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一开始还没想到要下电梯了毕竟中途电梯开了三次每次都不是目的地而是进人不是?

    直到他看到“736”一行字非常清晰的写在电梯外的墙上。

    电梯里的人全都走下去,电梯门再次关闭了。

    周围再次变得异常昏暗。

    不过并没有暗太久,很快有人使用了照明设备。

    荣贵回头一看,发现身后有人手中多了一个光源设备,比手电筒小得多不过也亮的多。设备非常不过足以照亮大概十米内的距离。

    是天空城一行人中的其中一名保镖是他正在使用照明灯。

    荣贵也就收起了切换视物系统的打算。

    借助对方手中的照明器,荣贵看到他们此时正在一个正儿八经的监牢内,前方就是走廊,而走廊两侧则是牢房和之前荣贵见过的牢房又不太一样,这里的监牢使用的是状格结构,从外面经过的时候可以看到里面犯人的情形还可以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荣贵听到了锁链声、咳嗽声、鞋子摩擦地板的声音、还有说话声。

    所有的动静都提示牢房里不是空的,就算不是满员也差不多。

    举着照明器的保镖当时就把照明器照向一侧的牢房了那也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一间牢房。那里果然有个人蜷缩着睡在乱糟糟的床上,那人原本正在打呼噜,被照明器的强光一打,那人似乎受到了惊扰,慢腾腾的翻了个身他将其中一只手伸到额头前,挡住了双眼。

    借着这个动作,荣贵看到了他手腕上粗大的金属锁链。

    他的手一动,金属枷锁便发出悠长的声响。

    伴随着锁链滑动的声音,一道沙哑的男声响起来:“喂”

    “灯光别正对着别人照,你们的老师没教过你们要懂礼貌吗?”

    “你”持灯的保镖皱了皱眉,他刚想说什么,手中的灯随即在他身后同事的控制下转了一个角度,照进那间牢房的光随即减弱。

    牢房内再度响起了鼾声。

    天空城的队伍明显是雇主的男人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他身后一名保镖立刻递过一个什么东西给他,那似乎是个喷雾,男人在周围喷了几下,随即将东西扔还给保镖。

    那名保镖随即在同伴身上背着的小女孩身上用同样的方式喷了喷。

    即便如此,那个小女孩还是皱着眉头,不断嘟囔着“好臭”、“好臭”,然后哭闹着说想要回家。

    她的声音真的太吵了,越来越多的锁链声响起,被关押在牢房里的犯人们纷纷抬起头向外望过来。

    “安吉拉,不要吵闹了!”白衣男子终于发出声音喝止了小女孩。

    “带你过来是为了让你陪爷爷看病的?怎么沿途一直吵闹?”他皱眉的样子非常严肃,小女孩却不十分怕他,只是骑在保镖的脖子上、居高临下的对男子道:

    “可是我不知道要这么长时间呀!”

    “我只是想爷爷醒过来给他唱歌听,爷爷最喜欢听我唱歌了,只要我唱歌,爷爷就会醒过来的。”

    男子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

    目光从小女孩身上移向两侧牢房中的犯人,他眉头间的痕迹更深。

    显然,他不想和那些犯人说话,于是他用眼神暗示了一下旁边的保镖。

    极会察言观色,那名保镖当即领会了雇主的意思,他随即大声问向左侧的犯人们:“你们谁是普尔达?如果不是,普尔达的诊所牢房在哪里?”

    语气中有种天然的威严,显然,他虽然受雇于人,不过平时亦是习惯居高临下、发号施令的人。

    不过,这里的犯人明显不吃他那一套。

    他刚刚问完,低沉的笑声便从四面八方而来。

    “普尔达?你说你们要找普尔达吗?”住在他们右手边22点方向的一名犯人忽然吃吃笑了,由于头发很长,且室内的光线不足,从荣贵他们的角度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

    不过敏感如荣贵,却感觉对方的视线似乎在自己的方向停顿了片刻。

    “普尔达的房间在最尽头,你们一直走,一直走就是了。”那人说着,手指还朝左侧的方向指了指。

    没有说感谢,保镖朝自己的雇主点了点头,一行人继续前进了。

    他们打头,那对母子夹在中间,荣贵和小梅则抬着冷冻仓走在最后面。

    那名钻孔青年则有意无意的走在他们身边。

    “哈哈,又是找普尔达的。”

    “他们说他们要找普尔达啊!”

    “嘿嘿嘿,普尔达,病人上门啦快点准备好你的杀猪刀啊!”

