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3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吉吉紧紧盯着手腕上闪着绿色荧光的地豆手串的时候, 珀玛的视线也落在了荣贵送给自己的地豆手串上。小说し

    嘴角微微上扬成一个挡也挡不住的笑容, 珀玛开始脱衣服了。

    上衣、背心、裤子、内裤……珀玛的动作不紧不慢的。

    脱下来的裤子像两个旋涡在他的脚踝边了。

    身体□□的情况下, 他手上、脖子上、脚腕上佩戴的枷锁就异常明显了。

    没有像其他犯人那样使用各种手段将枷锁装饰成一件饰品,他手上的枷锁就是金属制成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手铐”的那种。

    由于佩戴的时间久了,手铐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划痕。

    张开手掌看了看,珀玛忽然开始摘手铐了。

    先是左手的, 然后是右手的,两只手上的手铐都除下之后, 他似乎为手上赫然变轻的重量惊慌了一下,然而很快的,他伸出两只手开始摘脖子上的颈铐。

    三声沉甸甸的声响,先后在小小的牢房中响起。

    然后, 珀玛蹲下来,开始解脚铐。

    和手铐颈铐不同,脚铐上挂着长长的锁链, 一头是他,而另一头则固定在这个房间的某处。

    脚铐也除下来之后, 珀玛这才提脚离开裤子构成的“旋涡”。

    长手长脚的□□青年静静矗立在牢房中间。

    怔怔的看着前方的烛光, 他忽然伸出手,将自己的脸挡住了。

    肩膀微微耸动,他看起来像是在哭泣,然而房间里只有火苗舔动烛芯的声音。

    许久,许久——

    珀玛终于将手掌离开了。

    他的眼睛有些红, 不过眼神却是清明的。

    从前方的桌子上将荣贵和小梅送给他的地豆手串拿起来,珀玛把手串戴在了手腕上。

    荣贵并不知道,珀玛当时的表情也算自然,然而实际上——

    这串手串可是珀玛在这里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呢!

    珀玛非常高兴。

    伸出左手,珀玛将佩戴手串的手臂抬到眼前,嘴角越翘越高,珀玛竟是哼起歌来。

    身子仍然光裸着,身上只有一串手串的珀玛忽然走到身后摞的整整齐齐的一堆箱子前,熟门熟路的将箱子搬来移去,从这个箱子里拿出一件t恤,想了想,似乎觉得不够正式,他赶紧换了一件衬衣,然后又从另一个箱子里拿出一条长裤……

    “啊……不行,阿贵说现在外面的年轻人很少会穿这种裤子,这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会穿的……”拿起长裤看了看,珀玛摇了摇头,赶紧换了一条类似牛仔裤的裤子。

    裤腿不长,大概九分的样子。

    珀玛进货的时候还有点不理解,不过事后荣贵和他讲解外面的流行趋势的时候,却给他普及过:

    “男人的衣服嘛~如果不知道穿什么才正确的时候,基本款是最合适的,只要材质好,款式简洁大方,什么时候传出去都不落伍。”

    “不过呢~全身上下都是基本款就有点无趣,这个时候可以稍微玩一点小花样。”

    “比如当你上身穿了一件纯白色的传统衬衣的时候,裤子不妨选一条九分款或者八分款的裤子。”

    “只是短了一点点,然而时髦度瞬间up呀~”珀玛至今仍然记得和自己讲解穿衣戴帽学问的时候,荣贵神气的模样。

    对于时髦度什么的……珀玛其实是不太在意的。

    不过——

    “穿着符合自己的年龄,更容易融入同龄人的圈子里,就算老年人看你,也会觉得这孩子挺可爱的呢~”荣贵说的这句话精准击中了他。

    珀玛将衬衣和长裤穿在了身上。

    然后,他又从后面一个很大的箱子里翻出一面穿衣镜照了照。

    镜子里的年轻人看起来精神极了!

    纯白色的基本款白衬衣让他看起来爽朗极了,而且清新无害,就像一个礼貌的大男孩。而九分略紧的长裤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腿型,让他看起来又是那么有活力。

    “阿贵说的果然对……”嘴里呢喃着,珀玛最后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把镜子重新放了回去。

    之前移开的箱子也全部按照分类放好,他最后蹲下身子,将之前脱下来的囚服一一捡起来,折叠好,然后整整齐齐叠成一摞。

    脱下来的手铐脚铐也拿起来,最后压在囚服之上。

    小床在房间的最后方,稍微靠前一点的位置是数不清的箱子,再往前,就是一张破旧的椅子,椅子上放着一身囚服外加一副完整的刑铐。

    这,就是珀玛的前半生了。

    “爸爸,今天,我终于要出去了。”手指最后在手铐上滑过,珀玛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他的目光落在椅子上,落在椅子上的囚服和刑具上,他的目光温柔,仿佛,那里有人对他微笑一样。

