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尽管吉吉说之前类似的情况下一个半小时左右就恢复了供电然而直到艾伦离开房间内仍然是黑的,之前为了给克里做手术打开的紧急应急灯的能源耗尽之后,屋内彻底陷入了黑暗。

    好在他们有地豆。

    多亏了之前被荣贵种在浴室里的地豆,即使应急灯忽然熄灭,房间里取而代之的却是绿幽幽的荧光蘑菇虽然亮度无法和灯媲美,不过房间里不会是一片黑暗了。

    借助地豆的微弱光芒荣贵用小手帕蘸着水,小心翼翼的给克里擦着身上的汗。

    然而他身上的汗却越擦越多了。

    小梅凑过来,仔细测量过他的几项身体数值后,然后道:“应该是麻药要过去了。”

    “他现在的情况必须依赖麻药镇痛我再去书房做一些麻药。你帮他擦汗,注意别让汗液浸渍创口,如果还有余力就帮他按摩四肢尤其是腿部,防止血栓。”

    “嗯这个我在行。”拍拍胸口荣贵用力点点头。

    “你就放心的去吧,对了,捧个地豆花盆过去啊,路上黑!”眼瞅着小梅就要出门,荣贵赶紧叫住他末了挑了一盆蘑菇最多、最亮的地豆给他。

    小梅就捧着一盆地豆出门了。

    不过,让小梅抱走的那盆蘑菇大概真的最大最亮、对房间的亮度贡献也最大,小梅一旦抱着它离开,房间的亮度顿时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

    稍微一暗下来,房间原本的牢房结构顿时非常明显。

    荣贵瞬间有了一种“自己现在住的地方真的是牢房”的真实感。

    “没什么可怕的,这里是卓拉太太的房子。”一边给克里擦着汗,荣贵一边对自己说。

    “不要老想着找小梅,小梅正在给克里做药,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不可以打扰。”

    他严厉批评了自己。

    就这样,克里被他擦了一遍又一遍,简直成了最干净的病号了。

    不知道是小梅之前给他注射的药物生效了,还是荣贵一遍又一遍的擦拭起到了物理降温的作用,克里终于不再发汗了。

    然后荣贵就想到了小梅说的、还有余力的话,就给克里按摩。

    “按摩现在也是我最拿手的事啦”挽起袖子,荣贵紧接着摸上克里的大腿,从上到下开始给他按摩起来。

    一边按摩他还一边和克里说着话,从自己和小梅从梅瑟塔尔出来的历险记开始说起,一直说到了矮人姑娘和小伙子的婚礼,荣贵一个人简直就能撑起一台戏!

    他说的带劲,手掌下克里的皮肤也被他按摩的柔软极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左边方向传来了一道声。

    现在说一下荣贵的位置:

    荣贵现在是站在克里的脚边帮他按摩的,他现在按摩到克里的脚丫,右手边是克里的脚尖,而左手边则是克里头颅的方向。

    本能的,荣贵以为克里醒了。

    “克里,你醒了?”侧过头,他一动不敢动,生怕错过克里任何一道微弱的声音。

    好半天,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房间里安安静静,荣贵几乎以为刚刚听到的是自己的错觉了。

    低下头,他的手指重新动作起来。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动到第三下的时候,左侧的方向再次传来一道,荣贵的头当时就抬起来了!

    天生对声音明暗,加上机械身躯良好的声音定位功能,他确定自己确实听到声音了,而且

    视线越过克里的头、向更左边的方向望去,荣贵心惊胆战的问道:“谁?是谁在说话?”

    他刚刚听得真切:他听到的声音和克里的声音完全不同,那根本不是克里的声音!

    可是

    房间里如今就他一个,加上昏迷的克里,那也最多两个人。而小梅则在和这里隔了几面墙的书房,他早就发现了,大概和材质有关,这里的房间隔音效果特别好,站在房间内他们连隔壁房间的声音都听不到,更不要说和这里隔了几堵墙的小梅了!何况

    那声音也根本不是小梅的!

    颤巍巍的,荣贵将被单轻轻盖在克里的腿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梅在做重要的工作,不能打扰不断的用这句话抵挡住想要向小梅求救的念头,荣贵走的很慢。

    走到之前发出声音的位置附近,荣贵还试探性的说了一声英文:“哈哈喽?”

    “哈喽?”一道低沉的声音震颤着响在他耳边,荣贵吓得“吧唧”一声坐在了地上!

