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2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你的手术将按照原计划在明天进行。乐文”站在被充作病房的牢房内普尔达对两个机器人道。

    “放心前阵子的停电没有影响到这里那天吉吉找我买药的时候表情不太对,我留了个心眼,果然,一会儿就大停电了。”毫不避讳自己知道这件事,普尔达一边说一边检查着药舱。

    听到吉吉的名字,荣贵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捏了一把似的疼痛。

    虽然他现在其实是没有心脏的。

    普尔达斜斜眼目光落在一脸纠结的捂住自己心脏的小机器人脸上。

    荣贵的表情实在很好猜,什么也不用说,就能被人看出他在想什么了。

    “吉吉很聪明,即使出去救人也不算莽撞只是从手术台上抢了一个供体而已,没有打伤狱卒,更没有伤害到我们尊贵的客人。”

    “没有大肆破坏监狱只是切断了电源。”

    “他熟悉这里的一切规矩,永远游走在这里的上帝可以接受的范围边缘。就像一只猫可以稍微傲慢一点可以偶尔破坏一些东西,这种破坏只会让人感慨啊真是调皮的小东西的程度。”

    普尔达说着,他说话的声音又轻又柔,听起来充满戏谑,荣贵仔细看着他的全部表情不敢放过对方脸上任何细微的变化。

    毫无疑问,关于吉吉的下落,普尔达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点,而他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如此闲适,莫非莫非吉吉这件事其实不算很严重?

    就在荣贵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

    普尔达的视线垂向下方:“不过。”

    “他这回失算了。”

    “购买那名供体的客人之前在这里已经购买过一回供体了,非常不巧合的,那名供体跑掉了。”

    “紧接着吉吉就来了这么一出。”

    “更不幸的是,之后断电了。”

    “吉吉很小心,只切断了普通电源而已。”

    “这里的电源分为三类,一种是牢房内使用的普通电源一种则是电梯内单独使用的电源还有一种,自然就是我们这里各种医疗器械所使用的电源了。”

    “偏偏呢那天切除供体身上的器官后,手术人员将器官放到接入普通电源的冷冻仓了。”

    普尔达的视线冷冷的:“据说呢等到来电之后,那名客人购买的器官全部都”

    普尔达皱了皱鼻子:“臭掉了。”

    荣贵呆了呆。

    擤了擤鼻子,普尔达继续往下说:“原本呢,那名供体身上的器官已经切得差不多,只是被救回一条命而已,客人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只要客人不太追究,监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情可能就过去了。”

    “糟糕就糟糕在,供体被抢走了,客人想要的东西也臭掉了。”

    “活该吉吉倒霉了。”

    普尔达最后轻声呢喃的这段话,就像最后一根稻草,压断了荣贵内心最后一丝侥幸。

    张了张嘴,他想要说什么。

    然而,在他开口之前,普尔达忽然朝他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不要问我吉吉现在怎么样,也不要问我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这件事会给我们都带来麻烦的。”

    “你不想给我添麻烦,不是吗?”竖起一只手指在嘴唇前,普尔达轻声道。

    “除非这座监狱彻底倒塌,否则,我们注定会被困在这里,一生一世,无论是生前,或者死亡。”

    “吉吉早就清楚此事,会做出之前那件事,就证明了他已经做好了为此承担后果的准备。”

    “你没有能力救他,同样,我也没有能力。”

    “在这里,我唯一的能力就是到各个楼层转悠一下,买买喜欢的东西,然后,就是给你治病,把你治好。”

    “然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在能离开的时候赶快离开这里,忘掉这里发生的一切,如果做不到的话,我还可以免费给你做个手术,好吗?”

    普尔达最后的表情在荣贵眼中非常模糊,他说的话宛如魔咒一般在脑中翻滚着,荣贵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到普尔达苍白纤长的手指,在他眼前不断竖起,比成一个“封口”的嘘字。

    “明天过来手术,我会尽快把你的手术做完。”

    “我做手术你放心,说能治好你就绝对能治好你,所以”

    “手术结束后你们也不要在这里等候康复,直接离开这里。”

    “就这么说定了?”

    普尔达的声音轻柔却严厉,荣贵和小梅几乎是被他强硬的送出“病房”去的。

    “这几天,不要再外出,不要再认识这里其他的犯人,好好整理一下行李,准备回家去吧。”

    普尔达最后急促的低声在他们耳边这样说道。

    然后,他就送客了。

    “新病人来了,你们不要现在出去,等我带他去诊室后,你们再离开。”

    这句话,仍然非常轻与急促。

    说完,普尔达便推开他们病房的门,朝新进门的病人走去。

    懵懂的站在“病房”之中,荣贵的视线追随普尔达细瘦的背影而去,他看着普尔达不紧不慢的往门的方向走去,走到新进门的男人身旁。

    而新进来的男人好巧不巧

    他认识。

    正是那名最早在阿纳洛那里见过、稍后又在拍卖会拍下克里的男子!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的表情是伤心与警惕,第二次相遇,对方的神态就是纯然的冷漠,而现在

    看着对方满脸戾气的可怕模样,荣贵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普尔达一副急于把他们赶跑的样子了,因为

    有着这样一副表情的男子,无论他将来会因为屡屡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干出任何疯狂可怕的事情,荣贵都是相信的。

    星狱还是之前那个星狱,集市仍然再开,店铺依然营业,小贩们身上的装饰依旧劲爆华丽。

    看起来仍然是他们一开始进来时候那样,一座并不是特别像监狱的监狱。

    然而

    吉吉不知去向,珀玛即将离开,普尔达对他们下了逐客令,由于无人传信,至今无法见到艾伦一面的情况下,这座监狱如今在荣贵的眼中,已然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牢笼!

