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汇报完工作, 又领取了新的任务之后, 大汉垂手告辞了。而在他离开之后, 办公桌后的男人拿出一个遥控器,轻轻一点,房间里顿时响起了恢弘的交响乐。

    男人使用的设备非常好,没有刻意调低音量的结果就是整个办公室仿佛变成了一个舞台,此时此刻, 他正在身临其境聆听乐队演奏一般。

    惬意的闭上眼睛,男人轻声跟着乐曲声哼鸣起来。

    与此同时, 一道小小的身影匍匐趴在男人头顶的天花板通风管道内,也轻声哼了起来,他哼的居然也是现在正在播放的曲子,仔细听的话, 他哼得居然比下方的中年男子还要准确些。

    对于男子来说,闲暇时聆听交响乐是他人生的一大爱好,然而,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他的爱好也成为了一个小小孩子的爱好。

    地豆今年三岁, 虽然年纪还小, 不过已经能跑会爬,开始自行觅食了。

    “乐园”里的大孩子会照顾他们到能跑动为止,在这之后,他们就要想办法自己寻找食物了。

    地豆也是如此。

    这个名字一听就是新起的,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 自从地豆这个名字成了儿童乐园最受欢迎的名字的时候,当时还没有起好名字的孩子大多直接用了这个名字。

    所以今年冒出来好多“地豆”,如今趴在佩泽头顶上的小孩子只是其中一个。

    在这里,小孩子们学习的榜样一开始就是大一些的孩子,当周围的大孩子去寻找吉吉和伯格用以换来每天一个地豆的时候,“地豆”也这么做了。

    他是参与这次行动的孩子里年纪最小的一个,也是体型最小的一个。

    鉴于以上条件,他探索的面积也是最小的。

    即便如此,荣贵还是给了他和其他孩子一样的酬劳。

    其他的孩子也不在意,在他们看来,只要用尽自己的能力去做事的话,是可以得到和自己一样报酬的。

    “乐园”的孩子没有学会偷懒。

    就这样,地豆每天都可以得到一个地豆,由于年纪小,他得到的地豆吃不完,就主动把自己的地豆给大一点的孩子,然后由大一点的孩子再分给比他还要幼小的孩子了。

    年纪小,话都说不太好,个子更小……乍看起来全是缺点,不过实际上,在乐园中,这更是个优点——他们毕竟是依托于管道而行动的,这里的管道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有粗有细,既有足以装下克里的粗大外围管道,也有只有伯格他们才能进去的中型管道,诚然,在星狱里,这种中型管道占据了通风管道系统的绝大部分,然而仍然有一些地方的管道非常细,那是伯格这样体型的孩子都无法通行的地方,又或者说,是他们在更小的时候居住的地方。

    当大一点的孩子出去做事的时候,那些最幼小的孩子就被放在这些管道里,这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地豆现在的体型刚好可以在这些最细的管道内来去自如,虽然在出来干活的孩子们中体型最小,不过他有他的优势。

    毕竟好些地方只有他这种体型的孩子才能进,而像他一样小体型、又懂点事、可以帮忙做点事的,并不多。

    比如地豆就承包了在细管道内种地豆和呢喃草的任务,外面的大孩子会示范给他看如何种植这两种植物,他学会之后,就要独自在经过的地方种植这些植物了。

    虽然有点歪七扭八,不过地豆也算将任务完成的很好。

    呃……稍微有一点点跑题。

    让我们继续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些最细的管道上。

    越往上的地方管道越细,伯格这样的孩子,他们的探索最多截止到地上十层,再往上的通风管道便全部是由那种细管道,他们注定无法探索了,只有地豆这样的小家伙才能去了。

    独自一个人在狭窄黑暗的管道中摸索前进,不知道尽头在哪里,也没有任何声音的情况下,其实是非常可怕的。

    可是地豆自己选择过来探查。

    好吧,其实他根本不明白探查是什么意义,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每天搜索一片没有人搜索过的地方,就可以得到一枚地豆,而对于地豆来说,这里恰好是其他孩子无法搜索、没有人和他争抢的地方。

