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6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孩子们的行动力实在超群。

    一天过去之后通风管道内就多了一大片呢喃草。

    按照小梅说的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埋一颗呢喃草茎还把昨天搜查过的地方补了一颗呢喃草。呢喃草茎实在太小了,为了让后面过来的同伴看的更加仔细一些,他们还会把买下草茎的地方附近特意画个大圈圈。

    不知道谁第一个带头的,又或者是大家不由自主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很多人还在埋下呢喃草的同时在附近种一颗地豆。

    如果荣贵可以看到如今通风管道内的样子,他应该会感慨:哇自己家的地豆到了好多好地方啊

    而让小梅来看的话他则会对这些孩子们的评价更高。

    对于正常成年人来说平均体积只有手指肚大小的地豆其实小的可怜,很多人根本不屑吃它,然而对于这里的孩子们来说,一颗地豆就能让他们填饱肚子了。

    为了长得慢些他们的饭量普遍都不大,就算是饭量大的,也会强制自己饿肚子。

    每个人一天可以领一颗地豆的情况下他们还能把一颗地豆匀出去,首先需要同伴愿意将自己的食物分给他其次说明他们愿意牺牲眼前的利益,着眼点在更遥远的未来。

    在没有大人的世界里,孩子们的做法反而更加单纯而美好。

    他们的做法导致的结果是美好的,然而他们的目的其实反而非常单纯。

    他们只是觉得在一片黑暗中,如果有一颗地豆在前方的时候地道看起来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一开始只有一颗两颗地豆而已,随着省下地豆不吃、只用来种植的孩子们越来越多,地道里逐渐连成了片。

    “真美啊!”没有见过星星、也没有人给他们讲过星星故事的孩子们自然不知道这些地豆像什么,然而他们却能更加单纯的体会此时美景的美好。

    星星点点的地豆幽幽点缀在漆黑通风管道里的样子,就像天空的星。

    蜷缩在地道内,小女孩对旁边的伯格还有其他小伙伴感叹道。

    “我想改名叫地豆。”静静欣赏了好久,小姑娘把自己脑中越来越强烈的想法分享给自己的同伴知道。

    这个决定很快遭到了同伴的吐槽:“啊啊啊我也想叫地豆啊!”

    “我也想呀!”

    五名伙伴中居然有四个想要用地豆作为自己名字的,这这

    他们就先打了一架。

    抱着腿坐在旁边,伯格静静看着“天空”中的地豆,他的表情看起来很严肃,然而内心

    地豆啊他也想叫地豆了

    总之,几晚上过去之后,不但通风管道内的地豆越来越多,住在管道里的、名叫地豆的孩子们也越来越多了。

    前面的变化小梅不知道,然而后面的变化他却直观感受到了。

    记录孩子们搜查到的消息的时候,他会询问孩子们的名字,然后再把消息记录上去。

    一开始很正常,然而从某天起,第一批改名叫地豆的孩子出现了,然后就是越来越多的“地豆”。

    拿着笔的小梅:

    他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记录下去了。

    不过小梅就是小梅,除了名字以外,他还有其他分辨这些孩子的方式,用笔记录其实主要是为了展示给荣贵看,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用脑记录反而更加直观而且迅捷。

    小梅现在白天使用化肥催生大量的地豆还有呢喃草,而晚上则忙着绘制地图。

    是的,“地图”。

    虽然孩子们非常警醒,虽然为他们工作,然而他们仅仅报告地道外面监牢里的情况,对于地道内部的情况则只字不提,然而在小梅这种擅长总结归纳的人面前,他们的秘密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会忽略任何一个孩子口中的零星描述,如果说他之前知道的、这座由佩泽执掌的星狱是一座冰山水面上的部分的话,那如今,他在这些孩子们的描述中所拼凑出来的,则是水面下方,几百倍体积于水面上部分的庞大星狱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小梅沉默了很久。

    他的不对劲可以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荣贵。

    “怎么啦?小梅?”放下喷壶,荣贵在发现小梅不对劲的时候就朝他走过来了。

    “吧嗒”一声,小梅把自己的脑袋撞到荣贵的肚皮上了。

    这样一来,荣贵就看不到小梅的表情了。

    不过看不到也没关系,荣贵就伸出手轻轻抱住了小梅的头。

    维持着这个动作待了很久,小梅之后才低声道:“我发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

    ???

    荣贵就满头问号。

    搞不懂小梅具体指的是什么也不要紧,一只手搂着小梅的头,另一只手轻轻摸上小梅光秃秃的脑壳儿,荣贵“贤者微笑”了:“有不知道的事情很正常啊能够发现这点真是太好了,最可怕的是一直不知道呀”

    小梅就继续一动不动的任由荣贵给他顺顺秃瓢。

    许久许久之后,才道:“你说的很对。”

    “阿贵,等你的身体好了以后,我有想去的地方。”小梅忽然说。

    荣贵先是被他口中的“阿贵”这个称呼吓了一跳,天啊!这可是小梅第一次主动这么称呼他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不等他转过弯来,小梅接下来说的“有想去的地方”更加吸引了荣贵的注意力!