    然后,那个声音继续响起了,甚至更大了一些。

    “哈喽是什么意思?”这一回,荣贵听得更真切,他甚至听到了对方一句完整的话。

    “哈哈喽就是你好的意思你、你是人是鬼?”腿还软着完全站不起来,荣贵硬着头皮往下问。

    “我还想问你是人是鬼,每天都发出各种鬼叫。”那个自带回声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这一回,对方说的话是投诉。

    “呃”想到自己之前经常在这里唱歌,荣贵顿时噎住了。

    “你们刚刚杀人了?”那个声音又问道。

    “哎?”荣贵被他的问题吓了一跳。

    “血腥味很大,很刺鼻。”好吧,对方继续投诉了。

    “不是杀人,我们刚刚是在救人啊!”荣贵赶紧辩解道。

    “还、还有,你在哪里啊?这里这里隔音很好的,我连隔壁的声音都听不到,怎么会忽然听到你的声音?”一想到这个问题,荣贵立刻又怂了,他颤巍巍地问。

    也由不得他不这么想,实在是这里的隔音效果太好了,对方的声音又太真切,就好像对方此时此刻正站在房间里一样!

    声音如此近,然而荣贵却看不到任何人,难怪他会有各种灵异的联想啊啊啊啊啊!

    对方很久没有回答他。

    就在荣贵以为刚刚的对话只是一场梦而已的时候,对方这才再次开口:

    “我应该是在地下第九百九十九层。”

    “哎?!这么巧?我们也住在地下第九百九十九层啊!我们我们还是邻居啊!”荣贵随即道。

    “总之,我这里现在到处都是血腥味,难闻的很,你再浇些水过来,把这个味道处理一下。”

    对方说了最后一段话,然后,就不再吭声了。

    “血腥味?”荣贵愣了愣。

    他本能的看向手术台。

    之前克里确实流了不少血来着,然而小梅很细心,特意在台子上铺了专门的漏水口,克里的血便顺着漏水口全部流到下方早就放置好的桶中了。

    这个设计原本是为了荣贵每天浇花而设计的,如今用在手术中,居然也行得通。

    然后,荣贵就拎着桶,习惯性的将这些水倒到浴缸里了。

    等等

    荣贵反射性的向左边望去,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站着的位置正在浴缸旁边啊!而浴缸下方的漏水口也是整个房间里唯一的一个漏水口!

    而、且

    荣贵的视线落在了浴缸中一株细长的植物上。

    呢喃草!

    是了!浴缸里还种了呢喃草啊!

    每天浇到浴缸里的水经过管道流到了“邻居”家中,而看似长得很矮的呢喃草实际上根系早已很发达,甚至长满了管道,长到“邻居”家中了!

    这才有了“邻居”不但可以闻到他这边流下来的血水的味道,还能听到他的声音!

    右手成拳击在左手掌上,荣贵难得一下子把所有事情串联起来了。

    不过这也多亏了他之前看过呢喃草的传说,换成其他人,反而可能还无法一下子想到这里。

    “对不起啊!”荣贵慌忙凑到呢喃草的叶子旁边,小声说了一声抱歉,然后,他再次打开了花洒,大量的清水喷入泥土之中,不断下渗,经过浴缸底部唯一的一个漏水口,然后向下,继续向下,穿梭在呢喃草发达的根系之间,最终冲破卡位,滴到一个狭小的房间内。

    这是一个黑暗的、什么也没有的房间。

    面积不大,可能还不如荣贵现在所在的浴室大。

    此时此刻,在这个什么也没有的狭小房间内,正黑压压的坐着一个人。

    他的头发很长了,长长的,蜿蜒到湿漉漉的地面上。

    听到水滴的声音,他的下巴几不可查的微微向上抬了一下。

    他随即向滴水声传来的方向伸出手去。

    那里并没有管道,这是一个完全密闭的房间,一道缝隙也没有。

    不过那是之前。

    起码不久之前还是那样。

    而现在,房间正面向男人的墙壁上赫然多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房间里一丝光亮也没有,否则男人应该可以看到缝隙中顽强生长出的小小绿色植物。

    呢喃草!

    是努力生长的呢喃草!

    它在墙壁上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不大,但是却刚好可以让根系之间携带的水从缝隙中渗透滴下。

    男人的手接在冰冷的墙壁上。

    一滴、两滴他感受着冷冰冰的水珠跌落在自己掌心的重量。

    等到水珠凝结成一掌小水洼,他这才收回手掌,将手掌凑在唇边,然后一口饮下。

    男人活动间,锁链悉悉索索滑动的声音叮叮当当,络绎不绝。

    这也是房间里唯一的声响了。

    “好甜。”喝完掌中的水,男人嘴里发出一道轻不可闻的呢喃。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今天工作较多,更晚了

    最近一段时间公事一直比较多,眼看着也没个头了

    挣扎了很久我一直很想回到原本的下午两点更新时间的,然而

    有点失败r

    我想,以后还是改在晚上68点间更新吧

    让我选一个时间固定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