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这里怎么搞的?”在对方正在敲门的时候, 荣贵冷不防的将门打开了。乐—文

    由于没有及时收手, 对方正在敲门的手在空气中打了一下, 正在愣神,同伴示意他低头,他这才看到了一脸冷漠的黑眼睛小机器人。

    穿着精美的手工制长袍,露在外面的每一寸金属皮肤都精美,连一般机器人很难做到的微表情都表现的非常明显, 识货的狱卒立刻认出这是一尊非常昂贵的机械身躯。

    只是精美也就算了,眼前的机器人周身的气度还异常慑人!

    “那个……卓拉·克尔巴顿女士, 我们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此次护送您的身体过来,是为了通知您,您的身体已经痊愈了……”狱卒又将之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然后黑眼睛机器人的眉头就挑的更高了。

    “我不是聋子, 同样一句话你们不用重复这么多遍。”

    “还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们这里到底是怎么搞的?动不动就戒严, 哪里都去不了就算了,我们过来看病原本也没指望着把这里当做观光景点, 可是, 你们戒严的时候居然连申请都取消了,我们的身体怎么办?万一遇到事故被劫走怎么办?”

    声音并没有很高,然而异常冷漠,荣贵将抗议的话用讽刺的语气说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后背有点凉。

    这……这个人应该是个大人物啊——几乎是同一时间, 所有狱卒心里都得出了一个同样的判断!

    “这个……真的是非常非常抱歉,可是请您务必相信,这种情况在我们这里真的——非、常、罕、见!属于几十年都不发生一次的特殊情况!”带头的狱卒立刻道。

    虽然称呼仍然是“您”,然而里面蕴藏的敬意却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就好像:之前他对门里的人称呼“您”,只是一个普通的字而已,没有任何情绪,而现在,却是说的非常慎重了。

    “呵呵,我来到这里短短几个月而已,就碰到了两次,我对你说的话可真的——持怀疑态度呢~”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荣贵的下巴微微抬起。

    从绝对身高上来说,前方任何一个人的高度都是俯视他的,然而,实际情况却是:此时此刻,门外的所有狱卒,在这一时间,都有被前方的小机器人居高临下俯视的感觉。

    不是身高上的,而是气势上的。

    从开门的一瞬间,荣贵便用自己的气势先声夺人,把所有狱卒都压下去了。

    “呵呵。”荣贵就又斜了他们一眼。

    “抬进来吧。”完全没有听他们解释的意思,他大大方方让开门的位置,让对方把冷冻仓抬进来。

    “不,别放沙发上,跟我来,放到屋里的床上。”荣贵说着,带头在前面走,印着一行狱卒一共五个人朝深处的房间走去。

    他带着他们走过客厅,走过换衣间,走过小梅的工作室兼书房,最后到了尽头的房间,指了指他和小梅平时惯住房间的床,荣贵道:“放这里吧。”

    对方便规规矩矩的把冷冻仓放在荣贵指定的地方了。

    “您这里的布置可真是典雅,好多东西都是手工制品,一定是花了不少心思啊~”狱卒头目又捧了荣贵一小下。

    “你们观察的很仔细嘛~”挑挑眉毛,荣贵别有所指道。

    原本还想夸荣贵几句,听到他这么说,那名狱卒瞬间心虚的笑了笑。

    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没过多久,他便吞吞吐吐的对荣贵说:“碍于上面的命令,我们需要检查一下您这里的房间,当然,像您这样尊贵的客人,一定不会做有违法律法规的事情的,可是,我担心有行为不轨的家伙趁您不在,偷偷躲到了您的房间,为了您和其他客人的安全,我们……还是得检查一下。”

    “去吧,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对了,我这里的浴室水管不太好用呢,你们有会修水管的没有?顺便修了再走。”头也没抬一下,荣贵一脸不耐烦的打发他们出去。

    “倒是提醒我了,我也得好好检查一下你们送过来的身体,平时都是要我们自己去领的,如今这么多人一起送下来,总觉得搞不好有什么问题。”荣贵说着,打开了冷冻仓的盖子。

    “不会的不会的~编号423号的服役人员已经确认手术已经完成,我们一路都很小心,保证没有任何损坏。”搓搓手,狱卒头目陪了个笑脸,趁荣贵打开冷冻仓盖子的功夫,他对其他人赶紧比了一个“撤”的手势。

    一行五个人,狱卒小队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由于一开始就被荣贵的气势压倒、加上之后荣贵完全不避讳他们、径直带着他们走过所有房间一直走到这里,沿途的时候他们已经将这里的房间大致看了一遍,他们接下来的检查就当真是很“例行公事”了。

    有些人不用知道他是谁,天生的气势变不了,像他们这样在这里工作多年的人,一看架势就能猜到对方的大概等级了。

    毫无疑问,荣贵在他们心里级别很高!

