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小梅这一次终于没有什么意外手术成功了哩”长期以来一直盼望的事情忽然变成了现实荣贵激动不已,好容易在电梯里保持了一路沉默,从出了电梯门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唠叨了起来。&p;;

    “小梅!普尔达果然很厉害呀!他还说要给我找熟人弄生发剂哩那个他不会额外再找你要钱吧?”荣贵一开始很高兴不过想到普尔达那里的各种价目表,他稍微有点怂。

    荣贵说了很久直到说完一句话之后,他忽然停住了。

    小梅有点诧异的转过头看向他,却对上一双看他不知道看了多久的黑色大眼睛。

    “小梅,谢谢你!”温润的注视着他荣贵笑吟吟看着他。

    然后小梅就有点不自在的把头移开了。

    “不用、不用谢。”

    一边说,小梅还习惯性的给自己找事情做,可惜他勤快惯了家里向来整整齐齐,一时还真的没有事情给他做没办法小梅就把之前已经铺好的沙发罩子卸下来又重新铺了一遍。

    察觉了小梅的窘迫,荣贵仍然笑嘻嘻的,然后,他忽然跑了过来。

    将自己的整个身子扑倒弯着腰正在整理沙发的小梅背上,荣贵伸出嘴巴冲着小梅的脸颊轻轻“咣当”了一声。

    “谢谢”

    然后他就把小梅叠好的沙发拍一拍,转移话题,继续谈以后的计划了。

    “小梅,我们离开这里之后,立刻去罗阿尼吧?”

    “然后立刻把收集的证据提供出去,那个我们需不需要出庭作证呢?”

    “回到身体里的事情暂时不急,还是等我们出完庭之后吧。”

    “呃话说我们需要出庭吗?”

    荣贵说了好多,然后,终于,当他的话开始越来越少的时候,小梅见缝插针的开始回复他的问题了。

    “不需要出庭。”

    “应该不会有公开法庭。”

    “他们会自己取证。”

    “那吉吉他们会怎么样呢?我刚刚想到这个问题,吉吉他们是没有身份的人,还有普尔达普尔达是真的因为犯罪才进来的吧?”

    “那个,普尔达虽然有点怪,可是他对我们挺好的啊,收的钱按照小梅你说的,其实也不贵,而且还经常给我们用很贵的药”荣贵又有想不明白的问题了。

    一如既往地,荣贵的问题凌乱、毫无逻辑。

    不过小梅总能迅速理清他的各种问题,然后依次回答他。

    现在他们两个已经走到浴室里了,每天回来的第一件事是去浴室浇花,然后收获新的地豆,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例行公事了。

    小梅制作的超级化肥实在非常好用,如今的浴室可不再是之前的家庭小菜园了,藤蔓密密麻麻,到处都是绿叶,水汽充盈的几乎可以下起雨来,现在的浴室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热带雨林!

    小梅拿起花洒,一边打开花洒开始浇花,一边回答荣贵的问题了:

    “普尔达确实是因为犯罪进来的,他的罪名是成功治愈了一名前科累累的罪犯,这名罪犯在病愈之后继续犯罪,以极为凶残的方式杀害了一百零三名普通人。”

    “证据一旦上交上去,天空城的两派力量应该会进行角逐,佩泽所在的一派现在是强势派,而我们要发送证据过去的那一派,是劣势派,他们的头目现在病重垂死,新生代的继承者们还不足以与另一派系抗衡,他们现在应该处于迫切需要一些可以打击佩泽所在派系的证据的状态,所以,我们提供的东西一旦交上去,是一定会被重视的,哪怕是小事,他们都会小题大做,何况这是真正的大事情,两边角逐的结果,星城中原本的犯人反而会得到相对公平的处理。”

    “普尔达这些原本正在服刑的犯人,应该会被送往其他监狱继续服刑,吉吉这样的应该会在调查之后释放他们出狱,而伯格这样的孩子按照天空城一贯的处理方式,应该会专门成立教养所,由专人抚养他们,然后一些孩子则被领养出去。”