    对于年纪幼小的、站在食物链最低端的孩子来说,这枚地豆是极其珍贵的。

    独自一个人进去,他当然是害怕的呀~害怕到极点的时候,也会哭两声。不过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况下想当然是不会有人过来抱起他、安慰他的,于是他只能哭两声继续爬。

    好在后来随着他一路爬一路种地豆,这里变得没有那么黑暗了,每天固定探索一小片地方,不知不觉间,他越爬越高了。

    然后,他就会在管道内听到交响乐了。

    没有听到过任何音乐,这种震撼的音乐一开始吓了孩子一跳,不过随即带来的就是救赎。

    当然,对于这么小的孩子,他大概也不知道什么叫救赎。

    他只是觉得很好听,然后本能的喜欢上这种音乐罢了。

    这段时间,正是每天不定时播放的交响乐,陪着他找完一个又一个地方的。

    直到今天,他终于爬出管道,来到了最顶层,在接近最近距离的地方,听到了自己最爱的音乐!

    小小的孩子匍匐在那里,听了好一阵。

    直到办公桌后的男子听够了,关掉音乐离开,他这才无声无息的从办公桌上方的天花板上爬开,重新爬回了细长的管道,一路爬爬爬,爬到某个地方的时候,他还懂得利用电梯。

    上次小梅用芯片造成所有电梯门全部无法合拢的时候,大家不是在电梯隧道的地方看到了星星点点的地豆光芒吗?

    是的,通风管道的某些管道是与电梯隧道相通的,当有天地上上下下的时候,孩子们可以轻盈的跳到电梯顶上,然后搭乘电梯的顺风车,少走一些路。

    当然,这要有准确的判断力和一点运气。

    曾经就有孩子一个没踩稳,掉了下去,然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其他人眼前。

    好在地豆是一颗身手矫捷的地豆。

    只见他按照记忆中通向电梯的管道口静静等候着,就像一只幼猫儿,黑暗中,他潜伏在管道口,竖起耳朵认真聆听着,然后,听到电梯绳索滑动的声音时,他探出头。

    果然,上方有一辆电梯下来了。

    判断好时间,他后脚一蹬,四肢舒展开,他像一头幼兽一般“飞”了出去,飞出管道口,然后轻盈的落在了电梯顶上。

    无声无息,没有任何人察觉。

    蹲在电梯口,搭乘顺风电梯的同时,地豆仍然没有放松警惕,目视前方,他连眼睛都不敢多眨,只是认真的注视着墙壁上的通风管道口。

    一个……两个……三个…………七个……

    数到第七个管道的时候,他赶紧跳了起来,就在电梯顶和管道□□错的瞬间,他成功滚了进去。

    数字数到七,是地豆现在数数的极限了。

    后面还有几个管道可以跳进去,然而他不会数了,所以他不跳,哪怕现在跳仍然要爬很多路。

    好在这里已经有不少大孩子在活动了,而且这里的管道对他来说已经很粗,不用趴着,他可以在里面小跑!

    而且,如今的通风管道和以前可不一样了,不再是黑洞洞的,而是遍布绿莹莹的地豆!整个管道如今就是一条充满奇幻色彩的荧光隧道,对于玩心还很大的孩子们来说,可是有趣极了!

