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1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面无表情的站在电梯里。|

    全身的气势开到最高, 他现在的宛若高山之巅的冰峰一般, 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异常犀利, 后面的狱卒们完全不敢和他说话。

    静寂中,荣贵重新返回了地下地九百九十九层。

    没有小梅回来过的痕迹,他重新打开了房间的门,然后就沉默的站在了大厅中央。

    狱卒们小心翼翼将冷冻仓放在了沙发上,半晌看荣贵仍然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 他们便悄悄后退了。

    大门重新关上。

    荣贵继续保持冰山一般的姿态在房间里愣了一段时间,许久之后, 他的肩膀才垮下来。

    脑中不断回响着普尔达刚刚对他说的话,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几乎压垮了。

    就在离开之前,普尔达把什么都告诉他了,关于小梅的病, 关于普尔达无法医治这种病,关于其他医生的会诊结果……

    普尔达说的又快又详细,短短的时间内, 他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情报全部倒给荣贵了:从别人那里了解到的关于这种病的相关信息,塔湖的相关资料, 诸如此类的等等。

    静静坐了一会儿, 荣贵忽然转向沙发,看到冷冻仓的时候,他走了过去,打开冷冻仓的盖子,他没有看里面的自己, 而是怔怔看向睡在自己身边的小梅……

    安静的睡在自己身边的小梅,此时看起来就像一名天使。

    这个冷冻仓原本就是供单人使用的型号,如今塞着两个人,空间不可避免的有点狭窄起来,冷冻仓里的两个人肢体交缠,宛若拥抱一般,小梅的头发长长了,近乎铂金色的金色长发洒落在冷冻仓内,缠绕在两人交错的肩膀间,就像某种维系,而小梅的肩膀稍微低一点,荣贵的身体蜷缩在小梅的怀抱里,这样看起来,就像小梅在抱着他一样……

    即使在冷冻仓里,小梅仍然在保护着自己。

    呆愣愣的,荣贵这样想到。

    “……唯一的医治机会就是羽翼生长出来之前的这段时间。”

    “否则他接下来的人生就要生活在衰弱器官带来的痛苦之中,然后在无休止的器官更换中度过了,直至他生命的终结。”

    “……非常难治愈,我思考过很久,某种情况上来说,他现在习惯于使用机械身躯对于他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很可能是他以后的终极状态……”

    普尔达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他脑中。

    然后……

    然后……

    一路从关押普尔达的牢狱楼层返回这里,就在狱卒们畏于荣贵的气势完全不敢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心里害怕的厉害,害怕,然而无法思考,他的大脑就像混沌空间的一团浆糊,直到小梅的身影从这团浆糊中旋转出来。

    第一次见到时冷冰冰、破烂烂的小梅;

    默不作声,却总是顺手就把自己要求的事情完成了的小梅;

    挖矿变得黑乎乎脏兮兮的小梅;

    被矿石压在下面的小梅;

    矮人城,坐在火炉旁边扇炉子的小梅;

    头上镶着一块红色杂色金属宛若戴着一朵小花的小梅;

    换掉身体时偷偷把小红花收藏起来的小梅……

    记忆里的小梅从一开始僵硬宛若一台真正的机器,而现在,小梅除了身体以外,已经俨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了!

    何况,他们还约定好了:以后要一起回到自己真正的身体上,以普通人类的状态继续相伴左右,一起去拜访老朋友,结识新朋友,然后到更多、更多的城市去游历哩~

    绝、对、不、可、以!

    在小梅好不容易从一台机械人重新成为一个感情充沛、有血有肉的人类的时候,命运却开了一个玩笑,让小梅命运的终点注定成为一名机械人……

    即使是老天爷的安排也不可以!

    用力的瞪着小梅的身体,荣贵紧紧握着拳,他的握力太大了,以至于整个机械身躯都微微抖动了起来。

    直到“咔”的一声打破了室内的静寂,荣贵低下头向声源的方向看去:他张开手,发现自己中指最上面的一节指节裂开了。

    他刚刚握拳的力量太大,把自己的手指握断了一根。

    “不能这样,这是小梅辛辛苦苦给我做的手指呢……”嘴里喃喃说着,荣贵蹲下来,将掉到地上的手指捡起来。

    然而,就在他弯腰拿起手指以后,他的情绪却再也无法负荷。

    将自己的头埋在膝盖上,荣贵抱着自己蹲下了。

    这是一个“哭泣”的动作。

    “他可能知道自己生病了,之前用很可怕的表情警告过我,不让我告诉你。”短短的时间里,普尔达还把这件事也告诉荣贵了。

    仔细想想,这件事也是可能的。

    因为知道了自己未来很有可能就是机械人了,所以索性一开始就成为机械人,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没有比较就没有失落。

    可是,那是一开始的小梅。

    “小梅现在已经有期待了。”

    “他说他想和我一起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哩~”

    抬起头,乌黑的大眼睛目无焦距的目视前方,荣贵自言自语道。

    何况——

    “只是机械身体而已,万一坏了,我就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一起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等到其他事情处理完毕,去开酒吧?”

    小梅临走前对他说过的话浮现在他的眼前。

    是了!小梅还在通风管道里呢!那是个随时可能发生危险的事情,万一有个万一,小梅还要靠这具身体回来呢!

    “不可以,小梅的身体绝对不能出事。”喃喃自语着,荣贵神游一般的站了起来。

    “对了,塔湖,塔湖可能有办法!”

    “拍卖会!一定要参加拍卖会!”