    小梅说的头头是道,说到最后的时候,终于注意到了什么,他看了一眼荣贵,然后简单解释了一下:“佩泽,就是这间监狱的最高管理者。”

    荣贵就像模像样的点点头:“原来如此,小梅你计划的很全面,我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啦”

    他没有问小梅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不但知道这里管理员的名字,还知道天空城的派系斗争,甚至还知道他们对待这种情况的各种常规做法。

    他只是认真聆听,然后加以肯定。

    然后他就紧接着在小梅的计划中见缝插针加入自己的展望:“那么等到这件事处理完了,我们就回到自己的身体去吧?”

    “我的身体似乎需要做很长时间的复建呢”

    “要不然我们干脆去王大爷那里做复建?或者去西西罗城也不错,叶德罕太远了点,我们可以考虑在复建完了之后再过去。”

    “啊时间过去也挺久了,不知道琪琪她们有男朋友了没杰克有没有女儿了呢?啊啊啊好想他们啊!”荣贵大叫一声。

    “做复建的时候,你帮我按摩呀!”刚刚提到串亲访友,下一秒,荣贵的话题又跑回复建上了。

    早已习惯了荣贵这种作风,小梅点了点头。

    “然后你做复建的时候,我也给你按摩,咱俩一个上午一个下午!”荣贵紧接着道。

    小梅就微微一愣。

    没有发觉小梅太过短暂的停顿,荣贵继续畅想未来了:“我们可以开一家酒吧,从莉莉那里进黑啤酒,从吉吉进其他的酒,或许还可以聘请克里当酒保?”

    “克里只用上半天班就好了,剩下白天可以由小梅你来,小梅调的酒也很受欢迎呀!”

    “而且小梅长得比克里帅,受欢迎的酒保都得长得帅!”说到这里,荣贵似乎想要做个眯眼的促狭动作,可惜没有眼皮,他的表情就变得有点古怪。

    小梅有点想笑,然而却笑不出来。

    静静看着对面表情古怪到有点恐怖的小机器人,小梅忽然轻声问:“那你呢?你不是想要当最厉害的歌手吗?开酒吧的话不当了吗?”

    荣贵就偏偏头,半晌道:“没有不当啊。”

    “我们的酒吧里,驻唱歌手就是我呀!”

    “小梅,说来你一直不相信,其实我唱歌真的特别特别好听!”

    “真是特别好听的那种好听!”

    语言极度贫乏,荣贵只能这么形容。

    往常只要他说自己唱歌好听的时候,小梅总是一副“”的表情。

    这一次,他也做好准备,小梅接下来大概还是这种表情的。谁知

    “嗯,我知道,我听过你的声音了。”

    谁知,小梅居然点头了。

    嘴巴大大张开,荣贵回想了半天,回想小梅什么时候听过自己的声音,想了半天,他最终只想到了,就在刚才,在普尔达那里,立式手术仓内的自己忽然发出的诡异“呵呵”声。

    荣贵:口!!!

    能从那么诡异的笑声中听出自己的声音好听,小梅小梅对自己大概是真爱?!

    抓了抓头,荣贵忽然不好意思起来。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仍然待在雨林一般的浴室中,小梅负责施肥采集地豆,而荣贵则接过了小梅手里的花洒,开始大面积在浴室中灌溉起小小的庄稼。