    吉吉在黑暗中睁着眼睛。

    曾经,黑暗对他来说是很奢侈的事情。

    而现在,他置身永远的黑暗之中。

    从被扔到这里开始,他的周围就是一团漆黑。

    没有灯,没有人,除了他自己弄出来的声音以外,这个地方也没有任何声响。

    吉吉大字型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感受到手掌下冰冷的金属地板,他抓了抓手,然后不期然的又听到了一连串锁链的声音。

    细瘦的手腕和脚腕上全部戴上了沉重的锁铐,吉吉原本就不是力量很大的人,每动一下手腕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他的力量很快用完了。

    啊做了非常不理智的事情呢

    这个念头在他脑中晃过很多次了。

    他一向很谨慎的,和狱卒的关系都很好,进而和监狱的关系也不错。

    废话关系不好的话,他能知道那么多消息、进而贩卖吗?

    他几乎知道监狱里所有人的情况。

    比如克里。

    作为自己雇佣的属下,调查想当然更加慎重,于是他知道了克里之前生活在一个还算大的城市,虽然是地下城,不过生活很不错,那里的人努努力,甚至有人攒够积分去到天空城的!

    不过克里不太争气,是个让家人操碎了心的坏孩子,结果,年纪轻轻就被关到这里来了。

    他也知道克里被关进来的时候就后悔了。

    犯事之后母亲变卖了所有财产为他打官司,然而这样仍然没有改变他的命运,克里被送进星城的时候,他妈妈也被送去医院了。

    所以克里当时就后悔了。

    克里一直想出去。

    他知道自己每一个雇员的入狱原因,也知道他们所有人的家庭状况。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的。

    和克里他们不同,他并非来自“外面”。

    他是从“儿童乐园”出来的人。

    就和伯格一样。

    不过和伯格不一样的是:他没有伙伴。

    一直一个人寻找食物,一个人狩猎,然后在合适的时候,一个人离开了“乐园”。

    他很圆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讨好狱卒,帮他们做事,也从那么那里获得各种好处。

    他还因此弄了一个“合法身份”,顺利的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牢房,还开了一家店。

    他没有朋友,在“乐园”中没有朋友,在狱卒中没有,后来,到了犯人中,他仍然是独来独往的。

    起码,他自己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荣贵很轻巧的给他安了一个个“朋友”的身份。

    “你的朋友,珀玛是个不错的人呢!”荣贵说这话时候的表情,他至今记忆犹新。

    等等珀玛是他的朋友?他怎么不知道?

    “珀玛听说我是你朋友,还送了礼物给我们。”他至今记得荣贵当时说这话时候的表情。

    再等等!什么时候,你也成我朋友了?!

    “艾伦爷爷和吉吉的关系真好啊”

    喂!我们只是普通的生意关系啊!

    以及

    “酒保先生和吉吉是朋友的话,那和我们也是朋友了。”

    吉吉吉吉已经无法反映了。

    总之,自认为从来都是荒野一头狼的他,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忽然多出来好多“朋友”。

    他原本和珀玛、艾伦都是普普之交,和普尔达的关系更说不上好,然而时不时从荣贵嘴里听到他们的名字,好像经由荣贵,自己也和他们度过了一天一样。

    一天多一点。

    他居然真的以为自己有很多朋友了。

    克里也是其中之一。

    之前,当他把克里只当做普通员工的时候,他可以冷静的告诉他外面得到的消息:他的母亲由于病重去了其他城市居住,上一次得到的消息是生命垂危。

    然而,当他把克里当成朋友的时候,他却因为克里在这种时候做出了不顾生命的决定,而做出了劫人的可笑行为。

    有点傻。

    克里也很傻。

    当他问克里为什么不和他商量而直接拍卖了自己的时候,克里是这么说的:因为是朋友,所以不能连累到他。

    然后他就觉得一点也不后悔了。

    只是

    这里真的很黑。

    没有灯,没有人,没有食物,没有水。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去很长很长时间了。

    据说最可怕的牢笼就是这种“被人遗忘的牢笼”。

    之前他想不太明白,直到现在。

    黑暗中,吉吉吃力的坐起来,将自己蜷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死一般寂静的空间里,他一开始还能折腾出来点动静,渐渐地,他累了,就什么声音也没了。

    吉吉面无表情的坐在黑暗之中。

    又是很久,很久。

    他大概会保持这个姿势坐到死亡吧?

    他想。

    即使死亡也不会被人发现。

    被人遗忘在这个无人知晓的角落。

    他想。

    吉吉麻木的目视前方。

    一直看着前方的一团黑暗。

    直到

    又换了一个姿势,他忽然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抹微弱的、绿莹莹的光。

    黑暗中的光实在太宝贵了!

    吉吉一下子向自己的左手腕望去,随着他的动作,光点逐渐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三个、四个

    一串光点环绕着出现在他手腕上的时候,他这才想起来这些光点是什么。

    是荣贵和小梅之前送给他的手串!

    用那种叫地豆的玩意串成的手串!

    和荣贵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经由这串手串的出现再次浮现在他脑中,想象着一群人之前在一起的时间,之前由于黑暗带来的恐惧感忽然被压了下去。

    怔怔盯着手腕上绿莹莹的光,吉吉忽然觉得自己又可以继续撑很久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