    而且荣贵一看就龟毛又不好惹。

    看看,过来看个病而已,买房子就算了,还把房子布置成这样!其实他们原本配置的东西也不差啊!对方愣是把原来的东西全部都换了,换成了自己的东西。

    而且对方买的还是最底层的房子,能买到这里……仔细想想也不是常人。

    荣贵的态度愣是让他们的心越想越想,不断的找到新的细节加以辅证自己内心的猜测,越想越谨慎,越想越缩手缩脚,检查到浴室的时候,他们虽然被里面如此茂盛的植物惊了一下,不过想着对方乖张的性格,到底没有乱动,大致翻看了一下,有一名狱卒正好奇的想要扯一扯浴缸里的呢喃草藤蔓,忽然——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是那名客人!

    心脏一紧,他们当时就再也顾不上检查了,以狱卒头目为首,所有人赶紧向之前离开的房间跑去。

    “怎么了?怎么了?”狱卒头目赶紧问。

    在浴室待久了,加上跑得着实有点急,他额头出了薄薄一层汗。

    “我漂亮的、宝贵的身体上居然出现了一道伤口!你们路上到底干了什么?你们私自打开冷冻仓了?”荣贵大声质问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看看……”心里一急,狱卒头目当即往前迈了一大步,正想要朝冷冻仓内看去,前方的机器人却忽然暴喝一声:

    “看什么看!我的身体也是你们能看的?”

    话语里的傲慢与怒意宛若实质,被他这么一喝,狱卒头目当时竟有种晕眩的感觉。

    迈了一半的脚当时就停在半空中了,他竟是一动不敢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在满房间的低气压中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弱弱的道:“我们保证,绝对没有私自打开过您的冷冻仓,会不会是之前手术留下的伤口?”

    “不可能!”小机器人断然否决。

    “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找普尔达看病,之前再三叮嘱他绝对不可以在这具身体上留下任何伤口。”

    “这可不是普通的身体,这是一具一般人轻易难见、完美、无暇、终究有一天会成为全塔人仰望偶像的身体,我要精心养护他,打造他,让他变得更好,怎么可以有伤口出现在他的身体上?!”荣贵说着,脸上露出一种近乎狂热的表情,然而等他说完,低下头静静在冷冻仓内看了片刻之后,重新抬起头看向他们的时候,那目光就更加吓人了。

    “那、那个……也许……也许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能不能让我看看那道伤口……”颤巍巍的,狱卒头目硬着头皮将自己的话说完。

    机器人瘆人的目光便移向他了。

    半晌——

    将一张柔软的毯子盖在冷冻仓内,对方对他道:“你过来看。”

    他就慢慢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往冷冻仓里看了一眼。

    果然——

    在精美绣花长毯的掩盖下,他先是看到了一片洁白无瑕的皮肤,然后,他看到了一条细细长长的伤口。

    由于冷冻仓里温度极低的缘故,一时也看不出这是什么时候的伤口了。

    “这个……”当时,他额头的冷汗就要滴下来了:“我保证绝对不是我们弄的,一定是那个医生,是那个医生搞得……”

    “那就更有问题了。”荣贵冷哼一声:“你们这里的医生全部有案底,你们这里又同时做那种生意,这道伤口看起来只是道伤口而已,可是这伤口是在肚子上,谁知道下面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把那个医生给我叫过来,这件事弄清楚之前,没完。”荣贵冷冷道。

    狱卒头目就更紧张了,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多,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淌下去,又从脸颊滑下来。

    “那个……不行的……他不能过来这里的……”

    “那带我上去找他,我不管,我要当面找他问个明白。”荣贵不依不饶。

    “可是……不行的……不行的……”面对对方几乎实质化的怒火,狱卒头目的声音越来越弱,终于——

    “那个医生犯事了!已经不在之前的楼层,他被关起来了!”

    “哦?”荣贵就挑了挑眉:“千方百计不让我看到人,看来,这伤口还是你们弄得。”

    “绝对不是!先生!我发誓!”

    “发誓顶个屁用啊……”荣贵冷冷的看着他。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然后——

    面对荣贵的紧迫盯人,狱卒头目终于顶不住了。

    “先生,您宝贵身体上的伤口真的不是我们弄的,我们会带您去找那名医生对质,相信我,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您大可以将这一条反馈上去,他身上的刑罚一定会判到让您满意的份上。”

    “哼,他的刑罚关我什么事,真要有什么问题,这不是他能承担起责任的,更不是你们承担的起的。”

    “把你脸上肮脏的冷汗擦掉,然后,带路。”冷冷的说完,荣贵站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上又要赶飞机,希望不要延误

    =-=最近坐飞机,最近的三次全部都延误了,时间最短四小时,最长十小时,真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