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视神经应该是好了我刚刚刺激了他一下睁眼了吗?”半晌没有人有任何反应普尔达说话了。

    从手术仓后面走下来,普尔达特意过来看了一眼仓内的“荣贵”。

    然后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

    “看不出来,居然还是位美人儿”

    不等荣贵反驳,他随即耸耸肩:“可惜不是我的菜。”

    说完,他就继续回去做手术了。

    不过他这么一搅和两个小机器人之间近乎魔法的静止状态被打破了。

    荣贵就偏偏头,看看小梅然后又瞅瞅普尔达。

    目送普尔达重新返回手术仓的时候,他一不小心看到了旁边手术仓里瞪着眼睛的自己

    “院长呀”如果现在他是人类的身体,八成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说来很应该觉得丢脸,荣贵居然被自己吓了一跳!

    “这可太吓人了!我这是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拍了半天胸脯荣贵终于想到这时候真正应该想的问题了。

    “一分钟前。”小梅就一边说一边往前走,直到走到荣贵面前。

    然后,和荣贵一样仰起脖子两个小机器人从下往上仰望手术仓内即使憔悴、也拥有荣贵口中“盛世美颜”的美男子了。

    “难怪当时有人问我要不要拍恐怖片呢我才发现,我瘦一点好吧是瘦很多的情况下长得确实很有威慑力,嗯,威慑力。”实在不想用“恐怖”这个词形容自己,荣贵挑了个四不像的形容词。

    小梅:

    不过他心里却认为荣贵对自己的形容词用的挺精准的。

    威慑力是的,拥有这幅长相的男人在曾经的那个时空中,他的外表给人的感觉,不正是威慑力吗?

    就像最璀璨的钻石,它折射出的光绚丽到近乎可以刺痛人眼的地步,无数追逐者疯狂的追逐着他的影子,对方却越行越远,明明是偶像,然而却无人胆敢碰触,生怕冒犯了他的光芒一般。

    他大概也是其中的一员。

    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得到机会,然而他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对方。

    小梅心里想着,“吧嗒”一声,两只手掌贴在了手术仓的外玻璃上,他距离仓内的人也就更近了。

    然后,然后荣贵就忽然很不好意思起来。

    从小梅这个角度往上往上去,刚好看到很羞人的地方啊啊啊啊啊!

    小梅你这是干什么啊

    房间里不止有他们两个,还有一个普尔达在呐!

    一脸囧然,荣贵也把自己“吧嗒”到手术仓上去了。

    等到小梅转过头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的就是小机器人囧囧有神的迷幻表情。

    把这幅表情代入到手术仓里的那张脸上,片刻,小梅诡异的沉默了。

    然后,他就想着自己得说点什么。

    “很漂亮。”荣贵的脸很漂亮他隐去的潜台词是这个。

    荣贵喜欢别人夸他好看小梅已经到荣贵的各种喜好点了。

    然而

    他没注意到自己现在站立的位置,以及向上看会看到的物件。

    荣贵脸上的囧意也就更明显了。

    “夸我那里的你还是第一个。不过,谢谢啊”

    别人对自己身体的任何赞美都值得感谢,荣贵还是本能的道谢了。

    然后小梅也终于发现自己仰头会看到的东西是什么了。

    “呵呵”就在这个时候,两人之间忽然传来一声诡异的笑声。

    声音非常好听,然而忽然冒出来一声不属于屋里任何一人的声音,这也只能用诡异形容了。

    荣贵却猛地抬起了头。

    看他抬头,小梅也赶紧抬头了

    却是手术仓里的美男子笑了。

    不过,刚刚笑了,随即嘴巴里就吐出一大串气泡。

    手术仓内,普尔达的手僵硬的停在美男子的腋下。

    “啊啊啊我的错我光想咯吱他一下测试一下他能不能发出声音,忘了现在是在液体手术仓内,哎哟这是呛了一口水。”普尔达难得尴尬道。

    小梅:

    荣贵:、

    “这么一来,手术就完全成功了。”将手重新放回原本的位置,普尔达的声音重新变得正经。

    “我现在可以将他的颅骨完全拼合回去,就想问你们一句,要不要现在把身体换回来?”