    珀玛眼中不存在的人是他的“老爸”。

    和克里不一样,珀玛并不是犯了错,从外面抓进来的。

    和吉吉也不一样,珀玛从来没有在“儿童乐园”生活过。

    他确实出生在这个监狱没错,不过没有等到他稍微大一点,在经历过各种磨难、终于活下来前往“儿童乐园”之前,他被“老爸”收养了。

    承认他是自己的儿子,给了他外面的身份,并且养育他。

    他比这个狱中百分之九十九的孩子都幸运许多。

    不用自己辛苦找人学习,老爸还主动教会了生存技巧。

    如何摆摊、如何开店、邮寄是什么……他的学校每天都在讲解最实用的课程。

    “我要好好赎罪,等到把自己犯的罪全部赎清,咱们爷俩就可以出去啦~”

    记忆里,这是老爸最常说的一句话。

    而当他被其他的犯人所引诱,想要通过其他方式出狱的时候,老爸暴怒了:

    “犯人要有犯人的样子!何况你还不是犯人!”

    “不要学那种歪门邪道的东西!”

    “在这里长大,难道你想将来出去之后再进来不成?”

    老爸第一次揍了他的屁股。

    揍完他,过了几天,老头子就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厚厚的旧书给他。

    “虽然是二百多年前的旧法典了,不过法律再怎么变革,大体框架是不会变的。”

    “你姑且先学学看。”

    老爸当时这样说。

    然后他就开始了苦逼苦逼背法典的生活。

    做了坏事会被揍,做了好事则会表扬。

    和老爸在一起的日子,他得到的表扬远远多过于屁股上挨得揍。

    他并不是被抛弃在监狱里的,而是为了陪老爸赎罪才住在监狱里的——老爸总这么说。

    说得多了,他也就真的这么以为了。

    虽然生活在监狱里,可是他的生活很幸福。

    然而——

    老爸没有等到赎罪完毕出狱的那天。

    某个清早,他叫老爸起床的时候,摇了很久,老爸却一动不动。

    再也没有醒来。

    自然死亡,老爸收养他的时候,年纪已经很大了。

    在这个刑期经常判到寿命长度数倍的时代,老爸的刑期长度足足是他寿命的一倍。

    刑期结束之前,老爸走了。

    作为继承人,他继承了老爸在狱中的全部财产——一个小摊子。

    与此同时,他还继承了老爸剩下的全部刑期。

    罪犯的后代在继承财产的同时,必须同时对方未竟的刑罚——这也是现代法规规定的。

    很多人为了逃避刑罚选择放弃的。

    更多的财产都比不上自由的可贵,何况老爸留给他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摊位呢?

    可是珀玛选择了继承。

    既然继承了老爸的姓氏,那么,就把他剩下的刑罚一并继承下来。

    这便是珀玛服刑的由来。

    听起来很傻,可是却是他坚定走到今日的唯一理由。

    不断的坚持着,不断的努力着,然后——

    终于到了今天了。

    完全符合减刑条例的申请已经全部递交上去,相关证据具已填好,他已经收到对方的回复了。

    对方说他的申请已经通过,隔日晚上十点会有专人引领他出去。

    虽然刑具平日里就是可以摘掉的,可是他从不将它们摘下;

    虽然他的牢房大门随时可以打开,可是他从不外出;

    他想,如果将来他真的会脱下刑具,那一定是他替老爸赎罪完毕的那一天;如果将来他会走出这个牢房的大门,那……一定是监狱的工作人员带他出去的。

    静静站在门前,珀玛仔细聆听着走廊外的脚步声。

    一开始走廊上是极为安静的,安静到他有点心慌了。

    直到随着信函上提到的时间越来越近,他这才听到了脚步声。

    一道……两道……三道……

    他一共听到了三个人的脚步声!

    而监狱的工作人员向来是三人为单位,统一行动的!

    吞了一口口水,珀玛赶紧挺直了脊背。

    太过激动,对方从外面将门推开的刹那,他感觉自己后背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然后,他果然看到三个人出现在他所在的牢房门口了。

    “珀玛·胡安札?”站在最前面的狱卒挑起眉毛,对他说话了。

    珀玛注意到对方手上还拿着一张纸。

    啊!那就是传说中的释放信吗?

    啊!

    珀玛激动起来了。

    不过他的声音仍然很稳。

    “是、是的……”

    “你们……你们过来是……”是带我出去吧?

    我们现在就出去吗?

    珀玛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他几乎要昏过去了!

    然后——

    “你的赎罪书相关部门已经收到,经核实,你在上面列明的各种赎罪行为皆符合狱规,可以出狱……”

    珀玛眼前出现了白光,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晕了……

    然而,

    “然而——”

    对方忽然转折了。

    “你赎罪用的钱经查明全部是在狱中获得的。”

    “……我们掌握了你在狱中从事商业活动的证据。”

    “……这项行为原本就是违法的……”

    “你需要和我们走一趟……”

    对方的嘴巴开开合合,说出的话和珀玛想象中完全不同。

    然后——

    “这是逮捕令,请和我们走一趟。”

    对方冷冷的说着,对着他展开了手中的白纸。

    不是释放信,那是一封逮捕令。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回家路上热晕了 回家躺了半天才缓过来

    抱歉更晚了

    以及,这一卷也终于看到地图边缘啦~

    快要进入下一个地图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