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5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一张张脏兮兮的小脸上表情不一。︾樂︾文︾小︾说|

    他们紧张着、害怕着、不知所措起来。

    “我们要……怎么做?”老成如伯格, 面对这么可怕的事情, 他也陷入了惶恐的迷茫之中。

    “不要怕, 小梅一定有办法的。”荣贵立刻道。

    天生拥有可以用声音迷惑他人的能力,当荣贵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要大家不要怕的时候,孩子们竟真的被他安慰到了。

    然后所有人的视线便集中到小梅身上来了,包括荣贵,荣贵说完话立刻就看向小梅了, 视线热烈充满信任,全无保留。

    小梅怔住了。

    其实, 这并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用期待的目光所注视,他是习惯作为焦点存在的人。

    然而,这次被注视的感觉却和以前都不同。

    很难一下子找到最精准的词汇来形容这种感觉,只是——

    “我们, 先要做一些准备。”被如此多双信任的眸子注视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揽下了一个多么艰巨的责任。

    孩子们再次被请入小梅和荣贵的“家”了。

    由于人数太多,房间里占满了孩子仍然装不下, 门外的走廊上也坐满了小孩子,大黄的车厢内、甚至车顶上全都被孩子们占据了。

    不过好在这些孩子都非常乖巧, 就连还需要被大孩子抱着的小婴儿都比其他同龄婴儿乖巧的感觉, 他们极少哭泣,只是在实在不舒服的时候小小的叫几声。

    荣贵带着几个孩子在外面清点人数,而小梅则在做剩下需要做的全部准备。

    这个时候,他们之前做的工作的意义就出来了。

    之前为了寻找吉吉和珀玛,小梅不是雇佣这些孩子在整个星狱的范围内大面积搜查吗?

    在这个过程中, 小梅几乎绘制出了星狱绝大部分楼层的地图,包括一共有多少房间,具体走向是什么样子的,有多少犯人在住,以及有多少空着的牢房……

    将大黑从大黄身上拿下来,利用大黑的屏幕,小梅将整个星狱的平面图给孩子们看。

    “这是地下九百三十二层,这里的牢房是全黑的,入住的犯人相对较少,尤其是东南角编号1002,1003、1005……这几个房间目前没有人居住。”

    “地下八百四十五层是水牢,目前关押的犯人也不多,可是毕竟是水牢,环境非常糟糕……”

    小梅一边说着,一边为孩子们指定了发生意外的时候,可以躲藏的地方。

    一旦监狱开始“清理活动”,短时间内,他们可以躲在哪里,小梅将这些地方一一圈出来,然后分配到每个孩子身上。

    绝大多数孩子都领取了自己的躲藏地点,一旦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就立刻从管道中跳出去,然后躲起来。

    每个人得到的方案并不是唯一的,小梅还给他们准备了第一种情况无法成行的情况下,第二套藏匿方案。

    “除去两套躲藏方案以外……我们还有必要准备第三套方案。”确定所有孩子都记住了自己的位置,小梅停顿了片刻,然后冷冷道。

    “?”抱着一个小婴儿,荣贵歪着头不解的看向他,眼神纯洁,他怀里的小婴儿的眼神和他一样纯净。

    抿了抿唇,小梅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走到了浴室中,走到了呢喃草旁。

    如今的呢喃草可不再是当时那株孱弱枯黄的细小呢喃草了,而是变成了几乎覆盖满整个浴室的可怕植物!

    地豆施了化肥会不断长出新的地豆,新长出的地豆个头没有显著增大,只是结果频率比正常的植株快很多,而同样是被施肥,同样的强力化肥,施加在呢喃草上,却有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藤蔓越长越粗越长越长,叶子肆无忌惮的舒展着,这株呢喃草已经长成了植物中的“怪物”!

    老实说,后来小梅之所以让孩子们用种植呢喃草的方式来作为“已搜查”的标志,正是因为这株呢喃草爆盆的情况从那时候就十分惊人。

    到现在,这株呢喃草不但长势惊人,它的身上甚至还长满了地豆!

    繁育过程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部分地豆甚至在呢喃草上安家了,如今这株呢喃草……简直就像长满了“眼睛”一样!

