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1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孩子们离开后没多久房间的灯忽然全亮了。章节更新最快

    供电系统再次恢复了。

    再次打开电脑申请前往各楼层的时候果然楼层申请界面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

    两个小机器人对视一眼,之后,小梅立刻开始像往常一样申请前往地下九十九层。所有流程都和平时一样,已经申请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小梅操作的非常快,申请送出去没多久像平时一样,他们很快获得了批准。

    荣贵立刻跳了起来紧张兮兮的,准备了好多东西,然后等到时间一到,他立刻拉着小梅冲到了电梯门口。

    提心吊胆坐在电梯里挨过了四十六分零三十秒就在荣贵已经压制不住自己冲到电梯门口的时候,电梯门终于开了。

    电梯门口两侧仍然是热热闹闹的各种地边摊,五光十色的招牌闪灼着客人不算多但也不至于生意冷清,看到这个场景荣贵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就赶紧拉住小梅的手熟门熟路的向吉吉的店铺跑去。

    小梅走的有点慢,荣贵还小声催促了他两次。

    然后,他就再次看到那个熟悉的红色大门。

    吉吉的酒吧到了!

    荣贵兴冲冲的冲了进去

    酒吧里人潮涌动,每个摆设荣贵都非常熟悉,然而

    吧台后面的酒保非常陌生。

    这也就算了关键在于,同样坐在吧台后面,正在和很多客人谈笑风生的、明显是酒吧经理的人非常陌生。

    不像吉吉那样一身黑寡妇似的打扮,坐在吧台后面的人穿着男性的服装,不过很花哨,外套全部是用黑色羽毛织成的,在他的动作间,那些羽毛轻轻的煽动,就好像鸟类在飞一样。

    一种黑色的鸟。

    荣贵呆住了。

    “这”嘴巴张了又张,荣贵求助似的看向小梅。

    然而小梅的表情却似丝毫不意外似的,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小梅轻声说着,然后反手拉住了荣贵的手。

    身子慢慢走到荣贵前面去,这一次,两个人的位置调了个个儿,变成小梅拉着荣贵往前走了。

    小梅一直拉着荣贵往前走,直到走到吧台前。

    在酒保处点了一杯最贵的酒,他指名这杯酒是请老板喝的。

    接过酒,穿着黑色羽毛外套的男子在人群中对上了两个小机器人的大眼睛。

    微微一笑,他转向了两个小机器人的方向。

    点酒请老板喝意味着找对方买消息,这一点还是吉吉教给他们的。

    “请我喝这么贵的酒,你们两位是想要和我聊点什么呢?”对方的半张脸上纹着骷髅状的纹身,之前的角度看不到,如今面对面的情况下,荣贵不可避免的和对面的纹身直直撞上了。

    “之前在这里的人,和你做一样工作的人,他现在在哪里?”开门见山,小梅直接问道。

    对方就笑了笑:“对方具体现在第几层抱歉,我还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犯了错被关起来了。”

    “目前他还活着吗?”这个问题是荣贵问的。

    男人挑了挑眉毛:“还活着。”

    “以及,这是第二个问题了,记得去找酒保付账,不用最贵价格的酒,中等价位的就可以。”

    男人说完这句话,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将空酒杯放在小梅他们面前,然后转身离开了。

    “这个吉吉怎么”荣贵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还是小梅一路拖着他的手,默默带着他重新回到了地下九百九十九层。

    “所有人都被换掉了。”重新回到只有两个人的地盘,小梅这才再次开口。

    “所有的摊位还是原来的摊位,装饰灯没有变,甚至上面贩售的商品也没有变,只是人全部换掉了。”

    听他这么说,荣贵赶紧抬起头来。

    “在停电的这段时间里,狱方将地下九十九层的全部犯人都换掉了。”

    “只换掉人,然而他们经营的东西完全没有变,也是狱方在向犯人们示威,他可以允许犯人们拥有一点东西,然而也可以随时换一个人拥有它。”