    就这样跑一会儿歇一会儿然后又爬一会儿,地豆终于跌跌绊绊走到了荣贵所在的地下九百九十九层。

    汇报情况,以及领工资了。

    由于个子小跑得慢,更由于他是所有孩子里今天跑过路程最远的一个,等到他过来的时候,只能远远的缀在队伍末端,做了一个小尾巴。

    由于一路又走又爬,身上原本就破烂的衣服如今已经烂的看不出模样,而地豆现在看起来就真的是一颗地豆←还是刚从土里扒拉出来的那种,不止脏,他的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难掩的臭气。

    这是通风管道里的味道,所有孩子身上都有点,只不过这个小家伙身上的臭味更重一点。

    爬过太多太久没有人爬过的路,他的身上沾上了管道壁的陈年污垢。

    不过地豆却完全不在意,脏兮兮的看不出五官的小脸上带着笑,想着一会儿又能领到地豆了,他可开心啦~

    然后,终于轮到他了。

    “哎呀,地豆你今天怎么这么脏?”一眼认出了缀在最后的小地豆,荣贵一把把他抱起来了。

    作为机器人,他是闻不到味道的,可是光看也知道这小家伙一定很臭,然而荣贵并不在意。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孩子们经常玩的脏兮兮回家,作为那一批孩子中老二的他已经习惯一群肮脏的小毛头了。

    孩子们却不这么认为,由于脏臭走到哪里都被嫌弃的他们,及时为犯人们帮忙,也不会有人主动抱起他们的。

    所有孩子们的眼光全都集中到了抱着地豆的荣贵身上,一双双小眼睛亮晶晶的,仿佛被抱着的地豆就是他们一样。

    荣贵是谁?荣贵是最臭美、平时随身携带n块小手绢的小骚包儿哦~

    抱着小地豆,他将手绢用水打湿,小心翼翼的给地豆清理起小脸、小手来。

    任由他擦着,地豆小心翼翼的将小手搭在荣贵的肩膀上,看他没有在意,就把整个大头压在了上面。

    压在荣贵肩膀上,然后,还对正从荣贵肩膀后面看过来的小梅没心没肺的笑了笑。

    小梅:=-=

    任由荣贵将地豆打理干净,小梅这才开始问话。

    即使对方年龄幼小,他仍然按规矩行事,语气冰冷,语言精练,并没有因为对象幼小而使用傻白甜的幼儿用语。

    “今天,去了哪里?看到了谁?听到了什么?”一如既往地,小梅的问题主要就这三个。

    然后,地豆点点头,不再笑了,像其他孩子一样,板着一张笑脸,他开始严肃汇报工作了——

    作为三岁的孩子,他的语言能力并不好,不过好在他记性不错,还有神奇的抓重点能力,能把看到的人用非常简单却精准的语言说出来,除此之外,就像这个年龄的孩子喜欢听大人说话、进而学习说话一样,他还很热衷于学习当天听到的话,还基本上记得住,光着两点,就足够他胜任这份工作了。

    于是,小家伙便用自己词汇量范围内的所有词汇形容了一下自己今天的“探索”,最后,又“模仿”今天看到的两个大人的对话。

    没有荣贵的模仿能力,他对语气的把握并不神似说话的人,然而他的记性不错,对方的关键词都记住了。

    “拍卖会……”

    “二十三年!”

    “脏东西!”

    “每天都会放……好听的音乐!”

    “彻底清理……”

    “管道里的……一并处理一下~”

    小家伙的声音嘎嘣脆,他是用高高兴兴的语气说的,骄傲于自己记住了这么多字,他只是想要展示给前面的荣贵看,然而,他不知道自己说出的是多么冰冷残酷的话。

    在场的孩子们都听懂了,小脸一片刷白。

    荣贵的嘴巴张开了,情不自禁的,他抱紧了怀里开始哼歌的小地豆,担忧的看向小梅。

    “是佩泽。”

    “地豆哼唱的曲调是第八序欢愉进行曲,北部城市的著名交响乐章。”

    “佩泽的最大爱好就是听交响乐。”

    “而跟了他二十三年的下属……现在看来,应该是库里。”记忆中,库里就跟了他二十三年,卒。

    “地豆拿到了很重要的消息,佩泽……要对监狱进行大规模整顿,以及……”

    “他要清理管道了。”

    小梅冷冷道出了地豆无法理解的真相。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 魔王的简体版要出版啦

    预售在8月12

    详情请参阅在下的微博哦~

    月下桑solongatime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