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你就没想过做完手术之后的自己怎么办呢?”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荣贵又问了一个问题。乐文。

    “想过他们说会给我安装临时用的机械内脏,有了它们,我应该能撑到回家去。”克里道。

    “可是你也说了那些内脏只是临时用的,万一在时间限制内没办法找到合适的机械内脏,那你又怎么办呢?”每天跟在小梅身边又跟着小梅见了这么多医生,荣贵对金属内脏的了解可比普通人多多了他知道所谓临时性的机械脏器其实就是一次性脏器,材料和做工完全经不起考究,一般多用在手术中需要被摘除进行修补的脏器上:把需要动手术的脏器取下来,安装一个临时性的上去维系功能等到手术完毕再把原生脏器重新安装回去,这原本是现代医学中经常使用的手段,可是这种临时性机械脏器绝对不能长期使用时间长了早晚出事!

    他以为克里不知道,便赶紧把自己脑子里所有关于临时脏器的知识普及给了他。

    谁知

    听完他的话克里竟是点了点头:“你说的我都知道。”

    “早在接受手术之前,我就借故向吉吉打听过。”

    “知道你居然还接受了?你这、你这也太”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荣贵急的站了起来。

    然而,

    克里却慢慢的垂下眼睫,沉默了很久嘴角又微微弯起来,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笑容:

    “很傻是不是?可是,那个时候我真的想不到别的方法了。”

    “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绝望就是你明知道事情不可行,然而你仍然会去做。”

    “那个时候我就异常绝望,我想回家去,回家看妈妈最后一面,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别说只是心脏了,对方要了我的命都没关系,只要让我有一口可以回去就好。”

    说完这句话,克里闭上了眼睛,他不再吭声了。

    荣贵张了张嘴巴,最终,他也不再说话了,只是轻轻为克里往上拉了拉被子。

    克里说的绝望他确实不理解,然而,能让人做出如此疯狂地决定,那时候的克里一定非常非常的

    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吧?

    将一盆地豆放在克里的头边,荣贵静静守在他的身边。

    距离拍卖会当天已经过去了两天一夜,“官”上发给各位电梯卡持有人的消息仍然是“留守自己的房间,暂时不要出门”。

    没有办法出门,也就完全得不到外界的消息,这样一来,外面现在到底如何,吉吉有没有安全过关,艾伦爷爷是否已经平安回家荣贵全都不知道。

    还有就是

    始终没有来电。

    这里的电力系统似乎是特别设计的,只有连接官的电脑可以通电,而其他电器统统不再起作用了,幸好小梅之前每天有给充电器补充能源的好习惯,加上大黄身上也有每天定时储能的功能,短时间内,供他们机械身躯活动的能源倒是够的。

    只是,迟迟不来电、加上吉吉说过会来接克里的人始终没有来,这两点让荣贵莫名有点心慌。

    如今他们全部转移到了客厅,那里有沙发,可以让克里躺的更加舒服一点。

    荣贵搬了小梅做的板凳坐在克里旁边,而小梅则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为了省电,他没有继续做手工,如今待在这里只是陪伴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荣贵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一声敲门声!

    咚咚咚!

    非常规律的三下!

    声音并不大,荣贵一开始还以为是小黄在啄门,不过他很快发现小黄就缩在小梅的沙发下面,这样一来

    荣贵立刻紧张的站了起来。

    该不会是狱卒来了吧?荣贵没有说话,然而看向小梅的眼光中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不急。”小梅低声道。

    招过荣贵过来,两个人搬开沙发垫子,将克里藏在了沙发的坐垫下这还是荣贵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的,会把克里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原因之一固然是这里比较舒服,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沙发下面的储存格,正常长度的三人沙发,刚好可以把瘦高型的克里装进去。

    如果是荣贵一个人的话现在肯定急的不得了,然而小梅如此镇定,他也就跟着镇定下来了。

    两个人迅速将克里藏好了,然后小梅走在前面,荣贵紧紧跟在小梅身后,两个人一起朝门口走过去。

    小梅特意腾出来一只胳膊,荣贵立刻紧紧扒住,两个人便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开门了。

    由于没有来电,外面仍然是一片黑的。

    啊不,由于他们有地豆,所以外面并不是纯然一片漆黑,而是有星星点点的绿色幽光的。

    透过小梅的肩头,荣贵下意识往上望去,那里只有空气,并没有人在外面。

    荣贵愣住了。

    然而,下一秒,小梅却是对着空气打招呼了:“你好。”

    荣贵被吓了一跳!

