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普尔达带着装着小梅身体的冷冻仓回来了, 他前脚进来, 后脚便有两名狱卒带了一个孩子过来。︾樂︾文︾小︾说|

    “这是罗德哈斯先生购买的供体, 病人在你这里,听说明天要手术,所以我们把他送到这里来。”其中一名狱卒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喂!你们怎么搞得?我说过我只负责手术,你们送器官过来可以,把一个大活人送过来算什么意思?”细长的眼睛在那个一脸苍白的半大少年脸上扫过, 普尔达下意识皱起了眉毛。

    “是佩泽大人的意思。”之前说话的狱卒立刻冷冰冰道:“罗德哈斯先生第一次购买这具供体的时候,这名供体逃跑了,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罗德哈斯先生拍下了第二具合适的供体,然而摘取手术的时候,有人突然闯入劫走了供体, 负责摘除的人不专业的保存方式导致摘下的器官完全坏死无法使用,罗德哈斯先生非常生气,为了平息罗德哈斯先生的怒火, 佩泽大人好容易把第一次选中的供体捉拿了回来,这一次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 他亲自指名由你作器官摘除人, 然后进行手术。”

    “喂——”普尔达眉头皱的更紧。

    “您别无选择。”那名狱卒平静道。

    然后,他和另一名狱卒就将苍白的少年扔在了地上,拿出一张单据,让普尔达在上面签字。

    是一份签收单,证明供体已经到达指定签收人处的签收单。

    扫了一眼签收单, 普尔达草草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房间里便只剩下普尔达和那名少年了。

    少年不认识普尔达,然而普尔达对他却是有印象的。

    “跑出去又有什么用,这不,还是被重新抓了回来?”

    大概是花了很多钱也没能会诊出个好结果,普尔达的心情不算很愉快,声音也充满了嘲讽。

    然而——

    并不像他预料的那样露出绝望的神色,半晌,那名少年忽然摇了摇头。

    “我不后悔。”

    “我不后悔逃出去,甚至说,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就是那时候逃出去了。”

    “啊?”普尔达又挑了挑眉回过了头。

    然后,他就惊讶于少年此时的表情了——

    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表情,混合着难以言说的幸福感与悲伤……

    原本还沉浸在小梅的病要怎么治的普尔达就皱了皱眉,又看了他一眼。

    “因为逃出去了,所以我有了家人,真正的家人,每天一起生活,一起做工,做错了会被骂,做好了会被夸奖的家人。”

    “我完全、完全不后悔逃出去呢~”说到这里,少年竟然笑了。

    普尔达愣住了。

    然后,他看到那名少年垂下头来:“只是……因为我,所有家人都被抓进来了……我……我……”

    那名少年无声无息的哭泣了起来。

    “你是很厉害的医生吧?买我的人似乎很厉害,不厉害也没法买了一次又一次,还能让人把我重新抓回来了。”稍后的时间里,那名少年竟然主动和普尔达搭起话来。

    “他只买了我的肺、肝、肾还有肠,心脏他没要,还有身体的其余部分也没要,那个……”

    “我曾爷爷的心脏不好,你能把他不要的心脏给我爷爷换上吗?”

    “我把我身体其余的地方都给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少年的眼中竟然亮晶晶起来。

    明明是注定要死的少年,然而那一刻,他给人的感觉却是生机勃勃的。

    就像一株顽强的草,嫩绿,而充满生的希望。

    于是,在小梅的“魔法时间”开始的时候,普尔达再次做了一件完全不像他会做的事情。

    然后,荣贵就收到通知了。

    他先收到的是孩子们的通知:

    “阿贵!阿贵!不好啦不好啦!给你治病的医生,名字叫普尔达的那位,被抓起来了!”通知他的仍然是管道里的孩子们,虽然已经被分配好躲藏的地方,不过在危险来临之前,他们还是潜伏在指定位置的天花板上,心里感激荣贵和小梅,他们知道两个人的身体在普尔达那里之后,每天便总有孩子默默关注着那一层,虽然由于位置原因他们没法进入普尔达的“诊所”,可是看一看走廊上发生的事情却还是做得到的。

    整整一队狱卒开进来进入普尔达诊所的时候,他们在第一时间就竖起了小耳朵。

    “什么?!”荣贵吓了一跳。

    他反射性的想要看向小梅,然而回过头去只看到墙壁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小梅已经去上面了,去做更重要的事。

    如今只有他一个人,他……他要稳住。

    想象着如果是小梅在这里会怎么做,荣贵稳住心神,然后径直走向放置电脑的房间,果然,电脑上已经发来了新通知:

    “尊敬的卓拉·克尔巴顿女士,我们很愉快的通知您,您在地下第七百六十三层,编号423号服役人员处的诊疗已经顺利完成,您的身体将会由工作人员在三个小时内护送到您所在的楼层,无需额外申请,敬请等待工作人员的到来。”

    荣贵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被吓了一跳!

    果然出事了!早在艾伦爷爷通过芯片从星狱逃出去之后,整个星狱就再次戒严了,像上次一样,他们在戒严期间没有办法申请外出,然而上次的戒严持续时间并不长,很快他们就可以重新申请了,而这一次,对方的信函写得非常委婉,表面上看起来连动都不用动,直接由工作人员将身体送回来,然而实际上,这就是说明戒严根本没有结束!