    他的心情是那么愉悦,以至于他一边浇水,一边歌唱起来。

    当第一句歌词从荣贵的口中吟唱而出的那一刻,原本蹲在地上捡拾地豆的小梅忽然就把头抬起头来了。

    他看到了漫天飞舞的水珠

    仿佛慢动作,每一颗水珠似乎都为密室中忽然想起的美妙歌声震颤到了,它们一滴一滴溅起,灯光下,仿佛散落的水晶。

    他看到了静静舒展枝叶的绿色藤蔓

    它们的叶子似乎又长了一点点,努力着、它们努力的向天空的水珠抓去。

    小梅甚至觉得自己嗅到了泥土的味道

    清新的,湿润的,蕴含了无穷无尽生命力的泥土的味道

    悠扬而灵动的歌声响彻整个浴室,歌唱的人是那么欢喜,以至于他的欢喜通过歌声传达到歌声触及的每一样圣灵灵魂深处。

    灵魂被深深撼动的可怕滋味曾经在车内让他忽然泪流满面的感觉,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和那一次不同,那一次,对方传递的感情是悲怆,而这一次,却是全然的欢喜。

    然而,和每一次都不同,这一次,歌唱的主人就在自己身边,这是只有他一名听众的演唱会。

    没有回到自己的身体不要紧

    没有拿回自己美妙的嗓音也不要紧

    荣贵天生就有用声音感染其他人的能力!

    蹲在地豆田旁边,小梅仰着头看向前方开心歌唱的荣贵。

    那个黑眼睛小机器人真是快活极啦

    只见他也不正经浇花啦,抱着花洒当做麦克风,他在浴缸旁边转着圈的歌唱着,时不时还来一个小滑步,将每一颗小蘑菇当做听众,他深情的目光温柔的从每一颗蘑菇头上滑过。

    被花洒中喷出的水打湿了全身也不在意,他单手撩过脸上的水珠,露出来的又是完美的笑容。

    明明只是小机器人的身体,然而恍惚中,荣贵在小机器人身后看到了当年那个人的影子。

    一颦一笑全然相同。

    啊

    果然是一个人呢

    当年全塔最闪亮最耀眼的男人,如今却说想和他一起回到地下去,白天种地豆,晚上开酒吧。

    做个酒吧歌手就好了。

    只要可以继续歌唱就好了。

    在哪里歌唱他毫不在乎。

    是真的不在乎,因为,此时此刻,几乎贯穿他灵魂的喜悦那是自对方内心传递过来的纯然喜悦。

    毫不作伪。

    蹲在地豆田边,小梅怔怔的看着前方暴露在灯光光晕中的荣贵。

    他听到美妙的歌声戛然而止,他看到荣贵优雅的将花洒关掉、重新放回原处,然后,他看到荣贵款款的向他走过来。

    “小梅,等到星城的事情结束,我们就一起回到自己的身体,以人类的身体继续在一起,一起去见我们的老朋友,认识新朋友,一起去发现更多,好不好?”

    黑眼睛的小机器人说着,露出一抹爽朗的笑。

    盯着对方黑夜一般的黑眼睛,脑中瞬间闪过一双蓝色的眸子,仿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静静地与对方的黑色双眸对视片刻,小梅轻轻点了点头。

    “好。”他说着,然后轻轻把自己的手放在荣贵朝他张开的手掌上。

    哪怕只有短短的时间也好,忽然

    只是忽然,

    他想用自己真正的手掌,握住前方这个人真正的手掌。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又写到一个很想写的地方。

    大概就是这里吧,虽然和设想中有点偏差,不过小梅终于发自内心想要回到自己的身体了。

    契机是荣贵。

    也只有是荣贵了吧?

    小梅不爱自己,与其说神祇,他更像一座精准的机器。

    他不爱自己,也不珍惜自己,这一次更是从一开始就放弃了自己的身体。

    只有碰到荣贵这么“自恋”的人,每天那么臭美臭美的要小梅反复碰触自己的身体,爱惜自己的身体,为了自己的身体情绪起起落落波澜壮阔。

    只有这样,他才能慢慢有接触另一具身体的机会,有想要重新充满温度的念头吧

    我想不太出来有其他更适合他的对象啦

    晚安

    以及看到大家的评论补充一下下水道999那位的s

    “那啥,我在旁边听着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