    然后荣贵就果断点头了:“好呀好呀反正也不知道接下来去什么地方,小梅你有想去的地方我们就去呗”

    “你不问是去什么地方吗?”小梅低声道。

    “呃问了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小梅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荣贵心里是这么想的,然后就这么回答小梅了。

    他的态度是全然的信任外加义无反顾,反而是小梅稍后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他知道了:

    “我想去罗阿尼,一个非常接近天空城的地方,这里的信号屏蔽太强了,我们无法传递任何消息出去,只能先收集各种证据,然后将来到罗阿尼把证据发出去。”

    “我知道一个邮箱,只要把这里的事情发到那个邮箱,佩泽就会接受调查,他在这里的统治会倒塌,这里的人,吉吉、克里、珀玛、伯格还有地豆,又或者未来会出现的其他吉吉、克里、珀玛大家才能得到真正的释放。”

    “这里的犯人毫无疑问可能有罪,然而他们的刑罚需要重新定量。”又快又轻,小梅在荣贵怀里说着。

    他说的太快了,又有太多生僻词,荣贵听的一愣一愣的。

    然而他却听懂小梅的最后一段话了。

    啊小梅也觉得这个监狱不合理,想要为大家做点什么事吗?

    真是太好了啊

    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呢!

    心里很开心,荣贵这一开心,手上的力气就不由自主加大了,小梅的脑袋被他重重按在自己的肚皮上,两个小机器人就这么紧紧拥抱了一阵子。

    然后这才分开,彼此凝视了好长时间,先是荣贵笑了,然后小梅也微微勾起了嘴唇。

    “继续干活吧!”荣贵一声倡议,然后两个人就继续做之前正在做的事情去了。

    就这样,荣贵和小梅不断的供应着地豆和呢喃草,孩子们不断寻找着吉吉和珀玛的踪迹,看似没有结果,然而任何努力都会留下痕迹。

    如今的通风管道内,已经到处都是地豆和呢喃草了。

    呢喃草还不算什么,然而地豆却已经都顽强的活了下来,如今的通风管道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黑暗又压抑的管道了,管道上到处都嵌着会发出绿色幽光的“蘑菇”,像星星,像萤火虫,这里看起来就像一个魔幻乐园!

    这段时间里,荣贵又接受了第二次手术。

    第二次手术过后,荣贵的大脑又复苏了一半,除此之外,他的听觉系统重新被架构完毕。

    这一点表现的很明显,连测试都不用做:当普尔达唱歌的时候,“荣贵”会很痛苦的微微颤抖身体。

    “我唱歌有这么难听吗?”注意到这一点,普尔达的脸都青了。

    然后荣贵就没忍住笑了出来。

    沉着脸,普尔达就去做下一项测试了。

    这一次的测试,他却是使用了辅助仪器的。

    “今天恢复的脑域很重要,包括运算、逻辑等很体现智商的方面,需要专门仪器测试一下,万一恢复成傻子就糟了,这个仪器很简单,就是在输入问题后观测病人的脑部活动,看看对方能否应对各种问题。”一边说着,普尔达在仪器上输入了一道长长的长长的算式,敲下最后一个问号后,普尔达就在旁边静静观测“荣贵”的脑部活动了。

    许久之后,普尔达皱起了没:“好像果然变傻了,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完全无法回答,长久的冰冻和不合格的手术看来还是对他的大脑造成了影响。”

    回答他的是小梅:“无须担心,你输入的问题他原本也不会。”

    普尔达:

    荣贵: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本来就很傻吗?”这一回,变成普尔达不厚道的笑了。

    明明是机械脸颊,荣贵仍然觉得自己的脸蛋几乎快被烧红了。

    “不要、不要这样嘛我我只是数学不太好啊”

    “好吧,是非常不好”荣贵最后弱弱的说。

    虽然被当成了笨蛋,然而这段时间以来,小梅也罢,普尔达也罢,甚至包括他自己。

    他们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

    然后

    终于到了第三次手术的日子。

    第三次手术的时候,普尔达的手术室大变样了,原本的东西仍在,然而最瞩目的位置却多了一个块头相当大的圆柱形玻璃仓。

    “今天需要恢复的是视觉系统以及主管语言和声带运动能力的分支系统,手术结束之后就要进行缝合手术了,这一次,我会在这个立式手术仓内进行手术。”

    “呃需要我们帮忙把我的身体拉起来放进去吗?”荣贵环顾了下四周,仍然没有助手。

    “不用,你现在躺着的这个手术台下方是液体,直接和立式手术仓相通,只要打开手术台下方的通道,你的身体会自动滑下去,然后从立式手术仓内浮上来。”

    “这么方便啊!”荣贵先是赞叹了一声,稍后,他又忧心忡忡起来:“话说这么久了,我的脸上一直戴着罩子,这个现在我的脸上不会已经凹进去一个面具的形状了吧?”

    “就算没有,这段时间整天趴着,我听说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话,血液会向下凝固,体表会出现淤血一样的斑点啊”

    “你说的那是尸斑,只有死人身上才会出现的,你还活着,别自己咒自己。”普尔达哼了一声,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按下了手术台旁的某个按钮。

    荣贵当时就看到自己的身体瞬间下沉了。

    然后,伴随着隔壁立式手术仓内不断冒起的水泡,荣贵看到自己的头肩膀背臀

    手术仓内的自己是背对自己升起来的。

    这让以为自己可以立刻看到自己正面的荣贵松了一口气,却又有点失望。

    不过很快的,手术仓内的液体忽然旋转起来,伴随着液体的规则流动,荣贵看到手术仓内的自己仿佛活了一样,开始转身了。

    就像电影中被放慢了数倍的慢动作,荣贵屏住呼吸,看到另一个自己慢慢的旋转身子,手臂轻轻摇动侧肩膀侧脸然后

    时隔漫长的岁月,荣贵终于再次看到了自己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到这里啦

    下一章,小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