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四个负责抬冷冻仓。”荣贵指了指后面的四名狱卒然后又点了点一直和他打交道的狱卒头目:“你在前面带路。”

    给别人分配完任务他还让人等了自己一下,换了一件笔挺的外出服,又去浴室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重新推门出去。

    在他推门出去之前,荣贵迅速的跑到浴缸附近小声对着土壤深处、排水口的位置说了一声:“我带着他们离开了,顺便去看普尔达。”

    这才走人。

    而等到推开门的瞬间他脸上的表情瞬间重新变得冰冷,面对抬着冷冻仓站在门口等待自己的五名狱卒,他轻哼了一声:“走吧。”

    狱卒们身体一僵,然后迅速走在前面带路了。

    落在最后一个荣贵板着脸,然后等到离开房间的时候,他拿出钥匙认真上了锁。

    小梅,我只是暂时离开一下如果你回来的时候发现我没在不要担心,我会尽快回来的!

    一定会尽快的回来的!

    心里将这句话默念了三遍,仿佛这样就可以将心里的话变成无形的烙印缠绕在门锁上一般,手掌拿着钥匙离开门把手的瞬间,荣贵的心瞬间变得空落落的。

    之前只有小梅一个人离开而已他等待在两个人共同居住生活了好久的地方,这个熟悉的房子,就像一条纽带一般,两个人一个人在这头,而另一个人在那头,即使暂时没有在一起,可是荣贵心里仍然还算是踏实的。

    毕竟,小梅很能干,只要自己不乱跑的话,小梅就一定可以回来的。

    然而,现在他却必须离开了。

    这些人绝对是带着搜查任务来的,如果自己不做刚刚的那一番表演,对方一定会对这里的房间进行彻底搜查,而他这里明显是经不起彻底搜查的。

    如果小梅在就好了,小梅一定可以想出更好的办法,最起码小梅可以为孩子们找到更可靠地躲藏地点。

    然而蠢笨如他,他哪一点也做不到,这种情况下

    荣贵唯一想到自己能做的就是表演了。

    脑中迅速闪过小梅平时不说话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封表情,闪过卓拉太太优雅却高冷的姿态,又闪过几次三番见过的天空城客人傲慢的模样,荣贵确定了自己的人物模板。

    他要塑造一个“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形象,让这些人怕自己,对方一旦怕了,他们就察觉不到自己其实更害怕了。

    外表的荣贵对几名狱卒呼来喝去、威风凛凛的时候,内心里的荣贵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怂的瑟瑟发抖。

    好在他的演技确实很不错。

    对方被他唬住了,更甚者,他甚至问出了普尔达现在的情况。

    普尔达被关了!

    不好的消息一条接一条传过来,荣贵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然而,根据他现在的性格设定,外表的他却将接下来的行为最恰当的“推测”、“揣摩”了出来。

    他的直觉告诉他,能够看到普尔达的机会就现在这一次,错过了,普尔达就会像吉吉和珀玛那样,再也无法见到了。

    更何况

    他要给这些狱卒找麻烦,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他要把这些人全部带出去。

    这样一来,接下来需要做什么,就非常显而易见了。

    只是

    这样的话,小梅回来的时候就没法立刻看到他了,而且,小梅还进不了门,因为他把门锁上了。

    孩子们还在里面,他不能把锁留下来。

    而且,不锁门本身看起来也可能被人觉得可疑

    外表高冷、内心忧心忡忡的,荣贵迈着稳而缓慢的步伐,渐渐远离了身后的房门。

    然后电梯门开了,五名狱卒率先进去,他随后进去。

    根本没有时间让他回头看一眼,电梯门已经再次合拢了。

    心乱如麻,又担心小梅,又担心躲到浴缸下面的那几个孩子,茫然间,他又想到吉吉、珀玛,联想到普尔达,荣贵心里一片空白。

    就在这个时候,五名狱卒的头目又小心翼翼的开口了:“那个我刚刚已经和关押编号423号犯人牢房的管理员同事说好了,说您收到的身体有可疑伤口,我带您过去是找犯人质问,那个那个”

    “能不要说您怀疑我们中途弄坏了您的身体好吗?”