    所以吉吉的酒吧还是原来的酒吧,然而酒吧经营者却完全换了一个人。

    他连经营的内容甚至也和吉吉完全一样的。

    荣贵呆住了。

    克里的事情,最终还是影响到吉吉了。

    狱中整整一层的犯人都换人了,然而除了他们以外似乎根本没有人发现。

    该过来购买东西的过来购买自己想要的东西,该光临酒吧的人继续过来酒吧喝酒,人们只在意自己能不能买到想要的东西,对于将东西贩售给自己的人,似乎毫不在意。

    吉吉就这么“消失”了。

    隔天,他们去了珀玛那里。

    表面上看来,地下五百九十九层仍然和往常一模一样,荣贵心里却紧张的厉害,来到编号5033的铺子门前,荣贵真担心出来的人不是珀玛,还是换了一个和珀玛做着同样生意的陌生人。

    不过这一回,和他们打招呼的还是记忆里那个爽朗的青年。

    “前几天监狱戒严了,我一直担心你们会不会被吓到。”

    “不过每隔一段时间,监狱里总要来这么一趟,习惯就好。”

    先提起这个话题的却是珀玛,并且,珀玛还安慰起荣贵和小梅起来。

    然后,珀玛开始给小梅结账。

    前一阵子小梅在他这里寄卖的物品全部都卖出去了,他要把这些钱当面转给小梅。

    “送去拍卖的那对蓝宝石耳环拍出了高价,比我当时提前预支给你的还要多一些,我把多出来的部分这次一并转给你。”珀玛说着,将一枚卡片递给小梅。

    与小梅对账完毕,紧接着,他将笔和本子拿出来,要和小梅继续学习了。

    今天小梅教授他的是交通法规,各地的现行时速,遇到紧急征调令应该如何做各种生活中随时用得到的常识。

    和往常一样,珀玛非常认真的把小梅教给他的内容一笔一划认真记录在本子上。

    直到今天的课程结束。

    今天珀玛的话特别多,荣贵一直没有找到合适和他说话的机会。

    他原本想找珀玛询问一下吉吉现在这种情况可能会被关在几层、以及珀玛有没有去那一层的方法的,然而珀玛今天似乎格外兴奋,话也特别多,他根本完全没空插话。

    很快的,荣贵知道了珀玛会如此兴奋的缘由。

    “小梅老师那个虽然通知你们晚了一点,不过你们却是到现在为止,除了我自己以外,唯一知道这个消息的人。”

    珀玛说着,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这应该是我们一起上的最后一节课啦那个”

    “我要出狱啦!”抬起头来,珀玛朝两人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

    “认真遵守监狱里的每一项规章制度,按时按量完成监狱布置下来的各种改造劳动,再加上用创造的价值抵扣罪行,我终于赎罪成功,今天是我最后一天服刑的日子,我、我我明天就可以出狱啦!”

    珀玛大声道。

    “哎?”荣贵愣住了。

    “只要我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不犯任何错误,基本上明天这个时候就可以出狱了。”

    “啊啊啊我想去西西罗城,也很想去叶德罕啊!小梅老师提到过的这两座城市都非常吸引我,我去那边也开一家杂货铺如何?不知道我的夜光灯在那边能不能卖出去呢?”

    “估计得研究新的、适合当地的产品吧?”

    珀玛说着,一向表情平静的青年如今看起来竟然只能用“眉飞色舞”来形容了,可见他是真的激动。

    面对这样的珀玛,荣贵还能说什么呢?

    吉吉被关起来的理由就是“犯错误”,而打听吉吉下落应该也会“犯错误”吧?

    而珀玛即将出狱,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不能犯任何错误。

    作为一直目睹珀玛努力的他们,如今也不能制造任何让珀玛“犯错误”的机会。

    张了张嘴,荣贵最终把想要向珀玛打听的话全部咽了下去。

    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对珀玛道:“恭喜你啊!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可以在外面相遇。”

    然后,珀玛就不好意思的笑了。

    临别前,珀玛又送给两个人一个盒子作为告别礼物。

    收到了礼物就要回礼,何况这搞不好是三个人最后一次见面,再次相见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然而荣贵今天是真的什么也没带,最后还是小梅从身上摸出了一串手链。

    用地豆穿成的手链,上面还镶嵌着蓝宝石制成的珠子,是给吉吉做手链时候加工出来的额外一条手链。

    “谢谢你们,谢谢小梅老师,真的希望,将来我们能够在外面的世界重逢!”

    挥着手,珀玛满脸笑容的将他们送了出去。

    满怀欣喜与希望的笑容,这就是珀玛在荣贵脑中印下的最后印象。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今天晚了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