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那对母子俩小心翼翼的绕过天空城一行人第一个进去了。。0。

    就两个人无论如何都没有违反规定他们自然可以直接进。

    天空城一行人其实也好说,那名明显是雇主的男子是打算带着保镖头目一起进去的,其他人留在门外。

    偏偏那个小姑娘死活不依,偏要和爸爸一起进去。

    一行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下。

    “那,我们也先进去吧?”偷偷瞅了那边一眼荣贵用下巴暗示了一下小梅。

    “我们有四个人,超出规定一名。”就在这个时候小梅忽然道。

    “哎?”荣贵愣住了:“难道”

    冷冻仓的他是病号,不算名额,可是冷冻仓的小梅却是算名额,这是他一开始就想到的可是小梅一直没有说,他就理所当然认为机器人的他和小梅可能不占名额,怎么

    “即使使用机械身躯也算名额的。”仿佛知道荣贵脑袋里正在想什么,小梅道。

    “那那你怎么之前不说啊。”荣贵着急地说。

    小梅就斜眼看了一眼他:“提前说是你留下现在说,还是你留下,有任何区别吗?”

    囧!

    “那、那我来有什么意义啊”荣贵有点抓狂。

    “抬冷冻仓。”小梅就一句话把他堵死了。

    荣贵:听起来,真是非常有道理。

    “好吧,那小梅你就赶紧进去吧。”轻而易举接受了小梅的安排荣贵还最后帮小梅托了一把冷冻仓,目视小梅拖着冷冻仓消失在门后,他在门口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蹲起来了。

    旁边的天空城一行人还在吵,确切的说是小姑娘还在吵。

    不过显然,随着男子的耐心用尽,他们的僵持也到尾声了。

    “安吉拉,别闹了,我带你进去。”结果居然是小女孩的爸爸妥协了,这让荣贵有点没想到。

    在他看来这名男子看起来像个当官的啊很有威严,这个小女孩明显不太懂事,一看就是被惯的,一般来说,就是他惯得啊偏偏看起来又不太像。

    可是说不像吧他却连来星狱看病这种事都把小女孩带过来了。

    这家人感觉有点复杂啊

    “噢耶”在和爸爸的僵持中取得了胜利,小女孩高兴的跳了起来。

    没了保镖们,男子只能自己将冷冻仓抬起来,他的力气不算特别大,而他们的豪华冷冻仓又特别重,没有办法,他最后只能用别扭的姿势将冷冻仓半扶半抱推进门内。

    那个名叫安吉拉的小姑娘就高兴的一蹦一跳的紧随爸爸身后进去了。

    门口再次回复了安静。

    那群保镖最终站在了门的另一侧,雕像一般沉默的站着,他们不再说话了。

    荣贵就把自己缩的更小只了一点,抱着小腿蜷缩在角落,他的人虽然在门口,然而心思却已经和小梅一起到了门后

    门后是个非常简陋的房间,看起来和之前道路两边的牢房没什么两样,就是天花板上的灯多了两盏,然后灯下、房间正中间有个台子。

    此时,母子两人中的母亲正躺在那个台子上,普尔达用手指按压着她身体的几个部位,正在对她做检查。

    小梅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就是这样。

    他把装着自己和荣贵身体的冷冻仓放到旁边了。

    沉默的,他看着普尔达看诊。

    和其他医生看诊的方式完全不一样,普尔达只是用两根手指,他闭着眼睛,用手指在感受女人体内血液的流动。

    如果荣贵在这里,看到他的举动一定会叫出来。

    “啊!诊脉?!”

    诚然,普尔达看诊的方式像极了荣贵生活的那个时代一种古老的看病方式。

    不过这种方法是他自己总结出来的,野路子出身的普尔达没有学习一名医生应该学会的东西,他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

    不识字,也从不撰写论文,自然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诊疗原理。

    所以,小梅看得懂阿纳洛的看诊思路,到了普尔达这里,却完全看不懂了。

    完全看不懂对于小梅来说,也是个新奇的体验。

    他的目光继续顺着普尔达的手指游走,直到普尔达似乎诊疗完毕,重新站直了身体。

    “心脏有一颗非常大的瘤,由于太大血管太丰富,已经无法切除了,别人这么说的,对不对?”完全没有隐瞒病情的意思,普尔达大咧咧的将病情全部说了出来。

    已经被儿子从台子上搀扶着坐起的女人就点点头:“是的,他们都是这么说的,还说”

