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2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我没有办法。”用戴着巨大戒指的肥胖手指在小梅的手腕上搭过和手指一样富态的中年男子摇头道。

    “我也没有办法。”站在他旁边的瘦高男子看着手中仪器上显示的各项数值也平平道。

    “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

    最后一名女子干脆直接摇头了。

    视线在现场所有人的面孔上滑过普尔达的视线最终落在自己的手上。

    “啊我也没有办法。”

    至此,本次会诊已经完全失败。

    “倒是这种基因病真的很罕见,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病症,这个人的身体就算生出双翅也会很虚弱,要不要把他的身体卖给我?我出高价。”最早摇头的胖子忽然开口道。

    “死胖子出多少钱我出他的两倍,卖给我。”这次开口的是一名女医生视线流连在小梅的身体上,她脸上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这个孩子是我喜欢的长相,何况还会长翅膀”

    这两个人一开头,其他的医生竟也纷纷表示对小梅的身体感兴趣想要购买。

    毕竟大家都是医生,没有一个没钱的。

    到了最后,会诊现场俨然成了一个小型拍卖会现场!

    最后还是普尔达翻了个白眼阻止了愈演愈烈的竞价。

    “停”嘴角裂开一抹轻浮的笑容,普尔达扬起了下巴:“你们想多了。”

    “能出得起价格让你们所有人聚到这里会诊的客人你觉得他会穷到需要卖掉自己吗?”

    “对面可是从来的你们放尊重点。”刻意将对方的来处说的含糊,普尔达笑吟吟道。

    “也是。”刚刚还在激烈竞价的医生们顿了顿,退后一步,重新回到原本的位置去了。

    “约瑟,你刚刚一直没说话在想什么?”笑嘻嘻的看着其他人退回去,普尔达这才将视线转向角落里、一个自从说了“自己没办法”后就一直没吭声的男人身上。

    这是个不起眼的医生,不胖不瘦,不高不低,皮肤也不白不黑,明明在监狱里,仍然习惯性的弄了一身医师袍穿,看起来就像大医院里那些不得志的中年医生。

    不过实际上他却是星塔罗一座天空城星字最出名的医生,他一开始是以谋杀罪出名的使用残忍的手段杀了身为自己恩师的院长,最后浑身是血的投案自首,这件事在当时闹得很大。

    然后,接下来,他用另外一种方式又出了更大的名:在他投案自首陈述犯罪理由的过程中,人们知道他行凶原因的同时,也知道了原来那名院长赖以成名的拿手手术根本不是他做的,而是自己这名老实巴交的学生做的,并且近五十年的论文也全部是对方写的。

    成果一次又一次被拿走,老院长又要做一件更缺德的事情,老实人终于忍不住,然后爆发了。

    然后就被关到这里来了。

    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里,如果论起医学方面的典籍、学术方面的知识,估计这位默默写了几十年论文的医生的脑内库存量比阿纳洛还要多。

    论手术技术他算不上顶尖,普尔达之所以把他叫过来却是看中他博览群典的能力了。

    果然

    “他的病,我之前在某次学会上听人谈到过一点”

    “是觉醒纯度很高的原种人外界对天空城居民的另一种称呼才会发生的情况很棘手。”

    “塔湖当时在和对方讨论,作为遗传病方面的专家,他写过有关这种病的论文,一共十一篇。”

    “这种病很难治,如果有人可以治,那个人大概应该是塔湖。”

    他慢慢说道。

    塔湖被关在地下666层的一位医生,现场并非所有人都和他打过交道,不过打过交道的

    “塔湖?我可最不喜欢和那种人打交道了。”皱起眉头,普尔达道。

    “不止塔湖,还有另一个人应该能对这种情况有办法。”满手戒指的胖医师忽然道。

    “啊我知道了”

    “没错,他她的话,说不定有可能”

    剩余的人纷纷点头,最后,所有人的视线齐齐落在了地面上。

    穿过了坚固金属浇铸的地面,他们的视线落在了最深最深的地底。

    地下九百九十九层星狱最底层的一层,也是传说中关着一名最厉害医生的地方。

    只是传说而已,然而没有一个人见过他,亦没有一个人享受过他的“服务”,不过外界有不少人确实是听到这个传说才过来的,当然,过来之后就被分别分流到他们手上,那名神秘的九九九层医师也算变相为他们带来“好生意”了。

    作为荣贵的主治医师,普尔达当然知道住在地下九百九十九层的人是谁,摇了摇头,他没有说下去。

    普尔达送走了所有医生,坐在放置着小梅的冷冻仓上,他低声念出了一个名字:

    “塔湖”

    他没有找到能够救治小梅的人,不过这笔钱倒也不算白花,至少,他知道了塔湖在这方面有着相当的研究,有相当大的可能塔湖能治疗小梅,只是

    “这可真算不上什么好消息”轻声说着,普尔达越说越轻,直到声音变成了一声叹息。

    “唉”

    “小梅小梅,你的运气可真不算怎么样。”

    普尔达喃喃道。

    “好了,就是现在。”被普尔达说“运气不好”的小梅最后检查了一遍手中的芯片,最终交给了艾伦。

    点点头,艾伦深深看了一眼小梅和荣贵,他的视线最终落向走廊尽头的房间,那里,王大爷还在里面昏睡着。

    “我们会照顾好王大爷的。”仿佛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荣贵道。

    艾伦就点了点头,毅然越入电梯,然后飞快的使用小梅制作的芯片当做电梯卡刷了一下。

    原本平稳的电梯速度立刻有了微妙的不同,艾伦明显感觉电梯急速提速了,等到电梯再次打开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个非常眼熟的地方:

    一楼大厅!

