的地方,是普通人绝对到不了的地方。”

    “别说是你这样的地底人,就连天空城那些人,一生中都不见得能见到他一面。”

    “我劝你还是提前为你的朋友准备机械身体吧。”

    说着,塔湖看向小机器人的眼中便挂上了一抹怜悯了。

    ***

    怎么来的,荣贵便怎么回去。

    唯一的希望被塔湖无情的戳破,荣贵僵硬的坐在副驾驶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就像一台真正的机器人。

    好在大黄永远靠谱,尽忠职守的驶入电梯,在电梯中刹好车静静停了一段时间,等到电梯门重新开启的时候,它又自发带着主人离开电梯。

    甚至,停车之后,它还主动将冷冻仓从车厢内推出来了。

    坐在副驾驶上很久很久,大黄按了一声喇叭,荣贵这才忽然惊醒似的,呆呆下了车,他拖着冷冻仓重新向“家”的方向前进。

    小梅没有回来。

    字条仍然在那里。

    自己之前画上的生气小表情像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荣贵呆呆的站着,然后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

    天空城……那是只从别人的交谈里才听过的地方,地下城的人想要去哪里有多难,荣贵不止一次听旁人提过了。

    那是只有少数人才可以居住的地方:要有翅膀、要有血统,再不然,就要在某些方面有远超众人的特殊天赋。

    再不然,就要拥有远超其他人的财富与权利。

    这些,他们全都没有。

    他们拥有的积分曾经还算比较多的,多到可以在接近天空城的地方找一个城市进入的程度。

    然而那些积分现在都没有了。

    那些小梅赚的积分全部用在荣贵身上了,剩下的钱已经不够治愈他自己的身体了。

    而偏偏小梅的病才是最严重的,已经严重到了需要争分夺秒救治的地步!

    他对此一无所知也就算了,而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却仍然对此束手无策!

    花光了小梅留给他的最后一点钱,最终只换来了个完全无法实现的建议。

    没有了小梅的荣贵发现自己是如此无能,他甚至连给小梅治病的钱都赚不出来!

    他又想到了吉吉、珀玛、艾伦……都是他在这里认识的朋友。

    朋友,是他所能想到除了小梅以外可以求助的人。

    然而——

    这些朋友如今自己尚且下落不明,大家光是顽强的活下去就已经耗尽全部心力,他们的最后一条活路还在小梅身上!在小梅让艾伦爷爷带出去的那些证据上!

    一张又一张朋友的脸在荣贵脑中迅速滑过:玛丽、琪琪、房东爷爷、卓拉太太、哈娜……

    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求助无门,自助无力,荣贵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然后,克里……

    克里苍白的面孔在荣贵脑中一闪而过……之后,又被重新转回来,荣贵忽然想到了克里那朵苍白到透明的微笑,与此同时,两人当时的对话亦同时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很傻是不是?可是,那个时候我真的想不到别的方法了。”

    “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绝望就是你明知道事情不可行,然而你仍然会去做。”

    “那个时候我就异常绝望,我想回家去,回家看妈妈最后一面,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别说只是心脏了,对方要了我的命都没关系,只要让我有一口气可以回去就好。”

    那个时候荣贵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绝望,如今便充斥于他心里的每个角落了。

    他异常绝望。

    脑中将一切所能想象得到的路全部模拟了一遍,发现哪一条路都走不通的时候,荣贵的世界陷入了浓重的黑暗。

    然后,克里的话从一片黑暗中浮现出来的时候,就像一线光,又像一颗稻草,忽然递到了绝望的荣贵面前。

    在做出某个决定的时候,他瞬间懂了当时的克里。

    原来,人在陷入真正的绝望的时候,是真的明知不可行、然而仍然会去做的。

    他想到了一个很傻的方法,真的很傻,然而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找不到比这个办法更像办法的办法了。

    明知道这个决定很蠢,也知道无论事成与否他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然而他仍然决定去做了。

    因为对于此时此刻的荣贵来说,做出这个决定会付出什么代价已经不是他关心的了,他关心的只有小梅。

    他只想要小梅好起来,就算没法一下子治好,至少他想要给小梅弄到治病的钱,他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小梅陷入注定无望的人生,而自己则好好站在旁边什么也不做。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想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他心心念念一直想回去的身体!

    打开电脑,在小梅和他讲过的,隐藏拍卖会相关的区域,荣贵找到了一个号码,然后拨了出去——

    “喂,您好,这里是星城为了方便大家的交流,为大家提供的自由交易板块,参加交易的最低资格是向指定账户存入1000万通用币,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确认您可以满足参加交易会的最低要求?”一道甜美的女声从电脑另一端传来。

    “既然是交易板块,为什么一定要满足拥有一定金钱才可以参加交易呢?满足另一端的条件,拥有可供交易的物品,难道就不可以参加交易会吗?”面无表情着,荣贵冷冷的说着。

    即使在没有钱可供交易的情况下,他的态度仍然是傲慢的。

    傲慢到电话另一端的女声都停顿了数秒的地步。

    “那个……之前我们这里还真的没有这种先例,外面的客人过来一般只有买入,没有卖出,这个,我要去询问一下上级。”对方谨慎的说。

    “去问,只有单方面交易的拍卖会,你们太狭隘了。”眉毛微微挑起,荣贵的声音更加高冷。

    静静地,他在电脑前等待了一分钟之久,然后——

    “感谢您的建议,您的建议被接受了,不过您提供的物品必须拥有值得交易的价值才能被允许参加交易会,稍后,我们会有专门人员过去鉴别。”

    “我等你们来。”荣贵说完,慢慢挂上了电话。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最接近天空城的地方,毫无疑问只有这里的拍卖会了。

    可以见到天空城的人,可以发生大笔的金钱往来,这是最符合他要求的地方。

    身无长物的他,也只有一具身体最值钱了。

    至少,他想给小梅准备好治病的钱。

    这是愚蠢的他唯一能为小梅做的了。

    冷冷的,荣贵的视线看向了冷冻仓内的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呃 这一幕,也是很早之前就想要写得了

    修改了上一章的细节,让这一段的剧情进展的更加自然

    有时间的啾建议重新看一看上一章

    以及 今天更晚了,凌晨飞回来,感冒上火嘴巴起泡,我想我又翻肚皮了,状态实在不好,下午就睡了一觉……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