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0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再次见到了普尔达再见的时候普尔达看起来有点惨。

    不过精神看起来还好起码还能主动和荣贵开玩笑。

    “呵呵,我才想问,荣贵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小梅呢?小梅知道这件事吗?”明明是一副被吊起来的凄惨模样,然而普尔达说话还是原来有点懒洋洋的痞样子语气中颇多讽刺:“以及,总觉得你这样子有点眼熟”

    “只是演戏啦都什么时候了普尔达你居然还在关心这种问题!!!”一下子把脑袋砸进水牢的小小孔洞中,结果洞太荣贵的大头差点卡在洞口出不去,加上这样子手电筒的光就照不进去了他连忙艰难的把头重新撤出来,就这样,他还没忘记回答普尔达的问题:“你觉得熟悉就对了因为我现在正在塑造的形象,又拽又惹人厌又气人的部分是模仿普尔达你的”

    普尔达就:

    “以前还真没发现你还有不动声色把人气到内伤的能力。”普尔达面无表情道他说着,忽然咳嗽一声,然后一口血从嘴里吐出来,血沫喷到下方的污水之中,一道血丝挂在他总是挂着讽刺笑容的嘴唇下。

    “看都被你气吐血了。”没有办法擦去血迹,普尔达就这么对荣贵道。

    然后荣贵、荣贵就真的要被普尔达气到哭了。

    囧

    “时间有限,普尔达你就别和我开玩笑了啊”嘴里小声说着,荣贵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普尔达总算不再东拉西扯的说废话了:“就是这样,总之,我把那个家伙放走了。”

    当然,表面上的理由是对方越狱、他是被袭击的受害者,为了装的像一点,他还自己给自己制造了一点被袭击后的假象,不过显然,他的演技不过关,狱方根本不信,他就被五花大绑从原本还算舒适的小窝被拉到这里来了。

    “我要有你一半演技,就不至于被拉到这里了。”把所有事情和荣贵说了一遍,普尔达总结道。

    他抬起眼,对上了荣贵亮亮的小眼神。

    “普尔达你”

    普尔达有不详的预感。

    下一秒,果然

    “普尔达你果然是个大好人啊!”他听到荣贵吟唱一般的感慨。

    “切!你了解我多少?别胡乱给人下定义。”普尔达又冷冷的嘲讽了一句,半晌道:“只是那时候有机会而已,电梯的门打开了,然后”

    然后那个孩子的眼睛里,有疯狂的求生而已。

    而那份疯狂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别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和着了魔似的,他对对方道:“你走吧,从风来的地方出去,你不一定有机会离开这里,不过大概有机会再见到想见的人。”

    现在想来,从带着小梅去会诊的时候,他就不正常了吧?

    隐姓埋名、自掏腰包给人看病、直到现在也不让受益人知道这种苦情英雄形象还当真和他一贯的形象严重不符。

    只是想做,就那么做了。

    普尔达忍不住开始回忆,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偏了

    “普尔达,你再坚持一下,其实我们最近也”荣贵终于硬把头塞进来了,普尔达这才发现荣贵的脖子居然是可以延伸的,接下来,荣贵的头就这么艰难的飘啊飘的,最终停在普尔达的肩膀上,完全不自觉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诡异多可怕,荣贵将自己的头架在普尔达的肩膀上,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对他悄悄话了。

    荣贵把自己那边最近发生的事情迅速对普尔达说了一遍。

    从珀玛的情况,到艾伦大爷一家的被抓从他放走的人应该是被艾伦大爷捡回去的马琳,到他放人时遇到的电梯门大开事件其实是小梅弄出来的

    荣贵快速而小声的,将自己这边的事情全部说给普尔达了。

    他甚至将佩泽准备“清理管道”,以及小梅去管道里做最后的布置这种事情都对普尔达说了。

    “你、你居然连这种事都对我说了”听完,普尔达只是用沙哑的声音这样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吗?”

    “到时候,不但你们的计划要完,你们也就被抓进来了”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带着讽刺。

    然而

    “普尔达你会说吗?”小脑袋一歪,荣贵认真的看着普尔达。

    目光纯洁,充满信任。

    “我觉得普尔达你是不会说的,你不是那样的人。而且”

    “说了,我们被抓进来,也就没有人可以救你了。”

    普尔达:

    总是让人感动不过三秒,被人全心全意信赖的感觉还是第一次,然而没有让他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中多沉浸一秒钟,荣贵后面的话立刻把他全部的思绪打乱了。

    “胡说什么大实话”普尔达又吐了一口血,然后怔怔的,他不再说话了。

    啊原来你们想要救我吗?就像为吉吉、珀玛还有那些孩子那样你们也打算为了我而奔波吗?

