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没有接到珀玛。。しw0。”展开纸条, 小梅将上面的字慢慢读出来。

    然后荣贵就愣住了。

    字条是刚刚他们从伯格手里得到的。

    在字条上写字的人则是艾伦。

    给克里做手术那天之后, 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艾伦了。没有了吉吉这个中转处, 荣贵发现自己竟是很难和艾伦联系上的。

    然后小梅就想到了那天从他们手里买地豆的孩子。

    小梅说,等到那些孩子再过来买地豆的时候,可以询问他们看看能不能有办法联系的到艾伦。

    说来也巧,那几个孩子当天就来了,不等荣贵找他们咨询, 他们率先掏出了一个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字条——来自艾伦。

    艾伦说自己那天之后已经顺利离开了,写纸条只是希望他们不要担心, 不过现在星城全部戒严,外面的人完全无法进入,短时间内他们可能无法见面了,有可能他要就此彻底放弃里面的“生意”了。

    看到这里的时候, 荣贵松了一口气。

    强忍着,他没有说出吉吉的事情:吉吉的事情现在正值风口浪尖,并不适合用纸条传递。

    于是, 回信中他只说了自己和小梅很好,马上就要动手术了, 一旦手术成功, 他们会立刻出去。

    然后……想了想,他又让小梅加了一句:

    “珀玛要出狱了,就是明天,不过我不知道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可以的话, 能不能接他一下呢?他完全没有在外面生活过。”

    将小梅写好的字条装在贴身的口袋里,那个孩子又买了十颗地豆,小梅惯例又给了他十一枚,然后那个孩子就很高兴的样子。

    也就是那天,荣贵知道了那个孩子的名字叫伯格。

    送信是要付钱的,不过伯格却不要钱,只是希望小梅可以使用地豆支付。

    而当荣贵询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多地豆的时候,那孩子犹豫了一下,末了坦率回答了他:

    “通风管道里太黑了,我想把地豆种在里面,种满所有的墙壁,那样里面就会亮一些。”

    小梅答应了他的条件,荣贵还加送了肥料给他。

    伯格看起来就更加高兴了。

    他今天是过来送艾伦的回信,以及取今天份的地豆的。

    然后,荣贵也就知道了艾伦并没有接到伯格的消息。

    “……出入口只有一个,我派人等了一天,不过并没有任何人出来。”艾伦的字条上是这么写的。

    “不要想这件事,手术结束后尽快离开。”艾伦这一行字写得稍微有点大力。隔着纸条,荣贵仿佛看到了艾伦皱起的眉头。

    不过……

    艾伦紧接着说荣贵出来后可能没法在原住处找到他们,因为他们近期可能要搬家,具体搬到哪里还没有确定。

    “不过无论搬到哪里我们一家人都会在一起,糖人街也会继续开下去,以后你们听到有人提到糖人街的话,那就是我们搬迁到的地方了。”

    艾伦这样写道。

    他没有明说,不过荣贵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已的事情,必须要他们一家人被迫迁徙了。

    “那个逃跑的供体。”荣贵脑中忽然出现了小梅的声音。

    然后荣贵便电光火石一般,把这一切想明白了!

    克里被劫了回来,已经割去的器官却坏死了,吉吉为此下落不明不知道被关在了哪里,他们以为事情这样就结束了,然而显然没有!

    狱方开始搜找之前逃跑过的那名供体了!

    荣贵一下子就想到了他们进来这里时遇到的年轻男孩,艾伦当时对他的态度确实很冷漠,可是看他平时会在固定地方放食物就知道,艾伦其实是个心肠很好的人,加上之前马凡心中透露的只字片语,毫无疑问,那名供体被艾伦大爷一家收留了,如果没有后来的事,那个男孩大概可以就此逃过去吧?偏偏——

    惊恐的眼睛中倒映着小梅沉静的蓝眼睛,荣贵张开了嘴巴,心里空落落的,他觉得好像什么也没有了。

    来到这里之后,他总共打过交道的也就是这么几个人,而如今,他们……

    和玛丽琪琪等四位女矮人不同,和卓拉太太哈娜也不同,虽然都是他们的朋友,虽然大家都是分开之后彼此再无音讯,然而荣贵知道她们过得很好,而且会过得更好,这种情况下,即使无法通信,荣贵心里也是满满的,他知道自己将来一定可以和对方碰面。

    然而艾伦、吉吉、克里还有珀玛——

    同样是分离,然而这种情况下的分离更像是永别。

    “你们说的是地下五百九十九层的那个怪人吗?明明门开着却从来不出去,明明房间里有那么多好吃的自己却从来也不吃的那个怪人吗?”就在荣贵发呆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道稚嫩的声响。

    是正在旁边啃地豆的伯格说话了——小梅读信的时候,荣贵招待几位小朋友吃水煮地豆了,就放了点盐巴外加西西罗城特有的调味料而已,几个孩子却吃的很香。

    大概是正在吃地豆的缘故吧,伯格忘了伪装自己的声音,于是荣贵这才听到了他真正的声音。

    他形容的这个人绝对是珀玛!