    小梅曾经怎么想的都没关系,至少小梅现在是认真考虑过回到自己身体里的,而且,这具身体对现在正在管道里的小梅也异常重要。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小梅这具身体绝对不可以出事。

    生了病不要紧,有病就治病呗!

    就像小梅带着他从梅瑟塔尔一步一步走出来,经历了一次次失望,最终在这里找到了普尔达一样,可能确实会很艰难,然而他们就继续找呗!早晚可以找到第二个普尔达,可以治好小梅的普尔达!

    想到这里,荣贵腾地站了起来。

    这一时刻,荣贵心里默默发下了重誓:他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就像小梅不惜一切代价带自己治病一样,他要想办法找人治好小梅!

    心里有了坚定的目标,荣贵再次有了行动的魄力。

    他先是小心翼翼合上了冷冻仓的仓门,然后飞快的跑去浴室,移开浴缸里的土,他小声的呼唤起下面的孩子们来。

    “大伙儿可以上来啦!那帮家伙被我赶跑啦~”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荣贵的言语间还带上了点小得意。

    声音一层一层,顺着管道,顺着管道里呢喃草的根茎,传到了不知相隔多远的“隔壁”。

    没过多久,一颗小脑袋先从里面探出头来,然后三个小婴儿被一个一个的从下面拱上来,最后又是一颗稍微大一点的小脑袋。

    两个大孩子,三个小婴儿,听到荣贵的呼唤后,他们又从“隔壁”爬回来了。

    “阿贵哥哥,我们没事!挺好哒!三个小地豆也挺好哒!”两个孩子中的其中一个一出来就对荣贵汇报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活力的很,三个小地豆……看来他们已经为三个小婴儿把名字起好了。

    一模一样的名字,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好什么好?你卡在里面好半天出不来,还一动不敢动,再晚一点,脚部会坏死你知不知道?!”一道冷冰冰的成年男声从管道内传出。

    荣贵愣了愣。

    “没事的阿贵哥哥,我太笨了,脚被卡住半天也没挣脱出来,不过没关系,下面长头发的爷爷把我拉出来了啊!”那孩子立刻道。

    “真的没事了吗?”荣贵赶紧蹲下去查看他的脚。

    “没事了。”配合的撩开斗篷让荣贵看:只有一点点红而已,看起来确实没事,“隔壁的长发爷爷帮我揉的,揉完之后就一点也不疼啦!”

    “不光帮我,夏和三颗地豆他也都检查过了,他们都没事!”孩子大声说着。

    看着孩子们这么有朝气的样子,荣贵也确认他们是真的没事了。

    “对了,爷爷你这么大了,怎么还住在管道里啊?是不是你胆子太小了,年纪到了也不敢爬出管道,然后不小心长大了就爬不出来了啊?”

    接下来,孩子们明显转移了说话的对象,一个又一个小问题崩豆儿般的从他们的小嘴巴里甩出来。

    显然,刚刚的短暂相处过程让他们对隔壁的“邻居”先生充满了好奇。

    没敢当面问,不过见到荣贵之后,似乎有了支撑,他们的胆子也就大了点。

    哭笑不得的听着孩子们的童言童语,荣贵不难想象:总是冷言冷语的邻居如今一定是一副一脸吃瘪的模样。

    大概是从管道爬过去遇到对方的缘故,孩子们把“邻居”先生当做住在管道里的同类了,类似的生存环境,加上对方刚刚救助了他们,这让孩子们本能的对“邻居”先生产生了亲切感。

    想象着不知名的邻居帮孩子们揉小脚丫的样子,荣贵终于放心一点了。

    “这个问题,你们可以和长发……爷爷慢慢聊,我想了想,你们可能不能回去原本的地方了,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这样一来就没有人可以照看三颗小地豆了,也没有人能帮我照看小梅的身体了,这样一来,能不能拜托你们帮忙照看呢?”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荣贵看向两个大一点的小孩子。

    “没问题!包在我们身上!”两个小家伙瞬时雄赳赳气昂昂的拍起小胸脯了。

    笑着说了声感谢,荣贵随即离开浴室,重新回到客厅,他再次打开了自己的冷冻仓,又看了一眼仓内相拥而眠的两名少年,他笑了笑,用体内的摄影机拍下一张照片,然后,吃力的,他将仓内的两人分开,然后艰难的将自己的身体抬了出来。

    好几次,他差点把自己的身体摔在地上,不过好在浴室里的孩子们很快跑出来帮忙了。

    他们小心翼翼帮忙托着荣贵的身体,齐心协力将他放在沙发上。

    “哇!”

    “哇!”

    即使年纪还小,即使见识不多,不过人类对于好看的定义似乎是印在基因里的,看到荣贵真容的时候,两个小家伙的嘴巴都张大了。

    “怎么样?被我的美貌惊呆了吧?”荣贵得意洋洋道。

    两个小家伙便争先恐后的用力点着头。

    抿着嘴笑了笑,安置好自己,荣贵再次回到冷冻仓旁,合上仓门。

    这样一来,冷冻仓内便只剩下小梅了。

    和两个孩子一起,荣贵将冷冻仓推到了浴室。

    “阿贵哥哥,为什么只有小梅哥哥的身体啊?你的漂亮身体不需要我们照顾吗?”其中一个小家伙不解问。

    荣贵便摇了摇头:“不需要啊,因为,接下来,我要出去办事。”

    “哎?阿贵哥哥要用身体去办事吗?”

    “嗯。”点点头,荣贵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魔王昨天晚上开预售啦~

    谢谢大家昨天的支持~

    接下来还有普通版可以拍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