    普尔达的心忽然一下子平静了。

    他看着荣贵用一副非常邪门的样子把头撤出去都不再多说什么了,面对荣贵的忽然把头探进来又忽然出去的行为,他的心平静没有波澜。

    荣贵艰难的把头挤出去,然后,他的手就弹簧一样弹了出来,普尔达先是感觉自己嘴里多了一大把药片,然后,他感觉自己的手里多了一条绳子?

    看不到,他的手已经僵冷,感觉不出手里会是什么东西。

    “刚刚喂给你的是小梅制作的解毒丸、加氧药小梅做了好多药,给了孩子们一部分还有剩,只要是小梅做的应该都很有用,我也不知道普尔达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他们说这里的空气有毒,我就姑且给普尔达你用点药。”

    可是你这药量也太大了吧?还有,有人会一下子把几天的药全部塞到人嘴里吗?我差点在毒死之前被你噎死啊啊啊啊啊啊!

    嘴里被塞了一大把药,普尔达简单的用眼神抗议着,然后另一方面,他开始艰难的进行吞咽动作,尽量将嘴里的药片一片片吞下喉咙。

    会吞下药而不是将药吐出去,他本身已经信了荣贵。

    毕竟,作为医生,作为一名黑医,他原本应该对任何被人强行塞入自己嘴里的药持怀疑态度的。

    普尔达以为自己已经用眼神将抗议完美的表达出去了,谁知

    “普尔达你不用这么感动啊!你看你,感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面对拼命用眼神“抗议”的普尔达,荣贵轻声道。

    普尔达:

    麻蛋!演技不过关!

    怎么就

    怎么就把真实情绪表达出来了

    眼睛牢牢的盯着洞口外的荣贵,普尔达艰难的又吞了一口药片。

    然后,他听到荣贵还在小声的和自己解释着:“你手里的是一种名叫呢喃草的植物,我已经把它的根浸泡在强力化肥里了,你两只手里一边拿一根。小梅说,呢喃草在使用这种化肥之后会进入疯狂生长状态,样子可能会有点恐怖,不过过程中会释放出很多氧气,虽然比氧气面罩差一些,不过仍然可以稀释空气中有害气体的浓度,除此之外,为了持续生长,它还有强烈的寻水性、吸水性,会本能的寻找水源,以及将周围的水分吸收进入自身”

    “虽然没见过呢喃草使用这种新化肥后的样子,不过小梅说的,肯定不会错,你就算不信我,不过应该可以信小梅吧?”

    “希望这些呢喃草能帮普尔达你把这里的水吸一吸,你这里的水太多了”荣贵絮絮叨叨的,说话一如既往地毫无重点。

    不过,普尔达听的很认真。

    “艾伦大爷应该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他把信发出去之后,小梅说对方一定会立刻行动的,普尔达你再坚持一下,马上,马上就会有转机了,小梅说,揭发之后,犯人不会被全部释放,估计像吉吉珀玛那样的会被释放吧?普尔达你这样的可能有点难,不过会被公正对待”一唠叨,他把完全不利于说话人心情的话也说出来了。

    啊好在是我,换个心灵脆弱点的,好容易重新长出来的希望,大概又要被打击到枯萎了吧?

    普尔达心想着,一边继续认真听荣贵说话,他听得是那样认真,认真到饥渴。

    老实说,他现在的状况很不好,随时可能死亡,荣贵对他的情况估计还是太乐观,作为医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情况。

    只是,死前可以看到这样有趣又让自己不讨厌,甚至有点喜欢的人,感觉实在太好。

    尤其是对方说的话,让自己更喜欢了。

    喜欢到充满本不该有的希望的程度

    喜欢到信以为真的程度

    喜欢到

    “总之,普尔达你要撑住,一定要撑住。”荣贵又叮嘱了几句,然后道:“时间快到了,对方应该要进来接我了。”

    “贴耳朵过来。”普尔达忽然道。

    荣贵就傻乎乎的把整个头又扣到水牢洞口了。

    普尔达对他轻声说了一段话,荣贵先是一愣,然后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快跑回了原本的地方,将原本脱位的胳膊复原,挺直脊背。

    下一秒,他便又迅速变成了原本那副高冷的样子。

    伴随着蹚水声,那名狱卒如期到来,甚至,他来的比之前说好的时间还早一些。

    “您好,您质问他好了没?需要我想点办法给您解气吗?”对方笑眯眯道。

    荣贵冷冷的看向他,半晌露出一抹冷淡又诡异的笑容:“不用,我已经自己弄完了。”

    什么也没有多说,他轻轻扬了扬下巴:“把我的身体抬好。”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带头往来程的方向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停的地方确实有点微妙

    还有就是我也觉得昨天的部分其实应该再往后延展一些,才能在写出我想写的细节之余,让大家感到情节有继续前进。

    所以今天提前更啦

    一如既往感谢大家的建议与评论!

    早上好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