    “哇!”孩子们显然没有见过生长的如此茂盛的植物,进入的瞬间,他们纷纷发出了惊呼声。

    “现在排好队,每个人领一条藤蔓。”站在张牙舞爪的呢喃草旁,小梅淡淡道。

    “每个人带上一条呢喃草的藤蔓,然后再带一单位肥料。”小梅说着,拿出一把剪刀,又拿出一些没有吹起来的气球一样的东西←这是装肥料的容器了,从西西罗城带过来的。

    剪下一株相对粗壮的藤蔓交到第一个孩子手上,小梅接着用专门的工具抽出一定量的液体化肥,关注在容器中,原本瘪气球一样的容器便变成了一个水球。

    水球很结实,就算被压也不太容易破。

    孩子们很聪明,没多久伯格就看懂操作细节了,他主动过来帮小梅装化肥了,然后另外一个女孩子则过来帮忙剪枝。

    对于孩子们的主动帮忙,小梅只是拿出了更多的剪刀和抽取工具。

    “我们还要继续找人吗?然后找到之后继续种……种呢喃草?”接过属于自己的藤蔓和肥料,一个孩子问道。

    “不。”小梅摇了摇头:“你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找人了。”

    “这些藤蔓和肥料,就是第三套方案。”

    记忆里,佩泽负责的星狱……确实发生过“事故”的。

    只有两段记忆中发生过,每段记忆分别对应一次“事故”。

    一次是管道漏水事故,监狱里的犯人没事,然而水管爆裂,与它紧邻的通风管道遭了殃,全部注水;

    一次则更严重,是毒气泄漏事件。

    当时交上来的报告并没有伤亡报告,犯人们都及时戴上了氧气面具或者防毒面具,逃过了一劫。

    ↑

    这件事在当时还让佩泽深受好评来着,毕竟,肯为每位犯人准备全副逃生工具和设备的监狱长可并不多,事后,佩泽不但没有被惩罚,反而得到了一笔休憩资金。

    当时的他什么也不知道,毕竟当他看到卷宗的时候,佩泽已经退休,而现在,当他已经知道了通风管道代表了什么之后,他才知道在那两段记忆中,大概发生过多么惨无人道的事情!

    更可怕的是,这两段事情居然如此轻巧的被抹杀了?!

    不知道这一次佩泽会不会再让通风管道“事故”重现,注水还是毒气,又或是新的“事故方式”,小梅无从得知,他只能做两手准备:让孩子们藏起来,然后带上可以让他们暂时躲过灾难的工具。

    临时制造防毒面具是不现实的: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么多材料。然而——

    “呢喃草是一种具有强释氧功能的植物,当它急速生长的时候,会在藤蔓附近制造相当浓度的氧气,就像一个小型氧仓,一旦对方采取激烈手段……”对于佩泽曾经用过的方式,小梅并没有隐瞒,当做自己的猜测,他把两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对孩子们认真说了一遍。

    “那种情况下,你们就将领到的呢喃草藤蔓断枝部位插入水球,绑紧,然后紧紧抓住藤蔓。”

    “呢喃草会进入迅速生长期,它们释放的氧气可以让你们呼吸。”

    “除此之外,呢喃草的藤蔓像所有植物一样,有寻水性,跟随着藤蔓,你们可以找到水源。”

    “藤蔓有攀附性,万一遇到水祸,呢喃草会自动寻找可以攀系的物体,只要你们抓住呢喃草,也不会被丢开。”

    ……

    小梅用冰冷的声音慢慢说着,孩子们一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然而随着他解释的越来越深入透彻,孩子们的小脸上先是布满恐惧,然后慢慢地恐惧消失,最终变成了坚定。

    “我们听明白了。”看着小梅,伯格等孩子郑重的朝小梅点了点头。

    小梅也轻轻冲他们点了点头。

    “呢喃草的功能不仅仅如此哦~”就在气氛越来越悲壮的时候,荣贵忽然举起了一根手指。

    “当呢喃草的藤蔓茁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拥有非常好的导声性哦~简单说来,就像传声筒一样!”

    “?”孩子们不解的看向荣贵。

    荣贵就微微一笑,半晌对着浴缸的方向大吼一声:“你好啊!你醒着吗?醒着就吱一声啊!”

    那里空无一人,孩子们完全不懂荣贵到底在和谁说话。

    就这么过了很久,忽然——

    “干……什……么……啊……”

    破裂而缥缈,从空无一人的浴缸方向,忽然传来一道男声。

    “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的邻居了。”荣贵笑了。

    孩子们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便忽然都开心起来。

    看看手里的呢喃草,想到呢喃草还有这种功能,之前由于小梅的话而造成的心理阴影渐渐散开。

    “到时候,我们还可以打电话呀~”几个调皮一点的孩子,当时就笑了。

    给他们可以生存下去的工具的同时,还要给他们一点希望。

    前者是小梅给的,而后者,则是荣贵给予孩子们的了。

    荣贵和小梅对视一眼,半晌,两个小机器人紧紧拉住了手。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总算把这一卷结尾的部分全部梳理好啦~

    今天开始,重新改为白天更新

    看到大家总是那么晚看更新(虾皮啾还要大晚上抓虫)

    真是……觉得有必要作息健康一点,一起健康一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