    她犹豫的看了看儿子。

    “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他也不小了,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开始背着我爸去外面看病了。”普尔达大方的说着,完全不介意自己似乎说出了某件私密的事。

    关于他自己的。

    和儿子对视了半晌,女人将视线重新转向普尔达,颤巍巍道:“我的心脏已经被肿瘤压迫到二分之一坏死了”

    “更正,这个数字现在差不多是四分之三了。”普尔达毫不留情道。

    女人的脸色就更加苍白了。

    “肿瘤太大,无法切除,无法切除肿瘤自然也就无法对被它保卫的坏死心脏做任何处理,无法安装机械心脏,甚至连器官移植也无法做。”

    “唯一的办法大概就是全机械化处理。”普尔达说着,朝小梅的方向看过来。

    “可是那太贵了而且”低着头,女人讷讷的说。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几不可闻。

    静静垂着头,她紧紧抱着儿子,仿佛终于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她抬起头英勇的看向普尔达,脸上带着一丝决然,她问:“医生,您就说吧,我这个病到底能不能治?其实外面的医生都说不能治了,实在不能治我就不治了。”

    普尔达就看着她,和女人决然到近乎凄厉的表情相比,他的神态悠闲极了。

    只是静静看着女人。

    半晌之后,他才慢悠悠的轻启嘴唇:

    “谁说不能治了?”

    “不能治的是说这些话的人,在我看来,你的病能治啊”

    女人的儿子立刻将头抬起来了,一脸惊喜的看向普尔达。

    “你的肿瘤确实已经大到完全无法切除了。”普尔达伸手按向女人的胸部。

    没有任何一丝桃彩,仿佛女人的身躯只是一件器具,他伸手按向女人的心脏部位。

    “那就不要切除。”

    “血管丰富,证明这颗肿瘤的血管系统发育完好,切开会大出血,说明它已经形成了主干道血脉。”

    “原本供给心脏的血液都被它吸取了绝大部分,心脏越来越萎靡,而它却越来越着装,证明它很强壮,发育完好,完全胜过旁边的心脏。”

    “很明显,它已经将旁边的心脏打败了。”

    “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扶持一颗完全无法进到自己义务,连一颗肿瘤都无法击败的衰弱心脏呢?”

    普尔达又在女人胸部隔壁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如果让我来做这台手术的话,我压根不会考虑切除这颗肿瘤,而是考虑切除心脏,然后使用肿瘤的天然内部结构,重新塑造一颗强壮的心脏。”

    !!!!

    女人和她的儿子都听呆了。

    刚刚进门的男子瞬间眼睛一亮,就连一直静静坐在旁边的小梅都呆了一下!

    小男孩眼中的兴奋越来越多,而女人的眼中一开始也是惊喜,然而

    惊喜逐渐被慎重取代,女人最后看向普尔达的视线中就只剩下小心翼翼了。

    “请问做这样一台手术,我我需要付多少钱?”

    显然,摆在这对母子面前的最大问题,除了身体以外,还有金钱。

    “让我想想,这台手术呢按照外面的做法,需要调用全塔最顶级的心脏外科医生至少七名,经验最丰富的麻醉师两名按照他们的速度,这台手术大概需要做个三天三夜吧?”

    “行情价大概一亿?”普尔达抓了抓头。

    女人惊呆了。

    “不过你看起来就是穷鬼。”普尔达微笑着,嘴里却毫不留情:“别说一亿,能够到这里来,已经把全部积蓄花光了吧?”

    女人抿了抿嘴,面色更加苍白了。

    而刚刚进门的天空城男子却已经坐不住了,走向普尔达,他矜持的微微扬起了下巴:“我父亲体内也有肿瘤,情况和这个女人很类似,如果你能做手术的话,不要说一亿,我可以支付你五亿作为报酬。”

    说完,他便充满信心的站在了原地,等待普尔达回应他。

    然后,他看到普尔达果然将视线从那女人身上移向自己了。

    他已经准备好接下来开始和普尔达研究父亲的病情了,谁知

    “闭、嘴。”普尔达脸上带着微笑,嘴里说出来的字却异常不客气。

    “你父亲没有告诉你不要插队吗?”他仍然笑着,语气却越发恶毒。

    “我不管你在外面是干什么的,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个捧着钱过来求我救命的病人或者病人家属而已。”