    荣贵反射性的点了点头。

    “那他没有出狱,有三个狱卒把他从原本的牢房带走了,应该是去了其他牢房。”真正的声音既然已经暴露,伯格索性不再伪装,继续用真声说话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荣贵的声音微微颤抖了。

    “其他孩子告诉我的。”伯格就继续说:“听说他是个不错的大人,住在那一层附近的孩子都那么说。”

    “没有食物的时候,如果去敲他的门,总能要到点吃的。”

    “临走前,他把屋子里剩下的食物都分给附近的孩子了。”

    “他们原本想目送他出狱,不过最后是看着他被狱卒带走的。”

    伯格若无其事的说。

    作为一个异常早熟的孩子,这种事对于他来说似乎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之前就告诉过他们不要想着赎罪出狱,他们不听,非觉得那个怪人的做法是对的。”黑暗中,伯格继续说着。

    头上披着厚重的斗篷,荣贵看不到他的脸。

    “只要被关在这里就出不去了,赎罪也没有用。”

    “只有五百九十九层那个怪人傻乎乎的一直在认真赎罪。”伯格嘴里的怪人,就是珀玛了。

    “太傻,太天真了。”大人一样摇了摇头,伯格然后就不吭声了,低下头,他继续无声的吃起地豆来。

    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荣贵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明明是机器人,眼睛明明是没有温度的矿石打磨而成的,然而此时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却让人感觉他哭了……

    悲伤的表情是如此感染人,以至于伯格最后都放下手中的地豆了。

    “那个人……是你们的伙伴吗?”伯格用了“伙伴”这个称呼。

    荣贵就悲伤的点了点头,小梅轻轻的抱住了他的肩膀。

    “那……我们帮你找找他吧?找找他到底被关在哪一层了。”

    意想不到的帮助从伯格口中而出,荣贵猛的抬起头:

    “可是……这里这么大……你们才五个人……”

    “没关系,我会找其他孩子过来帮忙的,也会告诉他们你们的住址,谁想加入的话,就过来找你,报酬……报酬是一人一天一颗地豆,好吗?”伯格一开始说的井井有条,然而说到最后的报酬的时候,看到对面荣贵的表情,他却忽然觉得自己索要报酬这种行为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个……或者半颗也行……大家每天都在找食物,没有食物的话,大家会没有力气……”吞吞吐吐的,伯格开始自动削价了。

    “不用。”阻止他的是小梅,一只手仍然轻轻放在荣贵肩上,小梅沉静的目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向他们,此时正直直落在伯格斗篷下的脸颊上,正好与他四目相对!

    “请把我们找人的消息放出去,要找的人不止珀玛,还有吉吉,两个人的长相稍后我会用笔画下来,想要参与寻找的人都可以过来这里,看画像,外加从这里领一颗地豆。”

    “我们供得上。”虽然说得只是地豆这种小东西,然而小梅说话的样子硬是给人一种强烈的可靠感。

    这大概就是……“掷地有声”?伯格想。

    然后他就更高兴了。

    他本来就想要帮助荣贵,他也知道地下五百九十九层那几个孩子已经在寻找珀玛了,能够在完成自己的愿望的时候帮助到其他人,顺便还能让更多的孩子在这几天内吃饱肚子,这……这是好事!

    一蹦三尺高,伯格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展示了自己孩子的一面。

    不过其他小伙伴也没时间为他的举动目瞪口呆,知道这件事可以让其他孩子也过来填饱肚子,其他几个孩子也高兴地不得了。

    “我们这就去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带头喊了一声,伯格立刻带着几个小伙伴消失了。

    目送他们离开,小梅转过身,看到还盯着几个孩子的背影不放的荣贵,小梅轻声道:“真是太好了,不是吗?”

    荣贵就点点头,不过,很快的,看到旁边摆着的两溜花盆,他有点发愁:“可是,我们的地豆恐怕不够……”

    “够的,我现在就回去,研究一种强力肥料出来。”

    “太好了!不愧是小梅!”荣贵就放心的松懈了肩膀:“不过,那我呢?我能做什么呢?”

    陪着我就好了——看着重新开心起来的荣贵,小梅没有说话,脑子里却浮现了一段古怪的内容。

    晃了晃脑袋,他向工作室走去。

    “你过来,帮我搬东西好了。”

    然后荣贵就一脸干劲的跟在他后面,重整旗鼓,他开始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帮忙”了。

    两个小机器人热火朝天的研究了大半个晚上,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两个人不得不各自挂着一个“充电宝”去了普尔达的“诊所”。

    那个上午,荣贵的身体接受了第一个阶段的手术,非常成功。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更晚了

    最近这几天又热又忙orz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