    普尔达仍然坐在手术仓后,问话的方式看似闲谈,然而说出的却是荣贵心心念念了很久很久的事情。

    “可、可以吗?”想了很久的事情如今真的可以选择让它发生了,荣贵反而有点不确定起来。

    “可以啊”普尔达仍然是那副不紧不慢的语调:“相反,如果今后进行,你还要进行第二次开颅术。”

    “啊那样会不好吗?”荣贵问的越发小心翼翼起来。

    “原则上没有什么不好,只是”

    普尔达在手术仓内的手掌忽然抬了起来,在手术仓内,指了指荣贵秃秃的脑壳:“如果那时候再开一次颅的话,你刚长好的头发就得再剃掉,然后会再次变成秃头。”

    荣贵就松了一口气,然后释怀的笑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哼,你不是臭美的很吗?我也是为你考虑。”普尔达随即轻声哼了一声。

    “谢谢啊”荣贵就笑嘻嘻的感谢了他一句,然后道:“不过,估计我的头发就算现在长出来也长不好,得多剃几次才能变得和以前那样乌黑浓密哩”

    这是他给普尔达的理由。

    而在小梅那里,荣贵却给了一个只有小梅看到的眼神:

    就算立刻回到身体里,身体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复建,他们一定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到处跑动了呢可是接下来他们要去很远的地方、要去罗阿尼、把在这里收集到的各种证据传出去!

    那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哩

    荣贵给了小梅一个坚定的眼神。

    小梅看懂了。

    然后点了点头。

    然后荣贵就大声对普尔达道:“所以普尔达你就先缝合吧我晚点再回去。”

    “好吧好吧”普尔达说着,双手继续在仓内青年的脑后动作了起来。

    最艰难的部分已经过去,如今的颅骨复原术对于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以至于他一边动手术,一边还有时间能够透过手术仓看向前方的两名小机器人。

    一个激动,一个面无表情,两个小机器人再次齐齐扒在手术仓上了。

    激动的那名小机器人嘴巴一直一开一合,他的声音很低,不过普尔达却能猜到他一定是在说以后的事。

    而蓝眼睛的小机器人则安安静静的,时不时点一下头,偶尔的时候,也会说一两句话,应该是对对方意见的调整。

    任谁都看得出来,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很好。

    就像当年的那两个人。

    普尔达的手上飞快的做着拼合术,脑中却忽然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某个大雨滂沱的夜里。

    好吧,像他们那种乡下地方,灯光稀少,也无所谓白天还是夜晚。

    然而他却记住了那时候的时间是夜晚。

    外面忽然有了好多火把,伴随着雨声,还有村里人嘈杂的喊声,脚步声,好多人从他的房门前经过。

    他门前的小路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他打开门,然后朝火把最集中的地方望去,寻过去。

    吃力的分开人群,在人群簇拥的中间,他看到了担架上鲜血淋淋的两人。

    他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

    说他感情淡漠也好,说他记忆不好也行,关于出生的那个小村落,他的记忆始终是朦胧的。

    那两个人的长相他也淡忘了,只是记得他们的笑容。

    他们和他差不多大,或者是一对兄弟,又或者只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每天拿着狩猎从他的门前经过,他的门前,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两个人其中一个的性格特别开朗,开朗到他有点烦的地步了,每次路过都要和他打招呼,哪怕他根本从来不出门。

    而另一个则永远沉默,脾气却很好,无论同伴做什么,他都不阻止。

    啊对了,他还记得一件事:那两个人会在每次狩猎后给他摘几颗果子回来。

    有的时候是酸的,有的时候很甜,还有的时候,摘得根本不是果子。

    今天是他们出门狩猎的日子,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如既往地朝自己打了招呼,还说要给自己摘上次摘过的很甜的果子回来,而如今

    普尔达当时怔怔的,视线落在两人之一的背包上,恰好看到了那里露出一支挂着红色果实的树枝。

    然后,他就执行了此生第一次手术。

    在村里人准备将两人掩埋的时候,他冲过去,把所有人都赶开,然后掏出了老祖宗传下来的的、最小的一把刀。

    凭借一时头脑发热去做的手术,成功了一个,然后,另一个失败了。

    开朗的那个活了下来,然后,沉默的那个永远沉默了。

    村里人都说他很厉害,能救活一个,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然而

    活下来的少年死于两个月后。

    并非死于手术并发症,而是就那么死了。

    然后呢,他就知道了,有些人并不是看起来救活了就是活了。

    有的人的命,是不能单纯只拯救一个的。

    因为有的人,他的命系在其他人的命上。

    那名少年苍白模糊的脸隔着玻璃,最终和对面的荣贵重叠了。

    普尔达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继续做完了剩余的手术,然后,将荣贵的身体重新摆回原本的冷冻仓前,他对两人道:

    “你们的身体,再在我这里放一天吧,我认识熟人,去找他弄点药给你用上,这样你脑后的疤痕也就更不起眼了。”

    不疑有他,荣贵当时就高兴的跳起来了,小梅却似有疑惑,只是静静地看着普尔达。

    普尔达微笑的和他对视着,直到送两人离开。

    之后,普尔达再次打开冷冻仓,然后认真检查起小梅的身体来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写到普尔达的回忆时

    听的是苏州小调

    感觉好适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