    犯人们的笑声回荡在他们身后的走廊中,层层震荡之后,听起来变成了一种奇怪的声响。

    荣贵回头望了望,很快赶紧转过头来。

    这一层是实打实的牢房。

    戒备森严,牢房内灯光幽暗,吉吉那一层的白炽灯是没有的,每个房间只有一盏昏黄的内嵌顶灯,卫生条件也不好,到处都是马桶内发出的臭味,还有食物的味道,一路走来,凡是有鼻子的人都苦不堪言,好在荣贵没有鼻子闻不到。

    也就电梯口的犯人吵闹一些,后面的路程安静许多,到了后来简直到了安静到寂静的程度,荣贵一开始还以为后面的牢房空了,不过探头一看,却能看到里面坐在床上静静做着手工的犯人。

    对于荣贵他们的打量麻木而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只是做着自己之前的事。

    而后,他们经过的牢房就真的没有犯人了。

    他们也终于走到尽头了。

    尽头处并不是墙壁,而是有一扇巨大的门,上面挂着的名牌上用有点歪八扭七的字体写着“普尔达”的名字。

    “普尔达没有上过学,不会写论文,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写不太好。”荣贵立刻想到吉吉关于普尔达的介绍了。

    打头的人是天空城一行人,如今站在最前排,商量如何做的仍然是他们。

    只见他们低声商议了一会儿,半晌,一名保镖试探性的敲了敲门。

    他还拿着电梯卡在周围找了找,然而,他并没有找到可以插卡的地方。

    门外倒是有把锁,很初级的那种。

    “让一让。”就在人们愣住、不知道如何才能把里面的人叫出来的时候,后方忽然传来一道男声。

    荣贵抬起头,他看到自己旁边的穿孔男扬起一只手,分开众人往门的方向走过去了。

    刚刚说话的人正是他,而且

    荣贵的身高比较矮,又和对方挨得近,对方刚刚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刚好看到了对方手中的钥匙一闪而过。

    难道

    不会吧?!

    心里骤然升起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下一秒,荣贵看到黑衣青年已经越过众人走到了大门旁,就用他手中的那把钥匙,“咔嚓”一声,把门打开了。

    “哎?”荣贵愣住了。

    “呵呵,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普尔达。”他将大门拉开,即将侧身进入的时候,他歪了歪头,“这种时候,我应该说欢迎光临吗?”

    薄薄的嘴唇向上弯起一抹有点狡诈的笑容,他的视线在众人面上一一滑过:

    “欢迎光临,请进吧。”

    最先踏入门内的仍然是天空城一行人,荣贵和小梅仍然缀在最后面,踏过门槛的时候,荣贵还反射性的问了一句:“要关门吗?”

    “啊关不关都行,不过既然你提醒我了,我就把门重新锁上吧。”普尔达说着,果然从前面走过来,然后又把门锁上了。

    看了眼门锁犹在晃动的大门,荣贵将视线移向门后,他开始打量起普尔达的“诊疗室”来。

    然而,这里的构造和外面几乎一模一样,看起来就是外面走廊的延伸而已。

    两侧都是牢房,不过大部分是空的,只有少数几间里面有人。

    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犯人,而且每个房间还不止一个人。

    “这两边是病房哦,如果确认了手术时间的话,你们也会住进来。”仿佛知道自己身后这些人在想什么,普尔达介绍道。

    “不过再确定给你们看病之前,我们需要先去这间房间谈一谈。”普尔达说着,他又打开了前方尽头处的大门,拉开门前,他转头向后:“在此之前,我们需要讨论一下我发给你们的规则函。”

    “我认字不多,不过应该没有发错函,如果没有发错的话,我寄给你们的函件上应该有条规定,上面说只允许少于三人同行过来看病的吧?”

    普尔达的视线落在天空城一行人身上,嘴角又一弯:“其他两组没问题,你们这边除了冷冻仓以外,只能进来两个人。”

    “你们看看谁进来?”普尔达道。

    “你”疑似保镖头目的人一下子怒了,他站出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并不高大的普尔达:“你知道即将诊疗的是什么人吗?那可不是一般的病人,而是一位平时进进出出都需要重重保护的重要人物,如果保卫人数减少导致他在就诊过程中出现意外,你、承担的起责任吗?”

    他的声音又低又急,没有和他直视都能轻而易举感受到那股压迫感。

    然而普尔达却像完全没有感受到对方的威胁似的。

    “呵呵,就诊中出现意外的责任我是否承担的起?”他轻佻的笑了笑。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我只知道,如果你们坚持继续在门口浪费时间的话,他很快就不用就诊了。”

    “就诊之前就挂掉,我自然无需承担责任,你们需要被追究的责任你们承担的起吗?”

    抓着普尔达衣领将其拎起来的保镖头目就抿了抿嘴唇,半晌,将普尔达重重放下了。

    普尔达就轻轻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慢条斯理道:“你们那一套对我没用。”

    “我不是2层那帮家伙,指望靠行医来减免服刑年限。”

    “我的服刑年限太长,减免也没太大意义。”

    “而且我挺满意这边的生活,暂时也不想出去。”

    “你们姑且放下之前那一套行事方法,像其他病人一样,老老实实就医吧。”

    慢悠悠说完,普尔达已经重新整理好仪容,拿出一面镜子确认了一下,他这才不慌不忙抬起头来:“患者进来,家属最多只允许两位进来,先符合条件的先进来。”

    “我先进去了。”

    说完,他的身子一闪,当真先进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更晚了

    换了几种方式写

    迟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