    原本的墙壁如今全部是敞开的电梯门,每个电梯里面都有乘坐电梯的人,很多人立刻意识到自己抵达的楼层不对了。

    “哎?”

    “这里怎么是一楼?我明明刷的是地下九十九层的电梯卡啊!”

    “我是地下一百三十二层!”

    “啊啊啊啊!这里是一楼啊!”比之前那些声音更加响亮,却是又一批人大声吼叫起来。

    原本秩序井然的一楼大厅瞬间变得乱糟糟起来。

    艾伦抿了抿嘴唇,混在人群之中,他迅速离开了电梯。

    就在刚才,所有楼层的电梯忽然同时全部打开了,总有人对离开这里充满渴望,当时就有不少人立刻冲进电梯里了,除此之外还有原本就在搭乘电梯的人,无论谁,只要刚才那一刻在电梯里的,最终全部抵达了一楼大厅!

    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自然是小梅!

    确切的说是小梅刚才递给艾伦的那枚芯片!

    破解了电梯卡使用的程序,小梅重新编录了一段复杂的代码,然后制造了一枚新的电梯卡芯片,当艾伦使用它的瞬间,所有电梯都会打开,然后所有电梯里的人都会抵达第一层。

    所有人进入星狱的第一站。

    是进去的地方,亦是离开的地方。

    混乱中,艾伦就这么离开了。

    只能帮他到这一步,剩下的事情,就看艾伦的了。

    而这个时候的荣贵与小梅

    自从艾伦搭乘电梯离开后,电梯门就好像坏了似的,再也没有关闭,看着黑洞洞的电梯口,荣贵好奇的探出脖子,他先是往下看了看,然后又往上看了看。

    往上看的时候,他惊呆了

    作为机器人,现在的他毫无疑问有着非常良好的视力,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视物他现在已经能够比较迅速的切换视物系统了。

    就在他探出脖子往上看的时候,他看到了极为壮观的景象:

    一层又一层,他现在相当于站在星狱的最底层往上看,从一个非常巧妙地角度,他看清了这座监狱完整的样子!

    极度密集!一圈又一圈,一层层仿佛墨点晕开的旋涡,仿佛随时可以把人吞噬似的,是这座监狱城市真实的模样。

    有风,非常强烈的风不知从什么地方吹上来,荣贵的帽子差点被吹走,好在他手快,迅速将帽子抢回来了。不过上面却有人似乎真的掉了东西下来,荣贵险些被砸到。

    风真的很大,荣贵和小梅身上的衣服被吹得猎猎作响,而他们身后、摆在走廊里的植物也被吹倒了好些。

    毫无疑问,眼前的一幕是诡异又可怕的,然而此刻占据了荣贵心中大部分的情绪却不是害怕,而是惊讶

    缩着脖子,荣贵好奇的往上看:在一层又一层的螺旋边缘、非常靠近电梯口的位置,他似乎看到了绿色的荧光,那是

    地豆?

    荣贵瞬间想到了这个熟悉的名字。

    “应该是那些孩子,通风管道看来和电梯通道也有连接的地方。”在他旁边探出头,小梅平静的解释道。

    “好了。”然后,小梅就把荣贵的头拉了回来。

    就在他把荣贵拉回来没多久,小梅制造的“魔法”结束了。

    短暂的“畅通”状态结束,风停止了,电梯的大门在他们面前毫不留情的关闭了。

    刚才的一幕仿佛幻觉,只有他们身后东倒西歪的花盆提醒他们:刚刚的风不是幻想。

    那些久违的、来自外界的、还带着冰碴的风确实来到这里过。

    作者有话要说:

    “停”嘴角裂开一抹轻浮的笑容,普尔达扬起了下巴:“你们想多了。”

    “能出得起价格让你们所有人聚到这里会诊的客人,你觉得他会穷到需要卖掉自己吗?”

    “对面可是从来的,你们放尊重点。”刻意将对方的来处说的含糊,普尔达笑吟吟道。

    “也是。”刚刚还在激烈竞价的医生们顿了顿,退后一步,重新回到原本的位置去了。

    这是众人面前的普尔达

    其他人离开后

    普尔达心酸的摸着自己的钱包:能出得起价格让你们所有人聚到这里会诊的人,是老子啊!

    混蛋!你们这些抢钱狂魔!出诊费这么高,是要抢劫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