    他用大拇指比了比自己,张狂的笑了:“在这里,我才是老大。”

    “想要看病就排队,不想看就出门走人。”

    普尔达轻蔑道。

    大概长到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如此不留情的喝止过,男人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他刚要说什么,他旁边的小女孩已经跳过去了。

    “你怎么敢这么对我爸爸说话?”握起小拳头,小女孩竟是去打普尔达了。

    “看来,你的爸爸也没教过你礼仪呢”脸上仍然笑嘻嘻的,普尔达任由小女孩打了自己一拳,小女孩的细皮嫩肉落在普尔达装点着金属铆钉和尖刺的首饰上,稚嫩的小拳头一下子破皮流血了。

    仿佛完全没有听到小女孩的哭声,普尔达继续转向那对母子:“在外面这个手术应该差不多一亿,不过一亿也没用啊他们做不了这个手术。”

    “只有我能做这个手术。”他指了指自己,随即,歪了歪头,他道:“可是我现在这里了,要那么多钱也没用,我喜欢你脖子上这个项链,把这个给我吧,当做手术费。”

    他指的是小男孩脖子里露出一小段的项链。

    扯开自己的黑色衣领,他让母子俩看他脖子上的收藏品:“你们看,我很喜欢佩戴各种饰品呢从病人身上收集各种我喜欢的饰品,也是我的爱好之一。”

    小男孩当时就把项链脱下来了,然而,他的妈妈却按住了他。

    “不行,这个是你爸爸留给你的,你将来万一我不在了,可以凭这条项链去找你爸爸”眼里露出一丝凄苦,女人低声对自己的儿子道。

    男孩纯良的大眼睛就盯着自己的妈妈。

    稍后,他的目光又转向普尔达:“医生,您的手术会成功吗?”

    “百分之八十八的成功率,另外百分之十二我也不敢保证。”挑挑眉,普尔达道。

    “够了。”小男孩点点头,掰开妈妈的手指,将项链从她手里扯了出来:“项链给您,请给我妈妈治病。”

    普尔达就满意的笑了:“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比起不知道在哪里的爸爸,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妈妈才是最可靠的。”

    “你比你妈妈明智的多哩”

    小男孩坚定的握着妈妈的手,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像模像样的和普尔达讨论起手术安排。

    和其他医生不同,普尔达没有太多手术计划之类的东西,说是手术安排,其实就是手术时间而已。

    今天晚上就手术。

    “你们可以先去吃顿饱饭,放心,我这里没那么多术前准备要求,吃饱了,过来手术就行了。”笑嘻嘻的,普尔达送走了母子二人。

    然后就到了小梅了。

    不过,他被插队了。

    “给你一百万通用货币,你让我先看。”轻蔑的,他对小梅道。

    小梅就看了一眼他,将怀中的通行证递出去,对方打了一百万进来之后,他便继续在原地等待。

    而男子则吃力的将巨大的冷冻仓扶上了台子。

    重新直起身子之后,还示威的看了普尔达一眼。

    那意思大概就是:你不让我插队,可是我前面的人乐意让我插队!

    普尔达笑嘻嘻的:“就诊之前的顺序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不管。”

    “不过”

    他停顿了一下,手指一伸,忽然又指向了那个小女孩。

    确切的说,他指的是对方手里握着的那颗红色果子。

    之前从他手里抢走的那颗。

    “我最近好久没有吃水果,有点便秘了,所以就在挂号通知函上额外增加了带水果这一项。”

    “看诊之前,你们需要交一颗果子给我。”

    “你们家的水果嘛我要那一颗。”

    看着前方的小女孩,普尔达笑了。

    “不要!安吉拉喜欢这颗果子,旁边的果子有很多,你去拿其他的。”小姑娘立刻护住了果子。

    然而

    “给我呀我很喜欢呀”捏着嗓子,普尔达将电梯中小女孩曾经对其他人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给我,我要那颗果子。”仍然重复着小女孩的台词,普尔达眼中渐渐没了笑意。

    他是认真地。

    大有如果不给他果子,他就不给男子看病了的意思。

    于是,刚刚以为将了普尔达一局的男子再次面色灰败,低头看向自己的女儿,他低声喝道:“把果子给他。”