    他赶紧切换了成像系统,然而前方仍然空空如也

    就在他情不自禁将小梅的胳膊抱得更紧的时候,目光下滑、他不小心瞥到了一个绿油油的人形光影

    荣贵被吓得腿都开始哆嗦了,不过哆嗦着哆嗦着,他终于醒过味儿来了。

    再次将成像系统切换为普通模式,荣贵终于看到了小梅打招呼的对象:

    个子非常矮。

    他和小梅就够矮了,对方居然比他们还矮,难怪荣贵一开始习惯性往上看什么也看不到。

    已经习惯了遇到的人都比自己高,难得遇到个比自己娇小的,反而不习惯了。

    矮小的访客穿着一身黑色的围巾不像围巾、斗篷又不太像斗篷的外套,细脚伶仃,就那么静悄悄的站在门口。

    过了好半天,他忽然开口道:“我是来接克里的。”

    声音一响起来,荣贵愣住了。

    对方的声音乍听起来很普通,然而仔细听总觉得充满了违和感,就好像好像变声过的?!

    扒着小梅的胳膊,荣贵歪了歪头。

    “谁让你来的?”小梅继续和对方说话了。

    “付我钱的人是吉吉。”那人就继续用刻意变声过的声音回答道。

    荣贵便立刻知道:这就是吉吉之前对他们说过的、稍后会过来接克里的人了。

    “你在外面等着。”小梅说完,便重新合上了门。

    和荣贵一起将克里从沙发下面抬出来,他们抬着克里重新回到了大门前。

    放下克里、小梅去开门的功夫,荣贵还特意从旁边塞了好几块手绢、营养剂之类的东西到裹着克里的被单里。

    黑暗中,克里又被抬了起来。

    荣贵这才发现门口的人不止一个!除了之前和他们说话的矮小人影外,居然还有两个同样矮小的人!

    不知道对方原本就藏在那里,还是趁他们抬克里的时候才出现的,荣贵现在才发现外面的人居然有三个!

    克里已经被他们抬起来了,按理说,他们可以离开了,然而,荣贵注意到之前和他们对话过的那个黑影忽然停下了。

    “今天,可以顺便买地豆吗?”

    说话的时候他就站在一盆地豆旁边,黑暗中,地豆闪着绿色的荧光。

    老实说,一般人是根本不知道地豆这个说法的,其次,一般人看到这种发出绿色荧光的植物也会本能的不认为他能吃。

    对方却准确的说出了地豆的名字

    “可以,三颗还是五颗?”小梅的表现却一如既往的镇定。

    “刚刚赚到钱了,今天要十颗。”黑影将两只手的手指全部伸出来了。

    看着两个人明显不像是初次的对话,荣贵脑中的灯泡忽然一亮。

    他想他知道来人是谁了。

    幽灵客人!

    小梅摆摊的时候,每天晚上固定在最后一个过来、专门买地豆的神秘客人!

    之前他只听小梅说过,却从来没有遇到过,经常是对方明明消失在他即将过来的路,然而他就是无法与对方相遇。

    怎么想怎么神奇,荣贵这才给对方取了“幽灵客人”这个绰号!

    距离他最近的花盆里刚好够十颗地豆,小梅索性就把整个花盆抱起来,然后向对方的方向递过去。

    “这里有十一颗。”对方谨慎的数了数,这才对小梅道。

    “买十送一。”小梅就板着脸道。

    买十送一还是荣贵想出来的口号,可惜,这位客人从来都是三颗五颗的买,居然一次折扣也没用到过。

    不过如今,他终于享受到这个折扣了。

    荣贵看到他接过花盆,低着头看了看。

    黑暗中明明看不到对方的表情,然而荣贵总觉得对方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以后可以过来找你买地豆吗?”半晌,对方重新把头抬起来了,荣贵听到他这样问向小梅。

    “可以。”小梅点了点头。

    “哦。”对方也跟着点了点头,没有任何招呼,他和同伴直直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荣贵反射性的看着对方的背影。

    他以为对方会刷卡打开电梯,谁知

    电梯门并没有开,对方的身影就那么忽然消失在电梯前了!

    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荣贵特意掏出小手绢擦了擦自己的眼球,这才扯了扯小梅的胳膊。

    抓着小梅跑到电梯前,荣贵仔细观察了半天,然而没有!什么也没有!

    他完全看不出对方是怎么消失的!

    最后还是小梅掏出了手电筒,在四处慢慢照过去之后,圆形的光晕最终停顿在了电梯口前方的天花板。

    手电筒的光在那里停久了,荣贵这才注意到那里有一排圆孔。

    很细,很整整齐齐的,呈长方形排列,面积并不大。

    “那是通风管道,刚才对方应该就是从那里走的。”小梅说着,确定荣贵看够了,他便将手电筒收了回来。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算是从通风管道里离开的对方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简直是一眨眼的速度!

    不!连一眨眼的速度都没用到啊!

    不过这样一来,他也总算是明白之前为什么每次都遇不到那位幽灵客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加班晚了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