    “我发誓,放着您身体的冷冻仓我们连看都没看过,更不要提损坏了”

    他说的讨好,荣贵斜眼看看他,半晌低声哼了一声。

    “你倒是很会转嫁责任。”

    不过荣贵到底没有否定他说的话。

    狱卒头目便眼瞅着松了口气。

    “那个您要信我,伤口真的和我们无关”对方还念叨了几句,不够荣贵显然不打算理他。

    眼睛目不斜视盯着电梯门,荣贵面无表情,不再说话了。

    他当然知道这道伤口不是对方弄的,因为

    自己身上的伤口是他本人弄出来的。

    原本磕磕绊绊身上出一点小伤口都会心疼半天的他,如今却自愿在身体上弄了一道如此长的伤口,荣贵

    并不觉得可惜。

    能用这道伤口换到得见普尔达的机会,他觉得值。

    紧张胶着的在电梯里待了数分钟后,电梯门再次开了。

    几乎是一出电梯门,荣贵就感觉这里和其他的地方明显不同。

    水,从外面没过了他的脚面。

    虽然闻不到具体的味道,然而光从顺着水流拍打在他脚面上的一块黑乎乎、看似腐烂肉一样的物体,荣贵就知道这里的味道一定很恐怖。

    “嘿嘿,这一层是水牢,会比较脏臭一些。”狱卒头目还解释了一句。

    电梯门打开没多久,另一名穿着和他一样制服的男子从远处蹚水走了过来,等到他走近,荣贵才发现他的脸上戴着一个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完全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看到荣贵,对方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对带着荣贵过来的狱卒小头目道:

    “探看时间只有十分钟,不能延长。”

    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了。

    钥匙之间互相碰撞的声音哗哗响着,他的脚继续蹚着水,缓缓地,他向另外一边巡视过去了。

    紧接着,狱卒头目便从四名下属手里接过了装着荣贵的冷冻仓:“那个,咱们得尽快,这一层的味道非常可怕,空气里都有毒性了,呆久了我们这样的身体会生病的。”

    听到他这么说,荣贵就又瞥他一眼。

    “带路。”言简意赅,他淡淡说道。

    对方便撒丫子扛着冷冻仓跑了起来,荣贵紧紧跟在他身后,由于身高矮,两条腿倒腾的速度几乎是对方的两倍,然而动作愣是优雅,给人的感觉丝毫不慌张。

    两个人迅速的蹚水前进着,沿途他们经过了一个个仅露出一个小孔的水牢。

    惨叫、里面拖着长长调子的,是各种让人听着就头皮发麻的声音。

    而随着这些声音的减弱,他们越走越深,水位也越来越高了。

    到了最后,肮脏的污水已经没过荣贵的腰了。

    还好冷冻仓有漂浮功能,否则荣贵还真有点担心里面他和小梅的身体。

    就在他担心自己最终会被水淹没的时候,狱卒终于宣布他们到了。

    “那个我没法在这里待十分钟的,能不能请您尽快和里面那位对质?十分钟后我过来接您?”捂着嘴巴,那名狱卒含含糊糊道。

    荣贵冷冷的看他一眼,半晌朝他挥了挥手。

    那狱卒就如蒙大赦的大步跑开了。

    竖着耳朵仔细听着狱卒的脚步声,确定对方已经远离自己到一定位置的时候,荣贵再也忍不住了,撒开脚丫子,他迅速蹚水朝前方水牢的小孔洞冲过去了。

    因为速度太猛,他的身体猛地砸到了同是金属制成的水牢壁上,发出“咣当”的声响,然后,他赶紧从手腕下掏出了一把小手电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小梅还是给他配了一把。

    手电的光芒从空洞里探照进去,圆柱形的聚拢光芒照亮了水牢的一角,只有水,不见人,荣贵着急的拿着手电在水牢中乱照一气,就在他照到右侧墙壁的时候,荣贵愣住了

    “普尔达”呆呆的叫出普尔达的名字,荣贵的手颤抖着,手中手电的光柱也因此颤抖着打在挂在墙壁上的普尔达身上。

    他找到普尔达了。

    手电筒的强光在脸上扫来扫去,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能被照醒,被荣贵照了一会儿之后,普尔达慢慢转过脸来:

    “啊你的身体不是治好还给你了吗?还有什么事?怎么找我找到这里来了?”

    他的声音嘶哑,语气和平时一样不耐烦,然而却沙哑虚弱了许多。

    也难怪他会变这样虚弱,双手各被禁锢在一条挂在墙壁上的锁链上,他是被吊在右侧的墙壁上的,这还算不上什么,里面还全是水!走廊外面的水相对里面来说已经是少多了!普尔达所在的水牢里,水已经到他的脖子了!

    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被刑讯过的痕迹,可是普尔达的脸色异常苍白,仔细看,他的身体还在不断颤抖着

    看着普尔达现在的样子,声音都颤抖了:“普、普尔达,你你怎么变成这样啦?”

    作者有话要说:剩下的明天继续,稍后还有点事情要做,这一段只能暂时卡在这里了

    明天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