    他的面色太可怕了,小女孩也不敢闹了。

    扁着嘴巴,她委屈的将果子递给了普尔达。

    红色果子再次回到自己手中,看着前方恨恨看着自己的小姑娘,普尔达露出一抹宛若恶魔般的笑容。

    男子犹豫了片刻,主要犹豫的对象是角落里的小梅。

    最终才推开了冷冻仓,仓内病人的模样就暴露在灯下了。

    那是一位即使在冷冻过程中、穿着也异常华丽的老人。

    眉毛,胡须已经全部白了,他看起异常苍老,作为儿子,男子似乎太年轻了些。

    “我是父亲第一百零二个儿子。”仿佛看出了普尔达的疑问,为了表明身份,男子低声道。

    “别问太多无关的事,快给我父亲看病!”

    点点头,啃了一口果子,普尔达开始给老人看诊了,伸出还沾着果汁的手,他毫不客气的摸向老人。

    “喂!你不要用脏手碰他,你知道他老人家是什么身份”男子又暴喝了。

    普尔达就笑笑,手却没停,直接将手指上的果汁抹在老人华丽的白色里衣上,然后手指搭在老人冰冷干涸的肌肤上。

    男子还想说什么,普尔达却已经开口说病情了:

    “和刚才的女人一样,他的心脏附近也长了肿瘤,很大的肿瘤嗯心脏被压缩到已经完全萎缩了,很早之前就处理过了,使用了机械心脏不过机械心脏现在完全被肿瘤包裹住了,已经停止工作了”

    虽然很难以置信,可是普尔达确实只靠两根手指就“摸”清楚了老人体内的情况。

    “就是这样!肿瘤实在更换心脏之后长出来的,扩增的速度太快,一下子就到现在这种情况了!”之前还对普尔达各种不满的,然而当他亲眼看到普尔达的诊疗时,普尔达在他眼中又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普尔达抓了抓头:“老爷子年纪太大了,早该去世了,他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荷了,他体内的全部器官都被替换过一遍了吧?肿瘤就是机体腐朽的提示,提醒你们已经将一个早该去冥界报告的人挽留在人世间太久了。”

    普尔达用了一个挺诗意的说法。

    然而

    “你懂什么?!”男子低声喝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知道这个世界离了他会怎么样吗?”

    “他他和你不同,这个世界离了他会停止转动的,他他必须存在!”

    这段话,男子是用极低的声音快速说完的,似乎十分估计房间里的小梅,他声音压得非常非常低。

    “世界?”普尔达动了动耳朵上的耳钉:“世界离了谁都会运转啊”

    “我看是你们离了他不行吧?”

    轻而易举的,普尔达一语道破了真相。

    男子苍白的脸浮上一抹暗红。

    抿了抿嘴唇:“你就说能不能救治吧。”

    偏了偏头,普尔达又看了看冷冻仓内的老人,半晌同情道:“能。”

    男子顿时欣喜若狂,急切的:“什么价钱都行,你开价吧。”

    “什么价格都行?”普尔达眼珠转了转。

    “当然!什么价格都行,把你从这里弄出来也可以!”男子立刻保证道。

    于是,嘴角慢慢溢开一抹恶魔般的笑容,普尔达道:“我要十亿通用货币。”

    普尔达狮子大开口了,不过只要冷冻仓内的老人回复健康,多少钱也值得,男子立刻点头:“没问题。”

    “手术费就是这些,不过手术材料还需要你们准备。”普尔达抓了抓头:“和刚刚那个女人的手术不一样,她只需要从自体取材就好,你家老爷子的手术还需要点材料。”

    “材料?”男子愣了愣。

    “一颗心脏。”普尔达伸出手,在空中抓了抓,抓出一颗心脏的形状。

    “年轻的,最好是流淌着你们家族的血液的心脏。”

    “只要有这样一颗心脏,比什么机械心脏都好用,它一定可以骗过老爷子体内的其他器官的,老爷子可以多活很久哦”

    语气轻柔,普尔达慢慢说着,声音充满了魅惑。

    他的视线落在男子的胸口,男子被他注视的脸色一白,随即,他又将视线落在了男子膝盖下的小女孩的胸口。

    直到男子也将视线落在小女孩的胸口了。

    缓缓地,普尔达又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有啾反应进度慢

    抓头

    大概知道原因。

    章节长一些会好一点

    我也觉得现在每天会卡一部分应该说的剧情

    努力改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