    戒严没有结束,身体被送回来,这……这……

    普尔达果然出事了!

    荣贵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得把孩子们藏起来。”喃喃的,他对自己说,也是对旁边过来通风报信的孩子们说。

    然后,他就立刻跑去浴室了。

    虽然信函上说对方过来只是为了护送身体,可是……

    保不齐对方会进来查看,电视上不是经常演各种大搜查吗?

    以防万一,他们最好将孩子们的踪迹全部隐藏掉。

    可是……

    藏在哪里呢?

    “电梯响了,他们来了!”长期在这里居住,这里的孩子是极为机敏的,比如荣贵都要特意听才能听到的电梯的声音,他们很容易就听得到,他们还能判断电梯是向上走的还是向下走的。

    “滴!”几乎是同时,荣贵听到了大黄的喇叭声。

    是小梅在大黄身上安装的监控警报器,一旦有陌生人从电梯进入的时候,大黄会鸣笛示警。

    完了——

    一时间,荣贵脑子里只剩下这两个字了。

    那些人比想象中来的还要快,他还没来得及找到隐藏的方法,对方居然已经到了,这……这下子,连过来通风报信的孩子也跑不掉了啊!通道在电梯口啊!

    荣贵一开始还想着让大一点的孩子先抱着三个小婴儿回到天花板上,暂时躲一躲,不过这样一来……

    慌忙间,荣贵看到了浴缸。

    然后他看到了浴缸内的土。

    “把土挖开,你们能在这里躲一下吗?”整个房间里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荣贵眼前唯一看到的可能可以躲一躲的,就剩下这个后来被他们填满土的浴缸了。

    将土挖出来,让孩子们进去,然后重新填充土和呢喃草进去,小梅制作的强力化肥还剩下一些,只要教一些化肥进去,呢喃草会立刻暴涨,之前被挖动的痕迹就可以被完美的遮盖起来……

    这是荣贵眼下唯一能想到的主意了!

    “好啊!”过来报信的是两个孩子,和其他的孩子一样,他们俩的个头都小小的。

    小小的,不过很有劲,当时他们就帮荣贵挖起土来!

    大黄又鸣笛了两声,然后,门板上出现了敲门声。

    “卓拉·克尔巴顿女士,我们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此次护送您的身体过来,是为了通知您,您的身体已经痊愈了……”一边敲门,荣贵听到了一道男声。

    荣贵挖土的手就更快了。

    然后——

    手指碰触到浴缸底部的时候,白色的浴缸底部再次重现天日的时候,荣贵也注意到了浴缸底上和原来不同的地方:

    浴缸的底部、原本排水口的位置……被暴涨的呢喃草撑开,居然碎裂成了一个黑洞!

    “哎?这里也有通风管道吗?”比荣贵反应更快的是那些孩子们。

    “阿贵你说的躲藏的地方是这里吗?”

    “哇!阿贵你可真厉害!”

    两个孩子欢呼一声,然后他们开始清理洞口的呢喃草了。

    他们居住的通风管道并不是所有的管道都畅通无阻的,经常有管道被堵塞,或者被淤积的泥土,或者被垃圾……为了维持管道四通八达的状态,孩子们早就练就了迅速清理管道的能力,没多久,他们就把洞口的呢喃草清理开了,一个不算很粗大、却足以供这几个孩子通过的洞口便赫然出现在几个人眼皮底下。

    “没问题。”其中一个孩子还往里扔了一颗地豆,侧耳倾听了片刻后道。

    作为管道界的小专家,他们自有一套判断一条管道是否畅通、到底有多长的手段,他这么说,就代表这条管道没问题。

    “这个……”荣贵原本还有疑虑,然而门口的敲门声已经越来越急了。

    就在这个时候,荣贵听到了一道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声音:

    “谁啊……扔东西……砸人……”

    对了!是邻居!

    荣贵立刻小声道:“邻居先生!我这边情况紧急,有狱卒过来了,我担心他们会搜查房间,把几个孩子放在你那里好不好?”

    邻居先生半晌没有说话,荣贵就当他答应了,他指了指洞口,两个大点的孩子当时就往里面钻了,他们自己先进去,然后带上了三个孩子。

    在他们进去之后,荣贵先是将原本移出的呢喃草根混着地豆一起塞满洞口,然后开始往里填土,紧接着,像他之前计划的那样,他在掩埋好的土壤表层浇了一点强力化肥,那些被移除过的呢喃草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密密麻麻覆盖了整个浴缸不说,还长到浴缸外了一点。

    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浴室,确认没有什么可疑的物品被遗漏在外,荣贵将手掌蒙在眼睛上,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等他将双手移开的时候,他看起来冷漠、高傲、脸上略带了一点不耐烦的表情。

    他看起来完全像另外一个人了。

    没有应门,也没有小跑,荣贵保持着这样一副高冷姿态,慢悠悠从浴室离开去开门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泪 昨天航班延误,原本晚上七点的飞机凌晨两点才开,折腾到家都快六点了

    没有睡好今天一天精神都不好,写得时候磕磕巴巴,重写了两遍才有感觉

    所以更晚了

    抱歉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